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你长得这么好看,我就免费跟你好了

第3章你长得这么好看,我就免费跟你好了

等到谈丽姿将车开过来停在酒吧门口,拔下车钥匙走进酒吧时,酒吧内哪还有封蜜的影子。

    “蜜蜜呢?”谈丽姿蹙着柳眉,焦急的询问道。

    “刚走不久,我怎么也劝不住她”调酒师的话还未说完,谈丽姿已经急匆匆的追了出去。

    夜明星希,夜晚的市,灯火通明,像个笼罩在萤火下的光圈。

    街灯的光亮斜斜的拉长了她的影子,映射在橱窗玻璃上上的少女,头发乱七八糟,嫩粉色的晚礼服上满是酒渍跟脏污,整个人的形象,简直就是狼狈到了极点。

    封蜜低着头走路,脚上穿着银色细带高跟鞋,尖细的高跟她走着有些崴脚,于是就那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路面上。

    不时被自行车给碰到了被汽车司机给骂了,她也是不理,就仿佛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中一般,忘记了所有的言语跟感知。

    路口,红灯。

    封蜜低着头走路,压根没有去看红灯还是绿灯,酒意上涌,她的脑袋有些晕,整个人也跟着摇摇晃晃的。

    就在这时,车灯强烈的光芒忽然从不远处打来。

    她艰难的举起手背挡住那光线,眯着的眼儿中,似乎有一辆车从远处疾驰而来,那两道刺眼的光芒像是催命的绳索般向她挥来。

    封蜜被吓到了,似乎连心脏也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动。

    她圆睁的瞳眸中,只有不远处那辆朝着她疾驰而来的车辆。

    这一刻,她的手脚僵硬,甚至连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吱——”汽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

    车身停下,似乎连整个世界都跟着静止了。

    耳边有风声呼呼而过,宁静的夜,不远处音响店里的悲情音乐,在空气里缓缓流淌,美的像一首流走的诗篇。

    因为惯性,后座上本该阖眼休息的男子,身形朝前微倾了下。

    也就是这一瞬,他的眼眸‘刷——’的睁开,黑色清瞳内那锐利的视线,让人不敢轻易直视。

    司机险险的踩住刹车,还来不及抹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便焦急的扭头看向后座上的男人,“四少,对不起,突然有个女人冲了出来,我一时之间没有注意,哪里知道她居然会闯红灯”

    司机还想解释,却在触到后座上男人那清冷中携带着犀利的冷眸时,默默的将剩余的话给咽了回去。

    霍行衍清俊温润的面孔上没有一丝表情,丰唇轻启,那如同泉水般清冽的嗓音便跟着响起,“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四少!”

    司机抹了把脸颊上的冷汗,为自己不用被开除而暗暗松了口气,同时也对这个突然闯出来的女人多了分火气。

    长没长眼睛,他们四少的车也敢撞上来!?

    满心以为会被撞死,最多也会被撞个残废,结果那车却险险的擦到她的膝盖,然后停住了。

    封蜜有些恍恍惚惚的张开眼眸,看着近在咫尺的黑色车辆。

    那上头醒目的车牌号,即使放眼整个市也未能见到的车牌号,让封蜜的一把无名火忍不住在心头熊熊燃烧。

    所以,当那头司机也胸怀着一股无名怒火从驾驶座那侧下车,捋了捋黑色的制服衣袖,准备跟这个突然冲上来的疯婆子好好理论理论的时候。封蜜已经率先开骂了。

    只见她胡乱的拎起身上曳地的礼服长裙,尖细的高跟鞋一抬,就是一脚狠狠的踹在了那个醒目的车牌号上,‘当啷——’一声,尖细的高跟鞋鞋跟与车牌亲密接触的声音。

    “妈的,长没长眼睛啊,没见着是个人啊!准备干什么来着!草芥人命吗?以为按了个破车牌,就了不起是不是!?”

    她呵呵冷笑,整个人醉醺醺的,摇头晃脑的开骂,全然不见世家名门小姐的风度。

    似乎是因为今天这一晚上不开心的心情,此刻终于找到了出气包。

    踹了车牌一脚后,封蜜仍不解气,嘴里仍然在嘟囔着,然后又是一脚,狠狠的踹在那车头之上。

    “滴滴滴滴滴——”汽车高性能的报警系统正式开启。在这样的深夜,人流稀少的马路上,这声音,着实有些刺耳。

    收脚的时候,那高跟鞋锐利的后跟又与车头边沿摩擦而过——

    那司机还未从瞠目结舌的状态中反应过来,便看到封蜜那一系列惊人的行为,当看到那黑色车头上隐隐滑过的一条白边,司机有些头疼的抚了抚额,“完了完了,这得要多少钱啊!”

    肉疼过后,在看到眼前这醉醺醺的女疯子时,司机的脸色更差。

    全然顾不得男士风度,上前就是推了解气后还未站稳的封蜜一把,“小姐,你有没有搞错啊!是你突然撞上来,不是我们故意撞的你!我不管,反正你擦了我们的车,你得赔钱,赔钱!”

    “小李——”一声不满的低喝从那黑色的车身内传来。

    男子隐隐散发的威压让司机小李有些心慌慌的收了手,“四、四少!”

    后座,左侧车门突然被打开,然后一只穿着意大利手工男士皮鞋的脚,稳稳的落到了地面上。

    可是已经晚了——

    因为封蜜本来就没站稳,又被那司机小李给推了一把,本来不稳的身形更是摇摇晃晃的准备栽倒下去。

    在预备栽倒下去的那一刻,封蜜呵呵笑着,笑的眼眶内都泛出了泪花。

    像是那一点晶莹,极其不经意的,滴落在一片心湖之上,然后浅浅的,泛开了那属于它的涟漪。

    也许,只是不经意。

    霍行衍微抬的眉眼不经意的瞧去,便触到了那女孩眼底那微湿的晶莹,像是有一抹绝望种在了那里面。

    故而,当她预备倒下去的那一刻,眼底像是盛开了死亡之花般惊艳。

    他清冷无波的清瞳忽闪了下,说不上来那一瞬间的触动,是因为何。

    然后,在封蜜准备跟身上这件礼服殉葬于地平面的时候,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稳稳的从她的后腰处托住了她。

    女孩身上那浓郁的酒香,附和着香水气味,就那样刺鼻的传入了他的鼻尖,霍行衍微微的拧眉,却并没有放开手。

    以为会摔个狗吃屎,结果封蜜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脑壳摔痛的苦楚。

    她有些疑惑的缓缓张开眼来,便望入了上方那人那深不见底的墨黑色清瞳里。

    一触,他有些惊了,而她,亦有些惊了。

    即使她面上的妆容乱七八糟,依然可以从那大约的五官里,看到那还算细致的眉眼轮廓。不会超过岁,这真的是个女孩。

    而封蜜惊讶是因为——

    她呵呵的笑了,看着上方那张倨傲中带着矜贵的英俊面孔,然后,她忍不住伸出那素白如藕段的手臂来,缓缓的抚上了后者那光滑的脸庞。

    霍行衍的眸底掠过惊讶,看着她不安分的动作,他刚想阻止。

    似乎能够动晓后者此刻心态的封蜜已经咬着牙齿出声道:“别动!”

    她的表情很是严肃,那天生自然的淡色眉弯拧在一处。似乎是因为生气,她作势在他的脖颈上显了显她不小心露出的那颗小虎牙。

    “……”

    “嘿嘿……”看着后者真的不动,封蜜满意的露出了她那招牌式的奸笑。

    然后,她仰起上半身来,在他的怀里凑了凑。

    霍行衍的身躯有一瞬间的僵硬,眸沉似水。

    就见到怀里的女孩已经仰起那妆容惨不忍睹的脸孔来,冲着他璀璨晶莹的笑。

    然后,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脸,似乎是有些得意又有些邪恶的扯高了嫩唇道:“喂,你长得这么好看,我就免费跟你睡好了!”

    她的声音很大,像是怕面前人不同意,又像是怕没有人听到一般。

    “……”

    霍行衍没有作声,不代表司机小李忍得下去。

    看着他最尊敬的四少居然被一个疯女人这般对待,司机小李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四少,她,她……”指着眼前这个行迹放荡的女孩,司机小李真是瞎了老眼了。

    他从没见过这样大胆的疯女人,简直就是……不要脸,更何况她居然想沾染他们四少,简直是……无耻!

    霍行衍微抬了下手势,司机小李后面的话立刻淹没在喉咙里,然后乖乖取出一根烟,去边上点上,给这边腾出些空间。

    只不过一边站在原地吞云吐雾,司机小李依然不忘注视着这边的情景,生怕这个疯女人会沾染了他们四少半分。

    “……怎么样,你到底同不同意!?”

    眯着醉眼惺忪的眼儿,封蜜的脑子浑浑噩噩的,脑海里再度浮现出那人搂着刘心瑜时那样漫不经心的笑意,似乎有无数张脸在她的面前飞闪而过,然后撞击成最后那一张定格的面孔。

    半天都没有等到眼前人的回应,封蜜有些不耐烦了。

    “喂,同不同意,你吱个声儿啊!?你哑巴了不是?我这活生生的大美女跟你睡,你还不乐意了是不是!?”

    她说出的话带着一股浓烈的酒香,如同熏香一般的喷在他的面上,像是一呼一吸中,都参杂着酒液的味道。可想而知,这是喝了多少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