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3)

第20章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3)

刘询盯着云歌,沉吟着没有回答。“大哥,告诉我真话!也许我可以帮到你。”刘询低垂了眸,“她若有了孩子,虎儿就会很危险。这一生,我也许还会有很多孩子,可他肯定是我最爱的孩子。”他的唇边有微笑,“我亲手给他做摇篮,亲手给他做木马,亲手给他洗尿布,就是现在,我仍然愿意趴在地上,让他骑在我的背上,陪着他玩骑马。虎儿永远是我的儿子,而别的孩子从一出生,就还有另一个身份,他们还是我的臣子,不管他们再怎么聪慧可人,这些东西,我给不了了。”

    云歌弯着腰寻了好一会儿,将先头滚落在地上的一个小陶瓶捡起,递给刘询。

    刘询接过,打开看了一眼,“这是什么东西?”“每次和霍成君行房事前,给她吃一粒,她就不会有你的孩子。”竟然有这样的药?刘询眼中射出狂喜,匆匆将药丸倒到掌心,放到唇边尝了下,“异味太重。霍成君不是一般女子,她自幼出入宫闱,在这些方面一直很小心。”

    “我试过了,这个药丸遇水立化,放在当归、鹿茸炖的山鸡汤中,就尝不出来异味。大哥可以想个办法,常陪着她喝一些。当归、鹿茸对男子温补肾阳,对女子调经养血。就算她命太医去查,只要查不到当时喝的那一碗,就没事,反而会因为大哥的恩宠而高兴。”

    刘询看着云歌的目光透着怪异,迟迟没有说要还是不要。

    云歌忐忑不安,细声说:“大哥是皇帝,她是你的妃子,说话间可以很容易地将药丸顺入汤碗中,再精明的太医、宫女都看不出异样的。”

    刘询淡淡地笑起来,将陶瓶仔细地收入怀中,一边向外行去,一边说:“云歌,你变了。”

    云歌的紧张消散,随着他的步履走出大殿,淡笑着说:“大哥不也变了许多?”刘询紧抿着唇角,没有说话。暗夜中,不闻它音,只两人衣袍的窸窸窣窣声。

    这般富丽堂皇的宫殿中只弥漫着沉默,那个荒草没膝的野坟堆里却荡漾着一串串的笑声。恍恍惚惚间,刘询觉得耳畔似有笑声,猛地侧头,却只看到她清冷的侧脸,那些荒坟上的笑声,越飘越远,越飘越远……

    云歌看到一个军官打扮的人影从宫墙间闪过,她突地拔脚就追了过去。那个人影也发现了她,立即加快了步伐。刘询叫道:“云歌,你做什么?赶紧回来!”云歌却好似完全没有听到,只像疯了一样地追着那个人影,刘询无奈,也追了过去。

    宫墙间,越走越偏,都是云歌从没有到过的地方,有侍卫发现了云歌的踪迹,呵斥道:“皇宫禁地,岂能狂奔乱走,来者立即止步!”云歌眼看着那个身影闪入了宫墙暗影中,急得不顾一切往前冲。侍卫拔了刀出来,将她拦住,正要动手,刘询在后面叫:“都住手!”

    侍卫看清楚来人,忙跪了下来。

    云歌在各个廊柱殿门间快速游走,却根本没有了那人的身影。刘询问:“你究竟在找什么?说出来,朕命人帮你一起找。”“一个穿着黑色军官衣服的人,刚刚从屋檐下掠过。”

    跪在地上的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齐摇头,“臣等只看见姑娘跑了过来。”云歌不肯罢休,里里外外地翻找了一遍,仍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刘询劝道:“回去吧!这么长时间不见你人影,你义父肯定已经开始着急了。说不准,是你一时眼花,把野猫当了人影。”云歌寻不到人,也只能先回去,她静静走了会儿,说道:“那个人杀了抹茶,我绝对不会看错!我一定会找了他出来的。”刘询说:“这里的侍卫全是霍光的人,你找到了又能如何?你既然都已经原谅了霍光,也认了他做义父,有些事情就索性忘记吧!”云歌只固执地说:“我要找到他,这是我欠抹茶的。”

    刘询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会命人尽力帮你去找。”

    “谢谢大哥。”

    云歌微弱的笑容中流露出他熟悉和渴望留住的东西,但他竟不敢多看,匆匆撇开了目光。

    接近前殿时,两人分路而行。虽然已经刻意避嫌,一前一后回到宴席,可他们离席时间这么长,一直留心着二人的人心中都早有了各种猜测。

    许平君刚看到云歌时,脸色突变,一瞬后,却笑着摇了摇头,神态安然地给虎儿夹菜。霍成君却是一时脸色铁青地看向刘询,一时又笑意绵绵地看向孟珏。孟珏面无表情地凝视了会儿云歌,转过了头,背脊孤独倨傲地挺着,整个人好似已经和黑夜融为一体。

    云歌根本没留意到席上的一切,心中仍萦绕着抹茶的身影,端起酒就灌了一大杯。旁边的宫女借着给云歌倒酒,小声说:“小姐,你的头发,避席理一下吧!”

    云歌脸唰地通红,忙站了起来,匆匆回避出席,早有宫女捧了妆盒镜匣过来,伺候她重新梳妆。

    发髻有些松散,倒还不至于凌乱,只是簪子上钩了一缕茑萝翠叶,夹杂在乌发间,有些扎眼。一对翡翠耳环,只剩了一只,另一只耳朵看着空落落的。宫女替她梳好头发,耳环一时找不到配对的,索性把另一只摘了下来,看看一切都妥当了,笑禀:“霍小姐,奴婢告退。”

    云歌脸埋在粉盒前,不想再出去,实在太尴尬了,人家会怎么想她和刘询?呀!许姐姐!云歌跳起来,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许平君似已料到云歌返来,第一个寻的就是自己,云歌刚进去,她就迎着云歌急切的视线,盈盈笑开。云歌心中骤暖,也盈盈笑起来,目光看向刘询时,却不免有些恼。

    刘询右手拢在袖中,左手端了酒杯正与孟珏喝酒,小手指上戴着个翡翠指环,映着白玉杯十分显眼,看仔细了,发觉正是自己掉落的那只耳环。

    似感觉到有人看他,刘询侧眸看向云歌,未理会她的恼意,反倒唇角似笑非笑,一味地盯着云歌。

    云歌眸光流转间,扫到霍成君和孟珏,忽地唇角微翘,似羞似恼地嗔了刘询一眼,低下了头。

    殿堂坐满了人,又歌舞喧哗,笑语鼎沸,大部分的臣子都未留意到云歌的出出进进,皇帝指上的一个小指环,就更不会有人注意。但察觉到异样的人都噤若寒蝉。张贺虽然一直留意着几人,可仍然似明白、非明白,不能相信地问弟弟:“陛下他……他和云歌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张安世叹了口气,低声说:“这个云歌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妖女。”

    张贺义愤填膺,气得脸色铁青,“陛下怎么能……怎么可以这样?他刚当众赐婚,就……就把人家未过门的妻子……太羞辱人了……”

    张安世肃容说:“大哥,现在坐在上面的人是君,你只是个臣,你绝对不能说任何不敬的话。否则,即使你以前救过他一千次,我们张家也会被你牵累,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要再多管闲事了。”

    张贺面容隐有悲戚,“我是好管这种闲事的人吗?孟珏是故人之子,他和陛下应该是同舟共济的好兄弟,我答应帮许家做媒,只是想着他们两个通过姻亲也就结成亲人了。”

    张安世疑惑地问:“他是谁的孩子?”

    张贺黯然:“我觉得是……唉!自从当年在陛下婚宴上见到他,我试探了他好几次,他都不肯承认,只说自己姓孟。”

    张安世知道哥哥的侠义心肠,可这些东西在朝堂上行不通,所以哥哥做了一辈子郁郁不得志的小官。

    “大哥,有些东西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即使结成了姻亲,也不见得就真亲近了。我不反对你替故人尽心,别的事情上,你怎么帮孟珏都行,但朝堂上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咱们张家还有一门老幼,你得为他们多想想。陛下为显不忘旧恩,以后肯定还要给你加官晋爵,你一定要力拒。”

    张贺本想着刘询登基后,他要尽心辅助,做个能名留青史的忠臣,可发现这个朝堂仍然是他看不懂的朝堂,而那个坐在上面的人也不是他想象中的刘病已。

    “知道了,我就在未央宫挂个御前的闲职,仍像以前一样,与我的‘酒肉朋友’们推杯换盏,到民间打抱不平去。”

    张安世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多谢大哥!”

    张贺笑起来,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是我这个没用的兄长该谢你。自打爹死在牢中,若没有你,张家早垮了!看看你,年纪比我小,白头发却比我多。”张贺说着,声音有些喑哑,匆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张安世拍了拍哥哥的背,微笑着端起酒杯与兄长干了一下,也一口饮尽。再多的艰难,兄长能懂就足够了!

    散席后,云歌上了马车,没行多远,就听到一把低沉的声音,“你们都下去。”

    霍府奴仆看是新姑爷,都笑起来,一边笑着,一边说:“小姐,奴才们先告退。”听云歌没有说话,估摸着肯定不反对,遂都笑着避开。

    孟珏一把抓起帘子,一股酒气随风而进,云歌掩着鼻子往后退了一退。

    孟珏定定地盯着她,“你不用为了刺激我去糟蹋自己,太高看自己,也太高看我!你在我心中还算不得什么,我也从来不是痴情公子!”

    云歌冷嘲,“你怎么知道是‘糟蹋’呢?”一会儿后,又缓缓说:“他的眼睛和陵哥哥一模一样,尤其是黑暗中两人贴得近了时,看不见其他地方,只有眼睛。”她看向孟珏,微微笑着,“不,不是糟蹋!我很快乐!”

    孟珏脸色煞白。他一直不相信一切会是真的,刘询也许有意,云歌却绝对无情。可现在他相信了,因为云歌追逐的是刘弗陵,而不是刘询。

    “你疯了吗?他是你的……”

    “你别拿汉人那一套来说事!在匈奴和西域,子继父妻、弟继兄妻都很正常。何况就算是汉人,惠帝不也娶了自己的亲外甥女?我和刘询算得了什么?”

    孟珏苍白着脸,一步步向后退去,不知道是因为醉酒还是其他原因,他的身子摇摇晃晃,好似就要摔倒,“云歌,你究竟要在这条路上走多远?”

    云歌一句话不说,只盯着他,眼中的冰冷如万载的玄冰。

    孟珏猛然转身,一边笑往嘴里灌着酒,一边踉跄着离去,月夜下,他的身影歪歪斜斜、东偏西倒。

    云歌不堪重负,身子软绵绵地靠在了车壁上,原来恨一个人也需要这么多力量和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