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遇上凌西泽那年,她十九岁

第1章 遇上凌西泽那年,她十九岁

寒冬凛冽,冷风刺骨。

    夜渐深,天空蓦地飘起了雪花,大朵大朵的。

    高架桥封路,有剧组正在拍戏,成堆的人拥挤在风雪夜色里,影影绰绰,模糊不清。

    桥头,人烟稀少。司笙坐在板凳上,裹着件厚重土俗的军大衣,无聊地等待这场戏的杀青。

    偶尔听见低声细语。

    “司笙不是那个以颜值出名的明星吗,怎么跑来给程姐当助理了?”

    “没演技,没人气,混不下去了呗。”

    “可惜了,长得那么漂亮。我瞅着她素面朝天的,倒是比程姐还艳几分。”

    ……

    太冷了。

    紧了紧身上的军大衣,司笙吃完最后一口冰棍,掀起眼睑,见到漫天飞雪,状如鸿毛。

    雪真大。

    她神情懒倦,没精打采的。

    一辆黑色迈巴赫行驶靠近,遇到路障的时候停了下来。

    司机停车打探,没两分钟又回来,同后座的男人恭敬询问:“三爷,前面封桥,有剧组正在拍戏。我们是去打声招呼,直接穿过去,还是绕道?”

    话音落,却迟迟没等到回应。

    车窗滑落下来,风卷着雪,袭入车内,裹杂着阵阵刺骨寒意。

    车内的男人,面容冷峻,眉宇似是覆上一层寒霜,眼神阴鸷,视线透过层层雪花,幽静长街,落到桥头的女人身上。

    穿着一件俗气臃肿的军大衣,也遮掩不住她突显的气质。

    雪花飒飒飘落,染白了她的发丝、肩头,眉眼冻了霜,薄薄的一层白渣。

    她咬着一根冰棍竹签,嘴里哈出白气,双手互搓着取暖。骨节分明的手指,漂亮的手型,却被冻得皮肤泛红。

    发丝被风吹得凌乱,头微微低着,逆着光,看不清表情,却一骨子不耐烦的架势。

    “三爷,那是……司姐。”

    坐在副驾驶的鲁管家,往外看了几眼,见到桥头上坐着的女人,有些惊讶,迟疑地出声。

    司笙是个明星。出道多年,却不温不火的。

    前几年,断断续续的,还能在荧屏上见到她,可以关注一下她的动态。但这两年,她几乎在大众面前销声匿迹,浑然寻觅不到她的消息。

    不曾想在这儿,误打误撞的,给碰上了。

    司笙这姑娘啊……那么些年了,还是不懂得照顾自己。

    大冷天的,吃什么冰棍啊,这不是让人担心嘛。

    “去买杯奶茶。”男人出声,嗓音低沉,略微沙哑。

    微顿,又补充道:“的。”

    “是。”

    司机连忙应声,心里却疑惑:三爷怎么忽然想喝奶茶了?平时可没见他碰过。

    “我去吧。”

    鲁管家年过六十,面容苍老,但神情和善。

    司机点点头,坐回车内。

    车窗依旧开车,寒风灌入,很冷,冰雪砸在脸上、颈窝。

    然而,后座上俊朗的男人却浑然不觉般,视线远远落到那抹身影上,长街昏黄的灯光落到他眼里,眸光浮动。

    两分漠然、七分凝重,还剩一分意味不明。

    有电话打过来,司笙懒得动,跟对方比拼着耐性。奈何电话接连不断,不死不休,司笙最终放弃,无奈慢吞吞地将蓝牙耳机塞到耳里,接了电话。

    “司笙,你什么时候能来一趟医院,你外公挺担心你的。”电话里传来个清朗的男声。

    将冰棍签子拿下来,司笙:“在工作,我明天就去看他。”

    电话那边的声音急了,“工作?你不会又做那些危险的事了吧!我跟你,你是磕着碰着,带一身伤来见你外公,让你外公提心吊胆的,我,我特么跟你没完——”

    “明星助理。”司笙眉头一拧,赶紧打断他。

    “……”

    声音戛然而止。

    半晌后,那声音磨磨蹭蹭道:“司笙,你是缺钱就跟我讲吼。咱以前歹也是个明星,就算被封杀了,接不了戏,也不屈尊降贵做那种事儿——”

    “嗯,我过两天就辞职。”司笙话语爽快地截断他的话。

    “……”

    这话,他不接。

    与此同时——

    “司姐。”

    苍老厚重的声音,略带几分熟悉感,将司笙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抬眸望见来人,神情稍显愕然。

    “稍等。”

    低声了一句,司笙把蓝牙耳机摘了下来。

    站起身,司笙同迎面而来的老人打招呼,“鲁爷爷。”

    几年未见,这位老人依旧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就是岁月为他添了不少白发,看着比以前苍老了些。

    鲁管家打量着她,有些欣喜,有些担忧,还有些怅然,不过他将情绪适时藏匿,未曾展露过多。

    “司姐,你怎么在这儿啊?”鲁管家和善地问。

    往后看了一眼,司笙道:“工作。”

    微微一惊,鲁管家奇地问:“拍戏吗?”

    “不是。”

    “那……”

    鲁管家本欲追问,但见司笙冲他扬眉一笑,心知她不想,他便心领神会地不问,拿出手中物品递给她。

    “这是奶茶和暖手帖,喝点暖和的,暖暖胃。暖手帖记得用,别冻着。”

    “这,谁的意思啊?”

    司笙的视线飘落到鲁管家后方。雪幕遮眼,越过空旷长街,她见到停在路边的一辆轿车上,黑色的,低调奢华。

    有一面车窗开着,隐隐约约能见半抹身影,却,看不清晰。

    蓦然间,一股熟悉感袭上心头,司笙心里有股无端的燥意。

    隐藏多年的记忆,似是被拨弄一角,不受控制地往外冒,如洪水、似潮涌,铺天盖地压下来,搅得她有些不舒服。

    鲁管家只是笑,眼角皱纹加深了些,:“只你收着,谁的意思都不重。”

    “谢谢。”

    司笙道了声谢,把奶茶和暖手帖都接过来。

    “孩子,照顾自己,这大冷天的。”鲁管家笑容可掬,看着司笙跟看自家孙女一样,轻叹了口气后,又补充道,“不论别人,我们俩也有些交情,你有什么事啊,随时可以找我。只能帮上忙的,尽管。”

    着,把自己写的电话号码,强行塞到司笙手里。

    他的手苍老粗糙,将纸塞进来时,司笙微微一怔,转念一想倒是没有拒绝。

    “行。”

    一点头,司笙朝他勾唇笑了笑。

    鲁管家又交代了几句,这才告别离开。

    突如其来的相遇和温情,让司笙有些愕然,难以回神。

    她站在原地,一直目送鲁管家走过风雪,上了轿车后,才慢慢将视线收回来。

    车辆远去,绕道而行。

    司笙重新戴上蓝牙耳机,轻声“喂”了一句。

    “怎么了?”男声急切地问,“不会在剧组被欺负了吧?妈的,我一想到你在剧组会被呼来喝去的,就,气!特别气!”

    司笙忍不住失笑,眉眼染的笑意化冰融雪,“没事,刚遇上前男友的管家。”

    “管家啥玩意儿?”对面下意识吐槽,随后懵了懵,不可思议道,“欸——不是,就你这注孤生的臭脾气,还能有前任啊?”

    司笙轻轻蹙眉,咬着吸管喝了口奶茶,微的奶茶滑过喉间,灌入胃里,带来一阵温残留。

    她:“有意思,谁还能没一两个前任?”

    “行行行。”

    对方实在是太奇,附和几声后,忍不住八卦,“你跟你前任,啥时候的事啊?”

    问及此,司笙身形微顿,眼眸一抬,落到车辆远去的方向。

    眼里只剩白茫茫的雪,以及孤寂萧条的街道。

    半晌,她:“……忘了。”

    多久?

    大概,四五年了吧……

    遇上凌西泽的时候,她才十九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