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鸡蛋多少钱一斤

第5章 鸡蛋多少钱一斤

似乎因为这句话,热闹的聊天群突然静了下来,唐娇自己也知道,她冷场了。

    四个人,隔着手机屏幕,各有各的心情,曾经无话不说的友情,毕竟已是十年前,而十年后,他们还没能正式见个面,还没能仔细看看彼此长大后的模样。

    唐姚又发了一条语音,裴雅也终于从理了一半的整理箱里摸到了耳机,连带这一句和前面所有的消息都听了一遍,最新一条是:“唐娇,你把饭店订好,明天我请客。”

    娇娇回了句:知道。

    西成哥哥则说:都早点休息吧,明天约时间,文文你见到老校长,替我们问声好。

    裴雅正想写点什么,唐娇单独给她发了消息:对不起啊文文,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想说你还是小时候那样,明天见。

    裴雅当然不在意,人家说的是事实,她好好地回复了消息,又在群里说了声晚安,想了想,把群聊的记录删除后,才关上了手机。

    阔别十年的家,归来的第一晚,裴雅睡得还算踏实,但一清早就被楼下各种声音吵醒,知道了今天菜场里,鸡蛋多少钱一斤。

    她关掉空调,打开窗,一阵热浪扑面。

    正值盛夏,只是楼下再没有暑假里疯玩的孩子,毕竟到他们这一代人,大部分都搬走了,即便还有留下的,也都单身未婚,很少再有年轻人,愿意在这狭小又破旧的弄堂房子里成家。

    妈妈突然推开门,很不满意地说:“你趴在窗口干什么,下来吃早饭了,待会儿去看你们老校长。”

    说着,又从还没整理出来的箱子里,抽出一条连衣裙扔在床上:“穿这件,快去刷牙洗脸。”

    妈妈离开后,裴雅起身从箱子里找内衣,蹲在床边轻轻叹了口气。

    但抬头看见枕头边的手机,想到今天可以和小伙伴相聚,脸上终于有了笑容,翻出内衣,换好衣服下楼去了。

    一个多小时后,母女俩一前一后走出弄堂。

    裴雅眼中看到的,还是十年前从小看见的光景,妈妈目不斜视,趾高气昂地走在前面,留给她一个冰冷的背影,也留给路边邻居高傲的不屑。

    没有人打招呼,也没有人寒暄,但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目光投来,裴雅下意识地压低了遮阳伞,不想去看邻居们脸上的神情。

    “这么早出门啦,张春你这条裙子灵光的,文文真漂亮啊……”

    但,凡事总有例外,裴雅抬起遮阳伞,看见拎着痰盂罐回来的汪阿姨,她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这是裴雅记忆里,新康里对她最热情的人。

    然而妈妈的脚步并未停留,随便应付了声,就继续往前走。

    裴雅礼貌地喊了声:“汪阿姨好。”

    汪美丽眯眼打量着她:“小姑娘真是长大了,马路上碰到阿姨要不认识你的……”

    “裴雅,快点!”已经走远的妈妈,突然喊了一声。

    汪美丽主动让开路:“去吧去吧,过两天来阿姨家玩。”

    裴雅答应了,小跑着匆匆跟上妈妈,一路出了弄堂,拦下辆出租车,往老校长家去。

    这一边,汪美丽拎着洗干净的痰盂罐回到家门口,看见唐家老婆姚玉芬在楼下生煤球炉,走来聊几句。

    姚玉芬说:“娇娇还在睡懒觉,儿子昨晚又没回来,最近是不是又有什么促销啊,快递多的要死。”

    汪美丽说:“叫他当心身体啊,这么热的天。”

    姚玉芬扇着炉子说:“是呀,我炖只蹄髈送去给他补补。”

    只见唐娇从楼上伸出脑袋:“要么你们自己吃,今天唐姚和我们去聚餐呀,你别送去了。”

    两个妈妈抬头看,小姑娘睡眼惺忪,打着哈欠说:“汪阿姨,林西成也去的。”

    汪美丽笑道:“是伐,好的好的,你们玩得开心点,叫西成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