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尚未出师,颠沛流离

第2章 尚未出师,颠沛流离

夜深人静,城市的星空远没有祁连山里那么的璀璨,就在赵出息快要睡着的时候,一阵脚步声让他瞬间清醒,西北民风彪悍,何况是西宁这种藏族维族汉族回族聚集的城市,治安可想而知。从小到大的生长环境让赵出息警惕性很高,他很少去信任别人,最近一年在QL县发生的一切更让他坚信这一点。再说受人委托,货要是丢了,自然会和他牵扯不清,赵出息不希望出现意外。

    “谁?”赵出息下意识摸上插在腰间的匕首,这是老和尚给他的,匕首有些年头,老和尚说是以前部队用的,俗名是六五式军用匕首,赵出息肯定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六五式,刀柄上刻着两个字,一面是生一面是死,赵出息叫它生死刀。

    “出息,是我”半夜睡不着的小王低声问道。

    赵出息一听是小王,这才放心的起身道“你怎么不睡觉?”

    小王有些腼腆的笑道“睡不着,来找你聊天”

    小王三下五除二的爬进车厢,两人躲在货堆后面,背靠着车厢,赵出息很舍不得的给小王扔了跟烟,自己没舍得抽,一包烟好几块钱,对他来说有些奢侈。

    “出息,你有喜欢的女人么?”小王狠狠的吐着烟圈,带着那份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沧桑问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或许这就是他比同龄人成熟的原因。

    “喜欢的女人?”赵出息小声嘀咕了声,似乎自己还真没有喜欢的女人,有好感的女人有两个,一个是QL县医院那个帮过他很多忙的护士,一个便是她,赵出息不敢奢望的去喜欢她们。前者,他知道至少自己目前这样子配不上她,后者,是他只能抬头仰望。对于赵出息来说,以后随便找个女人结婚,也不过是一辈子。

    赵出息很坚定的摇头。

    小王有些意外,显然不信。赵出息无奈回道“我们村的女人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皮肤黝黑又干燥,是你你也不喜欢。QL县的女人我又不认识几个,我在村长家的电视里面见过大城市里的女人,他们真特么漂亮,要胸有胸要腿有腿,说不定我以后就有喜欢的女人了”

    “放心,你小子以后肯定有喜欢的女人,大城市里的美女很多很多,特别是我们成都,那就是美女如云,她们个个都是妖精,勾的你连魂都没有,你想不喜欢都不行”小王淫荡的笑了起来。

    赵出息似懂非懂,也懒得懂,问道“那你肯定有喜欢的女人?我听李青衣说过,大学里面美女很多,大学恋爱很正常”

    小王皱眉问道“李青衣是谁?”

    “一个女人,问你话呢,你肯定有喜欢的女人”赵出息就像是被人发现小秘密一样连忙转移话题。李青衣,便是她的名字,这是赵出息关于她仅仅知道的一些资料。

    小王瞅见赵出息的囧样,不再追究,一副你懂的表情。

    诺大的停车场有些孤寂,为了省电,那些大灯早已熄灭,只剩下一些枯黄的路灯,小王手中的烟头显的有些刺眼,他弹了下烟灰,狠狠的叹了口气道“有,怎么能没有,可惜我喜欢她,她不喜欢我,她是我们系的系花,追她的人很多,我也只不过是那几百分之一,其中不乏开着跑车来上学的富二代和家里有权有势的官二代。”

    “你有没有给他表白?”赵出息有些失望道。

    小王自嘲的笑着摇头。

    赵出息怒道“你都没表白,你怎么知道她不喜欢你,你个傻逼。真心不像胯下带把的爷们,你赶紧把你那二两肉割了吧,丢人”

    小王哈哈的笑了起来,被赵出息给骂乐啦。

    “我没表白是因为我确定她不喜欢这个样子的我,出息你知道不,其实暗恋多好,暗恋永远不会失恋,等她不是我想要的她的时候,我就可以默默离开了”小王略显忧伤的说道。

    赵出息往后靠了靠,不屑道“我知道个蛋蛋”

    两人一时无言,小王抽烟沉思,赵出息盯着路灯发呆。

    良久,小王突然说道“出息,你是个好人。”

    “我是个屁好人,别被劳资这外表蒙蔽。我在凤凰村可是好吃懒做坐吃等死类型的,偷鸡摸狗溜奸耍滑什么都干,你说我是好人不?”赵出息哈哈大笑道,笑的有些让人心疼,一个孤儿,要是没点本事,怎么能活到今天?

    “出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身上一共只有两包烟,一包送给了老王。这一包,我观察过,除过我抽的三根,还有十六根,其中还包括你傍晚只抽了两口便捻灭的那半根,一个人对自己吝啬,对别人大方,再怎么傻逼,我都信他是个好人,至少不会坑朋友”小王掷地有声的说道,很坚决。

    被人发现小秘密,赵出息有些不好意思,却未留意到小王叫司机老王而不是爸。

    赵出息自嘲苦笑道“妈的,一包烟好几块钱,太奢侈了,我得省着抽,等以后有钱了,再抽好烟”

    画面定格在这一秒。

    小王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副画面,一个二十五六岁穿的破烂的男人,蜗居在杂乱的大卡车上,露出满嘴大白牙笑的辛酸,可那眼神却无比的坚定,似乎什么也动摇不了他的决心。

    “出息,等以后你一定要来成都,劳资请你抽最好的烟,喝最好的酒,开最好的车,住最好的酒店,玩最好的女人”小王突然承诺道。

    赵出息先是一愣,随即学着老王和小王的四川话哈哈大笑道“要得”

    夜已深,两人都困了,外加赵出息明天要找工作小王要继续上路,便不再闲聊,赵出息把狗窝又收拾了一番,可以睡下两人,便挤在一起入眠。

    凌晨三点的时候,或许是刚出山水土不服,赵出息的肚子里翻江倒海肆意折腾,浑浑噩噩的只能起来去拉屎,回来的时候赵出息猛然发现傍晚在他们附近来来回回闲逛的那两个回族大汉正在从大卡后面偷运东西,赵出息被惊的清醒,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一个人显然不是对手,如果跑去喊老王,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到时候没有证据更加吃亏,何况他不知道这两个回族人已经搬了多少货。

    就在赵出息想办法的时候,终于让他发现了机会,其中一个大汉突然离开,只剩另一个大汉在东张西望,赵出息从附近捡了块板砖,偷偷摸摸的从旁边绕到了大汉的身后。

    “妈的,这个时候拉稀,你个王八蛋”大汉低声骂骂咧咧道,眼睛却盯着面前的影子。

    就在这时,赵出息抄起板砖砸向大汉的后脑勺。可惜,影子出卖了他,大汉猛的一转身躲过赵出息的板砖,同时抓住赵出息的胳膊,一记老拳狠狠的砸进赵出息的腹部,赵出息向后倒退数步,疼的龇牙咧嘴。

    “狗日的,偷袭老子,找死”回族大汉暴怒的冲向赵出息。

    赵出息好歹是跟着老和尚练过几招的,一开始吃亏只是没想到会被发现,这次回族大汉冲过来,赵出息不再忌惮,强忍着疼痛迎了上去,两人扭打在一起,回族大汉没点本事也不敢专门晚上偷货,毕竟是高危行业。

    不到一米八的赵出息专攻下三路,身体灵活占了上风,不然面对一米八五的回族大汉,他肯定吃亏。赵出息想到另一个回族大汉马上就要回来,自己必须速战速决,几乎是不顾代价的一拳一拳的砸在回族大汉的身上和头上,回族大汉彻底怒了,硬是扛着赵出息的拳头一把抱起赵出息,狠狠的砸在地上,赵出息疼的还未反应过来,回族大汉已经骑在了他的身上。雨点般的拳头砸在他的身上,头上更是挨了两拳,赵出息彻底被打懵。

    “老子弄死你”回族大汉不再揍赵出息,而是双手死死的掐着赵出息的脖子阴狠道。

    赵出息脸色涨红试图反抗,可惜力气没有回族大汉的大,眼看呼吸越来越难,回族大汉的眼神让赵出息别无选择,赵出息的一只手伸向腰带处,拔出六五式,几乎是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将六五式送进了回族大汉的腹部,一刀两刀三刀,赵出息比之前回族大汉的眼神还要阴暗,毫不犹豫。

    突然的异变让回族大汉一刹那失神,手上一松,给了赵出息喘息的空间,可他的手依旧不曾彻底离开。就在这时,赵出息抄起身旁刚刚遗落的板砖,一砖砸向回族大汉的头,这一次,还未回神的回族大汉没有躲开,被一砖拍晕,轰然倒在赵出息的身上,赵出息奋力推开回族大汉,坐在地上大口吸着气,望着身旁回族大汉鲜血横流的身体,脑中只有一个想法。

    完了……老天爷没给赵出息更多的时间感慨,另一位回族大汉便已经回来,赵出息心一狠,一不做二不休,决不能被发现。只是这一次,还未等赵出息下手,尚未发现这一血腥场面的回族大汉已经被人一棍打晕,这个人便是小王。

    小王疾步跑过来急忙问道“出息,怎么样?”

    赵出息眉头紧皱道“我杀人了”

    小王在赵出息和回族大汉厮打在一起的时候便被吵醒,震惊之余下车找了根木棍准备帮赵出息,等他回来两人的厮打已经结束,正好碰上另一位大汉,顺手解决。

    透过幽暗的路灯,小王已经注意到旁边的回族大汉,意识到事情的棘手,来不及思考,小王便决定道“出息,你必须跑”

    “我跑了,就连累你了”赵出息木讷的摇头道。

    小王大怒道“草泥马,你不跑等着进监狱,后半辈子就完了。你放心,我能应付这些事”

    “你一个大学生怎么应付,我一个农民,贱命一条,大不了一死。你以后的路还长着,我不能连累你,不然那是作孽”赵出息虽然没心没肺,可做人有底线。只是想到女人那失望的眼神,赵出息便自嘲的摇头。

    小王若有所思,平心而论,两个字,感动。

    “妈的,你不走,劳资就弄死你,劳资再说一遍,劳资能处理,绝对不会出事”小王抄起丢落在赵出息旁边的匕首暴怒道,下意识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匕首,略显意外道“六五式”

    “真能?”小王的坚决让赵出息最终相信并妥协,没理会他的惊讶。这份大恩大德他没齿难忘。

    小王重重点头,随即迅速上车将赵出息的编织包丢下来,正好这个时候不远处一辆大卡发动估计要上路,小王拉着赵出息偷偷摸摸的躲在角落道“扒上这车,不管去哪都行,只要别待在西宁,西宁城市不大,保不准以后遇见这帮人,后果你知道”

    “兄弟”赵出息嬉皮笑脸伸出手说道。

    小王没笑,迟疑片刻,紧握着赵出息的手回道“兄弟”

    这时,不知拉着什么的大卡正好开过来,赵出息猛的将行李扔进车厢,手脚麻利的扒车。

    就在赵出息扒车的时候,小王激动的喊道“赵出息,特么的实在混不下去了,就去成都找劳资,就说你认识成都军区大院蒋开山”

    赵出息已经翻进车厢,小王或者说蒋开山不知道赵出息是否听见自己所说的话,就这样,赵出息尚未出师,便已颠沛流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