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苏若邪四处张望却无法看到是何方神圣在跟着自己,与此同时,暗处传来一声惊呼:“这小子好敏锐的感知,明明只是一个武徒,居然发现我们在跟踪他,妖月公主,要不要将他拿下?”

    “不用,先看看他的潜力,那些裂豹护卫已经追来了,看这小子能顶多久,那九阴圣狐灵智已开,父王派我来天妖殿‘历练’,怎么说也要做出点贡献,刚好有颗化形丹,这可是八品灵药,那九阴圣狐若是服下,凭着天妖殿的力量,定然能让这九阴圣狐成为我妖国的一大王牌,十年后的圣战,便多出了一张底牌了!”稚气未脱的女声缓缓传来。

    八品灵药,要是传出去会让无数人疯狂,这一颗化形丹的价值,无可估量,在这个异界,炼药也是非常重要的,不少人突破境界,或者要将自身的境界提高,都少不了炼药的帮助,何况每一种药都有药引配方,想要弄到配方又谈何容易?

    很快,凭着小喵的力量已经顺着官道冲出了城区了,看到一片山林苏若邪连忙拍了拍小喵,道:“速度进山林,他们就难找了!”

    话刚说完,苏若邪感觉到方圆五里外突然有一股力量朝着自己奔袭而来,根据天地灵气的感应,手拿弯刀,身穿银色的轻装豹头兵卫,实力在武士上品左右,朝着自己这一个方向杀来,速度极快,苏若邪暗暗心惊,只不过他们修炼的功法却只是在于黄级与玄级之间。

    差距一里一里的被拉短。

    四百丈,三百丈,两百丈。

    一百丈,五十丈。

    二十丈。

    就在逼近十丈左右,苏若邪的心越来越紧,突然间身后一道冷风破来,苏若邪陡然反击,回眸一剑,手中的钢铁重剑直击而出,那裂豹护卫由于速度过快一下子收不回身体,被苏若邪以纯粹的力量猛然一击,捅在了那裂豹护卫的腹部。

    噗的一声,一道血箭自那裂豹护卫口中喷出,一股强劲的力量直接将那裂豹护卫击飞,只见那裂豹护卫一路砸断了不知道多少树枝,这才滚落到地上不知死活。

    “咝,这小子真厉害,裂豹护卫速度极快,攻速迅猛,虽然肉体强度差了许多,可是这小子居然能以区区武徒击杀一名武士,而且能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之下,在敌人近身的那一瞬间做出最正确的反映,若是本宫在他这阶段的实力,定然没这番反映!”女子的声音再度传出。

    在苏若邪看来,这些裂豹护卫,简直就是刺客般的存在,若不是有强大的感知能力,苏若邪没有这般反映。

    嗖嗖嗖,一头裂豹护卫凭着自己的敏捷身手逼进了苏若邪的左侧,虽然只发出了一点点声音可以,对于苏若邪来讲,这一点声音已经够了,同样在逼近十丈左右的时候,手中的弯刀一亮,凭借着一颗树木作为掩护,那名裂豹护卫要暴起击杀苏若邪的时候,苏若邪骤然朝着左侧抛出手中的钢铁重剑,一道可怕的剑啸声让那裂豹护卫一时没有反映过来,那凝聚了苏若邪全身纯粹的力量的钢铁重剑击碎了掩护的树干,准确无误的击在了那裂豹护卫的心口。

    扑哧的一声闷响,重剑无锋,可是苏若邪凭着强大的爆发力,那重剑一瞬间将那准备进行暗袭的裂豹护卫自胸口击穿而过,又直接轰断了三根粗起码有两尺的大树

    此时裂豹护卫知道了,十丈是苏若邪的禁区,至少高速对战之中,以自己的速度没有绝对的优势!

    “咝。”暗中隐藏的黑影倒抽了一口凉气,赞道:”犀利!”

    其实,这是一种天生的素养!

    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后方的苏若邪突然感觉到小喵的速度慢了,因为前方,是悬崖,一种深深的无奈自苏若邪的心中陡然升腾而起,刹那间失神。

    “这小子居然分神了,他会被撕碎的。”黑影在裂豹护卫发动暴杀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道。

    苏若邪分神的那一瞬间,感觉背后猛的一痛,只是一瞬间的分神,便被那裂豹护卫砍了三刀。

    锵锵锵。

    三道血箭自苏若邪的后背炸出了几丈高,只留着三道深深的刀疤。

    “什么?不可能!这三刀的力量居然只能在他的背上留下三道伤!这小子的肉体怎么会如此强横?”苏若邪今天给了暗中跟随的人太多的惊讶了!

    武徒炼气、武士炼力、武师炼皮肉,大武师炼筋,武宗炼骨、大武宗师炼髓、武王炼内脏、武帝炼窍、武皇炼血,最后踏破人道,进入武仙之道,修出每个人的元神,从而进阶阳神,最后踏破虚空,成为炼圣。

    每个阶段都是至关重要的,但是苏若邪的刑天巫诀从一开始就已经将整个炼武步骤的都给颠覆了,所以一篇刑天巫诀,里面的修炼方法同样也能让苏若邪修炼到炼圣的境界,就看苏若邪能够参透多少了。

    被偷袭砍了三刀,顿时一股怒火升腾而起,苏若邪手掐剑印,父亲说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但是在这危机关头,也没办法了,便使出了一直都没有使用的炼气剑技,剑指凌空一点,手掐剑印,口中厉声喝道:“苏家剑法落星式……”

    苏若邪以自己的魂魄内视剑脉,苦笑了一声,此时自己的杀之气才只是七星黄级的水准,在这世界上有无数的炼气技能,简称炼技,在这些炼技当中,包括武术、道术、炼药之术等等囊括一切,从一星黄级到九星天级,其中的差距极其巨大,但是苏家剑技的炼技极其古怪,居然能够升级的,所以从原本的一星黄级剑气,此时苏若邪已然升到七星黄级剑气,只是与刑天巫诀天生就是超越九星天级战气互相融汇,成为杀之气,自然也是超越了九星天级的存在,破坏力不言而喻。

    在这个世界就是以境界、炼气技能、炼气功法为一体,境界决定了能量本质的变化,炼气技能决定了搏杀之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而炼气功法决定了体内气旋容纳力量的程度以及力量属性,而苏若邪那将苏家杀之气以及刑天巫诀融汇在一起的功法,能够超越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九星天级的功法两倍。

    杀之气却是属于天级的炼气技能的行列,只是没有相应的境界,却是无法将杀之气发挥到极致。

    死在这里的话,苏若邪不甘心,伴随着一声叱喝:“疾,走!”

    三道金黄色的剑光破杀而去,华光一闪即逝,三颗斗大的豹头冲天飞起,顿时裂豹护卫心惊了,苏若邪这个武徒实在太恐怖了,他的破坏力已经超出了地级的武士,而刚才那三刀就算是修炼这个世界专门坚固肉身的武士上品巅峰,一个不小心也要被撕裂成粉碎,可是却只给苏若邪留下了三条伤疤,入了骨却没斩断,就好像劈在坚硬的石头上,只能砍进一半。

    “这好像是诛仙剑派的诛仙落星式,这小子是道界中人?这才是不折不扣的天级武徒啊!”暗中传来一声阴柔的男声。

    “不可能,像这种绝世奇才,若是道界中人,那些人定然全力培养,作为圣战的一张王牌,而且诛仙剑法的缺陷就是杀力狂暴肉体不强,此子定然要为本宫所用,若不能为本宫所用,趁他羽翼未满,杀之!”女声字字铿锵,带着一点微微的颤动。

    这就是刑天巫诀里面锻造肉体的手段,相当惊人,周身若石,所谓的周身若石,就是皮肉、筋骨、血髓、内脏都有坚石般的强度,便是如此,如果苏若邪突破了下一个境界,周身若铁的话,就刚才那弯刀的质量,也只能在他背后发出铛的一声声响而已,苏若邪心中也再次感慨,幸好像他父亲那样铸剑手段高强的人并不多,若是那些弯刀是自己父亲制造的话,恐怕自己骨头都会直接被劈碎。

    小喵已然靠近悬崖,悬崖之上,远远望去一大片无边无际肥沃的土壤滋养着一片片青翠的草地,点缀着一块块大小不一湛蓝的湖泽,一片片高至少有三丈的草地,无边无际的蔓延,无数的树林密布,生机盎然。

    吱呜~~

    远方的天空中翱翔着起码有数百只翼龙,一只只展翅至少都十丈宽,黑压压的一片占据了一整片空,俯视着地面那密密麻麻一片片如火如荼般的群体,这些群体是由一只只噬火鼠组成的,起码有数万只,一头绕是在食物链顶端的钢甲暴龙被这一片噬火鼠一扫而过,顿时连表面那厚重的钢甲都没有剩下,无他,属性相克,火能化金。

    紧接着,天空中发出一声声整齐的厉啸,数百翼龙俯冲而下,大嘴一张便是十多只噬火鼠下肚,豫天泽所有的生物战成一片,无时不刻的战争让苏若邪感觉到一片混乱,单单只是方圆五里反馈到他脑海里的信息,就让苏若邪感觉到一片头晕,这里的生物多么数不清。

    苏若邪知道,这悬崖之下便是豫天泽,居然如此恐怖,难怪需要天妖殿在此处坐镇,要是让这些自豫天泽跑出的话,那么定然会引起大乱!

    深吸了一口气,苏若邪冷冷的看着剩下的十三名裂豹护卫,准备拼死一搏,突然传来一声怒斥:“都给本宫住手!”

    一道光芒直射而下,直到光芒消散,苏若邪皱眉看去,是一名大概比起自己还要大出那么几岁的少女,小小年纪,绝美的面容上带着一股难以掩饰的高傲与威严,一头的青丝随风飘动,看起来楚楚动人,身边伴随着两名穿着黑色斗篷的护卫!看不清楚容貌!

    “拜见妖月公主!”十三名裂豹护卫同时跪下参拜,他们的脸上充满的崇敬!

    这妖月公主理都不理他们,而是直接看向的苏若邪,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苏若邪!”从小喵身上跳了下来,此时高便有一丈三的苏若邪傲然道。

    “你苏家诛仙山不是三十多年前被灭门了吗?三十六万苏家弟子死得干干净净,怎么会遗留下这一条血脉?”那女子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念叨:“此子若能为我妖界所用,必然能够超越苏破天老人!”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家人还好好的,什么叫被灭门了?”突然苏若邪想起临走之时,父亲说道,剑丸中有我们苏家的秘密,让苏若邪心脏猛的一抽,看来似乎自己的家庭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算了,本宫不与你争执这些!”妖月公主觉得可能自己感觉错了,不屑地看了苏若邪一眼,指向了云桑桑道:”九阴圣狐,本宫花大价钱买下,你想要多少,开价便是!”

    “免开尊口,不卖,我与桑桑的感情岂是钱财能够衡量!”苏若邪全然不惧,这一股定力让妖月公主十分佩服,一个七岁的孩子居然能够有如此的定力。

    虽然在这个世界上苏若邪七岁没错,但是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穿越到这一个位面,如果这时还怕死的话,岂不是笑话!

    “好,今日本宫就让你死了这一条心,本宫不以武力逼你,你自己抉择。”说着说着便从她手中的项链,显然与剑灵镯一个功效,拿出一颗不过巴掌大小的石头,道:“此时,乃是炼石,你将手按在上面,可显示出自己的实力!”

    苏若邪心中涌出一股怒意,顿时体内气旋前所未有高速旋转了起来,气旋内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液化,不过苏若邪此时没有顾那么多了,走上前去,一掌按在炼石上,自己的实力立即便显示了出来,苏若邪,在愤怒之中,同时从武徒与道徒的的境界突破到了武士与道士的境界。

    武徒只一个决定最基础的境界,到突破了武士的境界,才真正的是算是一个刚刚步入炼武的第一步而已,而武师则是已经作为指引人炼武的存在,为师!

    苏若邪此时才七岁便能从武徒突破到武士,道徒突破道士,天赋之高,由此可见一斑。

    “武士!不错!比起这些武士上品境界的裂豹护卫都要好无数倍了。”妖月公主指了指裂豹护卫,看着苏若邪眼中带着略微惊讶、赞赏同时更多的则是不屑,拿出了一颗赤红色的丹药道:“武徒、武士、武师、大武师、武宗、大武宗师、武王、武帝、武皇、武仙、阳神、炼圣,十二个大境界,本宫手中的丹药乃是化形丹,需要八名修炼丹的武王境界的人才可炼出这么一颗化形丹,或者一名武帝境界的炼药大师。”

    没有理会苏若邪想要说什么,妖月公主冷声喝道:“九阴圣狐,九千年孕育出一只幼体,三千年进入成长期,每一千年生出一尾,三尾要渡劫,三千雷劫,又三千年进入成熟期,六尾要渡劫,六千雷劫,再三千年进入完全体,九尾要渡劫,九天雷劫,第七千年时方可半化形,第八千年才可完全化形成人,有化形丹,八品武帝灵药,可省去这九阴圣狐八千年苦工,且不说这些,就算我将手中的化形丹赠予你,你让它服下,此时你可有能力帮她抵挡八千雷劫?你与她之间的感情,抵得上可以免除她八千年的苦修吗?你若真是为她好,就应该替她着想!”

    妖月公主字字句句都狠狠的撞击在苏若邪的心上,八千年,何等遥远,自己跟云桑桑也只不过只有七年的感情而已,难道就要她为自己苦修八千年么?自己前途一片渺茫,若化成一片白骨岂不是留下桑桑一人苦苦修炼,渡劫时又难免夭折,其中凶险可想而知。

    苏若邪的小手双拳紧握,由于用力过猛,让得那手掌指骨处变得一片苍白,苏若邪的内心在不停的争斗,的确自己没有办法给桑桑什么!

    “你不用不甘心,三十万两黄金,你想要,本宫马上就给你,做一笔交易,这九阴圣狐灵智初开,我不愿意以粗暴的手段让你与她强制分离,不过你也必须做出决定。”妖月公主字字掷地有声,趾高气昂,俯视着苏若邪,他在她眼里是那么的渺小,如蚂蚁般的存在,可以随意碾杀,打碎了苏若邪心理一道又一道的防线。

    几经挣扎,苏若邪依然没有那个勇气,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让桑桑苦修八千年,也许到那时候自己真已经化为白骨了,而桑桑则是白白浪费了这一次机会。

    “成交!”苏若邪脸色一片苍白,冷声喝道,如今他没有选择了,为桑桑,没办法,只有这样,对桑桑来说这样才是最好的,因为此时的自己,前途一片渺茫,跟着自己,也许会途中夭折也不一定。

    “好,果然识大体!”妖月公主做事向来雷厉风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苏若邪手中抢过云桑桑,当即也从手链之中拿出了三个边长各两丈的正方形箱子道:”这里是三十万两黄金,你点算一下。”

    苏若邪先箱盖都没掀开,打开了剑灵镯,将三个箱子收入剑灵镯中,突然剑灵镯里升腾出一缕凌烈的杀之气,在妖月公主身后穿着黑色斗篷的两名护卫同时一声惊呼:“诛仙剑丸!里面有苏家诛仙剑法和诛仙心法,这小子果然是苏家后人!快快交出剑丸!”

    那妖月公主听到那四个字也不由得脸色大变,喝道:“小子,交出诛仙剑丸,你要什么本宫都给你!只要你投效本宫,本宫全力培养你,以你的资质到时候夺个武状元不成问题,到时候何等风光……”

    苏若邪的心脏再度猛烈的抽搐了起来,发出一声惨笑:“我要干你行么?罢了,看来今日我真要栽在你们手中了,好好照顾桑桑,但是想要剑丸?做梦!今日你们的‘大恩大德’我苏若邪记住了,最后告诉你一句话,莫欺少年穷,十年之后,我会让你为今日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的。”

    不顾那脸色发青的妖月公主,苏若邪张开双臂,脸上依旧骄傲,纵然一跃,往身后悬崖边跳了下去。

    那一幕,悬崖边上,传出了云桑桑以及小喵那犹如杜鹃啼血的嘶吼!

    妖月公主跑到了悬崖边,已然看不到苏若邪的身影,只看到一根缓缓飘落的羽毛,一口气憋在胸口有种说不出的难受,莫欺少年穷,她没想到一个七岁的孩子能有如此成熟的心智,还是说自己越活越回去了,居然现在连一个七岁的孩子都无法让他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