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全书完】

第706章 【全书完】

庄严的天~安~门广场成为了一片花的海洋,一片欢乐的海洋。一列列整齐的方阵整齐有序的排列在广场之上,挥舞着手中的鲜花,欢呼着庆祝着这一个伟大时刻的到来。

    随着第一声礼炮的响起,嘹亮的国歌声响起,“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庄严的五星红旗迎风招展,在旭日的衬托之下缓缓升起。

    这一刻,这片沸腾的海洋成为了全世界聚焦的中心,世界各国的记者纷沓而来,纷纷抢占有利的地形现场报道这盛况空前的一幕,从他们胸前的铭牌和长枪短炮上的标识可以识别出他们分别来自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塔斯社、朝日新闻、读卖新闻、、、、、、几乎全世界所有知名的新闻媒体都汇聚到了这里,其盛况跟召开联合国大会也相差无几了。

    观礼台上更是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国的观礼代表团,甚至连非洲小国毛里求斯、加蓬等国家都应邀组建了代表团前来观礼。

    按照惯例,中国的国庆庆典是每五年一小庆,每十年一大庆,今年既不逢五也不遇十,但是中国政府却举办了规模宏大的国庆庆典,而且在国庆庆典上还将进行自建国以来规模最大、装备最新、兵种最全、机械化程度最高、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大阅兵,将展现我国的军事建设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的过程,由各界群众团体组成的二十六个游行方阵同时向世人展现出中国综合国力的蓬勃发展。

    可是世界观察家们的视点却不仅仅是在中国所展现出的实力上面,中国自建国以来一共举行了十三次大阅兵,向世界人民展现武力,中国每一次大阅兵的举行均都事出有因,而这一次大阅兵的举行无疑是与天~安~门城楼上那位与陶德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站在一起的婉约的中年贵妇有关,无数的新闻媒体也把镜头聚焦在了这位女士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微笑低语的画面之上,一张张双方握手寒暄的画面定格在了这历史性的一刻。

    这位女士就是台湾劳动党主席、现任台湾政府‘总统’苏贝莉女士。只不过在中国官方对苏贝莉女士的官称中只提到了她台湾劳动党主席的身份,引人注目的是,与苏贝莉女士一同参加中国政府国庆观礼的台湾政坛人士还有中国国~民~党~主席王守一、新~党~主席白建德、亲~民~党~主席尚可仁,以及众多的中小党派党魁。迫于岛内压力之下,泛绿阵营的民~进~党~主席宋建洲也登上了天~安~门城楼。

    台湾政党集体亮相中国政府的国庆庆典典礼现场,这里面所蕴含着的意义已经不言自明了,这预示着两岸和平统一的议程已经走上了一条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也许明天、也许后天,但是绝不会太遥远,台湾必定会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成为这个大家庭中的一份子。

    所有的人都在期待,期待着台湾政党的加入会给中国政府方面暮气沉沉的格局带来一种清新的气息,也许将会给崭新的中国开辟出一个划时代的格局,民族团结、多党~参政、各党派携手合作共同发展,推动祖国这台庞大的机器走向更大的辉煌。

    长安街上,二炮方阵正在缓缓通过,dn-2型高轨道直升式反卫星战略导弹首次亮相,各**情人员手中的相机闪光灯连成了一片,中国政府终于把传说中秘密研制的这一款战略导弹的神秘面纱揭起来了。传说中中国政府只需要部署这样的二十四枚导弹,就可以完全摧毁部署于太空中的间谍卫星网络,这个结果无疑对现在已经越来越依赖卫星情报的军事列强国家是一个震撼性的威慑。

    头顶上战机方阵呼啸声划空而过,当人们手搭凉棚仰头观望之时。头顶上的战斗机方阵竟然如同紧随其后的武直10型直升机方阵一般悬停于天~安~门城楼上方,如同长安街上正在行进的步兵方阵一般,迈着正步缓缓的通过了天~安~门观礼台。

    “这、、、这是、、、”人们惊诧了,歼击机竟然可以以如此缓慢的速度停留在空中。

    扩音器中已经传来了主持人骄傲的声音:“现在正在接受检阅的是我国自行研制的猎鹰喷气式垂直起降战斗机。这款战机是我国科学家历经十年呕心沥血的结晶之作,它具有、、、、、、”

    骄傲的欢呼声自广场上爆发出来,响彻云霄。

    中国、、、中国到底还隐藏了多少实力?

    一个强大的中国已经迅速崛起来了。观礼台上,有一部分受邀国家代表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非常不好看了,牵强的笑容丝毫掩盖不住他们内心的惶恐。

    站在城楼上的陶德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同样丝毫没有掩盖自己内心中的兴奋,他们不停的鼓着掌,不断的向缓缓通过观礼台受检部队挥手致意。

    其实别说那些别有用心的受邀国家观礼代表,就算民~进~党~主席宋建洲脸上的表情也早就没有那么好看了,嘴里的苦水一股一股的往外冒。

    独立,独立个毛呀。以大陆政府一贯的作风来说,他们肯定不会把自己所有的军事实力都展现出来,仅以他们现在所展现出来的这些实力,如果他们想要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话,台湾可以支撑多长时间?一天还是两天?也许他们的导弹定位系统现在就瞄准着台湾的各个重要军事设施了,一枚导弹就可以完全摧毁台湾的军事指挥系统,这个仗还怎么打?

    宋建洲强挤出笑容,向站立在陶德清身旁的苏贝莉伸出了手:“苏总(统)、、、主席,您为台湾人民找到的出路是正确的。”

    苏贝莉笑着跟宋建洲搭了一下手:“宋主席,这是我们各党派团结协作共同努力的结果。”

    宋建洲尴尬的笑了笑,在这整起事件中,自己和民~进~党一直扮演的就是一个反面角色,包括今天站到这里也是赶鸭子上架的结果。不来,他与他的党派将会被台湾绝大多数的民众所排斥。

    陶德清向城楼下挥了一下手,笑着转过身向苏贝莉和宋建洲伸出了手:“希望以后我们各党各派能够摒弃前嫌,共同协作,开创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苏贝莉笑着握住了陶德清的手:“主席,我想这一天很快就会来临的。”

    ‘喀嚓喀嚓’,人们用相机的镜头记录下了这历史性的一刻。

    陶德清握着苏贝莉的手轻轻的摇了摇,低声说道:“可惜,现在这个城楼上少了一个人,他才是最有理由站在这里迎接人民欢呼的人。”

    苏贝莉莞尔一笑:“他呀。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逍遥快活呢。”

    荷兰,阿姆斯特丹的石板大街上走着悠闲的一家六口。

    一家六口?

    郝建平扛着骑在他脖子上的郝睿,推着婴儿车里的郝月,正在瞪着眼睛呵斥把他的头发搞得一团糟的郝睿:“臭小子,再不老实就让你下来,跟哥哥一样自己走。”

    “爸爸、爸爸,我也要坐你的肩膀。”正被燕子牵着的郝皓不干了,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坐过老爸的肩膀了。

    挎着郝建平一旁胳膊的钟小妹各咯咯笑着在郝建平的胳膊上扭了一下:“让你偏心眼,皓皓不干了。看你怎么办?”

    燕子突然指着街旁的一家店铺叫了起来:“建平小妹你们快看,百信电器专卖店,咱们家的企业已经开到荷兰了来,快点快点过去看看。”

    还真是的。这里竟然有一家百信电器专卖店,郝建平笑着拖着一家大小走向了专卖店。

    钟小妹却绊了一下脚步站住了,好看的眉头也微微的皱了起来。

    “怎么了小妹?”一家六口停住了脚步。

    钟小妹审视的看了一眼那家专卖店,微微皱着眉头说道:“这家店是怎么选址的。旁边就是一家规模比这家店大了最少三倍的飞利浦旗舰店,选在这样的位置经营难度最少要增加了数倍,我们百信品牌在荷兰这个地方不适宜跟飞利浦这个世界级的本地品牌直接发生对冲。”

    钟小妹不愧是商界女强人。一眼就看出了这家店的弊病所在。

    郝建平呵呵一笑,凑到钟小妹耳边轻声地说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有个对比不也挺好么。”

    “可是这样我们百信这个品牌很难在荷兰做起来。”钟小妹倔强的说道。

    郝建平嘿嘿笑了起来:“百信做不起来?我看不一定,我们跟飞利浦比起来还是有一定的优势的。不过再说回来了,百信做不起来,飞利浦如果能够独领风骚也不是一件什么坏事。”

    钟小妹疑惑的望着郝建平,这个人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呀。

    郝建平哈哈一笑,神秘兮兮的说道:“咱们家在飞利浦公司占有百分之四十一的股份,比飞利浦家族在公司里的持股比例还多了四个百分点,你说,他们赚钱不是就在为咱们赚钱么?”

    郝建平左右的钟小妹和林雪燕吃惊的盯着得意洋洋臭屁得不得了的郝建平,三秒钟之后,两个人突然一左一右狠狠的拧住了郝建平腰间的软肉:“说,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啊~疼~疼,快放手,我坦白、我从宽、、、儿子救命呀、、、、、、”

    【全书完】(未完待续。。)

    ps:一年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