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胆丧魂消

第004章 胆丧魂消

悠歌姑娘的神经居然比这怠懒子还坚韧,她明明吓得瑟瑟发抖,偏偏没有吓晕。她发出声尖锐刺耳的尖叫,昏迷中的杨瀚似乎都被这声尖叫震得抖了抖身子。

    然后她就哭叫着:“妖怪啊!”返身就向外边的雨幕中冲去。

    “鬼啊!妖怪啊!快来人啊……”悠歌娘子快吓疯了,她猛转身,疯也似地跑进天井,在大雨倾盆之下疯狂地嘶吼着,浑身战栗。

    美少女面具人本来已经鬼影儿般蹬上了墙头,想掠身离开了。夜色之下,惊恐万状的悠歌娘子也根本没有发现她的身影,但是当她听到“鬼啊!妖怪啊……”的尖叫声时,正作势欲闪的美少女面具人却猛然顿住了身影。

    她缓缓转过身,双冰冷的眼睛看着犹自在院中失态狂叫的悠歌娘子,漠然的眼神中露出缕凝实得有若实质的杀气。她缓缓举起了右手,那只苍老的古树皮般的手,和那年轻、美丽、却又充满诡异的面具形成了怵目惊心的对比。

    “喀喇喇~~”,道闪电炸裂,闪电的光亮骤然闪起,下子映亮了她的身影,这下她的身影终于被暴雨中的悠歌看了个清楚,悠歌眼看到那可怖的面孔,正在尖叫的声音顿时消失,仿佛被人下子扼住了喉咙,她的嘴巴仍然大张着,可声音却下子窒住了。

    电光的闪亮瞬即逝,旋即那殷雷声才滚滚而来,那美少女诡面人苍老的手却也在此时突然张开,让人看在眼里会下子产生种错觉,似乎那震撼人心的天雷就是她发出的掌心雷似的。

    下刻,正在悠歌身边、头上,密集落下的雨线便突然发生了种奇异的波动,条条雨线只是波荡了下,然后那条条雨线就像真的变成了线,被只无形的手束成了束,变成了注从天上倾下的雨水。

    然后那注雨水便像条晶莹剔透的水蛇似的活了起来,它在空中蜿蜒而起,仿佛三角型蛇头的部位跃跃欲试的,突然向前纵,下子冲进了悠歌大张的嘴巴,下子钻进了她的肚腑,悠歌的身子猛地震,双眼睛顿时凸了出来,就像……刚刚诡谲死去的李通判。

    ……

    “各位兄弟走快些,马上就到建康驿馆了。”

    大街上,几个蓑衣人正狼狈地冒雨前行,几个蓑衣人中间是个穿着单衣暴露在大雨中的犯人,他的颈间带着枷锁,雨水打在枷板上,噼啪地溅在他的脸上,他的头发也被雨水冲得绺绺狼狈地垂下来。

    那几个蓑衣人明显是伙捕快,虽然他们披着蓑衣,看不出吏员捕快的装扮来,可是从这居中的犯人,还有他们蓑衣下翘起处分明是腰刀的轮廓,却能叫人眼就看出来。

    就在这时,旁边院子里传出声尖叫:“鬼啊!妖怪啊,快来人啊……”

    刚刚喊话给兄弟们鼓劲的捕快韧带拔出刀来,向那发出惊呼的院落看,大声吩咐道:“你们且看住了犯人,我去瞧瞧!”

    “李头儿心!”个捕快只喊了声,那拔刀的捕快已经向院子冲去。

    这些捕快不属本地官府,他们是从大宋临安(杭州)行在赶来的,般来,需解往京城的犯人,都是由地方捕快负责抓捕解送的。不过这个犯人原是京中个吏,自己地位虽不高,却是桩涉及高官案件的关键证人。

    这样的个犯人,如果只是行文地方抓人,很难不会在这过程中被有心人动了手脚将他杀人灭口。为防意外,临安府才特意派员赴建康(南京)公干,直接来此捕人,此前都未告知过当地官府。

    如今他们从乡下把这个人抓到了,这才带往建康府,准备行文地方,再把犯人解往临安。却不想他们从郊外回来,傍晚才回城,还未走到馆驿,便撞上了这场豪雨,着实晦气。

    那持刀冲向李通判府的乃是临安府的个捕头,姓李,叫李公甫。做捕快多年,去年刚升到捕头位上,最是古道肠的个人物。此刻听得有人呼救,看那楣、阶石、旗杆,分明还是户官宦家庭,李公甫岂能不在意。

    “砰!”李公甫脚踹开院,舞着腰刀就冲了进去。

    “喀~~喇喇~~”又是声惊雷响起,映亮了个身影。

    她站在院落中央,暴雨如注,冲散了她的发髻,长发披散而下,遮住了她的容颜。看身段非常的窈窕,可是却因为这暴雨、长发、惨白色的电光的搭配,显得无比诡异。

    李公甫骇然横刀,壮起胆子喝道:“什么人?”

    雨水打在他横起的刀面上,噼啪地溅起,再喷到他的脸上,可他连眼皮都不敢眨下,身子藏在厚厚的蓑衣之下,本来连雨水都打不透,这时却有种湿黏的感觉,像被条蛇盘在了身上,很不自在。

    那怅立雨庭之中的女子正是悠歌,李公甫做捕快多年,这狮吼功般的大嗓可是厉害的很,吼出来声若洪钟、极具威严,虽然有雷霆暴雨的干扰,这喝也颇有官威。

    但悠歌却桩子似的站在庭院中,动不动。

    突然,她身子震,从喉中猛地发出声非人般凄厉的惨叫。

    随着这声惨叫,老天似乎也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又是道雷霆亮起,籍着这天雷的光亮,李公甫这位六扇里的老捕快看得清清楚楚,就见那披发女子衣裳下面猛鼓荡,突然就有无数根晶莹的冰刺破体而出,旋即就被跟着涌出的鲜血染红,又马上再被雨水冲淡……

    饶是李公甫这辈子都在临安府做捕快,早见过无数的阵仗,这吓也险些软瘫在地上。他攥紧了腰刀,因为惊恐用力,掌背骨节处都绷得发白,又颤声叫道:“你……你究竟是什么妖怪?”

    这句话刚出口,滚滚殷雷声便轰隆隆地向他当头压了过来,李公甫这个公老手凭着多年的捕盗经验,突然汗毛竖,敏锐地觉察到院落角似乎有人潜藏,李公甫想也不想,扬刀刺,便向那个角落扑了过去。

    这就是老公人的经验了,怕归怕,人对未知事物大多都怕。可是他却很清楚,院中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披发女子不太可能对他构成威胁,躲在墙角的那个才是。

    李公甫刀风呼啸,卷着激起的雨水直刺向角落,可待他随刀而进,冲到角落时,却讶然发现那角落里只有几篁修竹,余此之外无所有。难不成……是我看走了眼?

    李公甫横着刀,努力张大眼睛看去,可那角落里除了三五根细而修长的竹,的确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