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偷东西?

第4章偷东西?

冬天天黑得早,我下班时间是在六点,坐公24路公交车回到家时,天已经很黑了。

    我担心着孩子,直接准备去房间看孩子,却被婆婆叫住:“菜呢?”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菜?”

    “什么菜?吃饭的菜啊,晚饭不用吃了吗?”婆婆大吼。

    我这才想起,以前都是我上班时中午休息去超市买好菜,下班回家后做好给陈年和婆婆吃,现在有了月嫂,我以为王桂去把菜买好了,所以我就空着手回来了。

    “不是说王桂要做饭的吗?”我轻声说了一句。

    “你真当人家是奴婢吗?人家带孩子一天了,还要给你买菜做晚饭?”婆婆越发的怒气冲天。我都想不通她哪来那么大的怒气,我又没叫她做饭。

    人家王桂带了一天孩子累了,就不用做晚饭,可我一个月子中的产妇,也上了一天的班,难道就不累吗?

    我不敢再顶嘴,说我马上就去买菜。

    外面风有些大,天越发的冷了。

    来到小区附近的菜场,因为天冷,摊主们收得早,大多数的摊位都已经空了,胡乱买了些菜拎了回去,却发现房门紧闭,怎么敲门也没人开门。

    我出来的时候忘了带钥匙,只好打电话给陈年,让他给我开门。电话接通后很久才有人接,是婆婆的声音,又硬又冷:“什么事?”

    “妈,我买菜回来了,我忘了带钥匙,你们开开门吧。”我说。

    “等你把饭做好,人都饿死了,我们在外面吃饭,你自己想办法吧。”说完啪地挂了电话。

    原来他们出去吃饭了,我还傻瓜子似的提前一堆菜往回赶。生怕他们等不及。

    我蹲在门口,将菜放在地板上,眼泪哗地下来了。

    可能是天太冷,也或许是还在月子中的原因,我感觉头还是疼起来,而且还有些恶心。

    家门进不去,我只好又往外走,想到附近的药店买点止痛药片吃。

    外面又开始雨夹雪,南方最冷的天气,莫过于这种雨夹雪,还带着风。那是一种潮湿而浸骨的冷,和北方的冷完全不是一种状态。我走出小区,感觉头更疼了,紧了紧围巾,向最近的药店走去。

    走进离家最近的泰安药店,挑了一盒止痛药来到前台,一摸口袋,我又傻了。

    我身上带的一点钱都买菜了,只剩下了五块钱,但药要十八块,我伸进大衣包里的手不好意思伸出来。

    “怎么了?”药店的收银员狐疑地看着我。

    “对不起,我好像忘了带钱了,药不要了,我回去取钱再来拿。”我尴尬地说。

    那收银员上上下下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打量着我,虽然我不明白她的意思,但我能感觉得到她眼神里的不善。

    “没钱你还来买药?你不会是没带钱这么简单吧?十八块钱而已,你都付不起?”收银员说。

    我不明就里,只好歉意地笑笑:“对不起,我真是忘了带钱了。”说完就准备离开药店。

    “等等。”那收银员示意我停下,然后叫另外一个营业员:“小吴,你过来看一下,她包里是不是藏了什么。”

    我头更疼了,听这意思,是怀疑我是来偷东西的?

    【阅读指南:

    微信来的朋友们,如果想继续阅读,请点击下方‘下一章’。或者关注微信公众号:若初文学网,回复:婚途漫漫,可以看全文,免得大家退出以后找不到这篇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