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天易老 恨难酬(2)

第11章 天易老 恨难酬(2)

“我出门前已经安排好,我见到云歌时,秦大人自然会因为贪污渎职,畏罪自尽。”

    霍成君找了块帕子,端起药罐,将药缓缓倒入一个玉碗中。她倒药时,侧头而笑,神情冷然中透出几分妩媚,“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无心的人,云歌充其量不过是多得了你几分眷顾,不过没想到……你若真无心,我倒认了,可是竟然不是。不过有心也好,你有心,我才能让你伤心。”

    霍成君将玉碗推到孟珏面前,孟珏的瞳孔骤然一缩,唇边淡淡的笑意凝结成冰。霍成君甜甜地笑着,“这碗药,我要你亲自喂给她喝。”

    孟珏看着碗中乌黑的药汤,一动不能动。霍成君笑着问:“怎么了?让这个孩子死,不是你提议的吗?那可是刘弗陵的骨肉,你不是也觉得碍眼吗?”

    孟珏盯向霍成君,眼中有细碎的寒芒,“你非要如此吗?”

    霍成君笑着点头,无比娇俏,“如果你不同意,六日后,我们法场见。我不是父亲,也不是皇帝,我没有那么多的顾虑,我只想我的心舒服,大不了,我们三方玉石俱焚!我相信你的人早已经翻遍长安,之前你救不了云歌,之后你也绝对救不了她。我向你保证,我已经做好一切准备来对付你,我若实在不痛快,有人会帮我想出无数个比砍头更好玩的方法杀死一个人。”

    孟珏垂目凝视了会儿汤药,抬头看向霍成君,淡淡地笑开,缓缓吐出了个“好”。

    霍成君只觉得寒气逼人,身子不自禁地就想向后缩,却硬用理智控制住,毫不示弱地盯着孟珏。

    关押云歌的屋子建造得十分隐秘。借助山壁掩饰,一半隐在假山中,一半藏在地下,除了一道门和外面的机关相通,连窗户都没有。云歌躺在榻上,面朝墙壁,似乎在睡觉。

    随着机关打开的声音,一股浓烈的药香飘到了榻边。“云歌,看看谁来看你了?”是霍成君的声音。云歌暗叹了口气,我的死期都已经定了,你还想做什么?

    半撑着身子坐起,不想却看到孟珏立在榻侧。

    她心中莫名的一暖,好似孤身一人,跋涉缥缈寒山中,于漆黑中乍见灯火人家,一直无所凭依的心竟有了几分安稳。

    霍成君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碗药。她将托盘放到案上,拿了炷香出来。一边点香,一边打量着云歌,笑说:“果然像是要做娘的人,关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屋子里,精神看着竟比上次在冷宫还好。”

    云歌沉默地看着霍成君,双手无意识地交放在腹前。

    霍成君笑看向孟珏,“迷香已经开始起作用了。”

    孟珏向云歌慢慢走去。

    云歌看到他的目光,忽然觉得害怕,缩着身子向榻里退去,却很快就贴到墙壁,再无可以退避的地方。她想挥手打开他,身上却软绵绵的,没有任何力道。

    孟珏将她轻轻拥到了怀里,握住了她的手腕,一边把脉,一边细细看着她。他的眼中翻涌着墨黑的波涛,似有温柔,更多的却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冰冷。

    霍成君看到孟珏的样子,气冲脑门,冷笑了两声,语声柔柔地对云歌说:“你知道案上的药是什么?是孟珏亲手开的方子,亲手熬制的堕胎药。”

    云歌终于第一次露出了慌乱的表情。

    霍成君长长吁了口气,十分满意地眯起了眼睛,细细欣赏着云歌的每一个表情。

    云歌完全不相信霍成君的话,眼睛直勾勾地盯向孟珏,似乎在向他求证。

    孟珏躲开了她的视线,面容平静地去端药碗。

    她从不相信渐渐变为恐惧,面色惨白,眼睛圆睁,黑漆漆的眸子中满是哀求。她紧紧盯着孟珏的手,似乎还对他存有最后的一分信任,觉得他的手会缩回来。

    当看到孟珏端起了碗,她最后一分的信任烟消云散,漆黑的瞳孔中有愤怒,有恨怨,却在碗一点点逼近她时,全化成了泪珠,变成了悲伤和哀求。

    她的唇不停地在颤抖,拼尽全力,却说不出一句话,她凝视着孟珏,无声地哀求他。

    求你!求你!求你留下我的孩子!

    孟珏一手掐着云歌的下巴,将她的嘴打开,一手将碗凑到了云歌唇边。云歌眼中的泪串串而落,她的手握住了他的衣袖。

    药力作用下,她的身体根本不可能动,可她竟然完全靠意志,紧紧勾住了他的衣袖。

    “求……求……”

    绝望的恐惧让她的身子簌簌直抖,眼中诉说着哀戚的请求。一串串的泪珠,又急又密地落下,滚烫地砸在他的手上,每一颗都在求他。

    他的手停住。

    云歌眼中有星星点点的光芒闪烁,忽让他想起了那个无数萤火虫的晚上。

    他微闭了下眼睛,深吸了口气,将药缓缓灌进了她口中。

    她勾着他衣袖的手松开。悲伤与哀求都淡去,眸中的所有光芒在一点点熄灭,眼中的所有情感都在死去。只眼角的泪珠,一颗、一颗地慢慢坠落。

    孟珏脸色正常,手也仍然很稳,心却开始颤抖,怀里的人似乎是云歌,却又似乎不再是云歌。

    当最后一口药汁灌完,她的面容竟然奇异的平静,只是死死地盯着孟珏,死死地盯着他。

    一会儿后,云歌的裙下慢慢沁出血色。

    她的手哆哆嗦嗦地去摸。

    乌红的濡湿,黏稠地沾了一手。

    云歌举起手看,似要看清楚一切,好将一切都深深地刻到心上。孟珏心惊,去捂她的眼睛,可她竟然把手放进了嘴里,感受着她的孩子。

    孟珏又赶着去拽她的手。

    按照所配的药,将孩子流掉后,就该很快止血,可云歌的血越流越多,毫无停止的迹象。

    孟珏去查探云歌的脉象,手微不可见地抖着,他紧紧地抱住云歌,怀里的人却冷如冰块。

    “云歌,云歌,你以后还会有孩子的,还会有很多很健康的孩子,只要你好起来……”

    她面容平静,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她吃力地举起手,把手上的血一点点抹到他胸前。

    最后,鲜红的手掌覆在了他的心口,冰凉刺骨却带来如烙铁般滚烫的灼痛。

    “我……恨……你!”她的唇无声而动。

    一个个根本没有声音的字,却如惊雷,轰鸣在他耳畔。即使她转身离去,即使她在刘弗陵身畔,可他一直确信,她最后一定会和自己在一起,可在这一刻,他的确信如泡沫般碎裂。

    因为失血过多,云歌昏迷了过去。

    孟珏抱起她,向外行去。

    霍成君想拦,可看到云歌满身的鲜红血迹,孟珏身上的斑斑血痕,她忽地遍体生寒,根本不敢接近他们,身子不自禁地就躲到了一边,只能看着孟珏大步离去。

    七成新的青布裙,半旧的弹花袄,一根银钗把乌发整齐地绾好。任谁看到这样的装扮,都难以相信这个女子会是汉朝的婕妤娘娘。

    孟府的仆人一边领路,一边偷偷打量许平君。

    许平君毫无所觉,只脚步匆匆。行到内宅时,三月迎了出来,刚要下跪,就被许平君挽了起来,“别搞这些没意思的动作,赶紧带我去看云歌。”

    三月是个除了孟珏外,谁都不怕的主。听到许平君如此说,正合心意,顺势起来,领着她进了暖阁。

    榻上的云歌沉沉而睡,脸色煞白,身子蜷成一团,双手放在腹部,似乎要保护什么。

    榻上的被褥都是新换,可榻下的地毯上仍有点点血痕。

    孟珏坐在地上,静静地看着云歌,背影看上去疲惫、萧索。

    许平君心惊,“发生了什么?”

    三月小声说:“公子已经这样纹丝不动地坐了一整夜了。所有能想的法子都想了,可云姑娘就是醒不来,再这么下去,人只怕……八师弟说,是因为云姑娘自己不肯醒。我猜公子派人请娘娘来,定是想着娘娘是云姑娘的姐姐,也许能叫醒她。”

    这段日子,许平君从没有安稳睡过一觉,乍闻云歌的消息,眼前有些发黑,身子晃了两晃,三月忙扶住了她,“娘娘?”

    许平君定了定神,推开三月的手,轻轻走到榻旁,俯身探看云歌,“云歌,云歌,是我!我来看你了,你醒来看看我……”

    云歌安静地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

    许平君只觉恐惧,忙伸手去探云歌的鼻息,时长时短,十分微弱。即使不懂医术,也知道云歌的状况很不妥。

    “孟大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云歌她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一切全变了?为什么会这样?”

    从一个多月前,许平君就有满肚子的疑问,本以为会随着时间水落石出,可疑问竟越来越多。

    先是孟珏请她立即带虎儿离开长安城,到一个叫“青园”的地方住一段时间。当时,孟珏神色严肃,只说和云歌性命有关,请她务必一切听他的安排,刘询那边,他会去通知。

    孟珏绝不会拿云歌的性命来和她开玩笑,她当即二话不说,带虎儿悄悄离开长安。

    等她再回长安时,刘弗陵竟然已驾崩,而皇帝竟然是病已!

    病已搬到了未央宫的宣室殿,而她被安排住到了金华殿,两殿之间的距离远得可以再盖一座府邸。

    病已进进出出,都有宦官、宫女、侍卫前簇后拥,而她见了他,竟然需要下跪!他走过时,她必须低着头,不能平视他,因为那是“大不敬”。

    她去见他,需要宦官传话,小宦官传大宦官,大宦官传贴身宦官,然后等到腿都站麻了时,才能见到他。下跪叩拜,好不容易都挨了过去,一抬头,正要说话,却看见他身后还立着宦官,她满嘴的话,立即变得索然无味。

    听说匈奴在关中闹事,西域动荡不安,他整日里和一堆官员忙忙碌碌,商量着出兵的事情;又因为他刚登基,各国都派使节来恭贺,表面上是恭贺,暗中却不无试探的意思,全需要小心应对,他忙得根本无暇理会其他事情。同在未央宫,他们却根本没有单独见面的机会。

    她以前想不明白,既然同在一个宫殿里面,怎么会有秀女抱怨,直到白头都不能见皇帝一面,现在终于明白了。

    她站在大得好似没有边际的未央宫里,常常困惑,她究竟是谁?婕妤娘娘?

    别人告诉她,婕妤是皇帝的妃子品级中最高的。可她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对她有什么用?

    她一直知道的是,她是他的妻,他是她的夫,可是现在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他是谁了。

    那个她在厨房叫一声,就能从屋外进来,帮她打下手做饭的男人,哪里去了?

    那个和她头挨着头、肩并着肩,一同搬缸酿酒的男人,哪里去了?

    那个白日里与她说说笑笑,晚上挤在一个炕上依偎取暖的男人,哪里去了?

    那个她不高兴时,可以板着脸生气,睡觉时,把背朝向她的男人,哪里去了?

    ……

    然后她听闻大公子被幽禁在建章宫,一坛子一坛子的酒抬进去,日日沉睡在醉乡。

    她隐隐约约地听说,皇帝的位置本来是刘贺的,可因为刘贺太昏庸,所以霍光在征得了上官太皇太后的同意后,立了病已。

    她想着那个笑容恬静的红衣女子,急急打听红衣的下落,得到的消息却是:红衣已死。

    她怎么都不能相信这是真的,夏天才刚听过红衣吹笛,秋天进宫时,她还拉着红衣,给她看自己绣给云歌的香囊。为什么会这样?云歌现在又是这样,命悬一线。她不明白,究竟怎么了?才一个多月而已,究竟发生了什么?

    孟珏一直沉默着,许平君柔声说道:“孟大哥,你不告诉我云歌为什么会这样,我怎么帮你想法子?你是懂医术的人,应该知道,要对症下药,才能治病。”

    孟珏的目光缓缓从云歌身上移开,看向许平君,眼中满是迷茫不解,“一个连形状都还没有的孩子,比自己的命都重要吗?日后仍会有孩子的……”

    “什么?”许平君听不懂。

    “她究竟是因为孩子,还是因为刘弗陵?”

    许平君看到云歌的姿势,猛地明白过来,“云歌有孩子了?”话

    刚出口,又立即意识到另外一件事情,“她小产了?”

    许平君身子有些发软,忙扶着榻滑坐到了地毯上,缓了半晌,才能开口说话,“孟大哥,你是男人,不懂女人的心思。男人是等孩子出生后,见到了孩子,才开始真正意识到自己做父亲了,可女人却是天生的母亲,她们从怀胎时,就已经和孩子心心相连。小产后,男人也会为失去孩子难受,可他们依旧可以上朝,依旧可以做事,难受一段时间后,一切也就淡了,毕竟他们对孩子没有任何具体的记忆。女人的难受却是一生,即使以后有了别的孩子,她依旧会记得失去的孩子。”

    孟珏的眼中是死寂的漆黑。

    许平君还有一句话没有敢说:何况,这还是刘弗陵的骨血,这个孩子是云歌的思念和希望,是茫茫红尘、悠悠余生中,云歌和刘弗陵最后的联系。

    “孟大哥,云歌的身体一向很好,孩子怎么会小产?”如果是别的女子,也许会因为丈夫离世,悲伤过度而小产,可云歌若知道她有了刘弗陵的孩子,只会更加坚强,好去照顾孩子。

    孟珏一直沉默着,很久后,他才好似漠然地说:“是我强逼她喝的堕胎药。”

    “什么?你……”

    许平君猛地站了起来,扬手扇向孟珏。孟珏静坐未动,没有一点闪避的意思。

    “啪”的一声脆响,许平君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真的扇了孟珏一耳光,她手簌簌抖着,猛地转过了身子,去看云歌,“我要带云歌走,她不会想再见你。”她转身向阁外行去,命人准备马车。

    “你能带她去哪里?未央宫吗?云歌若不想见我,日后更不想见刘询。”

    许平君的脚步定在地上,身上有股股的寒意,似乎再往前一步,就会打开漫天的暴风雪。她想问清楚孟珏,你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却没有一点勇气开口,只嘴唇不停地哆嗦着。

    云歌的孩子,也是刘弗陵的孩子!刘弗陵的孩子……

    云歌的下身又开始出血,孟珏一下从地毯上跳了起来,匆匆拿起金针,刺入各个穴位,可没有任何效果。

    许平君无力地靠在柱上,眼中的泪,如急雨一般,哗哗而落,心中一遍又一遍祈求着,如果阎王殿上真有生死簿,她愿意把阳寿让给云歌,只求云歌能醒来。

    云歌的嘴唇都已经发白,神色却异样地安详,双手交放在小腹上,唇畔还带着隐隐的笑。

    孟珏用尽了方法,都不能止住云歌的血,他猛地拔出了所有穴位上的金针,抓着她肩膀摇起来,“云歌,你听着,孩子已经死了!不管你肯不肯醒来,孩子都已经死了!你不要以为你一直睡着,就可以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孩子死了!是被我杀死的!你不是恨我吗?那就来恨!你若就这么死了,岂不是便宜了我?”

    许平君冲过来拦他,“你疯了?不要再刺激她!”孟珏一掌就推开了许平君,他俯在云歌耳旁,一遍遍地说:“孩子已经死了!孩子已经死了!孩子已经死了!孩子已经死了!”

    三月听到响动,跑了进来,看到许平君摔在地上,忙去扶她。许平君满面是泪,握着三月的胳膊,哭求道:“你赶快去拦住孟珏,他疯了!他会逼死云歌的!”

    孟珏的声音忽地停住。

    他臂弯中的云歌,如一个残破的布偶,没有任何生气。原本交握、放在腹前的手不知道何时已经软软地垂落,紧闭的眼睛中,沁出了两颗泪珠,沿着眼角,慢悠悠地落在了孟珏袖上。

    三月喜悦地叫:“云姑娘醒了!”许平君摇了摇头,云歌只是从一个美梦中醒来了,如今她又进入了一个噩梦。

    孟珏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到了枕上,唇贴在她耳畔,一字字地说:“你努力活下来!我等着你醒来后的仇恨!”

    “她能醒来吗?”许平君望着云歌裙上的鲜红,没有任何信心。

    孟珏冷漠地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仇恨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