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狂野少年

第1章 狂野少年

自远古以来,云盘九州一直存在着一个神秘的太虚结界,里面封印着一个远古魔灵。这个魔灵被封印的时间太为久远——久到连当初封印他的天神都忘了这件事。

    在九州最大的东野草原东南一隅,有座名不见经传的兽骨山,此山因兽骨洞而得名。那兽骨洞中不仅有堆积如山的兽骨,更为怪异的是:洞中还有一眼能喷出东西的怪泉。每隔三五天,这泉眼中就会冒出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或是一只大鱼的眼珠;或是一朵小簪花;甚至还曾喷出过一个会流泪的小石偶。

    这天,家住兽骨山前甜井村的顽童燕朗,为追赶一只野兔跑到兽骨洞里;结果他在怪泉旁发现一块会发光的石头。小燕朗欢天喜地的把这块发光的石头拿回家里——他并不知这是一块可以换五座城池的蓝火钻石,只是好奇的想:这石头既然会发光,一定是里面藏着宝贝。

    燕朗想来想去,最后找了把铁锤砸碎了蓝火钻石——被封印的远古魔灵就这样被释放出来。因为被封印的太久,远古魔灵一时无法恢复本体;它觉得这童子用来做肉身不错,于是便“嗖”的一下飞进燕朗的体内。

    就在此时,距离小村万里之遥的血魂群山深处突然传来阵阵诡异的哀鸣声。不久便下了一场罕见的血雨,浓重的腥热之气弥漫在云雾中久久不能散去。

    再说那远古魔灵本想驱走燕朗的元神,以便彻底控制这个肉身。然而令它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原来每隔万年,人族中就会有一个处子感应天地阳气而受孕;生出的男孩便是纯阳之体。纯阳体中的元神最为纯净,宇宙中还没有什么力量能把它摧毁。小燕朗恰巧就是纯阳之体。

    阴性的魔灵后悔莫及,却被纯阳的元神吸住而无法脱身。它并不甘心做元神的伴灵,时时窥探着对肉身的控制权。这场看不见的争斗从此伴随着燕朗长大,不但影响着小燕朗的人生;最终更决定了九州大陆的命运!

    燕朗并不知体内发生的事情,他还像平常一样跟着古板的爷爷学习放牧和狩猎的本领。然而燕朗的爷爷却忧心的发现:这孩子的性情变得越来越古怪——时而乖巧伶俐,时而暴躁顽劣;好像他体内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灵魂。老人只好宽慰自己:等孩子长大了就会好起来。

    一晃十年过去了,小男孩已经长成少年。

    这天燕朗带着牧羊兽“乌奇”随爷爷去打猎。祖孙二人站在小山上远眺:初夏的东野草原犹如一张绿色巨毯,从碎玉岭一直铺到鳞丘山下。忽然,一群奔跑的大角野羊出现在二人的视野中。羊群后面紧追不舍的是几只巨齿獒兽,獒兽之后还尾随着一只大吼狮。

    燕朗取下弓箭哈哈大笑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老子今天要猎个大家伙!”

    老人皱了皱眉说道:“郎儿,狩猎最重要的是沉住气。你看野羊群正朝着摩云塔方向跑去——那里常有不明雷火,还是先静观其变为上。”

    燕朗向远处望去:那里果然有一座古塔——几只野羊慌不择路冲到古塔底下。突然一声巨响晴空突降霹雳,顷刻间野羊全被炸雷击毙!

    紧随其后的獒兽群受到惊吓,掉头往回跑。还没跑出几步,潜伏在草丛里的大吼狮一跃而起,左冲右突之下将獒兽全部扑倒。在大吼狮的钢铁般的利爪之下,獒兽无一幸存。只有为首的黑獒兽临死前咬了大吼狮的前爪一口,不料那大吼狮竟然身子一晃重重倒在草地上。

    燕朗心中大喜,一阵快马加鞭向大吼狮冲了过去。空中忽然传来一声洞彻云霄的啸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天空俯冲下来——原来是一只硕大无朋的巨鹰。这只巨鹰翼展足有几十丈,一把抓起大吼狮就如同抓着一块鲜肉;双翼一拍便向鳞丘山方向飞去。

    燕朗大怒,从马背高高跃起一箭向巨鹰射去。这一箭十分犀利,拖着一道火光直奔鹰头而去。巨鹰反应极快,翅膀一扇就把飞矢扇开。饶是如此,也被飞箭射掉一根羽毛。等燕朗抽出第二支箭时,巨鹰已经飞入云霄不见踪影。

    老人拍马赶到,燕朗捡起地上那根一丈多长的羽毛问老人:“这是什么鹰?长的如此巨大!”

    老人面色凝重的说道:“这是鹰堡峰的仙灵师卫十一豢养的元鹰——今日你误伤了它,只怕会招来祸端!”

    燕朗满不在乎的说:“老人家就是胆小!什么仙啊鬼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神仙来了老子都不怕,大不了给他一箭!”

    老人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当他看着那群被大吼狮咬死獒兽时,心情才变得好了起来。这獒兽皮毛又厚又密,是制作皮袄的上佳材料——拿到羊集村的集市上,两张兽皮顶的上一只大角羊!

    祖孙二人一起动手,很快就麻利的剥完了两张兽皮。燕朗直起腰来歇了口气,忽然指着黑獒兽的尸体惊叫道:“爷爷你看——这只獒兽的血怎么会是黑色的?”

    老人看了黑獒兽一眼说道:“鳞丘山附近有一处隐秘的狼泉,泉水里含有毒素和玄乌金。这黑獒兽一定喝过狼泉水,毒素和玄乌金进入血液所以血酒变成了黑色。”

    燕朗恍然大悟——难怪大吼狮会被黑獒兽一口咬翻在地,原来是它的唾液含有剧毒。他饶有兴致的走到黑獒兽的尸体面前,突然情绪变的焦躁不安起来。他一刀破开黑獒兽的腹部,发疯似得在里面乱抓起来——黑獒兽五脏六腑被抛的到处都是。

    忽然燕朗似乎摸到了什么,把手抽了出来——手中多了一个比鸡蛋略小的黑色小球。老人一看:这东西乌黑发亮,表面光滑可鉴;质地很像是玄铁之类的金属。

    “这是什么?”——燕朗好奇的问道。

    老人掂了掂黑色小球说:“这一定是黑獒兽体内聚集的玄乌金!据说玄乌金丸具有一种特殊的作用。既然你的身体对它有反应,说明里面一定还包裹着獒兽的内丹。”

    燕朗疑惑不解的问道:“为什么我没有灵脉,却能感觉到兽丹的存在呢?”

    老人摇摇头:“我也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希望以后能有高人为你解惑。这东西你收好,迟早会有用处的。——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回村吧。”

    燕朗收好了玄乌金丸,仰起头打了个唿哨——状如斑纹豹的牧羊兽“乌奇”从不远处跑了过来;它“呜呜”的叫了几声,带头朝甜井村方向跑去。

    祖孙二人并不知道:那只巨大的元鹰并没有飞远——此时它正盘旋在云层之上,一双鹰眼死死瞪着他们。直到二人走进在小村的一间木屋中,元鹰这才煽动翅膀向鹰堡峰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