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倒霉的炮灰女(三)

第3章 倒霉的炮灰女(三)

洛凌说的没错,以张雅的条件自然是差了杨心柔十万八千里,和周子言站在一起没那么相配,一点儿也不符合周子言“什么都要最好”的人生追求。

    “所以,还是先当朋友,等你想好了再说交往的事情吧。”

    面前的少女嘴角含笑,让周子言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现在想起来,对方一直是面带笑容的,好像任何时候都很开心,在鬼屋里面不曾害怕,也没发过脾气。他认识的女孩都没有那么好的性子,经常对他胡搅蛮缠。他当然知道她们的心思,不就是想要当他女朋友吗?而他看中的杨心柔也不是那么温柔的人。

    周子言和杨心柔,一个大少爷,一个大小姐,都是众星捧月着长大,都不愿意妥协,摩擦时有发生,鬼屋的事情不过是另一起口角。

    从刚才就全凭着一口气行动的周子言冷静下来,如洛凌所说开始思考,比对她和杨心柔的区别,考虑是不是将之前一时脱口而出的义气话付诸实践。

    “啊啊!”尖叫声从鬼屋出口传出来,同时传出来的还有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头发凌乱,脸上还带着泪痕的女孩从鬼屋出口冲了出来,腿软地扶墙站着,粉色的泡泡裙满是皱褶。很快,又有几个女孩互相搀扶着狼狈地跑出来。

    杨心柔也在其中,惶惶不安,惊魂不定,一看就能激起旁人的保护欲。

    周子言的朋友中有人心疼起来,之前听到周子言断言和杨心柔分手,立刻上前大献殷勤。

    杨心柔很久之后才缓过气来,抬头寻找周子言,发现了周子言后,委屈得眼泪直掉。

    周子言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他看到了站在自己旁边的洛凌。洛凌很从容,从包里面取出了纸巾递给了周子言。周子言不解。

    “去给她啊。”洛凌说道,“快点儿安慰她,没看到她吓到了吗?”

    周子言瞪大了眼睛,“你让我去哄她?”

    洛凌又是噗嗤一笑。

    周子言一巴掌拍掉了洛凌手中的纸巾,怒瞪着她。

    洛凌揉了揉手,“你怎么手劲那么大?”嘀咕了一句,她就去把纸巾捡了回来,乖巧地站在周子言身边。

    周子言别开脸,哼了一声。

    杨心柔看到这一幕,死死咬住了嘴唇。洛凌瞥到了她脸上委屈的表情。

    张雅那一次,杨心柔一样走过了鬼屋,为的是争一口气。其他女生则是想表现自己的勇敢,博得周子言的青睐,跟着走鬼屋,还把那些想要献殷勤的男生们都赶走了。只是她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大胆,而周子言被张雅在鬼屋中的表现搞得心烦,匆匆通过鬼屋,和陶青说了一声,要了张雅的名字和手机号就一个人走了,可没看到迟迟才走出鬼屋的一群女生。

    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洛凌看向周子言,摆了摆手机,“你拉着我跑了,我同学都和我生气,接下来可没人陪我玩了。”

    周子言挑了挑眉。

    洛凌笑眯眯地说道:“你是不是该补偿我,也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周子言的脸僵了一下,耳根染上了红晕。多少女孩都想要当他女朋友,但周子言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表白,连杨心柔都没说过这种话。

    周子言自己是不知道,他高傲自负,那些女孩子深怕表白之后被他冷嘲热讽,颜面扫地,连带着给家族丢脸,这才没人会对他正式表白。

    “我想要玩那个过山车,我们去排队吧。”洛凌拉上了周子言的手,抬脚刚走了两步,又转头看向默不作声的周子言,“对了,你要不要和你朋友说一声?还是叫他们一块儿去?”

    周子言看到陶青诧异的眼神,顿时有些别扭,尴尬地咳嗽一声,空着的手冲陶青摆了摆,反客为主,拖着洛凌往过山车的方向走去,“不用,我们本来就准备分开玩了。”

    “这样啊。男生的友谊真让人羡慕啊。”洛凌感叹道。

    “是吗?”周子言不在意地接了一句。

    “女生就比较小心眼咯。”洛凌笑盈盈地说道,一点儿都不像是贬低自己的同胞,口气也很随意,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我敢打包票,我那些同学现在肯定在说我的坏话。”

    周子言脚步停下,皱眉看向洛凌,“你这是什么意思?”

    “给你打预防针啊,免得你将来误会我。”洛凌眨眨眼睛,突然间凑近周子言压低声音说道,“我们绕一圈回到鬼屋出口吧。我证明给你看。”

    周子言心中一动,他原来可从没做过偷听的事情。

    洛凌拉着周子言就走,“你可要睁大眼睛、竖起耳朵,以后有人挑拨离间,不要信哦。”

    周子言心知这种事情很没品,也不在意是不是有人在说洛凌坏话,可洛凌说话的腔调让他很喜欢。杨心柔从来不会对他这般撒娇,她向他提要求的时候都是一副理直气壮的口吻,让他心头不快,然后两人就会开始争吵。

    洛凌带着周子言偷偷摸摸地绕到了鬼屋出口,藏在拐角处的宣传板后面。这个位置是洛凌早就看好了的。

    周子言的朋友还没走,张雅的同学刚从鬼屋中出来。

    现在,两边女生都在缓着气。

    穿着粉色泡泡裙的女生已经整理好了仪容,慢条斯理地抚平自己裙摆上的褶皱,瞄了眼杨心柔,捏着嗓子说道:“哎呀,这才交往一个月吧?”

    杨心柔抹眼泪的动作一顿。

    “这么快就被甩了,啧啧……”

    “沈佳,你就不能少说两句?”护花使者不开心了。

    沈佳气红了脸,更为尖酸刻薄地说道:“我多说什么了?她不是被周少给甩了吗?哼!摆什么高冷女神范,还不是被人甩?”

    “你生什么气?现在这情况不是如你所愿了吗?”陶青淡定地插了一句。

    沈佳奚落地说道:“是啊,如我所愿,我可早盼着他们分手了。”

    “恭喜你成功了,之前的挑衅做得不错啊。”陶青接着说道,“可惜给别人做了嫁衣。”

    周围人都看向了沈佳。

    沈佳脸上的笑容退去,嘴唇颤抖了一下,问道:“你在胡说什么?”

    “不是你先挑起来的吗?什么‘心柔肯定能和周少一块儿创纪录通过’、‘心柔玩鬼屋肯定一点儿都不害怕’……”陶青翘了起来嘴角,“你用那种声音说话真是恶心。”

    沈佳捏紧了拳头。

    “你是故意的?”杨心柔难以置信地看向沈佳。

    玩鬼屋的确是沈佳先提出来的,并且不遗余力地捧着杨心柔,让杨心柔有些下不来台。只是当时没人想到沈佳是有意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