第四章尸油

第四章尸油

蜈蚣爬进了胃里,不断啃咬我的身体,疼,好似有无数蚂蚁在咬我的骨髓,又痒又痛,可仇恨却让我保持着清醒,到底为什么?

    瘟疫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可他刚刚所说,村子里的瘟疫与他有关,被丢进坑里之前,我好像看到王大妈,刘婶的灵魂被吸进了棺材,棺守六瘟到底是什么东西?

    求生的欲望迫使我用力的挖着泥土,咬紧牙关,一点点的向上挖,手指头烂了也无妨,我只想出去看看大家到底怎么样了?

    后来,那种痛苦的感觉消失了,身体不再疼痛,我也渐渐有了力气,在坑里爬出来以后神秘的男子早就没有了影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竟然亮了,我快速跑出祠堂,阳光有些刺眼,但所看到的是一辆辆救护车,许许多多的人被盖上了白布,他们一个个的被接连抬上车。

    都死了?心口就像被压着一块儿大石头,我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后来引起了几个工作人员的注意,他们在看到我以后,吓得把手里的担架丢在地上,掉头便跑!

    我看到了死去的人竟然是我同学虎子,平时大家一起踢球,一起上山撵过兔子,可他现在满脸的黄脓,五官狰狞,张着口痛苦的死去了!

    陆陆续续又来了几名持枪的武警,他们向我急促跑来,尤其当他们举起枪的时候,我意识到了不对劲,我又不是坏人,干嘛要开枪打我?

    举起手,大喊着:“我是好人,我是好人!”

    武警很快就到了近前,还未等他们对我进行下一步,爷爷却突然追了出来,他跑起步是没有声音的,偷偷的将二人分别击昏,然后,他夹起我就开始往山里狂奔。

    想起村里发生的事情,我整个人都是瘫软的,直到被爷爷带去了大山深处的一间破旧的小屋,这里是专门给护林人预备的歇脚地方,进了门,爷爷便把所有的门窗关好,又在屋内点了蜡。

    我激动的问爷爷,村里人怎么样了?

    爷爷叹了口气:“唉,疫情太厉害了,根本就控制不住,我偷偷闯进来的时候听人说,好像是全都死了。”

    瞬间我喉咙里就像是被塞了石头,一句话也说不出,五年经历的点点滴滴,在脑海中像那幻灯片儿似的不断闪过,都死了?

    棺守六瘟?玛德,到底是谁害了大家!

    我把自己见到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爷爷拍了下大腿说:“唉,真不知道这世界上还会有人懂这样的邪法,六个棺材装着六瘟,五颗骷髅是祭炼的五鬼,他是想利用祖祠来要全村人的魂魄啊!”

    “到底是谁做的!我要给大家报仇。”我愤怒的说。

    没错,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把我丢进坑里的黑衣人,我一定要找到他,杀了他,要不然都对不起全村人的在天之灵!

    可是,爷爷却说他也毫无头绪,棺守六瘟属于失传的邪术,当今社会上那么多的人,究竟谁懂,他也无法猜测。

    求爷爷教我本事,因为我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遇见,自己要具备可以抓住他的实力!

    爷爷说,他怕被再防疫站的人捉到隔离,所以,先将我关在木屋躲起来。

    他每天会来送吃的东西,可窗户却被木板封闭的严严实实,等我有次想去透透气,却发现大门是锁着的。

    以往都是爷爷会在每年过生日的时候给我擦润滑油,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一天一擦,最晚不过三天一擦,腥臭的味道惹人恶心,我过问爷爷原因,可他却只字不提。

    后来,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爷爷每天都会用一样的瓶子,也就是说这个瓶子是没有换过的,可他在天亮后回来,瓶子变成了满满的。

    受不了臭气熏天的油脂,也实在好奇它是什么东西。

    持续了大约有一个月左右,我偷偷的把窗户给撬开了,当爷爷天黑出门的时候,掐算了一下时间,顺着窗户爬了出去。

    外面的月亮又大又亮,大山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黑,远远的看着爷爷在前,我紧随其后,不多一会儿,他进了树林。

    等我赶过去的时候,眼前坟茔杂乱的遍布各处,绝大多数都是没有墓碑的,四周的杂草很高,可爷爷大半夜来坟地干什么?趴在地上,悄悄的匍匐前进,距离大约不足十几米的时候,看爷爷竟然拿起锄头开始挖坟!

    很快,一具腐烂的尸体被他挖了出来,尸体的头发很长,看起来很像一具刚刚死后不久的女性尸体,爷爷点燃了烛台,熟练的开始烧尸体下巴,‘滋滋’的声音令我头皮发麻,眼见着一滴滴油脂落在了那个我所熟悉的小瓶子里,当场我就吐了出来,天啊,难道说五年来他一直都是用尸油来给我擦身子?

    可这还没有完,爷爷将尸体平放,然后以金刀划破腹部,在里面取出一个大约四五个月的死胎,单手抓着死胎的腿部头朝下,轻轻拍打后背,死胎口鼻流出的污水统统进了小瓶子。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下去的,爷爷最后将死胎重新放在女尸的腹部以后,又将尸体掩埋,等处理完了这一切,他忽然面向我这边,叹息道:“你的藏匿术太差了,找个时间我真得好好教教你,小明,出来吧。”

    被发现也不需要做出掩饰了,站在坟地的中间,我大声问爷爷为什么?

    可他的表情却很平静,任由我发泄完了以后,爷爷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好了,别打扰人家休息,咱们回去说。”

    爷爷背着手走在前面,而我心里却早已经炸开了锅,乱七八糟的思想涌入到脑海,尤其想到那令人恶心的尸油以及死胎口中的呕吐物,我就会感觉浑身都不舒服。

    一起回到了小屋,坐在在方桌前,彼此面对面点上蜡烛,微弱的火光照应着他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觉到陌生。

    五年的时间里,爷爷生出了许多皱纹,看起来很苍老,但他的眼神却与曾经一样的锐利。

    “我需要一个解释!”我大声说。

    “解释什么?”

    “尸油!”

    爷爷点了一支烟,语气平淡的说:“小明,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

    我一愣,这些年爷爷对我的确很好,虽然他经常赌钱,可冬冷夏热都会给与我关心和照顾,如果细细想起,爷爷对我真的很好。

    我点点头,爷爷笑了,他摸了摸我的头,眼神由锐利变得慈祥,缓缓的说:“你记住,不管爷爷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害你,放心吧,该告诉你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的。”

    虽然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可爷爷却将所有的问题堵住,他说,等我十八岁成年,就将所有的事情告诉我!

    看他神色坚定,我知道只好这样了,我今年十四,也不差再等他四年的时间。

    在小木屋的禁闭结束之后,爷爷开始教我真正的红门术数,说白了,就是习武。

    在红门三大派里,分为乌衣派、红衣派、青衣派,我们属于青衣派,简单讲就是介于红衣与乌衣之间,既要懂得奇门遁甲,风水术数,还要精通武艺。

    任何一门术法,除非是天才,否则不可能统统精通,但爷爷对我的要求只有一点,懂了就行,会不会无所谓。

    尸油的事情过去以后,我不再问,可这些规矩却仍然一直持续着。

    一个月以后,我们离开了大山,重新在各个城市乡村间辗转,有一天夜里,我又梦见那个与我一模一样的人来找我,被他带着出了家门,走在一片风吹麦浪的稻田里,微风清爽舒适,跟着他走啊走啊。

    突然传来的一声大喊,将眼前的美景打乱,睁开眼,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水库,仅仅差一步,就要被淹死了。

    这样诡异的事情还有很多,还有一回去麻将社陪爷爷打麻将,他中途去厕所方便,我替他摸了两把,忽然感觉后背有人吹气儿,就觉得浑身上下的不舒服,余光又看见披头散发的我站在旁边。

    他眼神怨毒的注视着座位,我瞬间起满了鸡皮疙瘩,赶忙起身把牌给了旁边凑热闹的人。

    结果,那人刚坐在那儿玩了两把,莫名其妙的犯了心梗死在当场。

    等我把诡异的事情和爷爷一说,他说:“你可能没休息好看错了,走,跟我回家吧!”

    不仅仅是梦境的感觉清晰,平日的生活里也是如此,无时不刻都有一双眼睛在身后注视着我,坐公交车、上厕所、上课、夜里睡觉、他好似影子般挥之不去,有一次我坐火车,身后突然被狠狠的推了一下,要不是列车员反应及时,当场就得被火车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