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心字已成灰(3)

第7章 心字已成灰(3)

霍成君想了会儿说:“爹,你有没有觉得皇帝挺奇怪的,他为什么没有颁布旨意,指定是谁接位?”

    霍光不说话,这个问题他也想过,甚至暗中做过准备,打算用雷霆手段应付一切,可刘弗陵无旨意,所有的计划骤然都落了空,这个刘弗陵从来不按棋理落子!

    “爹,你觉得皇帝属意的人是谁?”

    “现在看来,应该是刘询。如果是刘贺,赵充国就不会一直反对刘贺登基,国玺和兵符也不会一直失踪。哎!”霍光长叹,“都是当年一念之仁,否则今日就不必……”

    霍成君不解,仔细想了会儿,试探着说:“爹爹的意思是爹一直知道刘询。”

    霍光冷哼:“若不是我,你以为只靠卫太子的旧臣就能避开所有追杀他们的人?若不是我肯定地告诉上官桀刘询已死,刘询后来能在长安城外做刘病已?”

    霍成君小心地问:“爹爹打算怎么办?要不要设法把刘询抓起来,问出国玺和兵符的下落。”

    霍光摇头,“不会在他那里。刘询若有兵符,长安城怎么还会是如今的僵持局面?”霍光一边思索,一边说:“我大概一开始就想错了,我一直以为皇帝一定会选刘询。可也许对皇帝而言,刘询和刘贺是有差别,但是差别并没有大到用天下万民的性命去争,就如我们霍家看待这两人,不管谁登基,都有利有弊,没有任何一个人好到值得我们霍家为他全力以赴、誓死扶持。皇帝应该只是一个倾向,因为害怕兵祸,所以并没有孤注一掷选择谁,他也许预留了一个时间,等谁占了上风,他就选择谁。”

    霍成君说:“那我们就慢慢等,现在仍是父亲占上风,到了皇帝定的日期,云歌自然会出现,交出国玺、兵符。”

    霍光叹气,“皇帝驾崩前一定未料到有今日的局面,否则以他的性格,绝不会如此做,我朝在西域花费了近百年的心血才有今日,不能功亏一篑!我等得起,可汉家江山等不起!西北的百姓也等不起!”

    霍成君呼吸一滞,“父亲的意思是要让刘贺立即登基?只怕不容易……”

    霍光摇头,微笑着说:“爹本想给你挑个英俊夫婿,可……唉!刘询虽长得不如刘贺,不过更容易让你做皇后。”

    霍成君早羞红了脸,捶着霍光嚷,“爹,人家陪着您聊正经事情,爹却拿女儿打趣!我才不管谁做皇帝呢!”

    霍光决心既定,一切就不再成问题,轻松了许多。

    霍成君坐到霍光身侧,“那刘贺怎么办?虽然没有正式登基,可很多人已当他是皇帝了。”

    霍光皱眉思索,很久后,才道:“我还是看走眼了。能让刘弗陵考虑将江山交付的人,绝对不是个荒唐人!”他立刘贺,又废刘贺,刘贺必定会对他不满。刘贺身边的人也不能再留。既然决定了除草,就务必要除尽,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又长了出来,最后打蛇人反被蛇咬。

    听到外面仆人禀告“大司农田延年到了”,霍光对霍成君说:“你回去吧!这些事情爹自会处理,你安心等着进宫做皇后就行了。”

    霍成君红着脸,轻应了声“是”,起身离去。

    深夜。

    霍禹已经睡下,却又被人叫醒,说霍光要见他。

    霍禹知道必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不敢迟疑,忙赶着来见霍光。霍光命他明日一早就拉刘贺去上林苑游玩,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让刘贺离开上林苑。霍禹忙应是,转身想走,霍光又叫住了他,凝视着他说:“爹平常对你严厉了些,只因为霍家满门将来都要倚靠你,你能明白爹的苦心吗?”

    霍禹看着父亲迅速苍老的面容,斑白的头发,心中一酸,以往对父亲的愤怨全散了,“都是儿子不争气。”

    霍光微笑着说:“明日的事情不可走漏风声,你一定要做到。”霍禹跪了下来,定声说:“爹放心,儿子虽然有时候有些荒唐,要紧的事情却不敢糊涂,明日儿子一定会把刘贺留在上林苑。”霍光又命人一一传了霍云、霍山、范明友来,细细叮嘱,等所有事情安排妥当,东边已露了鱼肚白。

    清晨。

    大司农田延年当庭奏本,陈述刘贺荒唐,说到刘贺竟然在刘弗陵棺柩前饮酒吃肉时,他伤心欲绝、痛哭失声,不少臣子想到刘弗陵在时的气象,再看看如今朝堂的混乱,也跟着哭起来,一时间,大殿里哭声一片。

    田延年哭着对霍光说:“昔日伊尹当商朝宰相时,为了商汤天下,不计个人得失,废了太甲,后世不仅不怪他,反而皆称其忠。将军今日若能如此,亦是汉之伊尹也!”

    霍光踌躇着说:“以臣废君,终是有违臣道!”田延年哭说:“将军不敢做主,可以请太后娘娘做主。”

    众人都齐齐说好,隽不疑也进言说:“大司农说得很有道理,我们不妨请太后选择贤人。”

    霍光只能答应。

    汉朝太后的起居宫殿是长乐宫,可因为刘弗陵刚驾崩,刘贺还未正式登基,所以上官小妹仍住在椒房殿。

    小妹听完众人来意,惊惧不安,望着霍光,迟迟不肯说话,霍光诚恳地说:“太后有什么想法尽管告诉臣等。”

    小妹怯怯地问:“不知道大将军觉得谁是贤人,足担社稷?”霍光扫了眼田延年,田延年奏道:“卫太子的长孙刘询,先皇曾多次夸赞过他,说他‘可堪重用。’”

    霍光点头,“臣也记得先皇说过这话。”

    小妹眼中突地有了泪水,“本宫也听过,好像是去年除夕夜当着各国使节说的。”

    众位臣子都一边回忆,一边颔首。

    霍光问:“那太后的意思……”

    小妹道:“众位爱卿都是我大汉的栋梁,若各位觉得刘询是贤者,本宫就颁布旨意,废除刘贺,迎立刘询。”

    赵充国立即跪下,一面磕头,一面大声说:“太皇太后英明!”霍光、田延年、隽不疑也跪了下来,纷纷口呼“太皇太后英明”。

    杨敞看到僵持的两方已经意见一致,也忙跪倒,大呼:“太皇太后圣明。”

    所有大臣纷纷叩拜,小妹任由他们叩头,眼睛凝望着前方,却毫无落点,只有一片蒙蒙雾气。

    雾气中浮现着他的淡淡笑意。

    她握着他的手。

    他说:“我信你。”

    至此,百官在迎立新君一事上,终于意见一致。

    六顺看到霍光率领朝廷重臣来见上官小妹,却无霍禹、范明友、邓广汉几人,想到当年公主家宴的情景,心中“咯噔”了一下,忙命手下的小宦官设法把消息传递出去。

    刘贺一大早就去了上林苑打猎游玩,住在驿馆的红衣接到六顺的消息,立即去寻刘贺,可整个上林苑外都有重兵驻守,根本无路可入。

    红衣自小在王府中长大,宫廷风波看过的、听过的已多,见到今日的场面,遍体生寒,想着刘贺生死未卜,心下一横,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见到他。

    可是如何进去呢?

    上林苑占地宽广,从孝武皇帝刘彻开始,就是皇家禁地,武帝末年,土地流失严重,加上天灾人祸,很多农民无地可种,他们看上林苑附近的山坡水草肥美,虽知是皇家禁地,可走投无路下,仍偷偷在上林苑放牧。刘彻知道后,下令杀过几次违命者。但不放牧是饿死,放牧却还可以多活几天,所以仍有农民来此,竟是杀之不绝。刘弗陵登基后,听闻此事,下令禁止诛杀牧者,朝臣反对,刘弗陵只淡淡说:“天下治,民自归。吾等过,民犯险。”朝臣讷讷不能语。

    后来,牧者发觉兵士只会偶尔来驱赶,却不会真正逮捕他们,胆子渐大,来此放牧的人越来越多,皇家禁苑不见珍禽异兽,反而常闻牛哞羊咩,也算一大奇景。再后来,随着刘弗陵的执政,来此放牧的人越来越少,但仍会有好奇、贪玩或偷懒的牧童来此放牛,只要不太靠近兵营驻扎区,士兵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们去。

    上林苑渐渐变成了一处极奇怪的地方,虽是皇家禁苑,却可在外围的山坡上偶见牛羊。

    红衣所立之处,恰是一面山坡,当她看到远处的牛群时,计上心头。

    连比带画中,她用重金将所有牛买下,又请放牛人在牛尾上绑上麻绳,把牛驱赶到上林苑附近的山坡上。

    放牛人知道此处是军队驻扎的禁区,但禁不住重金相诱,又看红衣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不像能闹出什么事情的坏人,所以依言照做。

    羽林营是令匈奴都胆寒的虎狼师,今日她却要孤身一人闯此龙潭虎穴,不是没有怕,但……红衣深吸了口气,毅然将牛尾上的麻绳全部点燃。火烧屁股,上百头牛立即狂性大发,扬蹄朝上林苑冲去,大地都似乎在轻颤。

    疯牛连虎豹都会退让三分,上百头疯牛的威力可想而知。上林苑外的士兵猝不及防间,被牛群冲散。

    漫天烟尘中,众人只看一个女子一身红衣,手持长剑,尾随在牛群后,飘然而入,身姿曼妙。

    羽林营不愧是声震天下的虎狼之师,在短暂的惊慌后,立即镇定下来。有人持铁盾上前,结队驱赶牛群;有人挽弓射牛,每箭必中牛脖;还有人负责追捕红衣。

    追捕的士兵高叫:“兵营重地,擅闯者,格杀勿论!立即止步,也许还可保得一命。”

    红衣充耳不闻,身形不见停,反倒更快。她在树林、溪流、屋宇间飞掠而过,游目搜索着刘贺,身后的羽箭绵绵不绝,红衣只能闻音闪避。

    一路飞纵,终于看到远处校场上的刘贺。他正搭弓射靶,身形挺拔,姿容俊美,仿若画中人,校场四周发出雷鸣般的喝彩声。

    守在校场外的士兵看到红衣,立即围堵过来。

    红衣心内焦急万分。如果她能说话,此时也许只需要一声大吼,可她一声都发不了,只能迎着密密麻麻的刀刃继续向前。

    挽起清冷的剑花,以纤弱之姿,迎滔天巨浪。

    每前进一步,都有鲜血飘落。红衣不知道这些鲜血是她的,还是别人的,她唯一知道的,就是不管多艰难,她都一定要见到他。

    渐渐接近校场,人群中越来越多的人听到兵戈声,纷纷回头看。只看一袭灿若朝霞的红影,在漫天的刀光剑影中飘飞。每一次都觉得那红色云霞会被绞碎,可她就如疾风中的劲草,每一次的折腰后,却又坚韧地站起。

    刘贺正引弓欲射,看到众人的异样表情,笑着回头,恰看见一线寒芒堪堪从红衣裙边划过,心神剧颤,立即喝叫:“住手!”霍禹却不出声,羽林士兵也就对这个未登基皇帝的命令置若罔闻。红衣在刀光剑影中苦觅生机。

    突然,刘贺将手中的弓箭对准了霍禹,“立即命他们住手。”

    校场寂静,所有人都似屏住了呼吸。

    兵器相撞的声音,仍持续不断地从校场外传来,寂静中显得十分刺耳,令所有人心惊肉跳。

    只看刘贺脸上往日的嬉笑不羁荡然无存,眼内锋芒凌厉。有人偷偷想拔刀,刘贺随意踢起地上的一只羽箭,好似看都没有看,却正中

    那人心口,武功之高让霍禹震惊。他冷声问霍禹:“我能当场杀了你,可你有胆弑君吗?”霍禹有了惧怕,忙跪下,“臣不知道这女子是王上的人。”扭头下令:“住手!都住手!”所有士兵立即收起兵器退开。

    红衣向刘贺走去,刚走了两步,忽想起他最讨厌女子的残忍杀戮,立即将手中的长剑扔掉。刘贺看到红衣无事,一颗掉落的心,才回到了原处。刚才看到刀剑丛中的红衣时,只觉刺向红衣的每一剑都在刺向自己,居然如得了失心疯般,想都没有想地就把箭对准了霍禹,只要霍禹不下令,即使明知道霍禹是霍光唯一的儿子,他也会不管后果地射杀霍禹。

    红衣走到刘贺面前,柔柔地笑着,一边笑着,一边向他打手势。刘贺脸色越来越凝重,一个旋身,如大鸟一般飞扑霍禹。霍禹想闪,侍卫想救,却看刘贺如入无人之地,所有碰到他掌锋的人,声都未发,就一个接一个地倒到了地上。霍禹在刘贺手下才走了四五招,就被刘贺擒住。

    刘贺的一连串动作兔起鹘落,迅疾如电,等羽林士兵围过来时,霍禹已经在刘贺的手中,众人都不敢再轻动。

    如老鹰提小鸡,刘贺拎起霍禹,将他丢给身后的亲随,“用他开路,立即回未央宫,命令所有人,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许反抗,一切等我吩咐。”

    随从抓着霍禹迅速离去。

    刘贺看随从走了,扫了眼周围持刀戈的士兵,笑起来。丝毫未将他们放在眼中,一面向前走,一面去搂红衣,“靠在我身上休息会儿,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

    红衣温柔地凝视着刘贺,唇边的笑意柔得如同江南春雨。她握住了刘贺的手,身子却软软地向地上滑去。刘贺这才发觉,红衣后背鲜血淋漓,只因为她穿着红色衣裳,所以一直看不出来她已受伤。

    刘贺一把抱住了她,脸上平静的笑全部消失,换上了慌乱,对着周围的士兵吼叫:“去传太医!”

    士兵没有动,刘贺的声音如寒冰:“我一日姓刘,就一日能将你们抄家灭族!”

    士兵不见得畏惧个人生死,可是家人却是他们的软肋,立即有人跑着去找太医。

    红衣感觉体内的温暖一点点在流失,她有很多话要告诉刘贺,可手上再无力气,在空中勉力比画了下,却画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刘贺努力去按她的伤口,“红衣,你要服侍我一辈子的,不许你逃走!”

    她张了张嘴,想将多年的心事告诉他,可心中的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只有几声喑哑的“呜”“呜”“呀”“呀”。

    她眼中有泪,脸上却仍然笑着,因为公子说过最喜欢看她的笑颜,她已经没有了声音,不能再没有笑容。

    “红衣,红衣,再坚持一会儿,太医马上就到!”

    她摸索着去解腰上的穗结,刘贺一把将穗结扯下,按着她的手说:“不许再乱动!”

    她的手簌簌直颤,伸手去握他的手,想让他握住那个绳穗。刘贺却以为她想要绳穗,把绳穗用力塞到她手里,很生气地吼道:“我让你不要再乱动!”她每动一下,血就流得更急。

    红衣伸着手,想将绳穗递给他。她眼中泪光闪动,却仍努力地笑着。周围的一切都已淡去,她似乎又回到了昌邑王府,彼此日日相伴、朝夕相处的日子。

    不过四五岁大,就进了王府做奴婢,接受嬷嬷的调教。

    不管相貌,还是心眼,都算不得出众的人儿,可因为生了一副好歌喉,他把她要到了身边,日日命她唱歌给他听。

    那一年,她八岁,正是满树梨花压雪白的季节,她穿着红色的衣裙,躲在树下练歌……

    红衣嫣然一笑,合目而逝。

    刚伸出一半的手,猛然坠落,那个绳穗飘飘摇摇地跌入了尘土中。

    刘贺如遭雷击,只觉得胸内有个地方猛地炸裂,千万碎裂的粉齑中有刺骨的疼痛,痛得整个人如要散掉。他觉得慌乱恐惧,枪林箭雨、生死一线间都不曾有过这样陌生的感觉,陌生得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

    他紧紧地搂着红衣,想用自己的身体温暖她,留住她渐渐流逝的体温,脸贴着她的脸颊,低声说:“我早和你说过的,你的卖身契是死契,是王府的终身奴婢,永生永世不能离开。”

    红衣眼中的泪此时才缓缓沿着脸颊掉落,无声无息地坠入了尘土中,唇畔却依旧笑意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