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血!血!我要血!

第2章 血!血!我要血!

鲜血!

    渴望!

    无比的压抑!

    那无尽的血色,吞噬了一切,淹没了他的双眸,包括......他的理智。

    世界一瞬间从黑色变成了血色,那一道道在欢笑的血色人影似乎在呼唤着他,引诱着他,要让他沉沦在永恒的黑暗中......

    北夜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了,如同窒息般的欲望疯狂的压迫着他,要吞噬他最后的一丝理智。

    “血!血!我要血!”

    如同在地狱挣扎的嘶吼,他的声音在黑暗中沉沦着。

    就在这时,

    “北夜,你可得坚持住啊,你要是在这里兽性大发……啧啧……那场面,不能太美哦!”

    狗爷蹲坐在北夜的左肩膀上,忽然像一个人类一样打了个哈欠,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哗!

    如梦破灭,北夜瞬间惊醒了过来,他的呼吸很粗重,脸色苍白如纸,额头上都渗出了一片片的汗珠。

    好险!

    差一点就失控了!

    深呼了一口气,北夜抬起手压了压头上的鸭舌帽,却是无视了狗爷的调侃。

    对于狗爷的秉性,北夜太了解了。

    没错,正如其名,狗爷不是人,而是一只狗。

    一只毛色灰白相间、货真价实的狗。

    它脸部的胡须很浓密,一翘一翘的,像极了一只可爱的雪纳瑞。

    但是和寻常寻常雪纳瑞不同的是,

    它,

    似乎是,

    说!人!话!了!

    如果说这还不够吓人的话,那么,周围人们的反应就更加的让人惊悚了。

    毫无反应!

    确切的说,它的声音明明很大,甚至可以说是高昂,但是周围的人依旧行动如常,甚至连目光都没有转动。

    仿佛根本看不到,也听不到一样。

    这时候,狗爷见北夜不理睬它,眼珠一转,便抬起它毛茸茸的爪子指着走在他们前面的一对母女:“北夜,你看那个小女孩,年龄那么小,肯定是纯洁之体,而且她的皮肤是那么的白嫩,绝对符合你的要求。”

    “嘿嘿!要不......我们尾随一次?”

    北夜的身体抖得越来越频繁了,听到狗爷的这句话,他下意识的微微抬起一点帽檐,透过右手指间的缝隙看了过去。

    这是一个穿着粉色吊带裙,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约莫有七八岁的样子。

    此时的她正被她母亲拉着手在前面走着,一路上东瞧瞧,西望望。

    与北夜相隔不足半米。

    虽然看不到脸,但是北夜依然一眼就看到了她粉嫩的脖颈和裸露在裙外的一双雪白的小腿。

    不由自主的,他的心脏‘咚咚’的加速跳动起来。

    ‘咕噜’一声。

    他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情不自禁的舔了下他干裂的嘴唇。

    这一瞬间,他赤红的瞳孔骤然一缩,依稀间,他仿佛看到了小女孩如同玉脂般的肌肤下,微微跳动的血管。

    那一抹若隐若现的淡青色,仿佛一记烈性猛药使得他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这味道?

    好香啊!

    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本能的加快步伐靠近了小女孩,眼眸死死的盯着小女孩雪白的脖颈,微微张开了嘴……

    眼看,一丝透明的液体就要从嘴角滑落而出。

    不行!

    在这里不行!

    绝对不能在这里!

    我要忍住!

    眼眸逐渐猩红的他却是猛的咬破了自己的舌尖,钻心的疼痛传到脑海,他的心神顿时一清。

    下意识的,他放慢了脚步,头颅却是垂的更低了。

    “北夜,你这是何必呢?”

    “反正你一心求死,何不直接在这里动手?”

    狗爷无精打采的伸个懒腰,言语中颇有些怂恿的味道。

    北夜依旧没有回话,但身体却是猛的加快,绕过了前面的母女俩,快步向街道的尽头走去。

    眨眼间,他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这是北夜与生俱来的一个毛病,如果一直喝不到血,他的身体就会发生变化,甚至失去理智、大开杀戒,那场景……太可怕了。

    虽然不知道原由,甚至是不知道发作的具体时间,但唯一能确定的就是,

    每年一次,从不例外!

    而压制这个毛病的唯一方法,就是吸取一名身体纯净的女子的鲜血。

    别的什么男人、动物等等之类的血液都不行!

    本来这几年的发作都是在八九月份,但是这次,却意外的提前发作了。

    虽然他有些措手不及,但是还好狗爷告诉了他一个意外的发现,所以情急之下,他就更改了既定的目标。

    至于,为什么不放任自己大开杀戒,当然不是因为北夜怕死。

    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想死,他才一直在忍耐。

    当年,他在星空中流浪,偶然遇到一道金光,却震惊的预感到这道金光能让自己死,所以他就追逐着它来到了地球,但是离奇的是,在他来到这个世界的一瞬间,它就消失了。

    无影无踪!

    这一下,他变的谨慎起来。

    对于他来说,‘死’是一件极度奢侈,而且他一直做不到的事情。

    他,早就活腻了!

    他,做梦,都想死!

    那一刻,他有种感觉,那道金光也许只是个锲子。

    也许,真正能杀死自己的,是这个世界的某个人。

    可是,在不知道这个世界谁才是那个能杀死他的人之前,他不想暴露自己,从而影响了这个世界的走势,造成难以预料的变化。

    毕竟,经历了那么多次寻死失败后,他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真正的强者,往往开始都是不起眼的,也是很容易夭折的!

    特别是,他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有些不一样!

    也许,他的直觉可能是对的!

    这一次,他真的,有可能会死!!!

    ......

    ......

    今天是七夕情人节,虽然是夜晚,但是依旧灯火通明,很是热闹。

    小女孩东瞧瞧,西看看,忽然感觉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下意识的,她侧过头,正好看到了一个一闪而过、瘦弱的身影。

    由于小女孩个子不高,所以恰好看到了低着头走路,帽檐下男子的脸。

    这一瞬间,小女孩身体僵住了,脸色煞白,浑身抖个不停。

    小女孩的母亲是一个穿着很潮流的女人,三十多岁的她,依旧看着如同一个青春少女一般,妩媚动人!

    女儿的异状,女人瞬间就发觉了,她急忙蹲了下来,焦急的说道:“璐璐!璐璐!你怎么了?”

    “你可别吓妈妈啊!”

    听到妈妈的话,小女孩这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抱住她妈妈,嚎啕大哭起来。

    女人见此更是着急了,轻轻的拍着女儿的后背,安慰着:“璐璐别怕!妈妈在呢!”

    “妈妈在呢!”

    路过的人们见此,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反应,都是侧身而过。

    毕竟,小孩子哭闹不是很正常吗?

    过了一会儿,名字叫做璐璐的小女孩终于平复了下来,只是眼脸上挂着泪珠,脸色依旧有些苍白。

    看着眼神中很是担心的母亲,璐璐犹豫了一下,怯声道:“妈妈,我刚才看到了一个......”

    “一个......”

    女人脸色一变,努力让自己的眼神变的温暖,声音变的平静起来:“璐璐,不要怕!告诉妈妈,一个什么?”

    璐璐眼中闪过一丝惊惧,呐呐道:“一个哥哥......一个长的很好看、很好看的哥哥!”

    女人柳眉一皱,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长的很好看的哥哥?”

    “对!没错!”

    “只不过,那个哥哥的眼神太可怕了,红的像血一样!”

    女人脸色顿时一白,以至于‘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仓促之下,她却是直接抱起了自己的女儿,脚下瞬间生起一道青色的旋风,以超越正常人类几倍的速度向着相反方向疾驰而去。

    而这明显超出普通人能力的一幕,周围的人却仿佛习以为常一样,都只是看了一眼,便淡然的收回了目光。

    甚至,有人在嘀咕着:“真是的,好好的情人节,跑的那么快干什么!”

    “就是,就是!不就是区区LV1级别的风系超能力嘛,有什么可炫耀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