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震惊

第4章 震惊

秦家老宅,厅堂内。

    器宇轩昂的白面青年,冷笑着坐在上位之上。

    他面色一沉,一双眼眸,冷漠如冰,丝毫不将在场的这些人放在眼中。

    “秦川那个废物,什么时候来?别怪我没有给你们秦家机会。”

    宋铭杰嘿嘿一笑,眸子中充满冷漠,半年前他宋铭杰面对秦家的一行人,断然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此刻,他有足够的底气。

    “宋先生,今天上午的事情,我们已经了解过了,明显是你们宋家先冒犯了小川,做人,总要留下三分余地吧?”

    厅堂中,其他人沉默不语,唯独已经四十岁上下的妇人,冷冷一笑,淡然开口。

    “那又如何?”

    宋铭杰先是一愣,看向妇人的目光中多出一丝玩味来。

    “你秦家已经走入穷途末路,莫非你能搭上杨家的关系?”

    宋铭杰换换开口,眸子中嘲弄更浓,这杨晓芸,正是秦川的母亲。

    按理说杨家乃是燕京大族,即便是秦家落寞,他宋铭杰也不敢如此嚣张。

    但杨晓芸虽然是杨家嫡女,但因为当年和秦川的父亲结合,早就成了杨家弃子,在杨家的地位,还不如一个旁系子弟。

    这样的女人,随便试曾经有通天背景,他又有什么好怕?

    “你……”

    杨晓芸面色铁青,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秦家走到今天这一步,和京都杨家脱不了干系,但是眼前的秦家,连一个秦城二流家族宋家都奶奈何不了,又如何去和杨家争辉?

    “好了,我再等五分钟,秦川不来,我有办法在明天之前,让济世堂关门大吉。”

    宋铭杰却不多说,只是嘿嘿一笑,淡然开口。

    “你敢!”

    坐在杨晓芸身边的秦远山,腾地一声站起身来,气的一掌拍在旁边的桌子上,面容之上,更是杀气腾腾。

    “我不敢?那试试如何?”

    宋铭杰倒是根本没有将秦远山放在眼中,秦远山的医术虽然不错,但秦家此时独木难支,再加上秦家那个不争气的秦川大废物,秦家有什么资本和他斗?

    “宋铭杰,如果你现在跪下求饶的话,我可以当做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冰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在场的人微微一愣,秦家人面容上充满担忧,但宋铭杰却忍不住哈哈大笑。

    “什么时候,秦家的废物,有这么大口气了?”

    宋铭杰冷笑,面容上充满戏谑,在他眼中,秦川只是一个懂得花天酒地的废物而已。

    “究竟谁是废物,试试就知道了。”

    秦川微笑,眸子中充满古怪,随即目光环顾四周,他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记住他们的面容。

    秦川赫然发现,在场的不仅仅有宋家人,郑家和刘家同样有人在场。

    怪不得宋家有这样的底气,半年来不断打压秦家,原来秦城的其他两大家族,早就和宋家沆瀣一气。

    “我给你们两家一个选择,要么现在走,要么和宋铭杰的下场一样。”

    秦川一句话说完,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笑吟吟的看向两人。

    “秦川,我看你不仅是废物,还是傻子不成?我们三家联合起来,还怕你威胁?”

    “是啊,这小子怕是脑子有病,宋少身后这十几个人,一人一脚,都能把你踩死!”

    郑家和刘家的负责人,听到了秦川的话之后,都轻轻摇头,在他们看来,秦家怪不得落到今天的地步,原来这秦川如此的不是识时务。

    “秦川,我倒是可以给你指一条路,陈梦长得不错,让我带走,咱们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你跪下给我道歉,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宋铭杰微微摇头,眸子中冷意更浓。

    “我秦川一根手指头就能杀了你,何至于给你道歉?即便是你整个宋家,我又何曾放在眼中?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沁阳摇头。

    对满脸冰冷的宋铭杰视而不见,在众人狐疑的目光下,一巴掌抽在宋铭杰脸上。

    秦川动作敏捷,从出手到收手,只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即便宋铭杰身后站着一群保镖,但是这些人根本没有时间反应。

    等他们反应过来,宋铭杰整个人已经倒飞而出,只是轻飘飘的一巴掌,宋铭杰便跌落在五米开外,而且嘴巴里面的牙齿都掉落数颗。

    见到这一幕,秦家人面露喜色,虽然他们狐疑秦川的实力迅速提升,但另一边却更加替秦川高兴。

    反观宋家一群人,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在场的这些保镖,白天的时候,就见过秦川。

    只是短短半天的时间,秦川的实力,居然有了这么大的提升?

    “我们……”

    郑家和刘家在场的人顿时都愣住,这秦川的实力这么强,他们贸然找上门来,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郑家和刘家的负责人,当场愣在原地,之前他们还认为这青年是在说大话,但现在看来,的确是他们有眼无珠。

    郑家的负责人顿时愣住,和刘家那人相视一眼,目光中充满震撼。

    秦川之前的手段,明显是动用了身体中的气劲。

    能动用气劲医者,哪一个不是成就的大国手之位?秦家这是要多出一个人中之龙啊!

    整个秦城,都没有一个这样的医者,而且秦川还如此年轻。

    “你已经修炼出来內劲了?”

    郑家的那负责人顿时愣住,目光中充满震惊,他们郑家虽然不是医道世家,但好歹也是武修辈出,但是年轻一辈中,一个內劲武者都没有。

    便是外劲武者,不到三十岁不可练成。

    可是这秦川,现在才多大?二十岁?

    “什么內劲不內劲的?我不是。”

    秦川微微蹙眉,面容上多出一丝古怪来。

    他所修炼的可是修仙功法,他前世所知道的,地球上也有不少武学传承,但是和所谓的修仙功法,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內劲外放,这绝对是內劲的标志,而且……”

    秦家那负责人已经彻底懵逼,喃喃自语的开口。

    “秦……秦先生,之前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我们该死!”

    即便秦川没有承认自己已经进入內劲,但是无论是郑家的负责人,还是刘家的负责人,都已经彻底吓傻。

    这么年轻的一个內劲,最起码可以以气御针,仅仅凭借这样的手段,便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抗衡的。

    “你们可以滚了。”

    秦川之前出手,只是为了震慑,并没有打算追究到底,当下才挥挥手冷笑着开口。

    “秦先生,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走了?”

    察觉到郑家和刘家的人居然被放走,原本宋家的那些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此时面容上多出一丝欢喜来,试探性的问道。

    秦川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宋家人一眼,他早就发现身后家人眼中的关切。

    这才回过头来,冲着众人微微一笑,以示安慰。

    “小川,你怎么突然这么厉害了?”

    “秦川,有了本事是好事,但还是要脚踏实地才好啊!”

    母亲和父亲相继开口,秦川却觉得心中一暖,足足八百年了,这是他第一次距离双亲如此之近。

    上辈子,即便他多次寻找父母,都没有任何的结果,这一生,他既然是仙尊再世,有些事就断然不能再发生!

    “爸妈,你们放心吧,有我在,这些事情就交给了。”

    秦川目光一闪,眸子中充满自信的光芒,他并没有说明,自己这一身修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现在还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