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相亲?!

第4章:相亲?!

但因为夏云意在杀死顾长川前并没有办理过离婚手续,所以就过给夏云意和厉彧来养了。

    可是,旁人哪里信什么堂弟之类的鬼话呀,只是表面上还顾忌这哄人的幌子,实际上并没有谁信的。所以,为了这个孩子,顾明私下没少受委屈。在新加坡念书的时候,也不知道被别人欺辱了多少次。

    不过好在这一切的遭遇,并没有让她苦闷颓靡,反而让她更加沉着奋力。她一路忍受白眼,默默做好自己的事,大学毕业的摄影展便初出惊人,并在当地的一家知名杂志上刊登了自己那年在青海拍下的一组雪景。

    毕业后,就到了那家杂志社实习,后来成了正式摄影师,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的新秀了。这次回国,也是应邀国内一家知名地理杂志设,做初级特邀摄影师。

    但她一直用的都是笔名--日月。说是笔名,其实和她的真名也没什么两样,最初想的是,倘若路逸能看到,兴许会知道这是她。

    但是,顾明搓了搓手,现在还用着,心中隐隐生出一丝期冀,却又暗自将那念头按了下去。

    顾明又想起顾惜圆圆的小脸,眼睛很像他,睫毛又长又密。

    还好不像她,没眼睛没鼻子的,将来要讨不到好老婆。

    顾明微微偏下头,弯唇浅笑起来。笑了一会,却又觉得悲从中来。

    也没想到只想了这么一会,出租车就开到了。

    回到家里,顾惜已经睡了。夏云意给她热了饭菜,说道:“明明,你吃了今天早些睡,明天和妈还有厉伯父一块出去。”

    “去哪呀?”顾明包下一口豆腐。

    夏云意顿了顿,隔了一会才开口回道:“厉伯父朋友家有个孩子也是刚从国外回来,妈妈想……你们俩说不定聊得来。”

    顾明皱起眉头,道:“妈,我带着小惜,又刚刚才回过,哪里有心思想这样的事情。”

    “可是,小惜不是说是你的侄子么。你这么大了,一直恋爱都没有谈,那个孩子听说很不错的,还出过书呢,你见了说不定会喜欢。”夏云意说完,忽然又觉得自己说得不妥,便又加了一句,“是长风文艺出版社社长的儿子,长得也是很好的。”

    谁知道她说完这些,还没有见到那人,顾明倒已经对他深恶痛绝了。

    “呵,真是自己掏钱出自己的书,倒也是很方便快捷哩。”又出书的,又是少社长,是李启晨和路逸的结合体吗。亏她妈想出这样一出,顾明默默戳开了糖心鸡蛋的蛋黄,盯着溢出的蛋黄,闷声讽刺。

    夏云意瞪着她,道:“你以前和妈妈说的,不就是喜欢这种类型么,现在……”

    顾敏搁下了筷子,有些不耐烦,就说:“我不去。”

    “你这孩子,要到三十岁还嫁不出去吗!”她母亲急了,就道,“年轻时谁没遇到一点事,你妈我都再婚了,你还……”

    说着,夏云意眼睛就红了,一只手抓着桌布,一只手抚着胸口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