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风凌学府

第四章 风凌学府

《大梵天创世纪》并非这个世界的功法,能够看清自己的瞳宫也就算了,别人的的瞳宫也能看清。

    难道说,我来到这个世界并非是偶然,而是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故意引我到此?!

    但,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

    ......

    风凌学府,地院。

    一个十六岁,本应在天院的少年,望着风凌学府更深处的高年级区域,微微有些失神。

    风凌武府,六岁时就可以入学。当然,前提是你得有瞳脉。

    一般是铸瞳境六年,育瞳境三年,瞳花境三年,共十二年。

    初级铸瞳境的人院,第一学年被称之为人一;中级育瞳境的地院,第一学年被称之为地一;高级瞳花境的天院,第一学年被称之为天一;第二学年又叫做人二、地二和天二。以此类推。

    与地球上天朝的教育制度出奇地一致。期末考试又被称之为升级考试。

    地院与人院一样,大凡见到秦锋之后,是个活人,基本上都一溜烟儿地跑了个无影无踪。

    “鬼见愁?”

    “不好了,鬼见愁来了,快闪啊!”

    “3!”

    ……

    原本喧闹的校园,瞬间变得冷冷清清。

    秦锋明白:人们并不是怕他。

    以他现在的‘实力’,实在是没有任何让人害怕的理由。

    人们怕的是他身后的秦家。

    其实,在一开始,秦锋因为瞳宫内的铁塔失去瞳脉,修为不断下滑地那段日子里,他并没有少被人欺负。基本上每天都带着伤回家。

    后来,蒲孤雪不忍心,暗中吩咐狮虎卫,将所有欺负过秦锋的少爷列出了一个黑名单。

    不久之后,这些个家族,除了风凌城五大家族之中的另外四个,一夜除名。

    这时候,人们才开始意识到:这个少爷,得罪不得。

    不过,这一阶段的秦锋被人欺负惯后,忽然有了一种报复欲:你们不惹我,我就去找你们。

    而被找上的人,无一例外,下场极为悲惨。

    将秦锋轰下擂台的那个少年的妹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那一段时间的秦锋是玩疯了。

    “秦锋?!”正走间,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秦锋回过头去,一个一头乌黑的秀发,身材妖娆,举止端庄,气质出众的青年美女,正向自己走来。

    “莘导!”面对眼前这个美女,秦锋没有一丝的不敬,规规矩矩地给了她一个九十度的大躬。

    莘清,风凌学府地院的导师之一。

    也是整个风凌学府内,唯一对秦锋还抱有希望的导师。

    没有之一。

    “上学来了?”莘清微笑着问道,一副循循善诱的样子。

    “是的,莘导。”秦锋老老实实地回答,不敢有丝毫轻佻。

    “你来我办公室一趟吧,我有些事想跟你说一下。”莘清说道。

    “嗯!”秦锋点了点头,跟着莘清走进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

    二人在一间偏殿内停了下来。

    “来,坐下!”莘清给秦锋倒了杯水,安排他坐下。

    “我还是站着吧!”秦锋非常规矩,不敢有丝毫逾越。

    “那好吧!”莘清道:“是这样的,今天早上,院长找我谈话了,是关于你的。”

    “关于我?!”秦锋眉头微蹙:不会是老爷子早上说的那件事吧?!

    就算莘清不说,秦锋心里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秦锋’六岁检测到瞳脉,八岁开辟出瞳宫。成功将瞳魂凝聚了瞳种,升级到地一。成为风凌学府历史上年纪最小的地院学员。

    这一成绩,不但震惊了整个风凌城,甚至在距离风凌城千里之外的其他几座城池,也被人们争相传颂。

    ‘秦锋’名声鹊起,少年得志。被人们称之为天才之中的天才,瞳修界的绝世妖孽。

    但是,好景不长,就在‘秦锋’八岁,升入地一那一年。

    有一天,他在茶社喝茶,遇到一伙风凌城中的地痞,欺负一个外来的小女孩儿。

    身披天之骄子光环的‘秦锋’,自然不能见死不救。当下,悍然出手,化解了小女孩儿的危机。

    小女孩儿感恩戴德。临走时,送给他一座铁塔。

    秦锋收下铁塔,悲剧也就由此开始了。

    他发现,自从收了小女孩儿的铁塔之后,自己的修为每况愈下。到了年底的时候,甚至连自己辛苦凝聚的瞳种也随之消失了。

    ‘秦锋’一怒之下,想扔掉铁塔。没想到,这个时候,铁塔居然不见了。无论秦锋怎么找,就是找不到。

    自此,‘秦锋’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由一个万人瞩目的天才,变成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废柴。

    ‘秦锋’的父亲秦天耀自然不知道这件事。

    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相信。

    因为一切都太诡异了,诡异地让人难以置信。

    在他眼中,‘秦锋’的修行之所以一日不如一日,只有一个原因:小孩子贪玩。

    于是,为了‘秦锋’能够积极向上,勤奋刻苦。他就打,拼命地打,拼命地骂。

    一开始的时候,‘秦锋’还能勉强坚持。不过,随着秦天耀的变本加厉,小小年纪的他终于崩溃了。

    于是,他选择了放弃。

    你就打吧,反正我就这样了……

    之后,就是一个富二代堕落的通俗故事。

    ‘秦锋’认识了风凌城中的其他少爷。从此挥金如土、纸醉金迷、惹是生非、无恶不作。

    秦天耀最后也懒得管了,任其自生自灭算了。

    想想,‘秦锋’从六岁入学,到今年十六岁,整整十年。

    除了当初那两年,他的表现极为突出,得到了院长的亲自接见。除此之外,无论‘秦锋’在学府里怎么作,惹下多么大的祸事,院长都没再提过他。

    不是不想找他,而是所有的麻烦都被他老子摆平了。要找院长也是直接找秦天耀,绝对不会找‘秦锋’。

    因为‘秦锋’代表着秦家。以秦家在风凌城中的势力,他一个小小的院长,还远远得罪不起。

    今天,院长忽然想起了自己。很显然,这件事情他的老子也知道。

    功夫肯定是做了,不过却没有效果。但是碍于秦天耀的情面,他不好意思跟秦锋直接说。

    所以,找到了整个风凌学府秦锋唯一还算是尊敬的老师,替他传话。

    肯定不是好事。

    秦锋做过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有一件,秦锋自己都觉得无法原谅自己:地一,连续留了八年的级。

    这是一个记录,更是一个耻辱。是整个风凌学府所不能承受之痛。

    “秦锋,老师问你,你在这个学府多少年了?”莘清果然将视线转移到了这个问题上。

    “十年。”秦锋老实地回答道。

    “那你多大升的地一呢?”莘清问道。

    “八岁!”秦锋道。

    “八岁!”莘清点了点头,道。

    “你知道吗?你创造了一个记录,不光是在我们风凌学府。就算放在我们风凌城附近的其他几个城市,你的成绩也同样是他们的纪录。你是一个天才,我们风凌学府永远的骄傲!”

    “莘导言重了!”秦锋道。

    “所以,无论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你都要不气馁,你要有自信,你要相信你自己是最棒的!知道吗?”莘清道。

    “知道了,莘导!”秦锋道。

    “其实,这个世界上能够拥有瞳脉的人,本来就是凤毛麟角。那些个没有瞳脉的人,一样也可以生活的很好,一样也可以闯出一番属于自己的天地。”莘清道。

    “嗯!”莘清的话已经很婉转了,她不想伤害一个十六岁孩子的心。

    “所以……”莘清说的已经够多了,以她对秦锋的了解,下面的话已经不需要再说了。

    “莘导……其实,我的瞳脉已经恢复了。”话道嘴边,又被秦锋咽了回去。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说了也没人会相信。

    就像当初的他正意气风发之际,修为一落千丈,瞳脉忽然间消失了一样。现在你又忽然说,你的瞳脉又出现了,而你的实力正以一种井喷的态势持续恢复着,谁会相信?

    这一切都太反常了。

    闻所未闻。

    “怎么了?”莘清问道。

    “莘导,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秦锋忽然间想起一件事,问道。

    “哦?什么问题,你说?”莘清道。

    “是不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搞小动作,使院长不得不如此?”秦锋问道。

    “哦?为什么这么说?”莘清问道。

    “以我们秦家在风凌城中分量,院长应该还没有这个胆量下这么一个决心吧!”秦锋道。

    “呵呵,聪明!”莘清笑道,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和不舍。

    “莘导过奖了!”秦锋道。

    “那你倒是猜猜,幕后主使会是谁呢?”莘清道。

    “薛家!”秦锋笃定道。

    “为什么是薛家呢?”莘清故意问道。

    “薛家占据着城主府,在风凌城中一头独大。如果说整个风凌城中能够对其造成威胁的,只有我们秦家。

    而且我们两家向来不和,他是想借助我,打击我爹。”秦锋道。

    “呵呵……”莘清只是微微一笑,并未给与他任何答案。

    不过,这一笑,已经足够了。

    “那莘导,我走了,您多保重!”秦锋道。

    “秦锋,老师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莘清道。

    “莘导请讲。”秦锋道。

    “你的瞳脉怎么会突然间消失的?”莘清问道。

    “我也不知道。”秦锋摇了摇头。

    “那算了,也许这就是命运吧!”莘清沉吟了良久,说道:

    “不过,你也不要灰心。你的瞳脉忽然消失了,没准那一天它又回来了呢?到时候,你来找老师,老师亲自跟院长说去,让你重新入学。”

    “谢谢您,莘导!我秦锋都会记得您的。”秦锋道。

    “嗯!老师不期望你记得我,老师只希望你能安安分分做一个好人,快快乐乐的生活一辈子,懂吗?!”莘清道。

    “嗯!”秦锋重重点了点头,转身离去:“莘导,没事儿您多吃点赤花火桦草吧......”

    望着秦锋远去的背影,莘清美眸之中泪容涌动。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瞳修之下皆是蝼蚁。你没有了瞳脉,也就失去了走出大山,通往强者之路的资格。

    你一个普通人,要想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谈何容易。哎,一个天才,就这样……”

    “咦?!”想到这里,莘清眼睛忽然一亮:“赤花火桦草?!我怎么就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