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毛长齐了

004毛长齐了

秦寿眼珠子一瞪:“道爷什么时候骂过祖师爷?那是你这混账小子干的!”

    “你说是那就是吧,我不跟你较真……”

    “什么叫较真?现在知道怕了?”

    秦行之难得的没有反驳秦寿,而是沉吟道:“跳大神念咒还真能打胎,这也太不科学了,难道真有道法这回事?”

    “科学是什么玩意儿……算了,多余问你,你小子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说什么。”

    “别计较那些细节。我分析一下哈,如果说不是跳大神念咒起效果,难道那碗黑水有毒?对呀,黑水那样子看着就瘆得慌,说不定正好能打胎呢。没错!以前我们给人家治病,时灵时不灵的,肯定是黑水有以毒攻毒的排毒作用,对症就会有效。”

    秦行之越说越是兴奋,任何超现实的东西都该有个合理解释才对嘛。

    内心深处,秦行之根本就不愿尊敬所谓的鸿蒙派祖师,他一直认为鸿蒙派原本应该叫做“坑蒙派”,至于道法,那基本上都是骗人的勾当。因此他宁愿给怪事一个勉强合理的解释。

    秦寿打断秦行之:“扯淡,排毒的东西就能打胎?那是个生命,不是毒!”

    “嗯,师父你这话也有道理……”

    “就知道你小子从来不相信祖师爷传下的东西,惹恼了老道,将你逐出师门!”

    “得了吧师父,就你这悲催样子能收个徒弟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的……再说了,你其实也不怎么相信祖师爷的东西,哎,你还别反驳,你要是相信的话,能把师门的宝贝给当了?我看你明知这趟生意全靠老天爷照顾,要是失败了,宝贝也就没打算赎回来,对吧?”

    “嘘,小声点!”秦寿大急,贼眉鼠眼的四处看看,见没人注意两人说话,这才松了口气,教训起徒弟,“这事儿不能说,让八姑听见就露底了。”

    “人已经杀了,钱也到手了,怕什么?”秦行之不以为然。

    秦寿翻白眼,臭小子这话,让不明白的人听了还以为两人是杀人犯呢。

    “徒弟呀,师父又饿了,怎么办?”秦寿苦着脸说道。

    早上好不容易吃了顿饱饭,跳大神又全给消耗了,秦寿此刻是饥肠辘辘。

    说到吃饭,秦行之也来了精神:“师父,快看看八姑给了多少钱?”

    秦寿掂了掂小包,又打开看了看,喜笑颜开的说道:“足有二十两,咱们发财啦!”

    “二十两就发财了?您这格局稍微小了点……”

    “说得跟你多有钱似的,臭小子比老道还没见过钱呢。如果不是老道慈悲,你三岁那年就饿死了,还想着跟师父出来混江湖?”秦寿嘲笑道。

    这是实话,秦行之是老道在路上捡的。

    当初秦寿四处游荡,按照后来他告诉秦行之的说法,那时秦寿刚死了师父,正是最惨的时候。骗吃骗喝这种事,单打独斗的很少,至少也得有一个在旁边“助攻”的角色才成。秦寿孤身一人越混越惨,后来就遇到了秦行之。

    说是“三岁”,其实是秦寿估计的,具体多大没个准数。

    那时秦行之躺在路边奄奄一息,饿得都不会哭了,秦寿一见恻隐之心大起,就把自己珍藏的干粮嚼碎了喂给秦行之,这才救了秦行之一命。可这解决不了问题,放秦行之不管,他还是个死掉的命,于是秦寿恻隐之心再起,干脆把秦行之背在身后,继续闯荡江湖。

    这老道,怎么就有那么丰富的恻隐之心呢?

    秦行之懂事后,倾向于认为秦寿当时是想收个给自己助攻的徒弟。

    说实话这所谓的鸿蒙派实在惨了点,秦寿的师父一脉单传,到了秦寿还是如此,如果秦寿现在饿死,秦行之又没有学全他的道法,估计鸿蒙派就此断绝传承也是有可能的。

    这样的门派,想要收个传人,难度可见一斑——好日子不过,谁愿意跟着老道吃苦受累呀。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秦行之越长越清秀,道法却完全没长进,让秦寿非常痛苦。

    也不能说秦行之没有天分,只要是秦寿传给他的道法,表演起来也是像模像样的,唯一的缺陷就是完全没效果。秦寿施法十次还有一次能成功呢,到了秦行之手里全灭。

    道爷一大把年纪了,还得亲自上阵,比当初自己的师父还惨……

    秦寿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很哀怨。

    幸好秦行之那清秀的模样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联系业务比秦寿强,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也愿意听秦行之忽悠。比如说这百花阁吧,如果让秦寿自己来联系,那贼眉鼠眼的样子人家一看就不靠谱,秦行之出马居然就真的说服了人家。

    毕竟,道士给人做法打胎,不说后无来者,肯定是前无古人的。

    “师父,既然钱到手了,咱们就撤吧。中午都过了,咱们先去弄一顿好吃的祭祭五脏庙,再去找个地方住下,那土地庙实在不是人住的地方。”秦行之说道。

    秦寿却摇头:“你小子忘了最要紧的事。”

    “还有什么能比吃饭重要的!”

    “宝贝,师门的宝贝呀。”

    秦行之恍然大悟:“你不说我还忘了那玩意儿呢,那就先去赎回来,放一天有一天的利钱,这样也节省一点。”

    “什么叫那玩意儿,混账东西口无遮拦的……”

    “不过师父,只要今天赎回都是一个价钱,我觉得咱们还是先吃饭要紧。”

    “就知道吃……也没必要浪费钱,你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了?”

    “知道呀,青楼嘛。师父你搞错了吧,这里主要的服务项目好像不是吃饭,他们那个‘吃’和咱们说的不是一码事。”

    “屁话,逛窑子就不吃饭了?你呀,还是太年轻太简单,有时候太天真啦。”秦寿笑道,“正好现在那个八姑感激咱们爷俩,不能浪费了。”

    “明白了,还得我这小白脸出面……”

    “你是掌门嘛。”

    秦行之走出房间,找到八姑说了吃饭的事,八姑立刻满口应承,热情的不得了。

    其实八姑这么热情是因为心里有愧。中午的时候两个道士的法术没效果,八姑都已经开始确定两人是骗子,没把两人直接扫地出门就很开恩了,所以吃饭的时候根本没理会两个道士。

    现在人家要吃饭,八姑自然不好意思说什么,耽误了两个高人午饭时间,罪过呀。

    于是八姑很快便让人置办了一桌丰盛的酒菜,请秦行之和秦寿赴宴。这还是认定两位是真正的高人,不敢唐突,否则八姑都能给两人安排几个女人伺候着。

    这顿饭吃得过瘾,师徒两人很长时间没吃饱过了,满桌的好饭菜更是几乎忘了什么滋味,胡吃海塞之下愣是吃到了傍晚掌灯时分。

    老道士秦寿也不提赎回宝贝的茬了。

    到了傍晚,百花阁渐渐热闹起来。

    师徒两个酒足饭饱,打着嗝走出房间,只见百花阁到处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八姑早就容光焕发的四处应酬“恩客”去了,顾不上招呼两个道士,这倒是让两人更加自在,不紧不慢的一直踱到百花阁大门口。

    “师父,这和白天完全不一样呀!瞧那些美女,哎呀果然是活色生香令人神往啊。”秦行之兴奋的四处观看,跃跃欲试。

    秦寿伸手弹了秦行之脑袋一下:“你小子毛都没长齐,想什么呢?”

    秦行之委屈的摸着脑袋:“你这老道自己脑子龌龊,就以为别人和你一样。我想的和你想的完全是两码事,就是看热闹,这跟毛长没长齐有何关系?再说了,我毛早就长齐了,说的像是你很了解我似的。”

    “修道之人,怎么能流连风月场所呢?赶紧跟为师去赎宝贝要紧。”

    “让你这么说,纯阳真人吕洞宾怎么算?”

    “呃……呸,你个小道士还想跟纯阳祖师比,简直不自量力……徒弟呀,咱们虽说赚了点银子,可不能大手大脚浪费了吧?为师还打算为你攒一份家当娶妻生子呢。”

    “少来这一套,谁信你?”秦行之撇撇嘴,继续说道,“对了,赎宝贝今天肯定是不行了,人家当铺早就关门了,明天咱们赶早吧。”

    秦寿大怒:“孽徒误我!”

    秦行之自然毫不示弱:“吃饭的时候也没见你少吃。”

    正说着,忽然听到里面大厅传来一阵欢呼声。

    师徒两人对视一眼。

    “去看看?”秦行之试探着说道。

    秦寿捋了捋下巴上的杂毛,点头道:“反正没法赎宝贝了,再骗……混一顿饭吃也不错。”

    “你未免也太直白了吧?”

    合着这老家伙是赖上人家了,秦行之给了秦寿一个鄙视的眼神,带头转身往大厅走去。

    秦行之自己也很清楚,给人打胎这种造孽的事两人肯定不会常干,跟八姑也就是一锤子买卖,趁着八姑的热情劲还没过去,能多混顿饭就多混一顿,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那个店了。反正两人也不是真正的得道高人,没打算要脸。

    于是一老一小两个道士,偷偷摸摸的又回到了百花阁。

    “哎,老兄,这干什么呢如此热闹?”秦行之揪住一个读书人模样的嫖客问道。

    那读书人被秦行之的小白脸欺骗了,以为他也是读书人,露出一脸贱笑说道:“兄台来都来了,就别装了吧。你敢说自己不是为白牡丹而来?赶紧找个地方坐下,一会儿白牡丹可就出来了。”

    白牡丹?

    秦行之心说当初纯阳祖师戏的可不就是白牡丹嘛。

    当然,白牡丹只是花名,此白牡丹肯定不是吕祖戏过的那位,不过刚刚说了吕洞宾的“坏话”,居然就听到了白牡丹的名字,让秦行之心中颇有些戚戚然。

    还是秦寿有经验:“肯定是百花阁的花魁,走!”

    这老道比秦行之还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