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粉红色售票员

四、粉红色售票员

李灯出了地铁,看见了44路车总站,有一辆孤单的车停在那里,好像在等他。

    车门敞开着,里面黑咕隆咚,没有一个乘客。

    这里是郊区,乘车的人不多。此时,天黑了,还下着雨,一个人都没有。总站值班室有黯淡的灯光。

    李灯什么都没想,一步就跨了上去。

    司机和售票员都不在车上,可能还不到发车时间。

    他一个人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闭上眼睛听雨声。

    他今天加班了,很累,他希望司机快点把车开动。他在终点下车,路上要走一个多小时。

    恍惚中,他看见一个女司机上了车。

    她面色阴沉,气色难看,好像随时都要大发脾气。

    接着,又上来一个女售票员,她穿着粉红色制服,很鲜丽。她没有坐在售票员的位置上,而是并排坐在了李灯的身边。李灯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气。

    他感觉她的长相很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车开动了,那个售票员总是在一旁笑吟吟地看他。

    他不自然地把头转向窗外,努力地想,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这样熟悉?

    车一直冒雨朝前行驶,经过了一个又一个44路站牌,一直不停。

    他有些不解,看了看那个售票员,她还是朝着他笑。

    他诧异了。

    灯火越来越稀少,他发现已经到了荒郊野外,不由得惊慌起来。

    那个女司机仍然没有停车的意思。

    他站了起来,问:"怎么没有站牌了?"那个女售票员在阴影中指指窗外,温和地说:"那不是站牌吗?"李灯看出去,倒吸一口凉气!窗外根本不是什么站牌,而是一条大腿,很圆润,应该是女人的,它好像从土里生出来的一样,脚丫举向夜空。

    李灯大惊,喊道:"我下车!"那个女司机似乎被他吓了一跳,猛然刹车,李灯差点摔倒,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撑在那个售票员的腿上,那粉红色的裤管里竟然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他惊恐地看那售票员的脸,她还在微笑着......

    李灯蓦然从梦中睁开眼,司机和售票员还没有上来。

    今天他刚刚听到这个鬼故事,迷迷糊糊就梦见了。

    雨更大了些,李灯感到有点阴森,好像心中还有那噩梦的残渣。远方有渺渺的霓虹灯,他看着那灯光,想象灯光后的花花事,借以驱逐恐惧。

    突然,他发觉身下的车好像缓缓开动了!

    他打了个寒战,把窗外的一个东西作为参照物,发现车确实是朝前走了,而且越走越快!

    这是怎么了?

    他前后看看,车里黑糊糊只有自己一个人,根本没有司机和售票员!他趁车开得还不算快,猛地跳起来,没命地跳下车。

    跑出一段路,他惊魂未定地回过头,看见司机和售票员正在车后面"吭哧吭哧"地推车......

    没什么,是车出故障了。

    李灯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幸亏没有人看见这一幕。

    他返回去,帮那个司机和售票员一起推车。

    三个人把车朝前推了十几米,让开道,停下手来,跑到房檐下,避雨。

    那个女售票员擦了擦脸上的汗和雨,对李灯说:"谢谢你啊。"李灯看着她,愣了--这个人跟梦中的那个女售票员长得很像。而且,李灯觉得这两个人的眼睛里似乎藏着同一个人,这个人跟李灯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着前生来世的纠葛,但是,他怎么都想不起来她是谁。

    "看什么?不认识了?"她忽然有点不高兴。

    "我......"李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紧张地看了看她的腿,那粉红色的裤管好像不是空的,很丰满。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司机不见了,只剩下了他和她。

    "想一想。"她盯着李灯的眼睛,小声说。

    他有点恐慌了,盼望地铁出口里快点出来人,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

    那个女售票员深深叹口气,恨铁不成钢地说:"再想想!"李灯和她对视着,已经恐慌到了极点。

    他知道自己又掉进了冥冥之中的一个阴谋。他置身于她的掌握中,而她站在他记忆的暗处。

    现在,他必须马上想起来她是谁。

    李灯努力地想啊想啊,脑袋都快爆炸了。

    终于,他要成功了!这时候,他莫名其妙地预感到那将是一个极其恐怖的谜底。越临近想起她是谁,他的心跳得越厉害。

    一张模模糊糊的脸越来越近!

    就在李灯要看清那张脸的时候,女售票员突然用嘶哑的声音吼叫起来:"你连我都想不起来了吗!"李灯转身就跑,她好像早就想到了,毫不犹豫地追了上来......

    李灯,1977生,男,酱坊市人,半年前来到j市《新闻早报》打工。他从小到大,没招过谁没惹过谁,工作负责,敬老爱幼......谁能想到他竟然会遇到这样可怕的事!

    李灯这次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是坐在长途客车上。

    他是到一个叫昌明的小镇采访的。他太累了,加上车摇摇晃晃,他睡着了。前面都是梦。

    天已经黑下来。

    车上的乘客稀稀拉拉。

    他忽然想,现在是不是梦呢?

    悄悄掐了大腿一下,很疼。他放下心来。

    他想,一个人死了之后,也许会发现,原来他刚刚从一场漫长的梦中醒来......这时,他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其实很不可思议。

    那张50元的票子还揣在他的口袋里,没有花出去。

    就是它,经过一番轮回,又神秘地回到了他的手中。

    他想,刚才之所以做那一环套一环的噩梦,肯定都是口袋里这张邪气的钱闹的。

    "喂--"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女人尖利的声音:"你还没买票呢!"他抬起头,只见一个女售票员正站在他的旁边。

    她也穿着粉红色的制服。

    路边有一家车马店,那困倦的灯光穿过树叶照进来,把她的脸弄得斑斑驳驳。

    他娘的,这世界是怎么了!李灯在心里暗暗骂。

    他懒洋洋地把手伸进口袋,准确地摸出了那张诡异的50元票子,给了她。

    她把那张钱接过去,仔细看了看,终于塞进了票夹,给他找了零,撕了票。然后,她走了过去。

    李灯长出一口气--这张令他越想越害怕的50元钱终于花出去了。

    他把脑袋靠在座位上,想再睡一会儿。

    可是,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又出现了那张斑斑驳驳的脸,他忽然意识到她跟梦中的那两个女售票员都很像。

    他陡然紧张起来。

    他知道又要出事了!

    尽管刚才他使劲掐了掐大腿,尽管他也感觉到了疼,但是,这骗不了他!

    他猛地回过头,看见那个女售票员就坐在他身后。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她低低地说:"我们一起走了很远的路。"李灯不知道该怎么应答。

    这时候,他发现另几个乘客都离他很远,而且,他们的脸都同样斑斑驳驳。

    "你也累了吧?""不,我不累......""睡吧。我就坐在你身后,别怕。""不,我不困......"她不说话了。

    李灯转过头来,脖子僵直,大脑快速地飞转,思考着对策。

    前面有几个人要上车,是几个老头子和几个老太太,他们站在漆黑的路边挥着手。

    车慢腾腾地停下了。

    老头子和老太太们一个接一个地爬上来。

    李灯侧过身,试探地问道:"昌明镇还远吗?"那个女售票员说:"昌明镇?--噢,快了,天亮前一定会到的。""噢,谢谢。""不过,我说的昌明镇和你说的昌明镇可能不是一回事儿。""为什么?"李灯大惊,转过头看她。

    "这世上有两个昌明镇,一个在阳间,一个在阴间。你去哪一个?"她的眼睛突然射出异常的光。

    李灯倒吸一口凉气。

    他猛地站起来,几步就冲到车门口,跳了下去。由于没站稳,他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顾不上疼,哆哆嗦嗦地爬起来,抬头朝车上看,那个女售票员并没有追下来,她只是从车窗探出脑袋,像僵尸一样说:"你醒来之后还会见到我!"......李灯睁开眼,看见四周都是白色,空气里弥漫着来苏水的气味。旁边的床头柜上摆着一束康乃馨,那是报社的同事送来的。

    李灯回忆起自己从昌明镇采访回来后就一直发高烧,最后住进医院,打吊针。以上都是他昏昏沉沉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