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秋声(一)(2)

第2章 秋声(一)(2)

“哈哈哈哈……”琴师小萍儿忍不住,站起身来,用手不停捶打墙壁。“小侯爷您真有意思,明明只有针尖大的胆子,却非要学人家窃玉偷香!”

    “去,你懂什么!”王洵被笑得脸上发烫,捡起一个梅子,向小萍儿砸去。“我是怕自己练武之人下手没个轻重,不小心弄痛了你家……”

    说到一半,又被旁边白荇芷眼睛里的微笑逼得心虚。把头扭开,梗着脖颈补充道,“练武之人,练武之人你懂么?自己觉得没用多大力气,有时候一不小心,连个石头都能捏成粉……”

    话音未落,白荇芷立刻垂下头,向自家抹胸下瞅了瞅,然后低声发出一声惊叫,捧着胸口蹲了下去。

    “真的给捏坏了!”王洵被吓了一跳,顾不上再跟琴师小萍儿斗嘴,转过身去,一把将白荇芷抱在怀里。目光顺着敞开的胸口还没等往下查探,白荇芷已经笑吟吟地抬起头来,婉转送上两片红唇。

    “你这坏妮子…….”王洵立刻意识到自己又被白荇芷给骗了,低下头去,恶狠狠张开大口。屋子里立刻传来一阵春天的呢喃,早已司空见惯了的琴师小萍儿摇摇头,重新走回自己的座位旁,跪坐下去,信手拂动琴弦。

    轻拢满捻抹复挑。

    王洵王明允是锦华楼的贵客,这座楼台,有近半姐妹要靠着王明允和他那帮狐朋狗友的关照过活。既然白姐姐和自己早晚要把身子给了人,还不如就便宜了王明允。至少他的家世,相貌,在锦华楼的客人中数一数二,并且为人又非常有担当。虽然他的胆子小了些,还时不时露出几分年少青涩。

    一曲尚未终了,相拥着的两个人已经将身体分开。眼睛里分明充满了对彼此的眷恋,目光却渐渐恢复了明澈。

    “白姐姐,白姐姐……”王洵搔搔脑袋,脸色有些讪讪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白荇芷的嘴唇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品尝,每次都能品出不同的滋味。但关键时刻,却无法更进一步。或者被白荇芷主动推开,或者因为琴师小萍儿在侧,而自己意兴阑珊。

    白荇芷早晚要破身,不给自己,也得给别人,这一点,王洵很清楚。小萍儿的命运就是给小姐和姑爷擦汗,暖床,侍寝,这点,王洵心里也很清楚。但是,多一个人在侧,他就像被监视了般,兴趣迅速退散下去。

    今天又是个浅尝则止的结果。

    白荇芷眼睛里分明写上了一丝幽怨,却将细长白皙的手指伸过来,慢慢按住他的嘴唇,“不要说,我知道…….”

    “如果姐姐愿意,待过了重阳,我就可以给姐姐赎身。”王洵的心脏立刻一痛,坐直身体,信誓旦旦地保证。

    白荇芷眼睛登时一亮,整个人看着就像一朵雨后初绽的夏荷。但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瞬,她很快就又把头垂了下去,发出低低的一声轻叹。

    “姐姐舍不得楼里的其他姐妹么?”王洵被叹息声弄得懵懵懂懂,搔了搔脑袋,继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