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签单

第二章 签单

“咋的,先生,您要签单呀?”

    女服务生好看的脸上笑容又慢慢重新开始绽放,探身询问道。

    王伟盛气凌人,很随意地点点头。

    “可以吗?”

    “当然!”

    女服务生迟疑了一下,将信将疑,清点了一下,拿着账单走过来对着王伟说:“人头马XO一瓶,什锦果盘3个,餐巾10个,牙签一小包……先生,您看看对不对?”两个服务生斜视着瞬间一变成了尊贵的客人,恭恭敬敬递上,王伟接过酒水清单,看都没看地伸手接过黑色签字笔,刷刷在上面一挥签上“奥巴马”三个字,递给女服务生。

    美国总统?

    奥巴马!

    天啊,女服务生诧异地望着王伟,脸色大变,男服务生接过去一看,哭笑不得,解释道:“这……我们不赊账,小本儿生意,赊不起呀……您是,奥巴马……”

    王伟把眼一瞪:“不赊账?不赊账递给我账单干什么?我怎么就不是奥巴马!”

    这一切当然都没逃过坐在吧台后面的老板和他的几个看场子保镖的眼睛,几个身强力壮、全身黑色半袖紧身衣宽马裤子的保镖好几次忍不住想冲下去,都被老板拦住了:“着啥急呀?早晚送他上道儿!”

    他指着王伟的方向说:“赶紧,记下特征!”

    这时,一群少男少女有说有笑一溜小跑地来到酒吧门口,似乎想进来找个僻静的地方谈谈什么事情,说说心里话。

    一推开舞厅门,巨大的噪音奔涌而出,他们嘻嘻哈哈跑了进来,路过王伟身边时,有人看见王伟的尴尬神色和寒酸的穿戴,哈哈一笑:“咋了,姐?遇上吃霸王餐的了?要不要小弟们帮忙啊!”

    王伟双眼喷火,正要发怒,大闹一场,反正今天老子也活得没什么滋味了,不如闹腾起来,给所有人看看他和这个可恶的世界到底是什么屌样儿!

    女服务生连忙将那个男生挡在身后,质问道:“想干什么呀你?”

    “阿香,怎么回事?”听到声音,一个男人走过来问女服务生。

    女服务生脸色瞬间由红变白,看了眼王伟,见到自己的老板来了,赶紧退后一步,好象见到了救兵一样委屈,眼圈含泪小声说道:

    “这位先生喝了酒,不够钱买单。还要打人……”

    老板不算是个英俊男,长得方头大脸,也是二十多岁年纪,不过看上去要比王伟老练沉稳得多,他先是迅速扫了一眼怒目而视的王伟,转问道:

    “差多少?”

    “一千二百元。”女服务生的眼泪扑簌簌终于滚落下来,挂在好看的脸蛋上。

    这时,王伟才多少有点清醒过来,就连他这个本不想惹事,但却突然惹上事了的家伙心里也明白,这瓶酒水钱他要是掏不出,就得女服务生掏了。

    王伟仗着几分醉意,看上去要比没喝酒前张狂得多,他看着穿着讲究,来到面前的人,高声大嗓,目空一切,一望而知是那种喜欢排场、时时需要喝彩的人物。可偏偏,现在却遇到了一个喝酒掏不出钱的蛇精病份儿上。

    但是他并没醉,也不道歉,只是冷眼看着下一步老板要怎样?

    老板脸色一沉,虽然他已经看到了桌子上的空酒瓶,但为了缓和什么,嘴上却是话里有话,故意问道:

    “这位先生喝的什么酒?”

    “人头马XO。”女服务生一指那空空如也的酒瓶,心里更加觉得委屈了,在酒吧干了这么久,什么鬼样子的有钱人都也见识过了,可还是头一回碰上这么穷的人也敢跑到这里来装,而且喝了人头马还敢这么装的人。

    “XO?”老板伸手拿起台上的大肚皮空酒瓶,随便飞快地打量了王伟一眼,估量着此人的来头,嘴角露出一丝莫名其妙的笑意,“他自己点的吗?”

    漂亮的女服务生用餐纸擦了一下眼睛,迟疑一下,低声答道:

    “他说随便来瓶酒,我就挑最好的给他了。”

    老板皱着眉头查看账单,心下悻悻,又查看了一下账单。

    “你是奥巴马?”

    王伟淡然一笑,没回答。

    女服务生咬着嘴唇,在后边紧张地注视着,一时无语。

    整个过程,王伟倒是一声不吭,灰常灰常淡定,比所有此时围绕在旁边酒台上的各色人等脸色和表情都镇定异常,脸上的肌肉颤动却远不是那么镇定。

    老板瞟了一眼满脸窘迫的王伟,见他眉宇间透着一股锐气。

    它所体现的,正是那无可比拟的奢华,而奢华是暴发户的身份证,是二悲青年的无上荣光,因为它是灵魂的堕落,是心灵的真正死亡!

    就这一眼,他的目光炯炯有神,顺着王伟的脸,一直看到他下面两只大手紧紧握成的拳头。

    这倒也吓不到谁,要讲打,他酒吧倒是见识得多了,吧台那边的手下保镖早已虎视眈眈、浑身痒痒、跃跃欲试了。不过,王伟的正气凛然却是让他心里一惊,这种眼神他是见过的,大有壮士一去不回还的气慨。

    命运之神用海市蜃楼作诱饵,把人弄到了这个狗日的地方玩够后再将他推到了绝境边缘。工作找不到吃饭都成了问题,居然成了人们眼中的蛇精病!!!

    王伟在莲花山转悠了十几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半年前来南方闯天下,奔波了几个月,虽然工作没找到,但长了许多见识。

    眼看天慢慢暗了下来,他想喝酒,想醉它一场,熟悉王伟的人现在看见他恐怕都认不出他来。

    和以前相比,王伟腰杆没那么直了,头发有点乱面容有些憔悴,甚至还有些浮肿。

    而且,就在半年前还是乌黑的头发,现在居然有一半已经白了。

    以前最注重个人形象的一个牛逼人物,从来都是典型的风流小生打扮,虽然是警察可他从来不穿统一的威严警服,衬衣西裤永远都是板板正正,腰上总扎着名牌皮带,可现在的王伟外衣衬衣皱皱巴巴,灰绿色人字拖沾满了土,手腕上连块手表都卖掉了。

    只有一双眼睛还透出狼的锐利。

    总之俩字:落魄!

    他该做点什么,比方说,从背包中抽出那把锋利无比的不锈钢水果刀,对准自己那皮肉不算太厚的胸膛捅那么一下。

    或者,干脆就给身边随便哪个家伙一刀。

    【作者题外话】:下章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