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千年古都

第3章 千年古都

内心波澜起伏不定的赵出息并没有听清楚小王所说的话,除过蒋开山和成都军区几个字眼,其余一律模糊。他的脑子里全是那个回族大汉是死是活,如果是死小王怎么处理?老王知道后会不会告诉老村长,她知道后如何感想?老王父子都是普通人,如果让小王顶罪怎么办?他生怕自己毁了小王的一辈子,作为大学生的小王,他的前途一片光明,他的人生会比自己精彩,他要考研工作结婚生孩子,可惜这一切有可能和他再无关系。

    一念之差,便是两个世界,从此再无瓜葛……这些充斥在脑海的想法让赵出息无比的懊恼和愧疚,以至于他很想跳下车去自首认罪,可想到大山深处二十几个孩子的命运背在他的身上,权衡利弊取舍后,赵出息最终认怂了,他几乎是抓狂般照着自己胸口来了两拳,后悔自己的冲动,酿成如此大祸。赵出息紧握双拳红着眼睛告诉自己,赵出息你特么一定要混的人模狗样,不然对不起她对不起小王对不起老和尚对不起那个男人,更对不起你在小平安坟前发过的誓。

    从始至终,唯一让赵出息疑惑的是,小王告诉他自己能处理这一切时候那坚定的眼神和冷峻的气势。赵出息不得不自我安慰道,或许他真的能处理?

    于是,赵出息就带着如此复杂的心理,在黑夜中坐着这辆不知道去往何方的大卡车,一路向东,锦衣夜行。

    大卡车上拉着满满一车的西瓜,赵出息头枕着自己的编织袋躺在西瓜上,一路的颠簸让他浑身酸疼,他生怕被大卡车司机发现,不敢起身去看大卡车正向着什么方向而去,其实他什么也看不见,因为外面一片漆黑。由于之前精神高度紧张,不知不觉赵出息昏睡过去。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黑夜和星空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诺大的太阳和灰蒙蒙的天空,以及周围吵闹的环境,这次赵出息依旧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这种无力感让赵出息很抓狂,他很不习惯这种无法掌控自己的情况,好像自己的命运和前途等等一切都随波逐流没有方向,随时有可能翻船以至于全军覆没,赵出息知道自己输不起,更是告诫自己决不能再出现昨晚那种将自己陷入死地的情况,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小王一样。

    你输不起,更不能输。

    赵出息肯定不知道,这一觉他睡了整整十个小时,而拉着一车西瓜的大卡车也即将到此行的目的地。

    千年帝都,西安。

    就在赵出息胡思乱想又懊恼的时候,大卡车终于停下,赵出息偷偷摸摸观察周围的环境,发现这好像是一个类似于昨晚的货运中转站,其实这是一个蔬菜水果批发市场的物流仓库后门,周围的大卡车和他们一样等着进入批发市场卸货。赵出息思考数秒后便决定迅速离开这里,不管这是哪座城市,将是自己走出大山的第一个起点。

    左顾右盼再三确定周围没有人注意,赵出息速度麻利背着编织袋溜下车,直到急匆匆走出蔬菜批发市场的仓库后门后,这才敢抬起头,映入眼中的除过周围的高楼大厦,还有‘XA市胡家庙水果蔬菜批发市场’几个大字。

    “千年帝都,盛世长安,西安?”赵出息一脸茫然的嘀咕道,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来到这个老和尚临死之前经常嘀咕的城市。

    当你初来一座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无朋无友,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的时候,那种无奈就像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一般。何况是赵出息这种逃亡随机来到一座城市的人,好比上帝摇了个色子,然后告诉你,嘿伙计,你去这里。

    赵出息内心再怎么强大,也会被现实动摇,此刻的他一片茫然,毫无目的的一直往前走了两个公交站后,在一个出租车停靠站广告牌的后面,赵出息终于停下脚步,这是一块巨大的西安城市地图,赵出息知道自己在胡家庙附近,立刻盯着整张地图寻找胡家庙,好确定自己在西安的什么方位,同时确定要买一张XA市地图,熟悉XA市地图将会对他接下来在这座城市立足有莫大的帮助。

    来来往往的路人偶有兴趣者才会施舍给赵出息一个眼神,对他们来说这个城市里像赵出息这样的流浪汉太多太多,几分钟后,赵出息终于在东二环附近找到了胡家庙,随即确定了自己的位置。

    赵出息心满意足走到一家小商店,用蹩脚的普通话问道老板有没有XA市地图,背着编织袋头发乱凌乱衣服破烂的赵出息的确像是个流浪汉,商店的老板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似乎有些意外,盯着赵出息愣是看了数秒,眼神颇为同情,随即转身从店里拿出一份XA市地图递给赵出息用方言问道“小伙,是不是刚来西安?”

    赵出息露出笑容嘿嘿点头。

    老头轻笑着回道“不管你现在是啥样子,也别管别人咋去看你,只要你努力奋斗,这座城市都会让你落脚。也就是俗话说的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份地图就送给你”

    老天爷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你平淡的感动,让你坚信生活。赵出息接过地图,蹲下拉开编织袋,翻了数秒取出十块钱放在老头的桌上,很舒服的说道“谢谢”

    说完赵出息便提起编织袋头也不回的离开,十块钱对于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可他的尊严无价,赵出息不会再轻易接受别人的施舍,何况他还有这个能力去买一份地图。

    老头很意外,摇头又点头的喊道“小伙,要是找活就去前面那立交桥底下”

    老头的话让赵出息留心,他必须先找份工作以及落脚之地,虽然他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立交桥,还是个十足的城里人眼里的土鳖,可刚刚走出大山走出农村的那些男人们,谁不是从这一刻慢慢爬起来的,等以后有一天你出人头地后,谁还会在乎你曾经落魄的这一刻?

    赵出息一直往前走了十分钟,终于到了老头口中的立交桥下,因为这里浩浩荡荡的有大概数百人,差不多都是像他这样来找活干的民工,他们背着行李和工具,穿的简单破烂,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聊着天,等着找工人的工头和中介们来,偶有工头和中介来,一帮人便一哄而上。赵出息和他们不一样,他只是放下自己的编织袋,坐在一位憨厚的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边,客气的给中年男人递上烟搭讪道“哥,这里都有啥工作?”

    中年男人对赵出息没有戒备,笑呵呵的接过烟闻了闻回道“刚来的?这里啥工作都有,不过就要看你能干啥,修下水道通马桶干小活打零工什么都有,你说人家老板来找刷油漆的,你说你不会还是不会么,所以说,得看你会干啥”

    赵出息给中年男人点燃烟,自己依旧舍不得抽,笑道“就是的,就是的,怪不得这里拿着啥工具的人都有”

    “小伙,你是干啥的?”中年男人美滋滋的吸了口烟,问道。

    赵出息很诚实的回道“今天刚来西安,啥也不会,准备找个工作干”

    或许是一根烟让男人略显亲近,中年男人瞅了两眼道“像你这种有力气的小伙,要是啥都不会,其实去工地上当小工比较好,就是有些累,不过拿的钱也不少,刚开始一个月也有个两三千,等以后本事大了,咋样都能拿个四五千的,比那些上大学出来的大学生挣的都多”

    赵出息没想到干了小工,一个月就能挣那么多,眼睛一亮道“哥,你知道哪找小工?”

    中年男人哈哈一笑道“你算是找对人了,我刚好认识一个工头这两天找小工,哥给你问问看还要人不,要人你就去那,我和那工头是老乡,让他照顾你,就是外货不要匠人,不然我去他那干,小工这货太累咧,哥年轻时还能干,现在老了不行了”

    “那就先谢谢哥了”赵出息很识趣的将剩下的半包烟给了中年男人,男人推辞都没推辞就收下了。

    于是,赵出息在男人的介绍下来到了位于南门城墙外的建筑工地,路上赵出息生平第一次看见城墙,眼睛连眨都不眨的盯着看。在凤凰村的时候,老和尚和李青衣都给他说过这个保存最完整的西安城墙,更是告诉他有生之年一定要去看看,赵出息没想到走出大山没多久便看到了气势雄伟的城墙。

    霸气外露的城墙让人不禁想起这个城市曾经的辉煌,开着小面包车去接赵出息的工头是邻市的人,直接给赵出息开出两千出头的工资,赵出息想都没想便答应下来,对他来说当务之急是找个落脚的地方,这工地包吃包住还有两千多,让他已经很满意了,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工地上像他这样的小工可以拿三千多的工资。

    工头叫王哥,又矮又瘦又猥琐,一路上和赵出息根本没说几句话,像赵出息这样刚进城的农民工他已经见过太多,对于赵出息几乎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窗外看略显鄙夷,他似乎忘了当年的他也是这个模样,人总是善于遗忘。其实赵出息只不过是想多了解这个他以后或许要奋斗大半辈子的城市,他想牢记这一刻在他眼里的城市和几十年后在他眼里的城市各自不同的样子,更想记住自己今天初来城市时的落魄。

    到工地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吸引赵出息同时又吸引王哥的是工地上停着的两辆豪车,大气漂亮,赵出息认不出来,只觉得这车很豪华,王哥领着赵出息下车道“别看了,奥迪A8L,一两百万,再看你这辈子都买不起”

    赵出息悻悻一笑,也不反驳,他难道要对王哥说,你特么怎么知道劳资就买不起,等劳资哪天有钱了,开一辆拖一辆。

    王哥带着赵出息直接来到住的地方,尚未进去,便闻到一股发臭发霉的味道,赵出息不禁皱眉,等进去后果真是别有一番天地,里面乱的简直能和凤凰村的猪窝相提并论,不大的房子里整整两排架子床,差不多能住四十个人,衣服袜子垃圾被子等等东西乱丢在一起,赵出息一时回不过神。

    王哥不以为然道“出门在外,将就住吧”

    赵出息乐呵的点头,能有个落脚的地方他已经知足了,哪还会嫌弃?

    未等赵出息熟悉工地的环境,王哥便让人喊赵出息去吃饭,吃饭的地方早已经聚集了几十个工人,蹲在附近头也不抬的吃着,赵出息的出现并未打扰他们,这个几百人的工地每天来来往往的工人太多,没人会注意你的存在,这就是现实。

    没有碗筷的赵出息只夹了几个馍回到猪窝门口,闻着里面让普通人能吐的气味,蹲在地上的赵出息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倒是吃的津津有味,等到几个馒头吃完,赵出息起身瞅瞅猪窝,又回头看看那两辆价值百万的奥迪A8L。

    赵出息无比冷静,老和尚不常嘀咕一句话么?

    最穷不过要饭,不死总会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