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倒霉的炮灰女(四)

第4章 倒霉的炮灰女(四)

洛凌对周子言耳语道:“你还真因为这种幼稚的理由逼着女朋友进鬼屋?”

    周子言脸色铁青,听到这问话扭头狠狠瞪着洛凌。

    “别那么大动作,会被发现的。”洛凌制止了周子言到嘴边的话。

    周子言憋着一股子邪火,再次偷窥两人的朋友同学。

    那边的争吵无疾而终,当事人之一沈佳咬死了不承认自己是故意的,又刺了杨心柔两句,当事人之二的杨心柔觉得疲惫不堪,她摇摇欲坠,被人搀扶着,轻声说自己想要回家。

    “哎,她之后还是为了追你通过了鬼屋呢。”洛凌又开口说道,“她很努力地去喜欢你啊。”

    周子言没吭声,只是眼神沉沉地注视着杨心柔憔悴的模样。他心里面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狼狈的杨心柔不符合他的审美,却让他的心漏跳了一拍。

    周子言的朋友们就要离开,张雅的那些同学终于是鼓足勇气走向了他们。

    开口的是刚才和洛凌十分亲密的可爱女生。她叫李苗苗,性质大胆外向,却和内向胆小的张雅很有缘分,小、初、高都是同班同学,被张雅看做最好的朋友。

    “请问,你们知道我们那个同学现在在哪里吗?”李苗苗脸颊通红,眨着眼睛看向陶青。

    “省省吧。要搭讪也看看自己的长相好吗?”沈佳没好气地抢白,“你的同学,问我们做什么?你们没她手机吗?”

    李苗苗尴尬起来,下意识地瞪了眼沈佳。

    沈佳不甘示弱,立刻站到了李苗苗面前。她穿着高跟鞋,比李苗苗高了半个头,故意垂眸俯视李苗苗,“我说错了吗?你是穷得没手机,还是自以为长得很美?需要借你镜子吗?”

    李苗苗眼眶红了起来,看向沈佳身后不为所动的男生们和全部都摆出嘲讽表情的女生们,忍不住哭着跑开了。其他同学也觉得难为情,只能埋头追李苗苗。

    洛凌没有丝毫意外。因为这一切张雅都经历过。

    张雅被周子言拉进鬼屋之后,周子言的那些朋友跑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全是妹子。李苗苗看她们等着玩鬼屋,言谈间带着对张雅的鄙夷,说自己的胆子才配得上周子言,下意识地也决定玩鬼屋。有同学担心张雅,但她们和张雅并不熟悉,李苗苗信誓旦旦地说服了她们。等到她们出了鬼屋,有张雅在场,李苗苗打着帮张雅打听周子言的名头去搭讪,在沈佳那里吃了憋。被嘲笑的李苗苗也是这样自顾自跑走,浑浑噩噩的张雅还是被其他好心的同学给送回家。

    张雅交友不多,她把李苗苗当成了最好的朋友,碰到了梦幻般的爱情,自然想和李苗苗分享,殊不知李苗苗早因为沈佳的事情迁怒于她。而李苗苗越听张雅说周子言的事情,越是心气难平:明明是她提议走近周子言他们,张雅这是抢走了本来属于她的爱情,还对她炫耀!

    李苗苗没有冲张雅发火,而是发动了全班女生冷落张雅,并且污蔑张雅虚构了和周子言的恋情,十分肯定地说那个帅哥在那天之后根本就没再联系张雅过。大家都是新入学,刚开始结识,李苗苗热情开朗,善于结交朋友,又是和张雅同一个学校考进来的,平时看起来关系很好,而张雅沉默寡言,独来独往,其他人自然是信了李苗苗的话。

    张雅被爱情蒙蔽了双眼,不光没看清周子言,也没看清李苗苗,对于周遭发生的事情迟钝地一无所觉。

    张雅失踪后,李苗苗最先被张雅的父母以及老师、警察询问,她只说了张雅的“幻想”,连“周子言”那个名字都没提。其他女生听信了她的话,也认为爱慕虚荣的张雅虚构了一个男朋友。这条线索就这么断了,众人甚至都认为张雅疯了,和虚幻男朋友一块儿私奔了。这件“奇事”还上了新闻。张雅的父母觉得难堪,撤了案子,不再寻找这个不孝女。

    张雅被绑匪杀害后,弃尸河中,顺流而下,成了另一座城市里的无名尸体。

    而李苗苗,在进入大学后就忘记了张雅的存在,忘记了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

    洛凌看了眼李苗苗奔跑远去的背影,目光暗沉不见光。

    周子言侧头看向洛凌,发现她表情阴沉,没了一直以来的笑容,下意识地开口说道:“你也别多想了。”

    洛凌抬眸。

    “咳!”周子言转过头去,“这种人算什么朋友啊?你为她们生气一点都不值得。”

    周子言只是目中无人,所以很多事情、很多人没被他放在眼里,但他并不蠢,沈佳和李苗苗是什么心思,他自然能看得出来。一个故意挑拨同学和男友关系,一个在同学被陌生人带走后还想着搭讪帅哥,两人都可以说是心思不正,不值得深交。

    “哦,那你的朋友呢?”洛凌又露出了笑容,“那个长得很好看的男生是你好朋友吧?”

    周子言一怔,冷冰冰地问道:“怎么?你还想追求陶青?”

    “原来他叫陶青啊——”洛凌拖长了音,噗嗤一笑,拉了拉周子言的手,“我怎么会去追求他?我喜欢你这一型的。”

    周子言哼了一声,勉强接受洛凌的说法。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戏看完了,洛凌和周子言走出了宣传牌,按照之前的计划往过山车走去。

    “什么问题?”周子言问道,问完了也想了起来,脸色又难看起来。

    七情六欲都写在脸上,真是好琢磨。洛凌感慨了一下。不过也难怪,对于周子言来说,只有别人看他脸色的时候,没有他看人脸色的。

    “他早就知道那个沈佳不怀好意了吧?居然没有拦住你做蠢事。”洛凌直言不讳地说道。

    周子言瞪了她一眼,可却无法反驳她的话。

    “你和他关系不好吗?我看那群人里面,你之前走的时候就和他打了招呼。”

    周子言闷闷地说道:“不,我们是铁哥们。”他扒了扒头发,有些不耐烦这个话题。

    “这样啊……”洛凌忽然笑了一声。

    “笑什么?”周子言恶声恶气地质问道。

    洛凌嬉笑着问道:“该不会陶青喜欢你女朋友吧?不过也难怪,她那么漂亮……”

    周子言甩开了洛凌的手,大踏步地往前走。

    洛凌微笑着跟在周子言身后。

    这就是作为神灵的好处,张雅所不知道的事情,只要和她有一丁点儿联系,洛凌全部知道,她不光知道李苗苗的事情,还知道陶青的。

    陶青喜欢杨心柔,就和学校中大多数男生一样心慕这个漂亮聪明的校花。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展开追求,周子言就和杨心柔开始交往,陶青便将自己萌动的心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