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倒霉的炮灰女(二)

第2章 倒霉的炮灰女(二)

相同的年纪、新开的游乐园,让两人有了擦肩而过的可能性。那擦肩而过很快就演变成了荒谬又梦幻的结识——如洛凌所遇到的,周子言强硬地揽了张雅的肩膀,宣布张雅为女友,然后就揽着懵了的张雅进了身后的鬼屋。

    张雅是尖叫着从鬼屋疯跑出来的,出来后就靠着墙壁直喘气。周子言问她的姓名和电话号码时,她心跳如鼓,结结巴巴地自我介绍,痴迷地仰望着周子言帅气的脸庞,对于当时发生的事情晕乎乎的,周子言什么时候离开、同学什么时候追来、自己又是怎么回家的,她完全不记得。

    下周末,张雅就接到了周子言的电话,和周子言约会。

    这段在张雅看来非常梦幻甜蜜的爱情持续了半年,周子言每周都会约她。虽然只是和他的朋友们一块儿玩,不是两人单独约会,虽然周子言的朋友排斥、乃至于欺负她,张雅依旧觉得幸福。因为周子言完全符合恋爱小说中男主角的特质,英俊多金,时而霸道冷漠,时而温柔体贴,让张雅彻底着迷。

    半年后,张雅因为周子言的缘故惨遭绑架。张雅惶恐不安,又隐隐觉得兴奋。她期待周子言能够从天而降,成为拯救自己的英雄,但绑匪的那一通电话打破了她之前所有的幻想。

    “你胡说什么?我的女人现在就在我面前,我有且只有杨心柔一个女人,我爱的人自始至终都是杨心柔,我也只会爱她一人。张雅?哦,是她啊——那不过是一个玩笑,我从来没有当真过。你是张雅找来演戏的人?你告诉她,叫她省省吧!认清一下自己,好好想想以我的身份怎么可能找她那种人做女朋友!”

    电话被无情挂断。

    绑匪此后再打过去,直接被拉黑,无法接通。白忙活一场的绑匪杀了张雅泄愤。

    张雅茫然、痛苦,之后便在绝望中被绑匪折磨致死。

    因为她的死时候心怀强烈的怨念,她的灵魂进入了神界,得到了向神灵许愿的机会。张雅愿望就是报复周子言。

    洛凌抬眸,将注意力重新放到周子言身上。她一路镇定,还会点评鬼屋的布置,让周子言本来憋闷的心情渐渐愉快起来,多看了洛凌几眼。洛凌每次都能察觉到他的视线,对他露出笑脸。周子言渐渐放缓了脚步,不再一个人在前横冲直撞。

    洛凌倒不是真的胆子大到这种程度,只不过她在张雅的人生经历中看过了这个鬼屋的布置,对于每次会出现的惊吓都了然于心。这都相当于二周目了,当然有闲心去点评一番,也正对了周子言的胃口。

    周子言之前和杨心柔发生争执就是因为杨心柔胆小,不敢进鬼屋,被人嘲笑了两句,让他觉得丢了面子,才对杨心柔发作起来。

    周子言的家世、长相、头脑……这些先天条件都是朋友中最好的,从小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对于女朋友,自然也是要最好的。他就读的学校是小初高直升制的私立贵族学校,之前认识的女孩中他没一个看得上。杨心柔是海归,回国后刚转入他所在的高中,立刻就成了校花,家世背景,长相气质,都和他相配。周子言提出交往,杨心柔同意,两人刚开学就在一起,到现在也不过是交往了一个月,是彼此的初恋,但说到感情,却只是单纯的好感。

    周子言对杨心柔的真爱表白是半年后才会发生的事情。可以说,要是没有张雅这个调味剂,周子言和杨心柔之后未必会有那么深厚的感情,甚至有可能从今天起直接分道扬镳。张雅是两人感情生活中的倒霉炮灰,死了一个张雅,成就了两人的爱恋,在张雅死后,他们恩爱了一辈子,儿女绕膝,一生幸福美满。

    洛凌想到张雅那最后半年生命中周子言的所作所为,不禁讽刺一笑。

    出了鬼屋,周子言心情舒畅,把和杨心柔的争吵以及被洛凌拒绝的愤怒都抛到了脑后。

    周子言的朋友们就在鬼屋的出口,等着看周子言的热闹。杨心柔和几个女生却是不在。

    “阿言,这么快就出来了啊?”长相俊秀的男生抬了抬手腕,看了眼时间,“你们该不会直接一路跑出来的吧?”

    这是陶青,周子言的死党,和周子言是两种性格的人,但从小到大都玩得很好。

    周子言扬了扬下巴,“没有人拖后腿,当然快了!”他说着看了眼洛凌。

    洛凌装模作样地四下看了看,从小包里面摸出了手机,联系张雅的同学,又给班长请假,表示自己单独行动。

    陶青第一时间意识到了周子言那句话和那个眼神的意思,手肘推了推周子言的胸膛,问道:“真要和她交往啊?”

    “我不是刚才都说了吗?”周子言不耐烦地扔下一句话。

    “你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吧?”陶青挑眉。

    周子言楞了一下,不自在地应付两句,走向了洛凌。

    洛凌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周子言拿鼻子出气,“不是说了做我女朋友吗?你叫什么?电话多少?”他从裤子口袋里面摸出了手机,没听到洛凌回答,疑惑地抬眼。

    “我说了,我没答应啊。”洛凌笑着说道。

    周子言脸色再次冷了下来,“你别不识抬举!知道我是谁吗?”

    洛凌噗嗤一笑,在周子言勃然大怒前,伸出了手,“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我很乐意多认识一个朋友。我叫张雅,你好。”

    周子言怔了怔,看着面前的手掌。

    “哦,太正式了,你不习惯吗?”洛凌想要放下的手被周子言伸手握住。她又笑了起来,“你还没自我介绍。”

    “周子言。”周子言微抬着下巴,高傲地说道。

    这三个字在贵族圈子中相当于金字招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是H市本地的太子爷。

    洛凌没有如周子言所预想的那样对他顶礼膜拜,很自然地收回手,问道:“你想要我当你女朋友,是要追求我吗?”

    周子言几乎要被气歪鼻子。他和杨心柔交往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这个长相没杨心柔漂亮,家世肯定也比不上杨心柔的家伙居然说他要追她?

    “嗯,换我追你也行啊。”洛凌想了想,歪头说道。

    周子言到嘴边的嘲讽又噎住了。

    “我觉得你长得很帅。”洛凌笑眯眯地说道,“个子很高,身材也超好啊。”

    周子言拽兮兮地说道:“那是当然!不用你废话。”

    “你确定要和我交往吗?之前那个女生是你女朋友吧?我可比不上她。”洛凌坦然地说道。

    周子言沉默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