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求你,带我离开

第1章 求你,带我离开

在A市最大最豪华的一家超五星级酒店的门口,巨大的LED屏幕上面,有着一对郎才女貌,且脸上都绽放着幸福的笑容的新郎新娘。

    男主角英俊,女主角漂亮,且两家都是A市首屈一指的上市公司的继承人,他们的结合,可谓是门当户对啊。

    陆清晰此时就站在这幸福都快要洋溢出来的婚纱照下面,很不巧的是,这婚纱照上的男主角林渊之,正是她交往了一年的男朋友。

    搞笑的是,今天早上林渊之还打电话过来,说他要去美国出差一个月,而且现在他人已经在美国了。

    现在看来,他所说的出差,所说的人已经在美国了,其实就是为了准备正在和别的女人结婚,以及已经正在和别的女人结婚,然后夫妻俩幸福甜蜜的去度蜜月。

    陆清晰真的是很佩服林渊之,她长到二十三岁,还从来没有过这么由衷的佩服过一个人,不过现在她有了,那个人就是林渊之。

    陆清晰向来都不是那种那种打落牙齿和血吞,亦或者是忍气吞声的人。

    就算是林渊之要甩了她,或许是不甩了她,留着她做情人之类的,她也要当着林渊之的面儿问个清清楚楚才行。

    陆清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穿着的连衣服,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这一身还真的应景啊,林渊之结婚了,新娘子不是她,但是她同样穿的是一身白色的裙子,还是长款的。

    只是不知道在林渊之的眼里,是穿着昂贵的婚纱的新娘子漂亮一些,还是穿着白色平价连衣裙的她更漂亮一些呢?

    陆清晰的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一步一步稳稳的朝酒店里走去。

    这里不愧为A市最大最豪华的超五星级酒店,这间酒店占地面积达一百亩地,当陆清晰知道的时候,不由得抽空咂了咂嘴,这间酒店的老板还真的是财大气粗啊。

    新郎新娘此时正在这间超五星级酒店里的一大片绿色的草地上面,整个场景都是用的白色和粉红色的玫瑰花为装饰,特别的唯美,新郎新娘置身在其中,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一样,好看的都让人移不开视线了。

    “我愿意她成为我的妻子,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

    听,新郎的誓词多么的暖人心肠,新郎看向新娘的眼神多么的有爱意啊,这也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他们之间的结合,而由衷的鼓掌祝福。

    陆清晰用力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不转睛的看着林渊之的背影,状似慵懒的喊道:“林渊之!”

    因为陆清晰的声音不算大,但是却可以保证林渊之可以听的清楚,甚至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很清楚。

    林渊之在听见陆清晰喊他名字的时候,他的脑子里闪过无数的片段,全部都是他和陆清晰的,快乐的、幸福的、甜蜜的,无一不有。

    陆清晰不是逛街去了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她是在跟踪他吗?!

    林渊之原本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所以转身看向声音发出来的地方,却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真的看见了陆清晰。

    那么骄傲又美丽的陆清晰,让林渊之不由得看得呆了起来。

    程盈盈感觉到林渊之的眼神异常,顺着林渊之的视线看了过去,她看着美得那么惊心动魄的陆清晰,嘴角还带着挑衅的笑容慢慢的朝他们走过来的时候,不由得暗骂了一声:“狐狸精!”

    再看向林渊之的时候,他是那样的痴迷的看着来人,程盈盈咬牙切齿的问:“林渊之!你给我说清楚,这个女人是谁?!”

    陆清晰的嘴角微微上扬,无视身边难听的窃窃私语,慢慢的朝林渊之和程盈盈走了过去,温声说道:“林渊之,你告诉她,我是你的谁?”

    林渊之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压低声音向程盈盈解释道:“她只是我公司里的一个小文员,因为仗着自己长的有几分姿色,所以经常来勾引我。”

    程盈盈听后不屑冷哼一声,嘲讽的看着已经走到他们面前的陆清晰,讽刺的大声说道:“哦~原来你是专门勾引别人老公的狐狸精啊!”

    陆清晰直直的看着林渊之,她忽然嘲讽的笑了,叹了口气,讽刺的说道:“林渊之,你还真是渣到无极限啊?”声音不大,但确保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听见。

    程盈盈傲慢的冷哼一声,看着陆清晰的眼睛里充满了讽刺,“请你立刻离开这里,否则我就要叫保全了。”

    林渊之懊恼的吸了一口气,义正言辞的说道:“陆小姐,该说的我都已经和你说清楚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看着林渊之一副圣母的样子,陆清晰就不由得嘲讽的嗤笑一声,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说道:“林渊之,你最好是给我记住了,像你这样的渣男,就算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看上你的。”

    同情的看了一眼程盈盈,陆清晰潇洒的转身离去,对背后说自己下|贱、不要脸、狐狸精的议论声充耳不闻。

    ——

    白薇薇是陆清晰在林氏集团工作的时候认识的,两个人算是好朋友,所以陆清晰心情不好的时候,白薇薇便和她一起来酒吧喝酒了。

    陆清晰喝了几杯一边就去洗手间了,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白薇薇微微笑着,将手中的酒杯递给陆清晰,陆清晰接过就一口干了,又喝了几杯以后,白薇薇借口去洗手间了。

    白薇薇走后,一群吊儿郎当的混混渐渐的朝陆清晰围拢,同时陆清晰的体内有一股无名火,看了一眼喝过的酒杯,想起刚刚那一口味道不对的酒,心里暗爆一声粗口,而后摇摇欲坠的准备离开这里。

    陆清晰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烫,双腿也是颤颤巍巍的,陆清晰用力的掐了掐自己的手掌心,用疼痛来缓解自己身体的不适,她宁愿花钱去找个牛郎,也不愿意被那些混混给糟蹋了。

    陆清晰迷迷糊糊的看着前方,最终投入了一个男人的怀抱,陆清晰的鼻尖萦绕着男人身上清冽的味道,头脑不由得清晰了一瞬。

    陆清晰不排斥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她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求你,带我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