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你还不出来?

第259章你还不出来?

第二天凌晨三点,我们都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安明的电话忽然响了。

    这让我顿时紧张起来,这个时候有人打电话过来,那肯定不是什么小事。

    安明一接完电话,我就紧张地问他:“怎么了?”

    他说:“电话是莫少云打来的,安永烈被一群火力很强的人给劫走了,莫少云询问是不是我做的。”

    这件事当然与我们无关,对于安永烈的事,安明其实是已经不想直接找他报仇,他是想借莫市长的手来让安永烈得到应有的惩罚,因为不管怎么说,安永烈都对他有抚养之恩,安明要将安永烈置于死地,他做不到。

    但安永烈犯下的罪行又实在深重,要放过他也不可能,这件事总得有个交待,借别人的手惩罚他,这是最好的选择。

    安明起来后准备去叫醒锦笙商量这件事,但锦笙已经来敲门了,他也接到了电话。“温城街上警笛声大作,好像是有事发生。”

    安明把安永烈被劫走的事告诉了锦笙,锦笙说:“会是谁劫走了安永烈?难道是缅北支持安永烈的人?”

    安明说:“不会,缅北如果有动静,康龙肯定会第一时间打电话过来通知。这股势力不是来自缅北,肯定是安永烈其他的盟友。”

    锦笙说:“还有谁能够对安永烈这么忠心,在安永烈身陷困境的时候还出手相救?他人品这么差的人,竟然也能有如此忠诚的朋友?”

    安明说:“我也很纳闷,现在先让打听一下,那些人有没有被莫市长的人逮到,往哪个方向逃窜,不能让安永烈给逃了。”

    锦笙说:“那我现在就去。”

    安明说:“现在警方全城严查,你不能出去,莫少云会把这件事打听清楚的。”

    天亮的时候,莫少云果然是又来电话了。

    他说:“安永烈一伙逃脱了,而且逃出城后就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全没有了下落。”

    安明说:“你就好好打理中远集团,这些事你不用管了,我会处理。”

    挂了电话后,安明对锦笙说:“现在可以出去打听消息了。因安永烈已经逃走了。”

    锦笙说:“如果安永烈一个人人间蒸发了并不难,以他的本事,要藏起来很简单,可是要带一批人马忽然人间消失,这就太难了。”

    安明笑了笑,“这是莫市长的高招,安永烈对莫市长来说是个大威胁,本想是把他抓起来一直到老死,或者秘密干掉,但没想到还没来得及下手,就让人给劫走了,现在事情闹大了,多方面都清楚了,如果要抓回来,那肯定会审判,到时安永烈把他的事给咬出来,那他怎么办,所以莫市长临时改变了主意,把安永烈放走了。”

    我却不同意这个观点,“那如果安永烈不死,也一样对他构成威胁,他怎么能放他走呢?”

    “暗里却盯着,然后私下解决,他肯定会让一部份人跟着,在合适的时候彻底把安永烈给做掉。不过他太小看安永烈了,安永烈一但发现有人暗中跟着,不会等他先下手,就会想办法把他做掉。”安明说

    “那安永烈会逃到哪里去?”

    “缅北。”安明和锦笙几乎同时应道。

    这次我倒是赞成,毕竟安永烈就是从那里来的,那里处处丛林,容易躲藏起来,而且他经营多年,在缅北肯定也有他自己的关系网,现在在华夏无处安身,他当然要逃往缅北。

    “锦笙,你照顾好小暖,我带人往南追击。不能让安永烈回到缅北,他一但进了丛林,对缅北危害很大,缅北一定还有他的人,不能让他们会面,不能让他在缅北形成势力。”安明说。

    “大哥,这事我去办吧。你照顾嫂子就行了。”锦笙说。

    “不,这件事我必须要亲自参与,总得有个了断,那些来劫走安永烈的人,也是我的仇人,我要看看他们到底是谁,你保护小暖就行了,这事我亲自去办。”

    我说:“我也要去,别忘了,我的养父他是他们杀死的,我的爸爸在泰国被害,也是因为安永烈而引起的,不仅是你和他们有仇,我和他们也有仇。”

    锦笙在旁边噢了一声,说有件事差点忘了,秋野给他打电话了,说已经查明,当初害死我爸的人,就是济科那个混蛋老头。但济科已经完全中风成了植物人,曼谷的那个中医馆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我们能想得到,雷蕾还是对济科下手了。

    秋野还说,菊花社已经彻底分裂,分成了秋野组,松野组,莞香组和另外一些不加入任何一派的老成员组成的菊花组。这些组之间正在谈判,能不能统一成一个社团,还是未知。

    最后我们商量下来,我们一起往南去追,因为如果把我放到温城,其实也不安全,毕竟莫市长现在还没下台。而如果把安明或者锦笙留下任意一个,又会大大减弱他们的攻击能力。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一起去。

    -

    到达中缅边境,已经是一周以后。

    不是因为赶路需要这么长时间,而是因为大家一直在云南境里捉迷藏。

    追击过程中,我们发现不仅有一股势力参与其中,而很多来历不明的人马相继出现。

    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其实暗流潮涌动,安明和锦笙都开始有些急躁起来,因为他们担心,安永烈逃到这里,又在这里做了一个埋伏圈,就是要把我们引到这里来。然后最后一网打尽。

    小镇的旅馆里,锦笙站在窗前用望眼镜,看着不远处另一家旅馆。那家旅馆楼下停着四五辆车,其中有一辆是中巴。车上坐着一群像游客的人,但却是男性。锦笙说,那些人是莫市长的人。他们今晚要在这里动手。

    平时冷清的边陲小镇今天格外热闹,不时有车驶入驶出,旅馆也家家爆满,各个餐厅里也都坐满了人,安明不许我们任何人出门,锦笙带的几十号人包下了整个旅馆,大家都闷在房间里泡面,谁也不许出去。

    但我是孕妇,我是需要特别对待,所以安明让旅馆的老板给我煮了鸡蛋面,然后安明亲自逼着我喝一瓶牛奶,这才算完。

    晚些时候,我们这边却来了两个客人,一个漂亮女子带着一个年轻小姑娘,漂亮女子我不认识,但小姑娘我认识,她竟然是安琪琪。安明的女儿。

    我们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安明失踪很久的女儿,更惊讶的还是安明,他一直盯着那个女的看,嘴里喃喃说:“这怎么可能?”

    这让我很不舒服,你盯着美女看也就罢了,还一副痴痴的样子,让我这个正牌夫人情何以堪?

    “安明,至少介绍一下吧。”我在旁边提醒。

    安明这才回过神来,“这是我太太袁小暖,这是我以前最好的朋友傅梅,也是琪琪的亲生母亲。”

    “安明,谢谢你这么多年照顾琪琪,当了琪琪这么多年的爸爸。”那漂亮女子向安明弯腰。

    他们以前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我不太清楚,所以我不准备插话,我只是看着。

    “那次船漏水事故后,你就失踪了,我以为,你早就死了,是我没能救你,我一直很内疚。”安明说。

    “你不必内疚,其实那次的事故,就只是想让你内疚,然后让你把琪琪养大,让她成为你的心头肉,成为制约你的筹码之一,但后来我觉得这样做太残忍,就把琪琪给带走了。”那个叫傅梅的漂亮女子说。

    安明摇头,“我不明白。”

    连安明都不明白,我就更不明白了。

    “我不叫傅梅,我其实和你一样的姓,我姓安,是安永烈的亲生女儿。当年他找到你后,就把我送到了日本,他一共送去的有两个女孩,一个是我,另外一个叫安灿。”漂亮女子说。

    “我妹妹?”安明叫了一声。

    “在日本接收我们的叫寺岛三雄,是安永烈的合作人,当时的寺岛三雄是日本有名社团樱花组的组长,他负责安永烈在那边的毒销售。我们两人是作为人质放在那边,同时他希望寺岛三雄能培养我们,说将来有大用。”

    “我妹妹怎样了?”安明急着问。

    “你妹妹被灌输了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以为她和一个叫闻锦笙的人有仇,她潜伏到了那个人的身边,希望能够报仇,因为那个闻锦笙是个厉害的人物,将来很有可能会对安永烈他们构成威胁,安永烈希望能控制那个姓闻的。要么控制,要么把他杀掉,但后来你妹妹做不到,就作了一个假死的局逃了。她受到了寺岛三雄严苛的责罚,被切掉一只脚指,关了起来。”

    听到这里,连我的心脏都砰砰地跳。

    “你可能觉得你妹妹很惨,但其实我更惨,我被寺岛三雄那个混蛋给污辱,有了琪琪,我只好带着她回来找她的外公,但她外公为了联盟,并不责罪于寺岛三雄,只是说这事以后再说,我在他身边的那段时间,和你成了好朋友,后来他说,以后就把琪琪给你养好了,让你替我养女儿,也算是对我的补偿,这算是哪门子补偿?他只是让你对琪琪的父亲般的感情,以后如果有必要,琪琪又会成为你身边的一颗炸弹。”安梅接着说。

    ——

    安明长叹:“他真的恨我入骨,那为什么不直接把我弄死算了?”

    “他恨的不仅是你,也恨你们家所有人,他要毁掉你们家所有一切,他精心策划,要让你们三兄妹自相残杀。但天不如他愿,后来樱花社在与其他社团火拼中被灭,寺岛三雄的老婆被杀,寺岛三雄化名保绍华来到华夏,暗中做一些不法生意,筹集资金以图东山再起,安永烈也帮了他不少的忙,后来他们暗中转战泰国,在那里成立三合组,意图东山再起。”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插嘴了,“寺岛三雄的女儿叫寺岛彩音,那不是她亲女儿?那就是安灿?如果她是安灿,她怎么会不认识安明?”

    安明叹了口气,“我很小就被送走,长大了怎么会相互认识,要不是安永烈告诉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安明,也不知道自己和安家有关系。”

    确实,很多儿时的记忆最初的几年还能记得,但时间长了,就真的不记得了,脑子里的信息,都是身边大人灌输进去的,身边的大人说你是谁,久而久之,你就成了谁。

    幸亏我们和长合组没有直接对抗,要是误把寺岛彩音杀了,那得后悔一辈子了。

    “所以劫走安永烈的人,是长合组的人?是安灿带人来的?”

    “是寺岛三雄和寺岛成洋,我现在的身份是寺岛三雄的夫人,是你女儿和另外一个女孩的后妈。至于彩音,我已经告诉了她是安灿,她已经走了,说等她释怀了,她会来找你相认。”安梅说。

    我想她暂时是不会来找安明了,她是米雪,她是寺岛彩音,她是安灿,她到底是谁,她恐怕也糊涂了,更何况她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锦笙。

    “寺岛三雄在华夏有个化名叫保绍华,那她的另外一个亲生女儿,是不是叫保宝?”安明问。

    “是。”安梅点头。

    她的话刚说完,外面响起了仓声。开打了。

    “不管安永烈多么恶,他终究是我亲生父亲,这一次劫他出来,就是为了报恩,我们答应送他出境,只要他出境了,我们就不管了,温城有大批的人马一路追过来,现在已经开打了,我们希望你能中立,不要趁机下手,等他出了境,你要怎样报仇,我就不管了。”安梅说。

    “好,我答应。”安明说。

    “谢谢你。那我走了。”安梅说。

    “爸爸……”旁边的安琪琪叫了一声,安明走过去摸了摸安琪琪的头:“以后得叫舅舅了。”

    安梅转向我,“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们能收留琪琪,我不想她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我希望她以后能远离江湖。”

    安明也看着我,他明显是希望我能答应。

    既然他希望我答应,我就答应呗。以后我的女儿和没出生的孩子多个漂亮的小姐姐,也没什么不好。更何况安梅确实是可怜的人,我不忍心不答应。

    仓声越发的紧,好像越来越密,似乎不断地有人加入。

    因为安明答应中立,我们就一直闷在旅馆里,听着外面的仓声从密慢慢地到稀,然后终于停了下来,然后是救护车和警车的呼啸声。

    第二天我们打探到消息,因为有武警和特警的支持,一些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被打死,部份人逃脱。

    被打死的人中,有安永烈。他在华夏是有身份的,所以容易查实。

    -

    在云南稍作休整后,我们回到了温城。

    之前我们住的酒店,遭遇大爆炸,关在那里的雷波和另外一个看守他的兄弟当场被炸死,安亮送往医院后不知所踪,医院方面说是他自己从病房跑了。

    我们都以为这件事是莫市长所为,没想到警方却迅速破了案,是有人指使一伙民工用粗糙的爆破技术制造了这起爆炸,案子很快破了,找到幕后的人时,她正在喝酒,她承认是她找人做的,因为她听说那酒店里住着让她痛恨的人。

    警方公布名字说,那个人叫安磊,安永烈的养女。

    至今我们也不知道,她所说的痛恨的人,是指我和安明,还是她的丈夫雷波。

    安磊入狱后,向检方说她可以戴罪立功,她可以供出一个大人物。然后她就带着检方带到她家,把雷波藏着的大量材料交给了检方,那些材料,都是雷波为莫市长做事的时候留下的证据。

    莫市长迅速入狱。一个月后,因在牢中与人斗殴而亡。

    莫市长那样温文尔雅的人会不会与人斗殴确实难说,坊间也有传言,说莫市长仇家众多,是有人派人潜进监狱报仇。

    我问安明这件事与他有没有关系,他说没有关系,不过下面兄弟众多,有没有人自作主张要为他报仇雪恨,那就不知道了。

    -

    三月以后,中远集团重组后复牌,当日开盘后几分钟就涨停。

    盛大的庆功酒会在中远旗下的酒店举行。我身体不方便,我的意思是我呆在家陪着绵绵和琪琪玩耍就行了,但安明说这样重要的场合,我必须要参与,还说我这才怀了几个月而已,装什么大肚婆。

    可我明明就是大肚婆好不好?

    中远高级副总胡芮兼职主持,虽然漂亮有余,但主持水平却不敢恭维,说有请董事长安明及夫人袁小暖上台时,说成了‘有请董事长袁小暖及夫人安明上台。’

    一片哄笑。

    “各位来宾晚上好,今天是中远复牌的日子,复牌首日就拉停,这说明市场对我们有信心,广大的投资者看好我们。我们将会继续努力,把中远做成温城最好的企业。但我今天在这里也有消息要宣布,我将暂时退出中远的日常管理,你们也看到,我太太怀孕了,我得全职陪她养胎,于我而言,这件事比当董事长更有趣……”

    台下一片掌声。

    “在我暂时隐退的这段时间,由莫少云先生暂时接替董事长一职,等我相妻教子回来,要不要再把董事长要回来,到时再说。”

    台下又是一片掌声,伴随着善意的笑声。

    安明微笑着扶我下台,对面一群举着酒杯的人过来,纷纷向我们表示祝贺。

    应酬了几个重要宾客后,我和安明悄悄溜出人群,我们得回家了。锦笙紧跟着出来,他总是在任何场合都保持冷静的人,他说让安明坐后座照顾我,他来开车。

    刚走出酒店门,看到保安正拦着一个女生,“对不起小姐,我们今天不对外营业,因为我们这里在办一个重要的酒会。”

    “我就是要去酒会!”那人说。

    “没有请柬就不能进去,对不起。”保安为难地说。

    这女生身材苗条高挑,长发披肩,手里捧着一束花,口音不是本地人,但华夏语说得相当不错。

    保安看到我们来了,更加紧张,伸手就要去扯那姑娘离开,被那人一翻手,迅速制服。

    动作流利漂亮,长发飞扬,露出清秀俊俏的脸。

    秋野。

    泰国最年轻的社团首领,找到温城来了。

    秋野也看到我们,漂亮的大眼睛一下子亮了。赶紧从地上捡起她的那束花,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本来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的,但温城有好几家中远酒店,我找的那几家都不对,都没有酒会,终于找到了,他不让我进去。”

    秋野面带羞涩的微笑,宛如邻家美少女。微笑迷人,眼泪却不断地往下淌。

    她走到锦笙面前,将手里的花递上,“送给你的。”

    锦笙接过花,伸手捋了捋她的流海,“傻瓜,送花是男的送给女的。哪有女的送花给男的?”

    “我不介意,只要你不赶我走就行了。我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莞香了,我什么也不要了,我就只想找到你,我很想你。”

    秋野热辣的表白引来旁边路过行人的关注,有女生为她鼓掌。观众们当然不会明白在泰国发生的种种,也不会知道秋野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有着怎样复杂的背景,但她们听得出来,这个小姑娘走了很远来到这里,要找她喜欢的人。

    锦笙说:“你等等,我去去就来。”

    他翻过围栏,横过马路,冲进了一家花店,捧了一大把玫瑰出来。看他穿过马路时车流不断,秋野激动地大叫小心。

    “我也不留在温城,我要去缅北,代替大哥打理那边的事务,需要在那里呆很长时间,那里气候炎热,条件艰苦,你愿意陪我去吗?”锦笙问。

    “我愿意,不管你去哪里,我都陪着你去。”秋野毫不犹豫。

    三月后,锦笙大婚。

    宾客如云,规模空前。

    我再次挺着大肚子陪安明赶到了现场,锦笙的婚礼,我们怎么能不在场。

    我在众多宾客中发现了一张和安明长得相似的脸,只是他蓄上了小胡子。身边站着一个女的,是寺岛彩音,也是安灿。

    我找到安明,说你弟弟和你妹妹也到了,我们去打声招呼吧。

    等我们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不见了。走了。

    我说要不要找找,安明说不用了,缘聚缘散,本就强求不得。

    然后弯下腰,对着我的肚子大叫:“宝宝,你锦笙叔叔都结婚了,你还不出来?”

    我正要骂他无聊,忽然一阵疼痛袭来,不好。要生了!

    所有苦难都会过去,只要愿意相信和坚持,幸福终究会来,感谢一路相伴。

    全书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