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血染同心缕,泪洒长命花(1)

第8章 血染同心缕,泪洒长命花(1)

刘弗陵驾崩后的第二十六日,大将军霍光领上官皇太后口谕,下旨拘禁刘贺,又命范明友带禁军拘拿随刘贺进京的昌邑国臣子。

    霍光头一天晚上给范明友的命令是:表面拘拿,实则斩杀。因为事出意外,昌邑国臣子肯定不会束手就擒,一定会反抗,范明友就可借机用“抗旨”的罪名将所有人诛杀。可似乎走漏了消息,范明友赶到时,竟像刘贺事先下过命令般,无论禁军如何挑衅,所有人都不出一言、俯首帖耳。范明友无错可挑,不能借机发难,只能将刘贺的臣子先拘押起来。

    刘弗陵驾崩后的第二十七日,上官皇太后下诏,废刘贺,立刘询。

    刘询入宫祭拜刘弗陵棺柩,认刘弗陵为祖父,称自己为刘弗陵嗣孙,又去叩见上官太皇太后,认上官小妹为祖母。

    行完大礼后,上官太皇太后赐刘询清茶,六顺借着奉茶的机会,低着头小声问:“侯爷,可要更衣?”

    刘询微愣一下,不动声色地接过茶,弯身叩谢上官太皇太后。等饮了几口茶,刘询向上官太皇太后告退,言道内急需去更衣。出了殿门,一个鹅蛋脸、模样端正的侍女微笑着上前行礼,“奴婢橙儿,服侍侯爷去尚衣轩。”

    刘询点了点头,沉默地随在橙儿身后。一路行去,竟真进了更衣的尚衣轩中,橙儿请刘询坐,“侯爷稍坐,奴婢去准备薰香。”

    刘询坐到香榻上,心中全是不解,上官小妹究竟想干什么?脑中忽闪过《史记》中的句子,“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轩中,得幸!”只觉得眼前的一幕无比熟悉,不禁哑然失笑,平阳公主用卫子夫讨好、拉拢刘彻,前提是“讴者进,帝独悦子夫。”上官小妹若想用平阳公主的计策为将来铺路,未免太小看了他。可是……现在能得罪上官太皇太后吗?能不接受对方的示好吗?

    突然间,他有几分顿悟刘彻当年的“急色”了。色非色,幸非幸,刘彻幸的是卫子夫,其实传递的是他愿意接受平阳公主的效忠,这是一种无声的结盟仪式,表示从此后,在陈皇后家族外,他接受了平阳公主的势力。如果当时,刘彻拒绝了平阳公主,没有临幸卫子夫,后来的朝堂局势会如何?平阳公主在未摸准刘彻的心思前,一定不敢对抗陈氏家族,那么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一切。

    橙儿捧着薰香、净手用具进来,刘询唇角抿着丝淡笑看着她。

    她深埋着头,捧着香木盘,将手巾送到刘询面前,小声说:“侯爷,请净手。”

    刘询没有动,橙儿有些窘迫,只得自己将手巾掀开一角。

    刘询瞥到手巾下的国玺时,双眼突地瞪圆,吃惊地看向橙儿,橙儿看到他的样子,反倒镇定下来,微笑着说:“奴婢奉太皇太后之命,将它们赐给侯爷。”

    刘询张了张嘴,却嗓子发干,说不出话来。

    橙儿将木盘放到刘询身边,行礼告退,“侯爷请便,奴婢在外面候着。”

    刘询紧紧地握着国玺,心内最后的一点儿担忧终于消失,本该高兴,却感到莫名的难受,眼前浮现的竟是刘弗陵的音容样貌。

    他深夜莅临寒屋,从此自己的命运改变;他赐自己官职,封自己为王侯;他手把手地教自己诏书格式,何种诏书,该盖何种印鉴,他将自己作为一个皇子缺失的课程全给补了回来;他教自己如何驾驭朝臣;他站在汉家地图前,徐徐而谈……

    当刘询更衣返来时,上官小妹颇有倦容,命他和随行官员都回去。

    刘询向上官小妹跪下,连磕了三个头,真心诚意地说:“太皇太后,皇孙定会克尽孝道。”

    小妹微微而笑,十分客气地说:“哀家早已经习惯一个人守着一座宫殿了,不喜欢打扰人,也不喜欢被人打扰,移居长乐宫后,你也不必日日来拜见,把江山治理好,就是你的孝顺。”

    刘询自然满口应诺。

    出了椒房殿,刘询说想一个人走走,众位官员立即都识相地向他告退。

    不一会儿,偌大的宫殿就好似只剩了刘询一人。

    碧蓝的天空,当中高悬一轮圆日,普照着大地,阳光强烈,映得人眼花,刘询未闪避,反迎着阳光边走边审视着周围的宫墙殿梁。从此后,这里全部属于他了!

    他朝宣室殿行去,对赶来迎接他的七喜吩咐:“召孟珏觐见。”

    孟珏奉召而来,一进入宣室殿,就看到坐在龙榻上的刘询。记得上一次进宣室殿时,龙榻上还坐着另外一个人。他微微笑着,向刘询行跪拜大礼,刘询等他磕完头后,才说道:“你是朕贫贱时的故交,何必如此多礼?”

    孟珏恭敬地说:“陛下是九五之尊,君臣之礼绝不可废。”

    “朕能坐到这里,还要多谢你。若无你的人帮朕鼓动广陵王进京,霍光只怕不会这么快决定,也要多谢你这二十多日,一直待在府中养花弄草。”

    “陛下能有今日,是陛下雄才伟略,臣并无丝毫功劳。”

    刘询笑道:“从今往后,朕的一举一动都会受人关注,若众人发现朕的妻儿竟已失踪二十多日,定会诧异询问。孟爱卿有什么高见?”

    孟珏淡淡地笑着,“云歌平安,许平君和刘奭自然也平安。”

    刘询沉默了一瞬,说:“其实你根本不必用平君和虎儿来威胁我,我不会伤害云歌,无奈之举只为让你老实待在家里,确保你不会干扰我的计划,我会尽快放了她。”

    “多谢陛下隆恩。”孟珏磕头,“臣还想求陛下一件事情,容臣见罪臣刘贺一面。”

    “他在霍光手中。”

    “所以臣来求陛下,给臣一个恩典。”

    刘询面色为难,“朕尽力吧!”

    孟珏又磕了个头后,退出了宣室殿。

    刘询一个人坐了会儿,起身向外行去。

    七喜和两个小宦官忙匆匆跟上。

    刘询一路默走,越行越偏。因为他并未穿龙袍,除了宣室殿、椒房殿这些大殿内值役的人外,大部分的宫女、宦官都不认识他,迎面而过时,纷纷给七喜请安,对刘询反倒不理不睬。七喜几次想要点破,都被刘询的眼色阻止,只能忐忑不安地小心跟随。

    青砖铺就的地面已经高低不平,杂草从残破的砖缝中长出,高处没过人膝。廊柱栏杆的本来色彩早已看不出,偶尔残留的黑、红二色,更显得一切残破荒凉,只有圈禁在四周的高高围墙依旧彰显着皇家的森严。

    站在门口已经觉得凉意。这里,连灿烂的阳光都照不进来。

    几个侍卫拦在门前,冷声斥责:“这里是掖庭冷宫,囚禁罪犯的地方,不得随意出入。”

    七喜忙上前,出示了自己的腰牌,侍卫看是御前服侍的人,客气了很多,“你既是宣室殿的人,自然知道规矩,这里囚禁的不是孝武皇帝的妃嫔、宫女,就是罪臣的家眷,全是女子,就是我们都不能入内。”

    七喜又说了几句,侍卫却无论如何不肯放行,要么需要宫廷总管的令牌,要么需要皇帝旨意。

    七喜有些动怒,刘询却淡淡笑了,“你叫什么名字?”

    侍卫沉声说:“公孙止。”

    刘询摊开手,上面有一块令牌。

    “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公孙止看是宫廷总管的令牌,呆了一呆,退到了一边,“请进。”

    刘询一边走,一边随手将令牌递给七喜。

    七喜迟疑了下,接过令牌,忙跪下,对着刘询背影磕头,“谢陛下隆恩,谢陛下隆恩。”

    刘询步子未停,一径地向前走着。几个老宫女正靠着墙根儿打盹,看到他,刚想斥责,两个黑衣人从屋内跑出,沉默地行了一礼,在前领路。老宫女立即闭上了嘴巴。

    刘询对七喜吩咐:“你留在这里等朕。”

    黑衣人领着刘询走了一会儿,停了步子,指了指左手边的屋子,低声说:“人在屋里。”

    一间破旧的屋子,门前的荒草足可漫过门槛。窗上残破的窗纱,被风一吹,呜呜地响着,如同女子的哭泣。

    刘询问:“这几日她可好?”

    黑衣人回道:“一直没有说过话。倒是很听话,从来没有吵过,也没有闹过。霍小姐来过一次,用鞭子抽了她一顿。”

    刘询眉毛微不可见地皱了下,淡淡问:“打得重吗?”

    “反正还活着,找了个关在这里的老宫女在照顾她。”

    刘询挥了下手,黑衣人都退了下去。他走到窗口,看向里面。

    一个人睡在榻上,一动不动,一头青丝散乱地拖在枕上,面目被遮掩得模糊不清。

    刘询站了会儿,忽觉不对,几步跨进屋子,一把拽起榻上的人,竟是个四十多岁的女子,他大怒,“来人。”

    一个黑衣人匆匆进来,看到榻上的女子,立即跪下,“小的……小的……”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刘询并非常人,立即冷静下来,知道问题的关键不在他,挥手让他退下,看向榻上的女子,“你想活,想死?”

    女子微笑,眼内有看破一切的冷漠,“同样的话,今天早上刚有人问过,所以我躺在了这里,把那个丫头替换了出去。”

    这种一切都已无所谓的人,最是难办,刘询思索着如何才能让这个女子开口。

    女子凝视了一会儿刘询,眼内的冷漠退去,面色惊疑,“你姓刘?你这双眼睛长得可真像陛下,鼻梁、下巴却长得有几分像太子……你……你……”

    刘询回道:“我姓刘名询。”

    突然之间,女子的身子开始不停颤抖,她哆哆嗦嗦地伸手去抚刘询的脸,眼泪簌簌而下,“你……你……”

    刘询丝毫未怪,任由她抚着自己的脸,“我还活着。”

    女子猛地抱住他,又是大哭,又是大笑,状若疯癫,“你都这么大了,我上次见你时,你还在太子殿下怀中,殿下会很高兴……会很高兴……”

    刘询已经明白几分端倪,一动不动地任由她抱着。

    女子哭哭笑笑了一会儿,突然紧张地看向外面,“你怎么在这里?快走!不要被人发现了。”

    她在掖庭中囚禁多年,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事情,刘询几分心酸,轻声将一切告之。女子这才知道刘询竟是新帝,虽然早已见惯宫廷风云、人生起落,可还是吃惊万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难以自持。

    在女子断续的叙述中,刘询弄明白了女子的身份。她姓夏,是武帝刘彻殿前的侍女,看她的神情,肯定不仅仅只这些,可刘询不想多问,她说什么就什么吧!尸骨都早已经凉透,活着的人还要活着,往事能埋葬的就埋葬了。

    等夏嬷嬷稍微平静后,刘询问:“嬷嬷,关在这里的女子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她是陛下的女人,我欠过霍氏人情,所以……所以就让霍家的人把她带走了。”

    “霍光?”

    “这朝堂内,除了他的人,还有谁能随意出入宫禁?”

    刘询说:“先委屈嬷嬷在这里再住几天,等一切安稳后,我会派人来接嬷嬷。”

    将近二十年的幽禁生涯,一直以为荒凉的掖庭就是她的终老乡,不料竟还有出去的日子。夏嬷嬷没有欣喜,反倒神情茫然,只微微点了下头。

    刘询刚走到门口。“陛下,等一下!我突然想起……”刘询回身。夏嬷嬷斟酌着说:“幼时看过几本医书,略懂医理,我看那位姑娘好似身怀龙胎,陛下赶紧想办法把她接回来吧!”

    刘询面色大变,眼中有寒芒闪烁,“你说什么?”

    夏嬷嬷歉疚地说:“我也不能确定,只是照顾了她二十多日,觉得像。一个猜测本不该乱说,可如果她真身怀龙种,就事关重大……所以我不敢隐瞒。”

    刘询头重脚轻地走出了冷宫。

    刘弗陵有了子嗣!

    刘弗陵有了子嗣!

    ……他脑内翻来覆去地就这一句话。

    如果刘弗陵有了子嗣,那他这一个月的忙碌算什么?霍光现在可知道云歌有了身孕?如果霍光知道有可以任意摆布的幼子利用,还需要他这个棋子吗?如果赵充国他们知道刘弗陵有子嗣,还会效忠于他吗?如果……如果……

    无数个如果,让他心乱如麻、步履零乱。

    握着国玺的刹那,他以为一切已成定局,这座宫殿,这个天下都是他的了!可不承想老天悄悄地安排了另一个主人,那他究竟算什么?

    不!绝对不行!宫殿、天下都是他的,他就是主人!

    已经失去过一次,绝无第二次。那一次,他无力反抗,只能任由老天摆布,这一次,他绝不会俯首帖耳的认命。

    零乱的步伐渐渐平稳,慌乱的眼神逐渐冷酷,他开始仔细地思考对策。

    算来,云歌即使有身孕,应该也就一两个月,他是因为机缘巧合才预先知情,霍光应该不会这么快得到消息。

    想到这里,他慌乱的心又安稳了几分,快步向宣室殿行去,“七喜,立即传赵充国、张安世、隽不疑入宫。”

    他必须立即登基!

    残月如钩,寒天似雪。

    院内几株梧桐,灰色的枝丫在冷风中瑟缩,青石台阶上一层冷霜,月光下看来,如下过小雪。霜上无一点瑕痕,显然很久未有人出入。

    四月站在院子门口,低声说:“王上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内,我们都不敢……自红衣死后,王上像变了个人……”

    孟珏眼内如结冷霜,四月心中一颤,不敢再说话,行了个礼后,悄悄离开。孟珏踩着冷霜,缓缓踏上了台阶,门并没有关紧,轻轻一推,应声而开。

    屋中七零八落地堆满了残破的酒坛,浓重的酒气中,散发着一股馊味。刘贺披头散发地躺在榻上,一袭紫色王袍已经皱得不成样子。

    孟珏在榻边站着,冷冷地看着刘贺。

    刘贺被冷风一吹,似乎有了点知觉,翻了个身子,喃喃说:“酒,酒……”

    孟珏拎起地上的一坛酒,不紧不慢地将酒倒向刘贺。刘贺咂巴了几下嘴,猛地睁开了眼睛。孟珏依旧不紧不慢地浇着酒,唇边似含着一层笑意。刘贺呆呆地瞪着孟珏,酒水从他脸上流下,迅速浸湿了被褥、衣服。冷风呼呼地吹到他身上,他打了个寒战,彻底清醒。

    孟珏倒完了一坛,又拿起一坛继续浇。

    “你有完没完?我再落魄仍是藩王,你算什么玩意儿?给我滚出去!”

    刘贺挥手去劈孟珏,两人身形不动,只掌间蕴力,迅速过了几招,刘贺技高一筹,占了上风,将孟珏手中的酒坛震飞。酒坛砸到墙上,“砰”的一声响,裂成碎片。

    屋中的酒气,弥漫开来,浓烈欲醉。

    孟珏退后,负手而立,笑看着刘贺,“看来很清醒了,方便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