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万一是劫机呢?

第1章、万一是劫机呢?

“紧急呼救!乘务长,经济舱有乘客被劫持了!嗷!呜!”传话器里,空姐略显焦急的声音戛然而止!

    劫乘客?

    坐在头等舱里最靠近空乘服务舱的位置,通话器里的内容,凌二妮听得一清二楚。乘客登机前层层安检,无法带武器上飞机,劫匪拿什么劫持人质?

    一男一女,安全员与乘务长,从服务舱出来,一脸都是焦急、慌乱。

    凌二妮掀开眼眸,特有的清丽声线响起:“安全员留下,伺机而动。万一是劫机呢?你们全都走了,谁来控制大局?”

    假如对方事先预谋,人多势众,假借绑架人质,把所有空乘都吸引过去,然后全部制伏,完全控制客舱。到时候怎么收场?

    “这位乘客请不要担心,我们会制服劫匪,保证所有乘客的安全,让飞机安全降落。请您在座位上坐好,等待我们的消息。”乘务长佯装镇静地说完,就一路飞奔到公务舱,再入经济舱。

    看着他们匆忙离去的背影,凌二妮自言自语般地冷冷嗤道:“自投罗网,反而受制于人。愚蠢的选择。”

    果然不出凌二妮所料,根本不是什么单纯的绑架乘客,而是劫机!所有的空乘人员就这样被“绑架呼救”的声音,全部集中到了后舱。

    以卵击石,一去不回。

    一个个原本一身气质的空姐,全都被绑成了粽子。唯一兼职安全员的空少,也被控制了,而且连自己的安全箱也被人抢了。

    原本没有办法躲过层层安检而把武器带到飞机上的劫匪,反倒从安全员的手里拿到了警棍等攻击性武器。

    战局已经片面倒了。

    “这架飞机已经被我们劫持了,所有人都乖乖呆在座位上别乱动!”经济舱一个男人的大声咆哮,惊动整个客舱。

    三个客舱都是一帘之隔,劫匪头子的话,大家都听得非常清楚。

    劫机已成定局。只是不知道劫匪是什么来头,有多少人,为什么劫机,劫机之后有什么目的?

    滴,滴滴。

    这时,头等舱洗手间的烟雾警报器,发出了警报声。里面竟然有人枉顾飞机上的禁烟令在抽烟?或者,难道是劫匪的同伙私藏了点火器之类的易燃物品?

    嘟,嘟嘟,嘟嘟嘟……

    服务舱的内线电话也响起了。

    凌二妮毫不犹豫地起身,在这种时候,时间就是金钱。她必须要做点什么。

    “这位美丽的小姐,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被劫匪误伤了,就得不偿失了。”一个戴着银框方型眼镜的斯文男人开了口,他说话的时候头也没抬。

    凌二妮眼睛微眯,这个说话的男人正一派淡定地看着一份国际军事报。

    飞机被劫持了,所有人都陷入了未知的危险,这人还能这么悠闲自得地继续看报纸?

    不是没心没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玩被劫持的游戏。这种无聊的空匪,全部打趴下就好了。”凌二妮淡淡应声,已经起身朝着空乘的服务舱走去。

    斯文男子从报纸里抬头,望着凌二妮的背影,露出了一丝兴味。这个看起来清瘦纤细的女人,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竟然大言不惭地要把劫匪统统打倒?

    他合上报纸,悠悠起身。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怎么凭一己之力,解除这场空难!

    凌二妮已经拿起了接通驾驶舱的通话器。

    机长的声音传来:“喂,乘务长,查一下头等舱洗手间,有乘客在里面抽烟吗?控制住那位乘客,确保解除安全隐患,以免悲剧重演!”

    曾经有过一次空难,就是因为乘客抽烟,烟头引燃飞机,飞机坠毁,无一人逃生。

    凌二妮面色不变:“我是乘客。有人劫机。空乘全被控制,都在经济舱。那边有打斗声,应该是有人在阻止劫匪过来。”

    机长一听到“劫机”就跟其他飞行员说道:“马上发送劫机代码,通知空警和地面警察,然后……”

    凌二妮等机长安排好了,又说道:“不管发生什么,驾驶舱绝对不能打开。我会想办法拖住并解决劫匪。”

    绝对不能让劫匪控制驾驶舱,否则这架飞机铁不定飞到哪里去。说不定会重蹈覆辙,发生飞机冲向政府大楼的惨案。

    敢劫飞机,要么亡命天涯,要么报复社会!

    机长莫名地信任凌二妮,他满口笃定地说道:“请务必帮我解决洗手间的烟雾警报。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悲剧,我是绝对不会打开驾驶舱的。请你放心。”

    语罢,机长就挂了电话。

    “要我帮你撞开洗手间的门么?”斯文男人靠在舱门,超着手,一副置身事外的闲散态度。

    身姿颀长,面如美玉。马甲勒出属于男性的完美身材,俊秀的长相,又搭配着倒三角加大长腿的英姿。

    如果忽略掉他四只眼里的戏谑,完全是一个让人望之心动的美男。

    凌二妮冷冷地瞪了那个男人一眼,这个隔岸观火的坑货根本不用指望。她在服务舱里找了一些道具,幸好飞机上一些便民的东西都不缺。

    一切准备就绪,凌二妮才敲了敲洗手间的门,声音里充满了害怕、慌乱和乞求:“里面有人吗?求求你放我进去躲一躲!飞机被劫匪劫持了,我好害怕!救救我,帮帮我……呜呜……”

    就是要故意告诉洗手间里的人,那些劫匪已经得手了。如果是劫匪的同伙,那么肯定会出来实施他的计划!

    果然洗手间的门突然打开了。

    一个留着平头的男人冲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打火机。

    以前的航空规定,是不允许带打火机、火柴的。在国民素质达到一定标准之后,才对此稍微解禁。

    可惜就被人钻了空子。

    凌二妮抬脚踢过去,同时手一旋把打火机抢了过来。

    噗,噗噗。

    防狼喷雾,喷得那个劫匪头晕目眩。接着她几个流畅的擒拿手将劫匪的双手反剪,系了绳子,最后在他嘴巴上贴了胶带。

    搞定。

    凌二妮总算松了一口气。

    啪啪啪。

    负手而立的斯文男人鼓起了掌,扬着打趣的笑意:“啧啧,有两下子。你不会是便衣警察吧?”

    哼。

    凌二妮冷冷一哼,不再理他。难道只有警察才会自救救人吗?

    嘟,嘟嘟,嘟嘟嘟……

    这时,内线电话再次响起,是经济舱那边打过来的。

    凌二妮警告般地瞪了那个斯文男人一眼,做了一个“嘘”姿势。她用塑料叉子,压在了那个洗手间里出来的平头劫匪脖子上,然后撕开了他嘴巴上的封条:“敢乱说话,我要你的命!”

    之前求开门时楚楚可怜的声音荡然无存,取之而来的是万古不化的寒冷声音。

    “我知道该怎么做,女侠别冲动!冲动是魔鬼!”平头劫匪瞥了一眼那个斯文男人,然后乖乖地点点头,一脸诚恳地表示会乖乖配合。

    #####【本文作者小徐徐微风随机乱入:“我的旧文已完结《军婚撩人:娇妻诱爱成瘾》欢迎猛戳,是本文的前传,上一代的故事哦!另外,我还有完结古言《负尽苍生不负卿》看起来!么么哒,各位新老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