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悲莫悲兮,永别离(1)

第3章 悲莫悲兮,永别离(1)

自刘弗陵移居温泉宫,上官小妹一直没再见过他。

    突然接到宦官通传,刘弗陵要见她。她没有喜悦,反倒觉得心慌意乱,甚至不想去拜见,似乎不面对,有些事情就永远不会发生。

    小妹走进殿内时,正写字的刘弗陵闻声抬头,看见她,淡淡一笑,让她过去。

    小妹眼前有些迷蒙,恍恍惚惚地想起,刚进宫时,有一次她偷偷去神明台,刘弗陵突然上来,吓得她立即躲了起来。于安发现了她,十分生气,问她想偷听什么,她很害怕,哭着不回答。

    刘弗陵听到动静,走了过来,蹲下身子问她,“为什么一个人躲在这里,有人欺负你了吗?”

    她看着变得和她一般高的皇帝,害怕突然少了,呜咽着说她想家,听说神明台是长安城的最高处,可以看到整个长安,她觉得也许站在神明台上,就能看到爹娘,可是栏杆好高,无论她再怎么垫着脚尖跳,也看不到外面。

    刘弗陵凝视着她,沉默了一会儿后,很温柔地替她把眼泪擦去,将她抱起,走到栏杆旁,指着北面说,“你爹爹和娘亲的府邸就在那边。”

    她只看到连绵不绝的屋宇,根本分辨不出哪座是她的家,更没有看到爹娘。可是,即使没有看到爹娘,她仍呆呆地望着北面出神。因为,唯有如此,她才能觉得她离他们近了一点,她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她一直呆呆地看着北边,而刘弗陵就一直抱着她,不催促,不询问,只是在沉默中,给了她支撑的力量。

    “皇帝……大哥哥,你为什么来神明台?你想看什么?”她轻声问。

    他目光投向了西边,没有回答。

    他放下了她,命于安送她回椒房殿,又对于安吩咐,以后她想在任何地方玩,都不要限制。

    其实她很想问,我可不可以来找你玩。可是她不敢,因为他虽站在她身边,眼睛却一直望着西边,显得他好似很近,实际很遥远。

    后来,她渐渐发现,她最好哪里都不要去,因为不管她去到哪里,都会有阴沉沉的目光盯着她,她开始明白,虽然父母一再告诉她,这里是她的新家,可这里不是她的“家”,她的天地只有椒房殿那么大小。

    ……

    小妹坐到刘弗陵下方。刘弗陵将圣旨交给她,她刚看了一眼,猛然抬头,“陛下……”

    刘弗陵淡笑着说:“别惊慌,不是真赐你陪葬,只是一个给你自由的障眼法,替你卸下皇后这个沉重的枷锁。”

    小妹心里有淡淡的失望,竟好像有些盼着这个圣旨是他真实的意思。

    “小妹,前段日子的事情,朕要多谢你。”

    小妹摇了摇头,他能常常来椒房殿,即使只是陪着她说话,她也是开心的。

    “朕耽误了你不少年华,幸亏你还小,今年才十五岁,日后……”

    小妹打断了刘弗陵的话,“臣妾不想出宫。”

    刘弗陵沉默了会儿说:“这道圣旨你先收着,也许将来你会改变主意,有这道旨意在,刘询就不敢不帮你。”

    小妹听到“刘询”,并未显惊讶,而是很平静地说:“刘询想继承大统,就必须要改换宗室,那他以后就是陛下的孙子,臣妾是太皇太后。”

    刘弗陵颔首,“他会很孝顺你,朕会命六顺到长乐宫服侍你,你可以信任他。”

    刘弗陵将几个印玺交给小妹,小妹看清楚后,面色顿变,“陛下,这……这是调动关中驻军的兵符。这个……这个是国玺,这是西北驻军的兵符……”

    刘弗陵叮嘱道:“这些东西,你小心收好,不要让任何人知道,等刘询控制了长安城后,你将这些东西交给他。你和霍光毕竟有血缘上的联系,刘询又生性多疑,他感念你的恩德,日后就不会怀疑你帮霍光,也就不会只因朕的命令而仅是面子上善待你。”

    小妹拿着关中驻军的兵符,只觉烫手,“关中驻军的将军是霍光的人,必要时,霍光肯定有办法不用兵符就调动军队。”

    “霍光能擅自调动军队,可粮草呢?十万大军一日间的粮草消耗是多少?他若不能喂饱士兵的肚子,谁会愿意跟着他胡闹?这个兵符实际上是控制粮草的,必要时,你交给刘询,他自会明白该如何做。”

    小妹的手轻颤,“陛下,你信我?”你可知道,我若把这些东西交给霍光的后果?也许整个天下会改姓。

    刘弗陵凝视着小妹,微微而笑,“朕信你。”

    小妹眼中有雾气,紧紧地握着国玺,用性命许出诺言,“臣妾一定会把它交给刘询。”

    刘弗陵微笑着摇了摇头,“天下没有一定的事情!虽然我已经和刘贺谈过,可是变数太多,霍光、藩王,还有个一直隐忍未发的孟珏,刘询不见得能胜,即使已经安排了一切,朕对他的信心也只有七成。”

    小妹的眼睛中流露着坚毅,“在皇宫中,五成把握就已值得放手去争了,七成已经很多!”

    “朕的目的是一定要避免兵祸,当此乱局,作为皇帝的人选,刘贺的确不如刘询,但同扰乱天下的兵祸相比,那点差距也就不算那么重要了。小妹,以一个月为限,如果一个月后,霍光掌控了长安,刘贺可以顺利登基,就把国玺交给刘贺,以皇太后的名义颁布懿旨让他登基,但是……”刘弗陵笑意淡去,神情变得凝重,“一旦刘贺登基,一定要他立即下旨杀了刘询。”

    “啊?”上官小妹惊愕。

    “刘询登基,刘贺惹不出大乱子,但如果刘贺登基,刘询不死,汉室江山将来必乱,苦的是天下万民,所以一定要刘贺一登基,立即下旨赐死刘询。”

    上官小妹凝视着手中的国玺、兵符,只觉肩上沉甸甸地重。她以为她的一生就是一颗棋子,没有料到江山社稷、黎民苍生竟然有一天会都压在了她的肩头。

    刘弗陵长叹了口气,眼中有歉疚,“这些事情本不该让你承担,可除了你,朕实在找不到人……”

    小妹嫣然而笑,“陛下,臣妾很开心,臣妾是你的皇后,享受万民的叩拜,让社稷安稳,黎民免受兵戈,都是臣妾该做的事情,臣妾定当尽全力把国玺、兵符安稳地交给新帝。”

    “朕给刘询安排了几个人,其他人倒罢了,赵将军却是个死心眼,所以朕还会特意留一道圣旨给他,若是刘贺登基,那道圣旨自会传到他手中,若刘询登基,这些事情,你就从来没听过。”

    小妹用力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忽又想起一事,“刘贺登基,容得下刘询,刘询登基,却只怕容不下刘贺,陛下可有什么安排?臣妾心中有数,也好便宜行事。”

    刘弗陵微微笑了笑,眼中却是怜惜,“小妹,不要辜负了老天给你的聪慧,应该用聪慧让自己幸福。”

    小妹低着头不说话。

    “朕已经命刘询写了一道旨意,承诺不伤刘贺和于安性命。”

    小妹嘴角微翘,带着几分淡淡的嘲讽,“他现在为了得到皇位,自然什么都肯答应。”

    刘弗陵微笑着没有说话,凝视了会儿小妹,说:“朕派人送你回长安,你……你以后一切小心。”

    小妹未动,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刘弗陵。眼中所有的感情,第一次未经任何掩饰地流露出来,刘弗陵只淡淡笑着,似乎什么都懂,又似乎什么都未懂。

    小妹轻声请求:“皇帝大哥,臣妾可不可以留在这里照顾你……”

    刘弗陵将国玺、兵符包好,放到小妹怀里,温和却坚决地说:“小妹,以后照顾好自己,你前面的路还很长,外面的天地也很广阔,不妨把十五岁前的日子当作一场梦,所有的人和事都是一场虚华,梦醒时,一切都可以忘记。”

    刘弗陵缩手时,小妹突地拽住了他,刘弗陵呆了一下,未再抽手,只淡淡地看着她,淡然的目光中有了然,有悲悯,还有歉意。他的手指冰凉,小妹多想能用自己的掌心温暖他,“大哥……”

    小妹眼中泪意滚滚,“我……我……”

    刘弗陵点了点头,“我都明白。”

    小妹虽心如刀割、万般贪恋,可还是一点一点地放开了他的手,笑着抹去了眼泪。这一场心事终究再不是她一个人的春花秋月,即使最终是镜花水月,毕竟他曾留意到,他懂得。

    她向刘弗陵行礼告退,却不顾君臣礼仪,一直凝目注视着他,似想把他的一切都铭刻到心中。

    她微笑着退出大殿,微笑着坐上软轿,微笑着吩咐宦官起轿,可当轿子抬起的刹那,她却泪如雨下。

    虽然下着大雪,但抬轿宦官的步履丝毫未受影响,不大会儿工夫,温泉宫已经要淡出视线。

    “停!”小妹突地喝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