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瞳骨蛮力

第二章 瞳骨蛮力

也不知过了多久,禁闭室的大门缓缓打开。

    阳光下,一个身着兽皮的少女出现在视野中。

    少女双眸中的晶状体是赤红色,漆黑的双瞳中更有一朵紫色玫瑰花妖娆绽放,摄人心魄。

    一个眼睛里面一朵。

    两朵紫色玫瑰。

    “秦岚?!”

    秦锋知道,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一个贴身女仆。在‘秦锋’的记忆中,从他记事起,秦岚就没离开过他。

    “少爷,老爷要您过去!”秦岚怯怯地说道,好像刚才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

    “嗯!”秦锋点了点头,大步迈出禁闭室。

    战瞳大陆,我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禁闭室外,阳光灿烂,万里无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

    战瞳大陆,是一个瞳的世界,更是一个兽的世界。

    穿过曲曲折折的回廊,走过无数鸟语花香的庭院,秦锋在一座紫金大殿前,停了下来。

    大殿中央,摆放着一张巨大的紫金方桌,桌上摆满了各种美味奇珍。

    在方桌上,秦锋甚至见到一条长达两米的碧色透明鲤鱼,仿佛青玉一般完美无瑕地摆放在一只黄金大盘内。

    “青玉玲珑鱼……”秦锋肚子一阵咕咕乱叫。

    被关了好几天,现在他饿得是前心贴后背,让他大有些饥不择食之意。

    不过,当他抬头看到端坐在方桌的尽头的中年男子之后,他还是遏制住了自己想要坐下来,大吃一通的冲动。

    男子身着一身高贵的兽皮,国字脸,棱角分明,眉宇间自有一股唯我独尊的霸气。

    方桌的一边,一个妇人惴惴不安,正满脸期待地望着自己。

    正是风凌城五大家族之一的秦家家主,他这一世的父亲,秦天耀,以及母亲蒲孤雪。

    “出来了,让娘看看,瘦了没有?!”

    蒲孤雪一见到秦锋,立刻站了起来。走过去一把抓住了秦锋的手,另一只手抚摸着秦锋冷峻刚毅的脸庞。

    眼泪漱漱而下。

    “没事,就是有点饿了!”秦锋实话实说。

    “来,赶紧坐下来,娘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

    听说儿子饿了,蒲孤雪连忙拉着秦锋坐了下来,好菜忙不迭地向秦锋碗里夹,眼中满是心疼。

    咕咚!

    秦锋干咽了口口水,再也禁不住美食的诱惑,一手托碗,一手持筷,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吃,就知道吃!狗改不了吃屎!被一个小家族的少主打成这幅德行,我秦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光了,你还有脸吃饭......”

    秦锋吃得正香,忽然听到了秦天耀的怒斥之声。随后,一阵劲风袭来,一只气形狮爪凭空出现在眼前。

    嗯?!

    秦锋面色陡然一凝,眼中乳白色玻璃体一闪即逝,双手不由自主发力,紧紧扣住手上的碗筷。

    啪!

    碗筷落地,秦锋手上只剩碗底和半截残筷。

    “好强横的蛮力!这就是四重瞳骨境后期强者的力量吗?!”秦锋心底吃惊。

    “你还有完没完,难道你想饿死他不成?!他到底还是不是你秦天耀的儿子?!”蒲孤雪见秦天耀如此动作,黛眉一凝,勃然大怒。

    “干什么?!他都多大了?都十六了。被一个十二三的打成这样!我秦天耀没有这样不争气的儿子!”秦天耀大袖一甩,转过身去。

    “输了又怎么了?胜负乃兵家常事。不就是败了一场嘛?!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好像你这辈子就没输过一样。锋儿,告诉他,咱们这次期中考试考了第几?!”蒲孤雪气道。

    “第二。”秦锋如实道。

    “什么?!”秦天耀闻言眉头一皱,满脸地不可思议,口中喃喃道。

    第二?!不可能啊!

    当然,他知道这个第二是倒数,绝对不是正数。

    秦锋八岁时,九品瞳脉莫名其妙消失,修为每况愈下,现在更是变得手无缚鸡之力,比起普通人来还不如。

    而风凌学府之中,全都是些拥有先祖血脉之力的瞳修者,力量不是一般的强悍。

    以秦锋现在的实力,可以说,连个最低年级的人院学员都打不过。更不用说,他所在的地一了。

    是个人都可以虐他如狗,他怎么可能考了个倒数第二?!

    “真的吗?!锋儿,你告诉娘,这是真的!你这次真的考了个第二!”蒲孤雪激动道。

    “真的!”秦锋点了点头。

    “呜……”蒲孤雪一下哭出声来,一把将秦锋搂在怀中,哭道:“娘就知道,你行的,你一定能行的……”

    “不对!”秦天耀眉头一皱,忽然高声命令道:“秦岚,你进来!”

    “是,老爷!”秦岚从门外走了进来,跪在地上。

    “我来问你,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少爷他真的考了第二吗?”秦天耀正色道。

    “这个……”秦岚有些支吾。

    “说!”秦天耀‘啪’地拍了一下桌子,整个大殿的气氛瞬时凝固。

    一股蛮兽的威压,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说,我说!是这样的,老爷!那天,倒数第二的那个人因为拉肚子没来,所以……”秦岚战战兢兢地道。

    “我就说嘛,他怎么就无缘无故地考了个第二,原来是倒数第二的没来啊!你还有跟我说第二,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秦天耀怒不可遏,双瞳瞬间放大,一头铁翼独角狮在瞳孔中活灵活现。

    轰!

    气势散发开来,一层层金黄色的狮骨从体内涌出,让原本高大的秦天耀瞬间又长高了半尺,宛如一尊上古杀神。

    “你还要干什么……”蒲孤雪见秦天耀动怒,一把抱住秦天耀,说什么也不让他碰自己的儿子。

    “你给我闪开,让我打死这个败家子!”秦天耀咬牙切齿地道:“倒数第一!倒数第一!期中,期末,连续八年倒数第一!我秦家的脸都让他给丢尽了!

    不学无术,无所事事。整天惹是生非,打架斗殴。

    你知道穆家小子为什么对他敢出手,将他打下擂台吗?!那是因为他玷污了人家妹妹。

    你瞧瞧你的好儿子,干的都是些什么事!你知道现在人家都叫他什么吗?”

    “叫什么?”蒲孤雪道。

    “‘鬼见愁’!”秦天耀怒道。

    “鬼见愁?”蒲孤雪黛眉一凝:“谁说的?我去割下他的舌头!”

    “还割了人家的舌头,管好你的乖儿子吧!要不是你护着他,我早就打死这个畜生了。”秦天耀道。

    “我们的儿子是个天才,从小就是,我相信他。他会恢复过来的!”蒲孤雪笃定道。

    “恢复?都八年了,能请的人都请了,所有人都看过了,没有希望了!难道你直到现在,还幻想你的宝贝儿子,能够恢复六岁时的九品瞳脉,炸裂瞳光镜吗?

    醒醒吧,我的姑奶奶!

    你知不知道,你的宝贝儿子现在是声名狼藉,薛家正在向风凌学府院长施压,打算劝退他。

    都八年了,反正这次我是没脸再替他求情了……”

    秦天耀大袖一甩,狠狠地瞪了一眼秦锋,气冲冲走出了大殿。

    他怎么就没死在禁闭室中......

    “孩子,你没事吧?!”秦天耀一走,蒲孤雪连忙来到秦锋面前,捧起秦锋的脸,担心地问道。

    “我没事!”秦锋摇了摇头,拉住蒲孤雪的手,道:“娘,以前是我不懂事,给您和爹添了不少麻烦,让您二老失望了。

    不过,你要相信我。以后,我不会了!”说着,秦锋长袖一甩,走出大殿。

    嗯!

    蒲孤雪重重地点头,望着秦锋渐渐远去的背影,眼睛愈发明亮:

    “我相信,我相信,我的儿子会寻找回属于自己的光环的。因为你是我儿子,我蒲孤雪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