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见古代城池

第2章 初见古代城池

片刻后,老农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来到陈楚面前。

    “陈公子,吃食已经备好了。山中人家穷苦,没什么好吃的,委屈陈公子了。”,老农非常歉意地说道。

    陈楚捧着木碗呆呆地看着碗中不知什么东西的食物,心中犹豫。这黑乎乎的东西能吃吗!?就在此时,肚子又咕咕地叫了起来。

    管他呢!先填饱肚子再说!

    饥饿难耐的陈楚也顾不得那许多了,用小木勺挑起那黑乎乎的东西,略一犹豫,随即一皱眉头猛地送入口中。

    吃不出是什么味,不过感觉非常的粗糙,这东西在后世恐怕连猪都是不吃的!

    不过此时陈楚饥肠辘辘,倒也吃得非常快。转头看见那位质朴的老农正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陈楚想到:说不定这黑乎乎的食物还是这位老人家能拿出来的最好的食物了!想不到古人的生活竟如此艰苦!

    想到这,陈楚不禁叹了口气。

    看到陈楚叹气,老农微微一惊,于是急忙问道:“陈公子何故叹气?是否食物不合口味?”,说话时,老农心中黯然,初时他见对方虽然奇装异服,但却衣衫楚楚,相貌不俗,就猜测对方可能是到山中狩猎游玩的贵家公子,因迷路而投到他的农舍,此时对方突然叹气,想来是不满意这粗糙的食物了。

    古时百姓质朴好客,一旦有客人到,必将拿出家中最好的酒水吃食待客。如果客人不满意主人的招待,这将是主人的耻辱和遗憾。

    陈楚不明白这些道理,但见对方神色黯然,于是道:“这很好了,我已经饿了一天了,承蒙老丈款待,能在这荒僻之地饱餐一顿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听到陈楚这话,老农立马又喜笑颜开了。

    吃过晚饭,老农请他先休息,然而当陈楚看着面前这张铺着稻草的破旧木床时,心中不禁凄苦起来。

    想自己不久前还生活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却不想转眼间竟然莫名其妙的被老天丢回古代!这样的环境叫自己该如何生活啊!

    陈楚虽然已经疲累不堪,但他现在急欲了解现在的情况,于是拉着老农坐在门槛上说起话来。

    见士家公子要同自己说话,老农顿觉受宠若惊,哪有不从的道理。

    两人越聊越熟,不多时,陈楚了解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原来自己所处的朝代竟然是东汉末年,此时是汉灵帝在位。时常玩三国类游戏的陈楚终于想到了光和六年是哪一年,应该就是公元183年,也就是说,明年元月就会爆发历史上著名的黄巾之乱了!

    陈楚不禁心有凄凄,他不住地在心中哀嚎:天啊!你怎么把丢到这样一个乱世!

    躺在坑坑洼洼的木床上,陈楚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怎么办呢?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时代,自己恐怕一走出去就会丢掉性命!赶紧回去!算了吧,这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想法在这个时代立足,不过自己好歹也是个大学生,拥有这个时代的人所没有的知识,或许凭此能够在哪一个强势诸侯身边谋一高官,荣华富贵一生也说不定啊!

    想到这,陈楚不禁面露兴奋之色,随即精神一松懈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在梦中,陈楚看到自己站在高高的土台之上,下方是密密麻麻整齐排列的数十万大军,他们正在振臂高呼着什么,在自己身后立着一排武将个个虎背熊腰杀气腾腾,他们都是纵横三国时期的名将。陈楚意气风发地走到土台边高举双臂,面对千军万马正准备训话,不料就在此时一个豪壮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哪来的小子挡着我的路!”,陈楚来不及转头看那人是谁,便猛然感到一股大力将自己推下高台,原来他被对方一脚给踹了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陈楚便扛着两箱药上路了。

    临走时,陈楚特意询问了周围镇甸的信息,老农知道得不多,他一辈子没离开过这座大山,只知道,往西走三个时辰便能到达一座叫乐平县城的地方,至于这大山的名称,老农说那城里的人都叫这里作太行山。

    为了答谢老农的收留款待之情,陈楚特意给了老农一张一百元的人民币。当老农捧着这张崭新的百元大钞时,双手都在发抖,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精美的图画啊!老农在心中决定,要将这张百元大钞好好保存以做传家之宝。

    陈楚扛着两箱药按照老农的指引一直往西走着。当他得知自己真的身处古代之后,便更加不愿丢到这两箱药,他直觉地感到,这两箱药说不定会派上大用场。

    临近中午时分,陈楚终于走出了大山,远处一座只在影视剧中看到过的城池映入眼帘。

    这座城池的城墙显得有些低矮破旧,整个城市的规模似乎也不大,面对陈楚的这面城墙大概只有不到两百米的样子。

    看来这乐平县城真的只是一座小县城啊。

    进入乐平县城,入眼的都是低矮简陋的木制平房,路上行人不多,衣衫褴褛,都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见此情景,陈楚不禁心有所感:难怪东汉末年会爆发那么大的黄巾之乱呢!看这百姓的模样确实是穷困已极,在这种情况之下,别有用心者确实能够将百姓煽动起来!而且这并州地界在东汉末年应该算情况稍好的,在之后的黄巾之乱时并没有被波及,并州都是如此,其它地方就更不用说了。

    城中百姓骤见陈楚这样一个奇装异服之人,只稍微诧异了片刻便不再理会了,大家连温饱都成问题,哪有多余的精力去注意这些不相干的事啊。

    陈楚扛着两箱药有些茫然的在小县城中转了一圈,当行至一处客栈之时,陈楚停下了脚步。

    陈楚看着悦来客栈的招牌心想:自己应该先找个地方住下来。

    随即陈楚又苦恼起来,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时代的钱,怎么住客栈啊?百元面额的人民币他倒是有几十张,可是这玩意儿在现在根本就等同废纸。

    等等!陈楚突然想到之前自己给那老农一张百元钞票时,老农脸上那震撼惊喜的神情。陈楚顿感心头一亮,或许自己还是有办法能弄到钱财的。

    就在陈楚思忖间,客栈伙计注意到了立在门口的陈楚,于是迎了上来。

    “客官,可是要住店?”,伙计恭声问道。

    陈楚这才回过神来,犹豫了片刻后道:“这位小哥,请问本城可有当铺?”

    虽然陈楚没说要住店,但伙计却并不着恼,仍然和颜悦色地回答道:“当然有当铺,而且还是大商人卫弘所开,信誉昭彰,客官如果想要换些银钱,去那里是不会错的。”

    卫弘?陈楚对这个名字感到有些熟悉,但一时却想不起来此人究竟是谁。陈楚之所以对这个人有一点印象,是因为三国演义中提到过这个人,那个资助曹操招募义兵的孝廉就是卫弘,曹操凭借着卫弘的资助招募了过万义兵,并且还购买囤积了大量粮草军械,由此可见卫弘家资之巨,不过陈楚前世之时对这些非战将的人物并没有多少兴趣,所以只有那么一点印象,却不知他究竟是谁。

    陈楚点了点头又问道:“那这当铺应该怎么走呢?”

    伙计指着客栈左面的一条小巷道:“沿着那条巷子走下去,片刻便能看到。”

    陈楚扭头看了一眼左边的小巷,随即学着古人的礼节朝伙计抱拳道:“多谢小哥。”,然后便往那条巷子走去。

    果然如客栈伙计所言,只走了片刻时间,陈楚便看见了一座当铺。

    陈楚径直走了进去,当铺内只有一个伙计。陈楚对那个伙计道:“伙计,我要典当物品。”

    伙计头都没抬,伸出手道:“把要典当的东西拿来,先估价。”,言语中颇有些傲气。

    陈楚也毫不在意,前世跑了几年销售的他对这种场面早就司空见惯了。

    陈楚从上衣内袋中取出两张崭新的百元大钞递到对方手中,“这是我家传宝物,你给估个价吧。”

    店伙计起先还毫不在意,并对陈楚所说的家传之宝嗤之以鼻,但当他拿着两张人民币端详片刻之后,顿时面露惊诧之色。

    随即店伙计的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只见他恭声问道:“这位客官,这两张化非常珍贵,我只是一个小伙计无法做主,得请掌柜来才行,客官请稍等片刻。”

    陈楚点了点头,随即店伙计便带着那两张百元大钞快步进了后堂。

    片刻后,伙计又出来了,“客官,我们掌柜请你去后堂一谈。”,此时店伙计的态度更加恭敬了。

    然而陈楚却有些犹豫,他毕竟还不了解这个时代的底蕴,更不了解这家当铺,虽然客栈伙计说这家当铺的后台老板信誉好,但谁能保证这就不会只是一个假象。看这当铺伙计的反应就可知自己那两张人民币在这个时代人的眼中是非常值钱的东西,如果对方起了谋财海明之心,自己这一踏入后堂恐怕就万劫不复了。

    伙计见陈楚在那踌躇不前,心中甚感奇怪,于是问道:“客官可是有什么事?”

    陈楚紧皱着眉头,在心中猛地一发狠。管他呢!自己就赌一把,一切听凭老天来决定!俗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

    想到这,陈楚便对伙计展颜一笑道:“没什么,就有劳小哥引路了。”

    “客官客气了,请随小的来。”,伙计在当先引路将陈楚带进了后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