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这是我男朋友陈煜言

第三十七章 这是我男朋友陈煜言

富丽堂皇的餐厅中穿着短裙服饰的服务员弯身将托盘中的食物放到餐桌上,苏酥扭头朝她温婉一笑然后轻轻说了声:“谢谢。”

    苏酥今天打扮的极为好看,长发被盘了起来,平日里身上捂着得的羽绒服也被换了一身黑色时尚的里衣,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小裙子。因为餐厅中有空调的缘故苏酥的外套脱下来放在了一旁。

    她脸上画着淡妆,苏酥拿起一旁的纸巾抿了抿唇,抬头看到对面的男人对自己露出个笑容。

    苏母点了点头,她张口刚想说什么只见苏酥瞥了她一眼:“又谁给你介绍人了吗?”

    要说苏酥为什么会在这儿,事情要从她回家的那天晚上说起了。

    苏母来的时候正好苏酥和预言挂断了通话,她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了门:“苏酥啊,我问你件事儿啊。”

    “什么呀?”苏酥看了苏母一眼,她往床里面移了移身子,拍了拍空的地方示意苏母坐下。

    苏母坐下之后没有直接说话反而是探身看了一眼她手上的手机,苏酥见她这幅偷窥的样子无奈的笑了下说道:“到底咋了啊,妈。”

    “我知道一家餐厅很好吃,我先去给你定个位置,后天正好周六你俩就先见个面。”

    “你看什么呢?”苏母看向她,见女儿一副“你就问这个”的表情,苏母轻咳一声坐好身子她看向苏酥又说道:“你还记得你高中时班里的那个高珊珊吗?”

    苏酥一听苏母这耳熟的话暗道一声不好,她看向苏母问道:“她结婚了而且生了孩子?”

    苏母点了点头,她张口刚想说什么只见苏酥瞥了她一眼:“又谁给你介绍人了吗?”

    苏母一听她的话张口刚准备说什么,见苏酥一幅看手机似乎是不在意她要说的话的样子苏母皱了皱眉她抬起手拍了一下她的胳膊,“我给你讲,这次这个我见过照片了,你之前跟我说的条件也有四分之三符合。”

    “我跟你说啥条件了?”苏酥听了她的话微微皱眉,她怀疑的眼神看向苏母,平常苏母说起这类话题的时候她都是是避之不及怎么可能会和她说自己要求呢。

    “我知道一家餐厅很好吃,我先去给你定个位置,后天正好周六你俩就先见个面。”

    “你之前不是说了要长得高长得帅还要会挣钱年龄不能比你大三岁,然后还要和你的职业有共同语言的。”苏母掰饬着手指头数着苏酥提过的对男朋友的对象,而据说是提出来这些条件的苏酥已经一脸懵逼了。

    她看着还在叨叨的苏母眨了眨眼,见他还有继续说下去的架势苏酥连忙抬起手来打断她:“妈,停停停——”

    “咋了,你现在条件改变了啊,不说我说你你条件要求是真高,就后面那个要求和你的职业有共同语言,你说你要有共同语言就算了吧,和你的职业是个什么意思了?”

    见苏母一幅质问的样子,苏酥抚了抚额,她颇有些无奈自己什么时候说的这些条件都忘了,怎么苏母就还记得啊。

    就算是不喜欢这场相亲但是苏酥还是打扮了打扮,对外人时不能丢脸吗。

    “不是妈,你先说你从哪儿听的这话啊,我自己怎么就不记得了啊。”

    苏母听到她的话瞥了她一眼,眼中还带着几分不信任,她一幅“你别给我装蒜”的表情说道:“就之前有个采访视频主持人不是问你你打算找什么样的男朋友吗,你说了这个,最后主持问还问你是不是找个共同职业的,你说职业不是问题。不是我说你,你这话前后不搭啊,职业不是问题你干嘛……”

    苏母说了得有半个小时,苏酥听的直感觉自己耳朵起茧子了,她看向苏母那巴拉巴拉不停的嘴很想问你口渴吗,但是想了想万一她喝完了水又接着说怎么办,还是算了吧,等她渴了自然就不说了。

    就算是不喜欢这场相亲但是苏酥还是打扮了打扮,对外人时不能丢脸吗。

    又等了十几分钟后,苏酥认为苏母的话终于是到了尾声,她也说叨了这次谈话的重点。

    “这次的小伙子是真的不错,比你大一岁,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部门经理,然后长得高也长得帅,我听你刘姨说人还很好。”苏母有开始掰手指说人的优点,可是又一听,“你说我和你爸为你谈对象这事儿愁了多久,上学的时候不搞对象我们也都欢喜你专心学习,工作后你吧你搞一个我们也就不担心了,可是你咋就不谈呢。”

    “我去见这个小伙子,你别说了吗?”见她有将自己上学还有工作这些年的事情叨叨一遍的架势,苏酥主动提出来去见人,她必须要阻止这场谈话了。

    “咋了,你现在条件改变了啊,不说我说你你条件要求是真高,就后面那个要求和你的职业有共同语言,你说你要有共同语言就算了吧,和你的职业是个什么意思了?”

    “真的啊?”苏母眼中迸发出精光,她手拉着苏酥的小手,“我这就去联系你刘姨让她给个微信号。”

    苏酥点了点头,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如果先给你微信的话也好,她提前跟人说清也省得和那边见面了。可是苏母那边的话让苏酥又无奈了。

    “我知道一家餐厅很好吃,我先去给你定个位置,后天正好周六你俩就先见个面。”

    苏母来的时候正好苏酥和预言挂断了通话,她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了门:“苏酥啊,我问你件事儿啊。”

    苏母边说着边手机上给别人发着微信,苏酥连看都不用看微信那边的人就是她口中刘姨了。见她这一幅兴致冲冲的样子苏酥无奈的叹了口气,既然她都安排了好了自己又能怎么办呢,到时候找个借口拒绝就算了。

    呵呵,周六十点多堵车蒙谁呢。看了一眼已经见底的咖啡,苏酥手指在手机上快速的点着。

    苏酥现在是真的不想谈恋爱,因为她觉得自己一个人过的挺自在,什么都不用愁,自己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事儿戏再和预言聊聊天调戏一下粉丝,她是觉得自己的生活过的很自在。

    这种自在的生活中再插进来一个男朋友说不定就变得一团糟了,而且相亲认识苏酥都不想吐槽什么,不是她不信任相亲,只是看到网友发的各种奇葩相亲有些怀疑罢了。

    虽然是心里各种吐槽但是周六那天早上苏酥早早的就起来了,忽视掉她是被苏母从床上拉起来的,她确实很早就起床了。

    就算是不喜欢这场相亲但是苏酥还是打扮了打扮,对外人时不能丢脸吗。

    和苏酥相亲的是一位姓赵的先生,两人约在了杨泰广场见面。杨泰广场坐落着g市最大的商场,苏母定下的那家餐厅就在商场的三楼。

    虽然是一大早就起来了,但是苏酥出门的时候已经十点了,她换下鞋朝着里面喊了一句“我出去了啊”,然后接到了苏父一声闷哼声还有苏母充满期待的“好好表现啊”。

    阳台广场在g市市中心,距离苏酥家不远,她坐公交车两站牌就到了。

    赵先生似乎是严谨食不言的规矩,吃饭的时候一句话都没说,苏酥觉得甚好,这样的话能让她有时间去思考自己一会儿该找什么借口拒绝他。

    下车之后苏酥先是看了眼人来人往的广场,因为今天是周六广场上人还是不少的,但这个时间基本上都是一些小年轻。苏酥一眼就看到在入口处的咖啡厅,她一边朝着咖啡厅走去一边给那位赵先生发了一条微信。

    苏酥:赵先生我已经到了,您到哪儿了?

    这个时间出来本来是想两人中午一起吃个饭,但是现在才十点多,吃饭还是太早了,于是苏母又在出门前嘱咐了苏酥请人喝一杯咖啡。

    那边也没回复,苏酥也不着急,她为自己点了一杯咖啡然后坐在一旁等着。

    差不多十点半的时候,赵先生终于发来了回复,苏酥拿起手机一看瞬间冷笑。

    赵先生:抱歉,我这边堵车应该会晚点儿到。

    呵呵,周六十点多堵车蒙谁呢。看了一眼已经见底的咖啡,苏酥手指在手机上快速的点着。

    苏酥:好的,我不着急,您慢慢开车。好久没回来没想到g市的交通这么堵了啊。

    回复过去之后也不知道那位赵先生是在忙些什么了,消息也不回复了。苏酥一个人坐在咖啡厅没意思,打开qq给好友群发消息。

    “咋了,你现在条件改变了啊,不说我说你你条件要求是真高,就后面那个要求和你的职业有共同语言,你说你要有共同语言就算了吧,和你的职业是个什么意思了?”

    其实说是群发但是最终发出去的也就四个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这个时间在忙,都没有回复。

    看着没有动静的聊天框,苏酥皱了皱脸,要说席然封景还有沉默他们三个没有回复她还猜他们在忙,可是预言那边可是昨天晚上问她今天上午有空不,他准备上午约个pia戏。

    虽然苏酥是拒绝了但是她能从预言话里看出来他今天上午是有时间的,可是怎么就不回消息呢。

    不过人家也没必要几分钟就回吧,苏酥想了想手指戳了戳自己的手机,今天大家好像都挺忙的。

    赵先生到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十一点半了,他传了一身阿曼尼的西装头发打理的整齐显得整个人很有精神,长相比苏母给的照片上看起来有些微胖,或许是因为那张照片是一年前的相片了吧。

    人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总体看着就像是一个社会精英。

    苏母点了点头,她张口刚想说什么只见苏酥瞥了她一眼:“又谁给你介绍人了吗?”

    他一来道歉,苏酥纵使心中有再大怨气也不好表现出来,她只能笑笑说没什么的。

    正好到了午饭时间,两人也不再咖啡厅待着移步三楼的餐厅。

    “苏小姐有什么兴趣爱好吗?”等着上菜的时候,赵先生看向对面的苏酥主动寻找话题。

    “打游戏吧。”苏酥笑了笑打趣道:“其实我的职业就挺像是个兴趣爱好的。”

    赵先生似乎是想到苏酥的职业他一瞬间凝眉,转眼神色恢复正常。“我记得你现在的职业是配音吧,又打算换一个吗?”

    “还没有。”苏酥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回到,赵先生张口刚想说什么却见女侍者推着小车过来了。他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

    赵先生似乎是严谨食不言的规矩,吃饭的时候一句话都没说,苏酥觉得甚好,这样的话能让她有时间去思考自己一会儿该找什么借口拒绝他。

    “苏酥?”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疑惑的声音,苏酥眉一挑扭头一看眼中带了几分惊讶,余光瞥到对面疑惑脸赵先生,她突然心生一计。

    “亲爱的,你怎么在啊,不放心吗,我不是说了吗,我会和赵先生说清楚的,你放心我只喜欢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