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豫州济水城!

    看着前方,一座济水城由小变大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庞大的人流涌动,出城进城,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

    苏若邪一脸的兴奋,双腿朝着小喵的肚子上猛的一夹,从穿越到这个异界到现在,这可是打小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如何能让他不兴奋,小喵也是双眼冒着血光,口水顺着牙缝里流了出来,苏若邪翻起了白眼,用手中的玄铁重剑拍了拍小喵的脑门说道:“小喵,如果你敢乱来的话,我就把你的皮给扒了!”

    嗷呜~~听得懂苏若邪的话,小喵很是委屈地嚎叫了一声后,便将自己那一副血淋淋的模样给收了起来,只是一对眼睛还在骨碌骨碌的直打转,存心不良。

    一直到济水城门口,苏若邪差点没晕了过去,济水城城墙上雕刻着无数妖兽张牙舞爪,城墙上隐隐之间透发着一股隐晦的力量,而守城门的清一色穿着青色的铠甲,人身狼头,手持长枪,这济水城?就是父母口中所说的,妖界?居然妖到这种地步!

    而来来往往进城出城的人们对这些长着人身狼头的兵卫,似乎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哪有苏若邪这般惊讶。

    看来完全不需要担心小喵能做什么乱了,四周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人们,带着一股诧异的目光看着苏若邪,居然有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能骑着白虎,手拿着一把重剑,这孩子的实力可想而知,那把剑没有两三百斤的臂力,怕是拿不下来了,可是看着苏若邪那纤细的小手,提着就跟拿着玩物一般,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白虎,有分神兽与凡兽,而此时四岁的小喵居然能给四周那些马匹造成不小的视觉震撼了,不少马匹忌惮的眼神看着小喵。

    要知道这些马匹穿梭在各地,自然也是见过不少的世面了,可是居然还如此的忌惮小喵,妖国的那些城门卫又岂会看不出来,完全出于野兽的本能,他们也觉得这头白虎不简单。

    一名骑着骏马的十多岁少年看着苏若邪骑着白虎,看着胯下的骏马发怵,不由得骂了一声:“大爷的,那小子真帅,居然骑白虎,改天我也要去训一只白虎来骑骑。”

    白虎是种桀骜不逊的猛兽,神兽白虎更不需要多说了,就算只是凡兽白虎想要驯服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要不是苏若邪从剑齿虎口中将小喵救下,小喵也不会对苏若邪如此死心塌地。

    由于人流密集,所以小喵也降下了速度,苏若邪仿佛乡巴佬进城一样,四处观望,毕竟对于这一个世界,自己一点也都不熟悉,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城门高有二十丈,宽二十丈,城门两旁笔直地站着两排狼头城卫,就在苏若邪骑着白虎走进城门的时候,突然一名狼头城卫对着苏若邪喊道:“这位公子,你可要小心点了,这畜生要是伤了人,你可是要负责任的。”

    苏若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心里嘀咕着:“你没化形成人身的时候不也是畜生么?”

    进城后,中间一条道路宽有二十丈,与城门对齐,以青石板铺地,这一条道路为官道,非在妖国种当官或者是妖殿中人不能走官道,两旁宽各十丈的道路是提供给平民百姓的,就算你再有钱也好,也不能走官道,苏若邪自然不知道有这种规矩,伴随着苏若邪骑着白虎走上了官道,身后便传来一些人的议论:“你们说那小子是哪家的公子啊?居然敢骑着白虎走在官道上?”

    “不知道,那小子实力不错,只不过那一身的行头,太寒碜了吧?”

    “嘘,你不要命啦?人家小小年纪就能抗得起那一把钢铁重剑,你能抗得起么?要是没有实力的人,谁敢走官道?”

    “前阶段妖月公主来的时候,还骑着一头黄金剑狮兽呢……”

    官道的两边熙熙攘攘的人群正在吆喝做着买卖,无数的商铺林立,而骑着一头白虎的苏若邪走在官道上,看着四周林立的商铺,手中拿着一把钢铁重剑晃晃荡荡的,无比的显眼,而苏若邪这绝世妖娆的容貌,怎么看起来怎么迷人,或者说,让人感觉到无害。

    一进入城中桑桑不停的在小喵的脑袋上跳来蹦去的,这里看看那里望望好不兴奋,这也是桑桑第一次看到如此之多的人吧。

    苏若邪四处观察,其实说是妖界,还是以人为本,根本就是一个国家,而不是纯粹的妖界,就在苏若邪心中若有所思的时候,突然一声叱喝声传来。

    “那小子,你是谁家的?”自前方,一名坐着一头金钱豹的男孩身上穿着华服,身边跟着六名豹头护卫,朝着苏若邪高声喝道。

    济水城中,官家子弟一般都是互相认识的,今日官道上突然冒出苏若邪这一号人物,自然是无比显眼了。

    苏若邪看了一眼,小屁孩子一个,前世都已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加上这一世怎么也三十了,怎么会搭理那小屁孩子,而那骑着金钱豹的男孩看着苏若邪鸟都不鸟他,而在苏若邪肩膀上的云桑桑学着苏若邪的样子,双手叉腰,站在苏若邪的肩膀上,不屑的看了那孩子一眼后,便回过头去。

    那孩子突然看到苏若邪肩膀上的云桑桑,不得瞪大了双眼,高声喝道:“居然是九阴圣狐,左右,把他给我抓起来,把九阴圣狐献给天妖殿!”

    听到那孩子的高喝声,苏若邪眉头一皱,立即与天地灵气进行连接,感知能力犹如八爪鱼朝朝着方圆五里张开,朝着那六名豹头护卫探测而去,苏若邪这才放下心来:“不过是六名上品武徒的实力而已!”

    ‘吱吱吱……’云桑桑的速度快如闪电,就算是苏若邪也是望尘莫及的,一名平常的武徒可以轻松放到二十多个正常大汉,武士的力量则是可以放倒二三十个武徒,,放倒武徒的豹头护卫自然也是轻松不过。

    自云桑桑的肉掌内骤然张开十只长起码有六寸丈的利爪,利爪上闪着让人心悸的寒光,朝着六名豹头护卫横扫而去,骤然几道血柱冲天而起,紧接着四面八方传来一声声尖叫,苏若邪顿时整个人僵在那边,只看见半空中六个豹头兵卫的脑袋砸在了地上,咕咚数声,滚出了十来丈远。

    “出事了!”这是苏若邪心里的第一个想法,看向了孩子。

    那孩子突然吓了一大跳,原本以为苏若邪会对他下毒手,却没想到苏若邪第一时间跳上了白虎,顺着官道狂奔,那孩童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顿了顿,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地上那六具无头的豹头护卫,愤怒的咆哮道:“没用的东西,早知道就应该带裂豹护卫出来,那小子你给我等着,有种别跑。”

    通过天地灵气感应那孩子已经骑着金钱豹跑出自己的感知范围,但是他知道此地绝对不宜久留,若还逗留必死无疑,因为苏若邪已经看到有狼头城卫开始朝着他们追来了,城门口人口密集想要突破显然是不可能的,只能跑了!

    苏若邪双腿猛的一夹,低沉喝道:“跑!小喵,是死是活就看你的了!”

    小喵猛的一声虎咆,陡然暴起,以最快的速度从官道上进行冲刺,狂奔之间隐隐耳边传来一阵阵呼啸声,官道上人并不是很多,就算有,小喵在小乱石林里面都能够来去自如,更别说在这宽阔的官道上了。

    苏若邪将警惕性提到最高,与天地灵气的感应时时连接,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三股他无法探测清楚的力量一直跟着他,要将这些信息收纳入脑海之中,就要有庞大的魂魄力量,天地灵气给苏若邪的不仅是声音,还有容貌、影像、地形,说白了就是现代的无处不在的彩色摄像头,而且百分之百清晰,当然了,若是遇到超出自己实力很多实力的人,会被截断、或者显示得不太清楚,显然现在就是遇到了实力超出了自己很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