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世界大战一触即发

第5章 世界大战一触即发

“你疯啦!”叶启一手摸着脸,一边瞪大眼睛看着田小夕。

    田小夕什么都没说,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导演直接大喊一声“人没事了,都赶紧拍戏吧!”

    小米直接安慰小夕,“没事了,没事了”然后把田小夕扶了起来。

    “没事吧!”上官博走到田小夕身旁问,田小夕摇摇头,有些委屈的小声说了句“没事!”

    “小米,你找件干净的衣裳给小夕穿吧!顺便带她去洗个热水澡!”上官博贴心叮嘱着。

    小米连连点头“好的!”

    小夕一言不发,失魂落魄的被小米搀扶着。

    住的地方是离拍摄地点不到五百米的一家民宿,门口种着两棵皂角树,院内放了好几口大缸,缸里种的有粉色,紫色的睡莲,缸里还养的有几条金鱼。

    民宿门口一块深褐色的匾额,写着“乡间野宿”四个大字,民宿是木质结构的。

    小米带着小夕走上二楼,楼体咯吱咯吱的响,一个人停下,另一个人继续走,还有摇摇晃晃的感觉。

    田小夕慢慢跟在身后,小米右转田小夕也跟着右转,小米停下准备开门,田小夕直接撞到小米。

    “没事吧!”小米关心的问道。

    “啊……啊……”田小夕直接蹲下,像是受了很大委屈一样,“那是我的初吻啊!”

    听到小夕说完这句话,小米忍不住的呵了声“但是叶启救了你的命,你刚刚那一巴掌!”小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然后没有再继续。

    “我知道我不对,我这不还没……”小米进屋翻了翻自己的行礼箱,找了件牛仔短裤和白色卡通头像的体恤。

    “去洗个澡换一下吧!”小米递过衣裳,小夕走进屋里,接过衣裳走到浴室,打开热水闭眼全是叶启刚刚亲自己的画面,(不,人家只是在救你命!)

    热水冲刷着头顶,刚刚掉进鱼塘的树叶腐败味道越来越少,抹上洗发水的味道整个味道好像全部消失,只有一股香气,直接扑鼻而来。

    田小夕麻溜的从上到下洗了个干净,浴室原本就准备好的浴巾,擦掉身上多余的水份,穿上小夕的衣裳。

    打开浴室门,深深的叹了口气。

    “还在想刚刚的事情吗?”小夕忍不住大笑起来。

    不就是一个吻吗?而且只是为了救命,小米觉得小夕有些小题大做了。

    小米走上前为小夕找了吹风机,主动帮忙吹干头发。

    小夕脑子里不断涌现刚刚的画面,吹风机突然停止,虽然下午三点多了,但是太阳依旧很猛烈,头发只吹了一会,毕竟拍戏那边也要顾到。

    “走吧!我们回拍摄那边!”田小夕突然高兴起来,想想还是算了,还是好好相处吧!为了能够成为大咖的助理,有命才有机会!

    “对了,电话!”田小夕着急的赶紧下楼,没有等小米,直接往拍摄点跑去。

    小米在身后也着急的跑起来,也不知道这田小夕抽了什么风,一会情绪低落,一会风一样的女子。

    田小夕跑到鱼塘,四处张望打量四周也没见到背包。

    心里突然打起鼓来,“没手机怎么接电话?”田小夕嘟着嘴全身无力的走上楼梯。

    这时叶启他们正在中场休息,田小夕的背包放在小凳子上,背包有些入水,但是手机被提前拿了出来,虽然手机进了一点水,但是已经完全干透了。

    “我的手机!”田小夕激动的冲到自己的背包旁,上官博跑过来低着头询问,“小夕没事了吧?”

    叶启面无表情,田小夕望着上官博“谢谢关心!”动作表情都有些暧昧。

    易诗诗正在补妆,突然伸头往外看了一眼,“哼”了一声,助理在旁边露出尴尬的表情。

    小米笑着躲在小夕身后一言不发,笑而不语。

    “咳哼咳哼……”叶启大声清了清嗓子,这刚刚那一巴掌,这田小夕怎么的也得道个歉吧!

    毕竟自己做的可是好人好事,又不是流氓之事。

    田小夕对着上官博点了点头,正准备往叶启身边走去。

    导演大喊一声“大家归位啊!继续拍戏啊!”

    叶启听到召唤,往拍摄中心走去。

    田小夕只好退到一旁等戏拍完了,把凳子上的包找卫生纸擦干,然后坐在凳子上看着他们拍戏。

    过了一会手机突然响了,导演突然生气的吼了句“片场手机给我关静音!”

    田小夕赶紧起身,把声音关到最低,一直弯腰连说“不好意思,下次不回了!”

    然后走下楼梯,滑开接听键“喂!浩哥!”

    “喂,小夕!东西到了!你们在哪啊!”王浩看着周围都没有人,树叶倒是很绿。

    “等等,我马上出来!”说完对着小米挥了挥手,示意一起下来。

    小米看着架势也跟着下去,“怎么了?”

    小夕指了指刚刚上官博刚刚骑过的小三轮,笑嘻嘻的问“会骑吗?”

    “哈哈,把吗字给我去掉!”小米直接走上驾驶位置,对小夕摆了摆头,示意赶紧上车。

    车子噼里啪啦的就往刚刚进村的位置开过去。

    两人到这不到一天,这车开的真的是霸气侧漏。

    经过几分钟的行驶,“浩哥!”王浩早已经把后备箱打开。

    小米熟练的熄火“卡”的一声,手刹拉上。

    “小夕,你来这种地方干嘛!”王浩好奇的问了句。

    王浩对着小米点了点头,“拍戏啊!”

    有些不相信的指了指小夕说“你拍戏!算了吧!还是跟我回去吧!这大热天的别中暑了!”

    小夕拼命摇头“不回,我这才刚走上正轨尼!”

    看着小夕晒得出油的脸,继续问道“董事长知道吗?”

    小夕白了王浩一眼,示意怎么可以脱口而出尼?

    “知道,我给他报备了的!”听到小夕的回答,王浩这才放下心来。

    王浩从后备箱拿出一大堆的东西,移到小三轮车上。

    然后又将一叠叠打包好的甜点搬了过来,然后是一些鲜榨果汁,“小夕,还有你的东西!”

    小夕接过东西,“浩哥,发票尼!”王浩哦了声,赶紧从裤包里掏出发票。

    “呐……”王浩把几张发票递给田小夕,田小夕接过发票高兴的回了句“谢谢浩哥,你先回去吧!麻烦你了!”

    王浩憨傻憨傻的摸了摸后脑勺,“应该的!有啥事再给我电话,那我先走了!”

    说完王浩上了车,车慢慢开动,田小夕兴奋的招了招手,看着车子走远,这才想起这一大堆的东西。

    一大部分已经搬上了车,剩下的一部分只有等三轮车再跑一趟了。

    “小米麻烦你了,你先把东西送回去,再来接一下我好吗?”小夕撒娇的恳求道。

    原来田小夕也有这么温柔可爱的一面。

    “好啦,好啦!那你注意安全,我马上回来!”说完噼里啪啦的声音又高调起来。

    田小夕站在原地,这一大堆的东西,唯一让人高兴的就是这堆五颜六色的鲜榨果汁。

    打开身边的行礼箱,里面的东西还算可以,这弟自己没白疼,该带的东西都带了。

    衣裳也都是算好干活,而且又穿起来美美哒。

    林小朝什么都没长,就这品味是嘛越来越有田小夕的风范。

    想着林小朝田小夕赶紧拨通电话,叮……“喂姐!”听的出来林小朝有些疲倦。

    田小夕关心的说“不要一直学习,也要劳逸结合休息休息。”

    小朝嘿嘿一笑“姐,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唐僧,要是女人都像你这么啰嗦,我这辈子真的不想结婚了!”

    田小夕火冒三丈,“我关心一下你有错?”田小夕质问的说,林小朝继续说“一天到晚骚扰我无数次!有没有考虑过我不想被骚扰的心情!?”

    呵呵……田小夕石化了,林小朝长大了,小时候一直在屁股后面跟着跑,见不到姐姐就哭的那个傻小子,现在居然嫌弃起来自己。

    本应该流下幸福的泪水,可是这被嫌弃的口吻,让田小夕只想找个绳子了此残生。

    嘟嘟嘟……电话被挂了,林小朝居然敢挂自己的电话,弟大不由姐啊!

    噼里啪啦的声音又离自己越来越近,小米兴奋的大喊一声,“我回来啦!”边说还不忘抽出一只手来打招呼。

    车子熄了火,田小夕把行李箱搬到车上,再把剩下的果汁给搬了上去,自己也上了车。

    “出发!”田小夕兴奋的大喊一声,感觉整个世界都是她自己的,忘记刚刚的不愉快,也忘记刚刚死里逃生的事。

    “大家都很喜欢你的甜点哦!”小米把头微微后仰,田小夕一手扶着行礼,一手拉着车沿,“叶启请客!”

    小米忍不住噗嗤一声,大声吼了句“叶启那么傲的一个人,也知道互相搞好关系!”

    “他这叫表里不一”田小夕偷偷笑着说。

    小米乐呵乐呵,“你们俩有误会!”

    田小夕突然想起上午见义勇为那一幕,尴尬的小声说了句“是有点误会!”

    “到了!”小米小声说了句,车子熄火拉手刹。

    田小夕迅速跳下车,把自己的行礼先搬了下来。

    再帮着小米一起搬着果汁,“没有领到果汁的都过来拿一下!”小米大吼一声。

    田小夕拿着草莓汁苹果汁还有蓝莓汁,递到叶启的面前,“喜欢那种口味!”

    叶启一脸不屑,“谢谢,我自己来!”

    小夕继续往前凑了凑,望着叶启憋了半天,从口里说出三个字“对不起!”

    一般人肯定就互相理解,然后把刚才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可就是这两人都不是一般人,叶启还是一言不发,直接对着田小夕说了句“借过……”

    热脸又贴了冷屁股的田小夕哪里能够示弱,直接掏出放在包里的发票。

    “呐!还我钱!中午那顿当我请你的!”田小夕严肃的举着发票,叶启拿出手机,又摸了摸包,突然又想到了什么。

    左右瞄了几眼,大家都盯着叶启,毕竟请客也不可能让助理掏钱吧!

    有些尴尬的小声说了句“回去再还你!”

    田小夕继续不依不饶,“不行!一个大男人一点钱都没有吗?不是有手机吗?钱包尼!没钱请什么客?”

    叶启咬牙切齿的瞪着田小夕,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噔什么噔!想打架啊!”田小夕火冒三丈。

    上官博见势头不对,赶紧走上前“好了好了!多少钱今天我请!”

    田小夕突然温柔下来,“那用得着你请,我请!但是是以你的名义请!”

    叶启左右呼了口气,心想这叶青给他找的什么助理,真的是一言不合就发飙,毕竟还有这么多人尼!

    好歹也是公众人物,两人这梁子是越结越深了。

    哼……

    田小夕说完拉着小米转身就离开,小米觉得莫名其妙。

    “小米,晚上我住哪啊!”田小夕表示有些担忧今晚的惨状了,“实在不行还是回了吧?”田小夕突然自言自语起来。

    小米一把抓住田小夕,“小夕,难道你要半途而废?”

    田小夕退了两步,咳咳……“怎么可能!”

    “你刚刚……”小米指着田小夕,小夕突然正经起来,“我只是想把东西搬到住的地方。”

    听到田小夕这样说,小米这才放心的准备带着田小夕去刚刚去过的客栈。

    “你帮我拿行李箱吧!”田小夕把行李箱递给小米,自己却抱着那堆一次性用品。

    一路上边走嘴里边咧咧,“真是比女人还要矫情。”

    既然选择了这个,也不好中途打退堂鼓吧!

    毕竟家里人都知道自己出来当助理了,现在回去不是很没面子。

    还好距离不是特别远,不然这一堆东西田小夕可能真的想扔掉。

    “老板!”小米大吼一声,老板热情的跑了出来帮田小夕接过手中的袋子。

    “我们剧组定的还有多余的房间吗?”老板把东西搬到屋里,再去柜台看了看,笑着说“还剩一间!”

    田小夕有些难过的说了句“麻烦老板把钥匙给我一下好吗?”

    老板赶紧递过钥匙,田小夕拿了钥匙直接往楼梯上走。

    看着两个女孩子提重物,老板也好心的跟上去“我来帮你吧!”

    两个女孩子一起提着行李箱跟着上了楼。

    田小夕打开房门,轻轻推开听到“咯吱”一声。

    老板把东西放在房里,留了句“我先忙了!有事只会一声!”说完变快速下了楼。

    小夕拿出包里的一次性用品,挨着挨着摆放好。

    “天呐!怎么买这么多一次性床单被罩”小米不可思议的看着田小夕。

    “这叶启不是有洁癖吧!?”小米用手捂着嘴,惊讶的看着这一堆东西。

    “是有毛病!”田小夕边说边忙碌着,像是在打扫自己家里一样。

    田小夕长大后从来没有打扫过自己家,当叶启的助理真是有些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