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雪融化之后,变成春天,这里是隶属古战场一处接近妖界的荒地,距离上一次圣战已过了五十年,每一甲子三界便发动一次圣战,如今距离圣战只有十年。

    然,在上一次圣战之中,三界各有损失,不分胜负,无人能够定鼎古战常

    天空一碧如洗,万里无云,一缕缕柔和的阳光点点洒下,温暖着这一片荒地。

    春风和煦,缓缓地吹来,严冬过后,那初春带着阳光的暖风给人一种十分舒爽的感觉。

    在一片山林的边缘荒地,有一块占地二十丈左右的小乱石林,乱石林中正有一名少年舞剑,那少年的一张脸蛋长得极为精致,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只不过却带着稚嫩之气,看起来却不似真人仿佛只有画中才有般的人物,妖异的丹凤眼,霸气的剑眉,笔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这少年若是一名女孩,长大了,绝对是祸世殃国的绝世妖孽。

    少年手拿木剑,舞得风声四起,身形轻盈飘逸,一袭乌黑的长发,随风而飞舞,身上那宽松的布衣也发出猎猎的声响,那木剑走势,时而慢如太极,时而快如奔雷,一手精妙的剑法舞得天花乱坠,一套剑法飘逸潇洒,轻灵翔动,隐隐之间可以看到那木剑之中散发出点点金光,极其美丽。

    若是喜欢舞剑之人,就能看出,这一套剑法每一个姿势都非常的潇洒,只要动作不变形,都是非常之帅的。

    一直到收式,少年这才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浊气,将木剑插在地上,很是得意地笑道:“苏家剑法果然精妙,与刑天巫诀融会贯通,以战之气温养剑之气,凝聚成杀之气,相辅相成,可惜煞气太重了,被我这一改,帅气多了,这剑法厉害不厉害不重要,关键是姿势要帅嘛!”

    少年心中一阵欢喜,转过头去,看着站在一道乱石上匍匐着一只白色的狐狸,跑了过去,将那狐狸抱在怀中,微笑道:“桑桑,怎么样,我的苏家剑气刚刚突破七星黄级了,来来来,我用杀之气温养你体内的经络,这样的话,你的实力也能慢慢提高了,好不容易把你温养出战脉了,你可得好好保持下去,我可是把战脉跟剑脉都融汇在一起了!唉,我都把刑天巫诀传给你了,也不知道你会不会修炼!”

    ‘吱吱……’那一身白如雪花的狐狸点了点头,欢声地叫了起来,少年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她点头是真会还是假会,便再也懒得想了,剑指一点,一道金黄色的光芒涌入那狐狸体内,舒服得那狐狸直哼哼,同时也留下了一缕剑魂在那狐狸的体内。

    “若邪,吃饭了……”刚刚温养完毕,一道声音自东方百丈远的小木屋传来,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少年,今年七岁,名叫苏若邪,对于这名字,是他的父亲取的,当苏若邪从前一世穿越到这一户人家的时候,看到父亲那激动的神情中带着一股希望同时又闪过一抹恨意,随后便吐出了苏若邪这三个字。

    “若邪,若邪,嘿嘿,我前世道号中不也是有个邪字?邪心子少将!一晃已经是七年过去了。”这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一件事了,苏若邪心中再一次叹息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心绪,脸上便洋溢起笑容,高声回应:“来了!”

    那被苏若邪称为桑桑的小狐狸也跳到了苏若邪的肩膀上,吱吱地欢叫了起来,苏若邪又是一声高呼:“小喵,开饭了。”

    突然一阵猛烈的呼呼声传来,一头浑身雪白的老虎在如梅花桩的乱石小林中穿梭自如,奔跑到苏若邪的身边,俯下高有一丈的身子,苏若邪随意地跳了上去,拔出了地上的木剑朝着那白虎的屁股狠狠的一拍:“驾!”

    吼,那白虎翻起了白眼,似乎对于少年把他当成马很不满意,不过还是很快的朝着那小木屋跑去,因为,要开饭了。

    十个呼吸间,小喵便跑到了木屋前的一个大木盆中,里面有大块的骨肉,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桑桑眼中闪过一抹红光,刚要去与小喵争抢食物,却被苏若邪给抓了回来:“桑桑,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跟小喵争东西吃,咱们里面有母亲做的,更好吃。”

    说着说着,苏若邪十分溺爱地摸着桑桑的小脑门,走入了木屋之中,木屋一进去便是大厅,摆放着寻常百姓家该有的家具,餐桌上则是摆放着丰富的早餐。

    “母亲,父亲!”苏若邪看着已经坐在一张八仙桌前一对男女,很恭敬地叫了两声之后,便坐在了一条长椅上,一手捧起一碗已经盛好的香喷喷的白米饭,一手拿起筷子举了起来,乐滋滋地笑道:“开饭咯!”

    苏若邪的父亲,苏烈风,面部线条十分的柔和带着一丝颓废,微微一笑,看起来便是慈父类型的,而母亲苏玄英,长得英气十足,一身的实力修为更是在苏烈风之上,看着苏烈风拿起筷子正要向桌面上的食物进攻,便出动的自己手中的筷子,夹住前者的,不满地呼喝道:“你吃什么?这可是你儿子自己打回来的猎物,你说你啊?要实力没实力,要本事没本事,猎要你七岁的儿子去打,你自己倒好,整天铸造着那些破烂玩意儿,就能填饱肚子么?四十岁的人了啊,土都能埋到腰了,你说你,有什么出息?再过十年,只要圣战一起,我们这地方还能住人么?你我死了都不要紧,儿子怎么办?怎么办?”

    对于母亲的这般话,苏若邪已经听得耳朵都快生出茧子来了,在他的印象中,母亲在他小时候,十分的温柔,但是在他越长大,而父亲一边很固执的要教苏若邪武功,一边不停的铸剑,母亲的脾气就变得越来越暴躁。

    可是苏若邪自己也喜欢修炼,最后母亲拗不过苏若邪的‘强身健体’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依然将怨气撒在自己父亲的身上,伴随着苏若邪实力越强,日益针对。

    然而父亲一如既往的,放下筷子,没有说话了,走了出去铸剑,苏若邪很佩服父亲,是个男人,很能隐忍,这么多年来,没还过一次嘴,每一次总是静静的听着母亲的牢骚。

    “走走走,走了就不要回来了。”苏玄英眼中爱带着恨,对着苏烈风的背影呼喝了几声之后,便再也没有说什么,夹起一块鹿肉,放在了苏若邪的碗中,说道:“小若邪,要多吃点。。”

    苏若邪微微一笑,对于父亲与母亲这种状况,自己第一次尝试劝解,母亲便安静了下来,不过这只是一时的,因为苏玄英也没想到年纪小小的儿子会出来说什么,不过时间一久,这种无时不在,无时不刻都在爆发的战争,已经让苏若邪没有心思再去理会了,充耳不闻。

    苏若邪点了点头,夹起了一块鸡肉,放到桑桑面前,乐呵呵地说道:“桑桑啊,咱们以后可别像他们那样,吃顿饭都不安宁。。。”

    苏玄英愣了一愣,对于儿子的话,有点吃惊,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了,只见桑桑点了点头,前爪抓起了那块鸡肉,吧唧吧唧地吃了起来。

    看着苏玄英的脸色,苏若邪这才笑嘻嘻地说道:“母亲,你不是说过,桑桑是什么九阴圣狐么,可以化形为人,反正咱们这方圆十几里再也没有别的人家了,等桑桑化形为人的时候,直接把桑桑给娶了就可以了,也省得你们又要给我筹备取姑娘的东西了。”

    听着苏若邪的话,苏玄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毫不在意:“好好好,人小鬼大,这桑桑能化形成人,也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苏若邪嘻嘻地笑了几声,再也没有说话,一直到吃完后,这才开口说道:“母亲,我听说游商阿爷说,剑齿虎的皮能值得三十两白银,我想过几天进去山林里面打猎,只要我打上个几百张的,到时候咱们就可以搬进济水城里住了,怎么说我现在炼武修为已经到达武徒巅峰的境界了,对付小小的剑齿虎,是绰绰有余了。”

    一个武徒巅峰可以打倒二十多个正常的大汉,而苏若邪由于有刑天巫诀在身,至少能打倒七十多个正常的大汉,由此可以看出,修炼刑天巫诀的人,是不可以用常理来对待的,华夏九州上古之时,大巫肉体杀力号称三界第一,不是没有道理的。

    正好此时苏烈风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把钢铁重剑,长有一丈五,宽一尺多,厚两寸,这剑却还没有开锋,苏若邪转过头去,说道:“父亲,你说好不!”

    苏烈风点了点头,说道:“你能拿起这把钢铁重剑,舞出我教给你的咱们的苏家剑法,我就让你去。”

    “这有何难。”苏若邪傲然的一笑,从父亲手中抢过那钢铁重剑,顿时脸色一沉,眉头皱了起来,心中念道:“一百斤啊,还好有刑天巫诀的战之气强横肉体,我现在的肉身强度可是比得上武士巅峰了,这一百斤对我来讲,却也不算什么了,父亲真是厉害,这一把钢铁重剑无锋无刃,却刚劲威猛,韧性极强,就算是上辈子也没有见过有个铸剑手段能够超越父亲的。。”

    呼呼呼,剑声呼啸,桑桑手里抓起一块鸡腿手舞足蹈的吱吱助威了起来,那门外原本正在狂吃猛吃的小喵突然吓得撅起了屁股,双爪抱着脑袋,看起来无比滑稽,只露出眼睛看着苏若邪,唯恐苏若邪小手一滑,随时都会砸到它似的。

    一套最基本的苏家剑法被苏若邪耍得淋漓尽致,每一招每一式,杀气腾腾,这苏家剑法是属于将自己的力量全部孤注一掷,杀力惊人,此时苏若邪手舞重剑,更显出了这一套苏家剑法的凶悍,一直到收式,苏若邪这才呼出了一口气,将那钢铁重剑给插在了家门前那柔软的泥土上,嘿嘿笑道:“怎么样!”

    苏烈风点了点头,简单地说道:“你可以去了!”

    “不可以!”苏玄英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的阴冷,对着苏烈风冷声喝道:“要去你自己去,你不是上品武师么?要你儿子这小小的上品武徒去给你挣钱?”

    听到苏玄英的话,苏烈风再也没有说话了,原本以为只要自己一声冷喝,就会再无下文的苏玄英,却听到了苏若邪坚定的声音:“我非去不可,明天出发!”

    说完,扛起了那比他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的钢铁长剑,朝着乱石小林走了过去。

    苏玄英对于苏若邪的言语,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认为这也只是小孩子的倔强而已,并不放在心上。

    可是在苏若邪的心里却是不一样的,他知道现在自己必须做的几件事,第一件,停止母亲与父亲这种无时不刻都在爆发的战争,虽然父亲从来都不理会,但是想要杜绝母亲这样发脾气,那么就是在进济水城买上一套房子,前提是需要钱,其二,就是要提高自己的实力,只有在铁与血的厮杀中,才是提高自己实力最好的方法。

    对于前世身为炼气士少将的苏若邪而言,这是在最清楚不过了,实力是靠杀出来的,而不是仿佛温室花朵般的修炼就可以拥有的,这个世界给了他太多太多新奇的感觉了。

    更何况作为一个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成年人,他并不是一个无知的小孩子,苏烈风、苏玄英既然给了他生命,他就有义务为这个家庭分担,这是一种责任,是个男人都要承担的责任。

    走到这一片乱石小林,直径不过二十丈,苏若邪依稀的可以记得,这是当初父亲跟母亲给他制造的一个小游乐园,不过却被苏若邪给变成了修炼场所。

    苏若邪盘膝坐下,运转起七十二变玄功,在这一个世界,苏若邪还不是很清楚,不过,听父亲说过,这围绕的着炼之一字。

    苏若邪现在所在的境界,是最低级的境界,武徒!武徒炼气,需知道,一鼓作气,力量能否瞬间爆发出来,气的凝聚是非常的重要,将气聚集在一起,瞬间爆发出来,超出常人数倍的力量。

    炼分为三种,炼道、炼武、炼丹而苏若邪的身上的手段苏刑天诀乃是炼武,所谓的苏刑天诀其实就是苏若邪将苏家剑法以及刑天巫诀融会贯通之后,自己取的名字,而七十二变玄功则是炼道,此时苏若邪的炼道境界也已经到达了道徒巅峰了,

    虽然分为三种,但同样都围绕的另外一个字,那便是气,一切都由气开始,气凝成液,液成固态,凝丹,凝丹之前,在这里就成了一个分水岭,有无数的人,在凝丹前都止步不前了,但是有些人就能丹化元神朝着更高的方向进展。

    而此时苏若邪的体内,就是纯粹的气,炼气,将天地间的灵气转化成体内的剑之气与战之气,将两者融合,威力倍增,杀之气,因为苏若邪发现,将两者合一之后,所产生的气,简直就是为杀而生的。

    运用道术也是可以用杀之气来催动。

    七十二变是阴阳五行变化的最高境界。

    七十二代表多,代表无穷,并不是说七十二变就是七十二种变化。

    七十二般变化,苏若邪只练到了第一个大境界,十六变,可使自己变,但是只能变死物,不能变活物,综上所述苏若邪此时的十六变也不是说只能变十六种。

    苏若邪一呼一吸,靠着苏刑天诀的心法,运转起七十二变玄功,天地间,一股股灵气犹如潺潺的溪水般流入苏若邪的体内,只见苏若邪的身体逐一变幻,变花草树木石沙钟鼎等等不停变幻,体内的丹田气旋的杀之气不停的吐纳,让苏若邪变七十次,这已经让苏若邪十分满意了!

    如果按照苏烈风所说,炼气功法分为天地玄黄四级,可以决定身体容纳气的多少,以苏若邪的推算,修炼黄级功法的巅峰武徒,气旋里的力量只能让苏若邪进行四次的变幻,玄级则是八次,地级十六次,天级三十二次,由此可见,苏若邪自己融会贯通的苏刑天诀则是七十次,比起天级炼气功法都要高出了两倍多,差距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打个比方,天级的炼技(炼气技能)跟炼气功法就相当于一把重有一百斤的炮,没有臂力的话,能抓得动这把炮,轰出它的威力么?就算射得出去,没有强悍的身体,后坐力都能震死你了,所以需要两者互相配合!

    黄级的炼技跟炼气功法就好像一把重有五斤的手枪,能使得动,但是威力能大得过火箭炮吗?

    其实在这里只是说明了,每个等级的炼技与功法的威力问题而已。真正的男人,不打枪,那打什么?打炮!咱们若邪扛的就是炮?

    将气旋内的杀之气催动得干干净净,苏若邪再度催动起自己的苏刑天诀,将天地灵气一点一滴的吸入气旋之中,杀之气一点一滴的回复,不曾间断的修炼了七年过来。

    一夜修炼就这般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