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就是瞧不起孝恭皇后

第5章 就是瞧不起孝恭皇后

“娘娘吉祥。”海贵人带着宫女上前行礼,垂首应道,“贵妃娘娘那儿太医瞧过了,还是老样子。”

    嘉嫔傲然挺起肚子,冷笑:“海姐姐那么在乎贵妃娘娘,不如搬去储秀宫,启祥宫里地方小转不过身,等我有了小阿哥,他若日夜哭闹,就该吵着你睡觉了。”

    海贵人抬眸一笑:“启祥宫里挺好的。”

    嘉嫔啧啧:“可外头都传说,你与我不和睦,巴结着贵妃娘娘,想离开这儿呢。你瞧今天的事,贵妃不过是捧着茶碗晃一晃,娴妃娘娘坐在一旁都没看见,你坐在后头,怎么就冲上去了?”

    海贵人满不在乎:“恰好臣妾瞧见,瞧见便是瞧见了,还要什么缘故呢。”她福一福,说换了衣裳要去宁寿宫伺候太后,不等嘉嫔点头,便带着宫女径自走开。

    嘉嫔见她目中无人,如何能不恼,偏偏自己当年被先帝孝敬宪皇后嫌恶,惹得昔日的熹贵妃如今的皇太后,也连带着不喜欢她。在太后跟前远不如海贵人吃得开,任何事一提起太后,她就只能闭嘴。

    “什么东西?”愤愤不平的女人恨恨啐了一口,转身回自己的寝殿,忽然一个激灵想起什么,问近身的宫女丽云,“方才皇后娘娘身边,是不是站了张新面孔,我瞧了几眼,怪水灵的。”

    丽云道:“长春宫寝殿里伺候的人,都换了新的,说是万岁爷的意思。”

    嘉嫔柳眉微蹙,心有所想,她曾是西二所茶水上的宫女,当年如何费尽心机让四阿哥留心自己,是叫旁人至今都轻看她一眼的过去,可正因如此,她明白身为宫女,实则比正经妃嫔,更有机会魅惑主上。

    她低头摸了摸肚子,傲然道:“儿子,额娘将来一定不让你在人前矮一截,你的太祖母也曾是宫女,他们瞧不起咱们,就是瞧不起康熙爷的孝恭仁皇后,就是瞧不起你皇爷爷。我倒要看看,谁敢挂在嘴上说咱们母子。”

    提起雍正爷的生母孝恭仁皇后,宫内无人不尊敬,对于当年的传说,也谁都能说上一嘴,好显得自己多了解这宫里的过去。久而久之越传越神乎,孝恭仁皇后的命运,便成了这深宫里所有女人都心神向往的境界。

    当今崇庆皇太后,曾在孝恭仁皇后膝下承欢,她生的儿子是唯一被康熙爷带在身边养的皇孙。她虽没有亲眼见到嫡福晋当年失去长子的光景,但与皇后做了一辈子的姐妹,她明白失子之痛对于一个女人的残酷,且对于至高无上的嫡妻正室而言,子嗣的意义远远大于旁人。

    宁寿宫中,一盏檀香幽幽,太后年岁不足五十,容颜尚未衰老,只是身份地位摆在眼前,现在有了白发也任凭她们露在外头。她再也不是可以依靠丈夫依靠姐妹的人,她成了这宫里最尊贵的女人,成了守护儿孙的长者。

    华嬷嬷带着宫女送来汤药,见太后皱眉,忙哄道:“皇上一日三次派人来问,这都是皇上的心意。”

    太后轻叹一声,徐徐饮下汤药,便问华嬷嬷:“寿康宫中可派人去请安了,老太妃们可都安好?”

    华嬷嬷应道:“皇上已经说了,这些事不要您操心,康熙爷和先帝爷的人,他断不会怠慢,您辛苦一辈子,如今只管颐养天年。”

    太后摇头:“如何能不操心,眼下就有一件事,不知我几时才能松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