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头马XO

第一章 人头马XO

一个阴气浓郁,幽灵飘忽,小鬼还乡的初秋黄昏,失意落魄的王伟抬头看了看旁边招牌,拐进了街边的“红唇酒吧”。

    刚一落座,一名漂亮的女服务生含笑向他走来:

    “先生!请问喝什么酒?”

    “随便来一瓶!”王伟放下背包懒懒地答,看也懒得看她一眼,女生一笑,妈的,笑什么笑?虽然好看却不是我的,有什么好看。这个天下都他妈的难看死了!

    他谁也不瞅,抬起一双大手狠狠刮了把脸,随手掏出一支皱皱巴巴的烟点燃,支住额头。

    吧桌上烛光摇曳,恍若鬼火,五颜六色的灯光刺眼,震耳欲聋的音乐好象击打在人的心口上。昏暗中,只见人影幢幢、妖魔乱舞,并不时传来鬼哭狼嚎般的笑骂声。

    转眼,女服务生娉娉婷婷地手托一个方盘绕过跳舞的人群,给王伟送上一瓶人头马XO和一个高脚玻璃杯。

    “先生!还需要其他什么?”女生客气地躬身微微一笑,露出好看的小白牙。

    “不要!”

    王伟猛地一把抓起大酒瓶,他的这一冒失举动倒把女生吓了一跳,一个哆嗦之后,下意识退后一步,看着这个好象吃错药的大男人,想走开可又小心翼翼询问道:

    “先生,要我为您打开吗?”

    “不要!不要!不要!”猛地抬起头,王伟十分烦躁地一甩手喊叫,那种失态显出绝望的气慨:“不都说了吗,不要再烦我,谢谢。”

    这一声突兀的喊叫惊得四周喝酒的男男女女惊讶地转身朝王伟这边看过来。

    王伟却是不管不顾,伸手抓过那个酒瓶拧开大盖转转瓶,反手拔开一个酒塞子“吱”的一声,咚咚咚倒了一杯闷头喝起来。

    这个时候,要是有人出面说点什么,王伟肯定第一反应就是出手好好教训下这些不知死的王八蛋!老子看你们这些喝酒跳舞的人就来气!

    舞厅里灯光大亮,这个平时笼罩着一层神秘面纱的去处,此时就连旮旮旯旯角落里的人都尽收眼底。

    靠墙边的吧台前,一位姓林的年轻领班正听那个女服务员描绘事情的经过。显然,她是个新手,还没从这样可怕不近情理大男人的经历中彻底解脱出来,她脸色苍白,花容失色,身子在不停地发抖,说起话来声音发颤……

    沾上第一滴酒的瞬间,王伟只感到开始一口喝下去感觉有点藿香正气水的味道,后劲十足。

    什么酒?无花果和檀香木细微的香气瞬间在口中弥散开来。如果心情好或许会继续慢慢啜饮,玩味生命之水的香醇丰厚,绵长余味。

    可现在他只想一口气干了它,管它什么味道,没几分钟,一瓶酒被喝了个底朝天,王伟向女服务生招了招手。

    “算账!”

    女服务生有些胆怯地走来。

    “先生!请问是否再要一瓶?”女服务生吃惊地看着空酒瓶,微微一笑客气地询问。虽然不情愿,但职业要求她不得不恭恭敬敬询问客人要求。

    “不,多少钱?”

    “一千八百元!”

    “一千八百元?”王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拿起酒瓶看:“什么酒?这么贵!”

    开始女服务生还透着小心,此时却忍不住白了一眼面前这个衣着猥琐、说话粗俗、喝了酒居然还不知道自己喝的是什么酒的男人,这才好象发现了异常!叫花子?她好象受骗了一样,王伟进来时看不太清楚,现在灯光底下,她不满地偷偷白了他一眼。

    王伟在她眼中不仅跟其他客人不一样,就连穿衣打扮也特别,根本就是一个进错大门的蛇精病嘛!

    “就凭你这种人,也敢进来喝酒?哼哼。”

    不过这话倒是没有说出口,女服务生说出来的是:“对不起,先生。人头马XO,享誉全球的世界名酒。上面的外文您看不懂,先生没喝过,难道还没听说过吗?”

    王伟脸上一阵难堪,腾地感到酒冲心头,脸上一阵激热,只见光线透过水晶瓶呈现出通透的琥珀色。

    看起来两个人明显地带着不悦之色,而王伟只是想喝酒,却没想到会喝这么不靠谱的酒,在女服务生的不屑眼光注视下,显得有些不自在,即使是下一秒就想死的人了,心里也还想要脸面,于是将自己靠在沙发上的身体调整了一下,神情冷漠地嗫着牙签。

    嗓子眼儿香气旋即袭来。浓郁的花香扑鼻,混含着辛辣的气息。茉莉的清香从口中飘逸而出,夹杂热烈的番红花香。

    停了下,王伟吐掉牙签,干咳一声掏出身上所有的钞票放在台上:“我身上只有六百块钱了。”

    又摸了一阵:“这还有二十一元零钱。”

    “先生!你这样做,我怎么向老板交待?”

    女服务生为难地说,看着桌子上那一小堆脏兮兮的钱,脸腾地一下涨红起来,好象给王伟打了一巴掌,“早知道这样,我给你拿瓶普通的白兰地好了!”

    这个钱,客人要是拿不出,就得从她工资扣,这不耍流氓么,看到王伟这样,女服务生也不淡定了。

    她一翻眼睛,心慌气短,明显没有了对待尊贵客人的那种耐心与尊重。

    王伟的冷静是出人意料的,好象他需要专心对付的只是面前的空酒瓶和高脚杯,只听他抬头干笑一声,慢条斯理地说:“小姐啊,大哥能在临死之前进来你家酒吧喝最后一杯酒,也是我这辈子修来的缘分吧?”

    “天哪,还有这种人?吃霸王餐也就算了,还拿死吓唬人,你是当老白酒喝的吧。真是暴殄天物!”

    她边说边鄙夷地盯着王伟。看他怎样!

    王伟本来眼睛盯着桌子上的那点可怜的小钱,那是自己的全部家当了,可一听这话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脸色黑红,比那面前的小妞更要红上百倍。

    慢慢收敛,想要发作却又忍住,端起酒杯说:“没错,这是我今生头一回喝这么好的酒,也是最后一次。值了,来,大哥我再敬你最后一杯!”

    “先生!”

    女服务生看着空空如也的酒杯,又来一个男服务生,拉开女服务生,对王伟央求道:“先生,你可得照顾我们一下,否则……”

    王伟爽快地答应,询问:“小姐,可以签单吗?”

    女服务生正皱着眉头查看手上的账单,红红绿绿的霓虹灯交替闪烁,将她好看的漂亮脸蛋照得五彩斑斓。一听要签单,眼睛一亮!

    【作者题外话】:下章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