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夏子妤25(彼此牵绊一生)

第276章夏子妤25(彼此牵绊一生)

我的冷笑还在持续,心想,这个男人究竟是忍了多久,才在今天爆发了出来。

    原来之前莫敬哲的互动看在他眼里都没有这一张照片触动他底线触动的深,大概任何一个男人都忍受不了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亲吻还被高清的拍了下来,这顶绿帽子想必他终究是无法忍受的了。

    看着谭奕的愤怒,我丝毫没有退缩,反倒是眼含笑意的看着他:“做什么了,这照片不是一清二楚吗?”

    “夏子妤!!!”谭奕捏着我下巴的力道逐渐加重,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下巴会炸裂开来,我清晰的看到谭奕另一只手青筋暴起的样子,紧紧的攥成拳头。

    他的眼神告诉我,他想我死,或是想和我同归于尽,只是不知他想到了什么,忽然将手放开,我顺着墙角滑落在地。

    我抬起头眼含着泪看着他,他用着一种冷凝的语气说道:“为什么要这样?这两年来我做的还不够吗?为什么要伤害我???”

    他狂怒着,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

    为什么要这样?

    看着他这样一副面孔,我却慌了,我应该高兴才对。

    这是我日日夜夜想要得到的报复,他也终于体会到被人背叛的滋味了,而现在报复的结果就在谭奕的身上,我却丝毫得不到快感。

    我自认为报复之后我会满心欢喜,可是我的心疼的要命。

    该死的这个混蛋。

    我以为我和谭奕之间当年在一起时心里还爱着莫敬哲,可是这一刻我才发现,这个男人早就牢牢的占据了我的心。

    当年发现他精神出轨时,原以为一时的生气只不过不甘心自己被背叛,此刻才想明白我爱的深,才会痛的彻。

    我自己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爱上的谭奕,报复他终究是因为自己太爱。

    可是很多事情,做了就做了,没有了任何退路,我必须顶着荆棘继续往前走,哪怕是撞得头破血流,刺的满身鲜血。

    我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谭奕,于是沉着声音道:“谭奕,你应该了解我的,我从不为我自己做的事做解释,无论记者拍到什么样的照片,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你怎么想我都无所谓。我从没后悔过跟你在一起,即使那时候你告诉我莫敬哲离开我的原因时,我也只是失落,但没有后悔,直到后来孩子出生,一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莫敬哲早就在某个角落里安静下来,而你才是我人生的主角和一切。可是谭奕,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和你冷战了,其实我这样做的目的只是单纯的想要报复你,当初你漫不经心的进入了我的生命,但是后来你却又不动声色的毁了我的生活,毁了我对婚姻的信念,所以,我所遭受的一切当即就在我心里形成了一种报复,可是见你对我一如既往的好,本要放弃报复的心却在生完小海绵见到那个女人给你发信息的那一刻重新燃起,那时候我就发誓,让你彻彻底底的体会我曾有的心痛。所以现在我们都互相伤害过了,伤害如此深的人又怎么可能在一起呢,我们离婚吧。”

    随后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为了我们的婚姻遗憾,还是替自己感到悲哀:“你大概也没有考虑好,我们之间需要时间沉淀,你要是想好了离婚,就给我打电话,至于孩子们,桃子已经大了,她想跟谁在一起生活让她做决定,海绵暂时还需要母乳,等母乳结束了,我们再定,最近我会住在店里,至于那个家,我大概也不会回去了。”

    当我说完这些的时候,谭奕却没走,只是一直眼望着我,索性我一一捡起方才被摔落的餐具,不去看他。

    而他在怔愣片刻后,留下了一句“我近期都不会回家,你回家住”便匆匆离开。

    我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只是觉得有些薄凉。

    与其说是报复,不如说是煎熬,这场蓄谋已久的煎熬终究还是结束了,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只是静静的等待谭奕回来和我离婚。

    谭奕就像是在我的生活中消失了一般,而我也没再打电话,发信息,甚至不去打探他的消息。

    只是在我异常平静的时候,顾暖时却不平静了。

    “夏子妤,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用这样偏激的方式去选择离婚?”她眼含着泪看着我。

    偏激吗?

    可能有一些吧,只是现在没什么后悔的了,已经做了的事情,早就不能挽回了。

    谭奕虽然暖,但不是没底线,我做出如此报复他的事,大概谭家上下要是知道了,大概这个婚就离定了。

    所以我在顾暖时继续说话之前打住了她:“暖时,你不是我,你这辈子身边有一个男人愿意为你忍受的了各种诱惑,所以你体会不到当时我内心的痛苦,那段期间我的心难过的快要发疯。从彭朋到莫敬哲再到谭奕,每一个男人我都注入了百分百的真心,可是每一个都将我伤的遍体鳞伤,很多事情都是走投无路才会生出了极端的做法,不过我不后悔,至少我和谭奕之间这种隔阂已经明明白白了,也许离婚了,我们之间才会放过对方。”

    “子妤。”顾暖时已经深深的把我拥进怀里,我还没哭,她却已经开始为我哭泣。

    我只好轻轻的抚着顾暖时的背,她这个人啊,很容易伤感,虽然是我的事情,但她哭的比我还心疼,她是我疼在心尖里的最好的闺蜜,我哪里舍得让她这么难受。

    只是离婚之后,我会很心疼桃子和海绵,无论是跟着我还是爸爸,他们都注定要在单亲的家庭中长大直至成人。

    我看着熟睡的海绵,忍住了要掉下来的眼泪。

    我知道这对他们不公平,也许再大一些的时候,他们会看到别的小朋友跟自己的爸爸妈妈一起出游,一起吃饭,大概在那个时候也许会对他们造成无限的心里伤害,可是我只能将抱歉藏在心里。

    也许长大后的某一天,他们会怨恨我或谭奕,我也只能用我这一辈子的爱来弥补他们缺失的爱。

    ……

    当天晚上我在哄完两个孩子睡着后,一阵敲门声起,我便轻手轻脚的打开门。

    我以为会是谭奕,可是没想到,莫敬哲却站定在我的面前。

    虽然我很犹豫,最后还是决定让他进门。

    “子妤,我都知道了,你最近还好吗?”莫敬哲眼中透漏着一股子的心疼,很温柔的看着我。

    说很好是假的,可是我又不想说不好,这毕竟是我的家事。

    当初未经他同意就把他拉下水,已经觉得很抱歉了,现在如果我在告诉他我不好,我怕我和他之间就真的要久久缠缠一辈子了。

    “还好。”我抿了抿嘴,再多的话已经堵在嗓子眼出不来了。

    可是莫敬哲却在身后缓缓的低声道:“我要回英国了,只是…我要带你一起走,我不会放任你被谭奕欺负。”

    “莫敬哲!”我突然对着他低吼了一声,虽然声音有些轻颤,但还是转过身看着他。

    “对不起,我利用了你,利用了你对我的爱,我知道在你心里可能还没将我放下,而这一次我却用这样的方式也深深的伤害了你,就当做上一次你伤害我的代价吧。即使我和谭奕离婚,我想我们两个也不会在一起,我怎么都不会让我的孩子看到他们的妈妈离开爸爸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这样吧,莫敬哲。”

    他靠近我,忽的抓住我的手,将它放到了他的胸口处:“夏子妤,你好好感受感受,这颗心自从认识你到现在,一直都是为你而跳动的,你难道感觉不到吗?”

    怎么会感觉不到呢,几年前就感觉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事到如今,很多事情都无法再挽回了。

    许久,我缓缓的抽回自己的手,手掌心甚至还残留有他胸口的余温,可是,真的不可以了。

    还没等我再次开口,莫敬哲低沉暗哑的说道:“我不介意你生过几个孩子,只要是你夏子妤的,我都会当做亲生的来对待。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城堡,我在伦敦盖好了一栋属于你和我的城堡,是我亲手一块砖一块砖盖好的,每一块砖都沉积着我对你的爱,我希望这栋房子的女主人能跟我一起回去,去迎接属于我们的幸福,我明天下午的飞机,你的机票我早已经让秦汉预留好了,明天我会在机场等你,直到飞机起飞,如果你不来,这辈子我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说完之后,我心异动,可是我却沉默不语。

    而在某个瞬间,我瞥见了门外,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他红着双眼,杂乱的几缕发梢落在眉眼处,而脸庞上布满了青橙的胡茬,谭奕回来了,颓废的站在门外。

    大概我和莫敬哲之间的谈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我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没来得及和他说上话,他便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谭奕又走了。

    ……

    第二天,我想着和谭奕之间的一切,也在不着边际的想着昨晚莫敬哲说的那些话。

    我承认,如果莫敬哲这话放在我和谭奕认识之前,我会毫不顾忌的飞奔去机场,可是现在,有些感情一旦放手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在想,谭奕还会回来吗?

    他怎么能站在门口听了这些话就头也不回的跑掉了呢?

    离不离婚也不说一声,就这样走了,凭什么啊?

    几个小时以后,当他站在我面前时,我已经有些说不出话了,他的眼中充满着一层温蕴,甚至看的清眼泪已经顺着他的眼角慢慢的滑落下去。

    谭奕就站在门口,轻颤着他自己的身体,二话不说,伸出双臂径直将我搂进怀里。

    “对不起,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我以为你会跟他走,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感动你,然后学会珍惜你再也不放弃。”

    我本想推开他,这个男人什么都不问就这样他以为,他真的以为我那么无情无义吗?

    可是我怎么推都推不动,他的力道越来越大,反正也挣不开,索性就这样被他抱着,最终压抑在心底许久的情绪终究还是化成了泪水忍不住迸发了出来。

    莫敬哲,我终究是要和他道别的,没有了我的牵绊,他一定会找到一个爱他的女人携手一生。

    在日后的生活中,谭奕都一直感动着我,纵使我前半辈子的情感大多数处于各种纠葛中,终于在和谭奕重新和好后走上了正轨。

    我想要的,无非就是简单的生活和不离不弃的陪伴。

    无论何时,都不会背叛,至此往后,我和谭奕都恪守着信念,彼此的牵绊着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