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瘫痪

第4章 瘫痪

数天过去,奥斯格博士给陈墨做了细致而全面的检查。

    当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奥斯格博士带着检查结果回到陈墨的病床边,严肃地对着陈墨说道。

    “说谎可不是好孩子,检查结果显示你的大脑除了比同龄人体积和密度高些许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异常。”

    陈墨闻言,苦苦沉思了片刻,说道:“可我记得自己就是有病,而且还是脑癌呀。”

    “你记错了!”奥斯格博士肯定地说道。

    “我没错!”陈墨确切地说道。

    “你记错了!”

    “我没错!”

    “你记错了!”

    “我没错!”

    “你就是记错了,我这是有科学依据的!”奥斯格博士严谨的性格让他对于这种事情不容退步半分。

    对于他来说,检查出来的结果就是确切的真理,而上一个让奥斯格博士如此怒吼出来的,就是那个坚称孩子是他本人的那个妇女。

    这几天一直对待陈墨温和无比的奥斯格博士,好像受到了什么强烈的刺激一般,突然发出的怒吼镇住了陈墨,使得陈墨楞了半天才敢弱弱地说道。“可我明明记得……”

    “好啦好啦,别吓到这个小家伙了!”

    闻讯而来的克洛巴博士拍了拍奥斯格博士的肩膀,说道。“也许是之前给小陈墨检查的医生搞错了,这才导致他记错了。”

    奥斯格博士也冷静了下来,略带歉意地对陈墨说道:“小家伙,抱歉。”

    顿了顿,奥斯格博士接着说道。“不管之前如何,总之现在的检查结果显示,你的身体已经逐渐恢复的健康,除了双腿……”

    说到最后,奥斯格博士的声音也逐渐低了下来,满是疑惑和不解的说道。

    “你双腿的骨头仿佛被什么侵蚀,也不对!”

    “硬要形容的话,就好像被丢到什么猛兽的胃里面消化了一半再拉出来装回你的身上一样。”

    说着说着,奥斯格博士也觉得自己仿佛在说着什么天方夜谭似的。

    陈墨双腿怪异的症状让奥斯格博士半生的学术生涯都受到了颠覆。

    在他半生研究的病症之中,也从未见过这种天荒夜谈的怪异病例,这对于一个严谨而自信的学者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猛烈的冲击。

    “很遗憾,你可能需要在轮椅上面度过一生了!”

    说完,奥斯格博士也不愿多言,落寂地径直离开了病房。

    陈墨看着奥斯格博士离开的背影,愣愣地说道:“我干嘛了?怎么奥斯格博士看起来很不开心的样子?”

    “没事,奥斯格博士只需要些许时间,他肯定能从这死胡同里面钻出来的。”

    同为学者,克洛巴博士很谅解奥斯格博士的感觉。

    虽然克洛巴博士只是一个考古博士,但是如果有人通过事实告诉自己所研究的“历史文本”只是一个恶作剧,估计克洛巴博士的反应只会更加强烈,甚至连信仰都彻底崩塌掉。

    现在,克洛巴博士也初步了解了陈墨的情况。

    这个小家伙估计是来自某个叫做“地球村”的小村庄,后来被医生误诊为不治之症脑癌,遭受到了父母的抛弃,中间经历了许多也许不该回忆起来的事情,最后在垃圾堆里面因虚弱而昏迷了过去。

    想到这里,克洛巴博士也不忍地对陈墨产生了怜悯之情,才这么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就需要感受到世界那黑暗的一面,太残酷了。

    一念至此,克洛巴博士对着陈墨问道。“小家伙对于未来有什么计划和打算吗?”

    “我不知道。”陈墨感受了一下毫无知觉的双腿,摇了摇头略带沉闷地答道。

    就算陈墨已经几乎想不起过去的事情,但是失去双腿意味着什么,陈墨还是懂的。

    这几乎注定了自己失去了自由奔跑的能力,也失去了自由!

    “别想太多了,既然还没有决定,就先安心地住下来吧。”

    克洛巴博士对着陈墨温柔而慈祥地说道。“我记得仓库里面有一个轮椅,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先用着,有时间也可以坐着出去透透气。”

    陈墨艰难地挪动一下身体,正面直视着克洛巴博士,弯腰低头,认真地说道:“谢谢您。”

    克洛巴博士连忙扶正陈墨的身体,温和地说道:“休息吧,别有太大的压力,就算没有双腿,人生依旧就许许多多的事情能够去做。”

    说罢,克洛巴博士离开了病房,并且轻轻地带上房门。

    病房之外,数个全知之树的管理员们已聚集在门外,待克洛巴博士关上房门之后。

    其中的一个中年女学者就忍不住感性地说道。“我一直以为小罗宾已经过得很艰难了,没想到这个叫做陈墨的小家伙竟然……”

    说到这里,中年女学者就连忙擦了擦眼泪,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克洛巴博士,你确定真的要留下这个小家伙吗?”

    倒是另外一个戴眼镜的学者非常冷静地向克洛巴博士问道。“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咱们私下可所研究的事情……”

    “早就看你这个老东西人面兽心了,果然带眼镜的都是些铁石心肠的东西。”

    还不待克洛巴博士回答,中年女学者就忍不住反驳道。“你觉得政府就算想派间谍,会是一个双腿残废的七岁孩子吗?你看书把脑子看瓦特了吗?”

    “你……”

    眼镜学者气不打一处来,自己不过是提了那么一句,至于被这么一顿侮辱吗?

    “你更年期,我不跟你计较!”

    眼看着中年女学者忍不住再次动嘴,克洛巴博士不得不出言阻止。“好了,二位学者,莫起争执。”

    “奥斯格博士那边已经验证过了,这个小家伙后半生基本确定是要坐轮椅度过了。”

    “而且就身体素质和强度来说,也没有检查出经历过任何训练,再考虑到这不过是个六七岁的孩子,基本排除了是间谍的可能。”克洛巴博士一字一顿地说道。

    “要是诸位还不放心,就让小罗宾平时多照看一下这小家伙。”

    “一来也好给小罗宾找个玩伴,二来这个小家伙前期可能需要些许照顾才能习惯自己的新生活,三来也算是监视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出格或者怪异的举动。”

    “如此倒也算是合理,我同意!”

    “同意!”

    “同意!”

    “同意……”

    看着各个同为全知之树的管理员们没有任何异议,克洛巴博士总结道:“那就这样定下来吧,小罗宾那边,老夫会通知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