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远征(2)

第1086章 远征(2)

魔龙鬼奚的魔骸长达二百五十余米,比黑炎、鬼峒的魔骸更加的醒目、刺眼磐山号、殛天号、御虚号诸多名震海东大陆的浮空战舰,也只剩残骸坠毁在戮神台上。

    在大战之前,戳神台的规模要比此时大上好几倍,此时没有被完全摧毁,是因为最为激烈的战事在龙骧远征军杀到戮神台前,就已经结束了。

    虽然最初的远征军分三路总计三百万精锐进入北境魔域,但之后十数年间,陈海还陆陆续续从北陵征调三百多万精锐子弟,甚至将天机战械的制造工场都修建在殒神渊的边上,迁来三十万匠师、匠工,而从抵达殒神渊的边缘到攻占戮神台,前后就用了六年时间,无数将卒战死在殒神渊的深处。

    秦虎山、奚同光、余苍、黄岐玮、鹤真人、谢觉源、姜晋、袁燕雪、刘政华、桓荣、吴云湖、屠缺、魏哲、刘亚夫、周斌等二十多名天位境强者壮烈的陨落在旷日持久的灭魔一战之中。

    此刻还站在陈海身后的将卒,则剩不到一百万,但就是这一百万铁血将卒,能凝聚出来的杀伐血云,就已经能将殒神渊最深处那道晦涩至极、有如实质的血色气息压制住,更不要说一道道众生愿力凝聚的紫电雷霆不断朝戮神台下方的魔渊深处劈去……

    在戳神台下的下方,那血色魔雾像血海一般剧烈的翻凝,那晦涩至极、有如实质的血色气息还无比的强大,但将要凝聚出魔神头颅的虚形之时,就被成百上千道紫电雷霆所凝聚的紫电雷鞭所劈散掉。

    姚文瑾、云师都修成祖龙诀,他与姜寅、龙帝苍禹一起,协助陈海祭使太虚龙魂鼎,所凝聚的紫电雷鞭要比当初镇压住魔龙磐山时强出数倍,但也仅仅是令太古魔尊黑梵难以在殒神渊底凝聚成形。

    有时候甚至还要齐射一波青莲集焰弹,形成广及千丈、万丈的青莲焰海,换陈海他们歇一口气。

    “人族恶业不消,本尊便永生不灭你等小儿,今日借百万将卒血杀之气,又借亿万人族愿力是令本尊难以凝聚真形,但此地魔域,远离人族故士,山水险恶、魔瘴横行,人若久居,最易滋生魔念,怕是不用三五年,你身后百万将卒都要有半数入魔,你们到时候还能镇压住本尊多久?而你们倘若不敢重兵驻扎于此,有三五百年魔族在殒神渊便能再次兴盛起来,而此次规模的远征,你们三五百年就能组织一次不成?”

    一阵阵带着丝丝撕裂神魂异力的魔音怒吼从血海深处传来……

    黑梵敢这么嚣张的说出来,也是猜到人族拿它没辙,而当年刚进入星衡域的姜燮,修为不知道比这些土著高出多少,也只能镇压它,而难以炼灭。

    陈海哂然一笑,懒得多费什么口舌,挥了挥手,就听得殒神渊的上方传来轰隆隆金属碾压的异响,差不多过去一个时辰,才看到一座高逾百丈、重逾亿万的古塔顺着斜坡铺设的轨道快速滑降到戮神台上。

    这座古塔虽然予人浑成一体之感,整体就是一件法宝,却没有人祭炼,而是用最笨的办法,转运到极北之域、转运到殒神渊戮神台来,也不知道北陵军为转运此塔花费多少的心思。

    “你们费尽心思,将没有祭炼过的藏剑塔运过来做什么,难不成还想着用此塔,将本尊压死不成?不过,以你们的修为,即便祭炼藏剑塔,也不可能修成梵天境大成都未必能掌握的大千剑阵对付本尊,”血海之中传来一阵阵可笑之极的狞笑,但转念想明白陈海他们的用意,才带着些许惊讶的语气说道,“哦,姜燮的神魂气息还附在藏剑塔上,你们是想用此塔作为道标,引导姜燮再入星衡域?不得不承认你们还是有些小聪明的,但且不说姜燮能不能成功轮回转世,就算他拾得此世的记忆,等他踏入梵天境,隔着无尽太虚混沌能感知到藏剑塔的存在再入星衡域,都不知道多少万年之后了,你们有谁能等到哪一刻?”

    “那要看姜燮前辈在哪里轮回转世了,”陈海哂然一笑,说道,“倘若姜燮前辈在三十三天轮回转世,或许不需要我们等上那么久!”

    “……”血海之中沉寂了许久,猛然间魔雾翻腾的血海凝成两只巨大无比的魔爪,就朝高逾百丈的藏剑塔抓来,恶狠狠的就想将藏剑塔撕碎掉,令姜燮再也感知不到重返星衡域的道标。

    陈海猜到黑梵隐藏实力没有完全展露出来,看到这两只血色魔爪猛然抓出来,两道紫电雷鞭抽出去,往那两只血色魔爪死死的缠住,令其无法将没有祭炼过,直接从血炼场深处搬出来,又费尽心思转运到殒神渊深处的藏剑塔拖下去。

    这时候八极玄龙辇所凝聚的八头血龙,就缠绕着殛天号猛然往血海深处沉去,下一刻,整艘殛天号在血海深处猛烈的炸开,蘑菇云般的烈焰冲天而起,几乎要将整座殒神渊都吞没进去。

    三千枚青莲集焰弹在殛天号内部一起炸开,使得整体殛天号就仿佛变成一只超大规模的爆竹,冲天而起的烈焰将遮闭谷底的血色魔雾冲荡一尽,就见数万丈之下就是殒神渊真正的谷底,一座千丈高的巨碑镇压在一条血色河流上。

    那条血色河流里所流淌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河水,而是晦涩之极的血色气息,或者说是太古魔神黑梵被太古神碑镇压后显现出来的神魂本体。

    就见那血色气息,仿佛血液凝聚的草藤一般早就将那太古神碑缠绕得密密麻麻,还有无数的根须钻入太古神碑的裂隙里去,似乎拼了老命似的往里钻。

    这座看上去平常之极的巨碑,竟然就是往生大阵,实际上很令人掉眼球。

    殛天号整体殉爆,不仅将遮盖谷底的血色魔雾冲荡一空,青色烈焰隐隐藏着一朵朵莲形虚影,往太古神碑席卷而去。

    “嗷!”谷底的血色河流剧烈的翻滚起来,没想到陈海搬出来藏剑塔,也仅仅是诱饵,好方便他们一举攻破血雾魔阵,用青莲烈焰伤及它缠绕轮回碑的神魂本体!

    神碑乃太古神物,甚至比太虚龙魂鼎还要强大得多,陈海根本不虞会伤及太古神碑,与姜寅、云师、姚文瑾一起牵动一道道紫电神雷,朝太古神碑轰去,务必尽一切可能,将太古魔神黑梵缠绕太古神碑的神魂本体剥离出去。

    陈海是没有办法彻底消灭太古魔神黑梵,但只要每削弱一分它对太古神碑的控制,太古神碑对它的镇压就会强上一分。

    陈海就没有妄想过能彻底消除凡民心里的恶念,但他相信凡人也不是生来就性本恶的,而魔劫之所以一旦失控,有人族内部的因素,但也有一个因素就是太古黑梵的神魂被太古神碑镇压太久,久到它即便被镇压,也能掌握太古神碑的一部分禁制。

    陈海只需要减轻太古魔神黑梵对神碑的控制力度,魔族就能够消灭很久。

    陈海也没有指望能彻底消除魔劫,甚至也不清楚将姜燮的神魂气息保留在藏剑塔之中,不抹除掉,会不会真能接引姜燮再入星衡域,但他此时所能指望的,只是尽一切能力,给海东大陆的人族带来几百年或者三五千年的安宁……

    隆庆四十八年,深入极北之域长达二十六年之久的龙骧禁营军才返回天罗谷由于太古魔神黑梵的神魂本体受到重创,仅需要十万龙骧禁营军在殒神渊轮流镇守便足够了。

    这时候北陵军已经造出能够日行三万里的超级飞舰,每两年一度的换防,也只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这显然要比当初所设想的两三百万精锐长年孤悬在外,要轻松多了。

    此时燕州经血云荒地抵达星衡域的天域通道彻底的打开,三座天域似乎彻底的衔接在一起。

    虽然此时的陈海声望登峰造极,但他并没有直接称帝,最终分别是他与董宁之子陈坤以及他与周晚晴之子陈吕分别在燕京、雍京登基,海东大陆也于这一年改为贞玄元年。

    贞玄六年,陈海也没有在雍京久住,便携周晚晴、宁婵儿、董宁、苏绫四女,与苍禹、左耳、姜寅、左师、雷阳子、沙天河、卢少商、姚文瑾、姜雨薇、姜赫、陈烈、乐毅、赵如晦、薛存、纪元任、计都等人在殒神渊创立玉虚宗,从海东大陆的人族国度选录弟子,代替龙骧军世代镇守殒神渊!

    贞玄七十六年,燕州与星衡域的天域通道再一次闭合。

    天罗谷底的磁光之河,仿佛一道灵蛟钻入虚空中消失掉,站在斩仙峰之巅看着这一幕的陈海感慨万千。

    虽然他能借助太虚龙魂鼎强行撕开虚空,再返燕州,但他心里清楚,眼前这一幕代表着一个新的时代循环的开始,代表着他与燕州太多的因果牵连也在这一刻被切断。

    见宁婵儿、苏绫、董宁皆神色忧伤,情知她们对燕州也是情难割舍,而杨巧儿无望踏入天位境,最后还是选择留在燕州,不愿陈海看到她衰老乃至坐化时的情形。

    “这次回来,要去雍京走一走,散散心吗?”董宁开口问道。

    “算了,等下一次有好心情,再到雍京去走走看看吧。”陈海摇了摇头,他知道三女都没有心情游历天下,便一起凌空往殒神渊飞去。

    再次回到殒神渊,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

    陈海他们在殒神渊之外择地建了道宫。

    没有灵脉,但用新推演出来的聚灵天机禁制,硬生生在极北之域凝聚出足够众人日常修行的灵气来。

    玉虚宗不干涉海东五国的世俗事务,弟子只需要在宗门修行期间参与镇压太古魔尊的日常课业便可,条件自然是极其的艰苦,但宗门永远向寒族子弟敞开大门,还每年派出大量的门人游走天下,收录有修炼潜力的弟子到殒神渊,这使得玉虚宗常年都有二三十万弟子在殒神渊修行。

    陈海刚回到道宫,还没有歇一口气,就感知到殒神渊谷底传来难以言喻的震鸣,他担心太古神碑镇压黑梵有什么异常,来不及聚集其他人,就化作一道长虹,往殒神渊谷底掠去。

    飞抵到戮神台前,陈海就见戮神台藏剑塔的上方虚空赫然被撕开一道口子,姜燮跟一个长相丑陋的巨汉手挽着手,极亲热的从空间裂口走出来。

    姜燮连走边指着陈海,跟身边的巨汉笑道:

    “哈十八,快快将神王诛魔战车拿出来眼前这人便是我跟你打赌所说的,跟陈祖一样自行悟出浩然天道的陈海,你要是不信,自己去问,我可有事先传授他祖龙诀?”

    “阿青,我信你还不成,但我手里的宝贝都被你赢光了,就剩一辆神王诛魔战车,你拿去也没有用。”丑陋巨汉苦瓜着脸说道。

    “谁说我没有用,我再次过来见故友,没有几件见面礼怎么成?”姜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