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二胖

第4章 二胖

这一刻,在幽暗的灯光下,赵出息的背影显的无比沧桑。最穷不过要饭,不死总会出头,看似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可谁又知道,这要经历多少的挫折和磨难?

    赵出息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奥迪A8L的旁边,一个化淡妆穿纪梵希女式黑白套装的精致女人正盯着他,盘起的头发让女人韵味十足,颇有些成熟少妇的味道,却又不失性感和严肃,只是和周围的环境颇为不和。

    女人微微皱眉,赵出息的眼神和气势让她很不适应。对于女人来说,这样的男人她见过不少,他们多为草根穷苦人家出身,为人处世圆滑低调,精神世界和自制力无比强大,有自己的底线和目标,弯腰屈身牟足了劲往上爬,比如被她爸收作义子的男人,也就是她的干哥哥。

    在这里遇到这样的男人,女人怎能不意外?

    赵出息吃完饭,闲来无事打算在工地转转熟悉环境,走到两辆奥迪A8L旁边的时候,不出意外遇见了女人。赵出息对着女人微微一笑,故作镇静,在擦肩而过的时候不动声色的偷瞄了眼女人被窄裙包裹着的翘臀,那眼神如同大多数男人一样充满侵略性。

    等到走远后,赵出息长呼一口气道“这娘们真漂亮啊,以后要是娶个这样的媳妇回凤凰村,不得被虎子他们给羡慕死么?小王这王八犊子说得对,大城市的美女真多”

    之所以经过女人身边时赵出息能坐怀不乱八风不动,这完全是李青衣交给她的小窍门,和任何漂亮女人初次见面时,不需要急于表现,只需冷静沉着,微微一笑便行,不至于被她留意,但至少不会让她反感,这样下次相遇,你的起步就会比别人高一个层次。李青衣说完没忘记打击赵出息道,如果长的帅点,估计效果会更好,不过赵出息你这样子是没戏的。当时气的赵出息一阵白眼。

    接下来的一个月,赵出息便开始按部就班的在这个国际公馆工地上当小工,每天的工作千篇一律,刚开始赵出息不熟悉,比如细沙和粗沙的区别,各种情况下水泥和沙子的比例,混凝土的比例等等,被老师傅带了几天便都熟悉,加上悟性不错又肯吃苦,现在尤为熟练。由于工地距离西安城墙很近,早上五点半赵出息便起床绕着南城墙一个来回,饶有兴趣的时候跟着晨练的大爷们耍耍太极,招式有模有样,之前在凤凰村的时候,对面山上那老和尚经常耍太极,不过他一直不愿教赵出息,教的多是防身的把式,可赵出息的身子骨弱,有形无意而已。如果有老爷子拉二胡吼秦腔,赵出息耍完太极便蹲坐在旁边,听着这些老人们用着经历了世间各种沧桑后沉浮下来的嗓音吼着厚重的秦腔,别有韵味。

    一曲‘我身骑白马走三关,改换素衣回中原,放下西凉无人管,我一心只想王宝钏’,顿时让赵出息激动不已,凤凰村的老人们最爱秦腔,山上的老和尚除过京剧便是秦腔,赵出息的前半辈子便是听着秦腔和京剧渡过的,他最拿手的便是那一曲《伐董卓》,手持三尺龙泉剑,杀了贼人万事休。

    青砖灰瓦的城墙,一身素衣的老人,太极、二胡、秦腔和刁民,如此的和谐……从南城墙下回来,六点半开始上工,忙碌两个小时八点半早饭,接着继续干活,十二点半午饭,一直忙碌到晚上八点晚饭,晚饭过后如果加班则会到十二点,不过加班自然会有加班费。

    如果不加班的话,赵出息大多数的时间是去帮同为一个工队的几个四川人干活,有男有女。四川人吃苦耐劳,干活拼命,效率惊人,一般工地都喜欢用四川人,或许是因为小王的缘故让赵出息对四川人很有好感。一开始这帮四川人对赵出息很有警惕性,后来慢慢熟悉,赵出息帮忙又不要工钱,顶多他们改善伙食的时候蹭吃蹭喝,四川人也乐于他来,废话,也就赵出息这种傻子愿意白干。

    四川人的包工头叫张大山,典型的四川人,个子不高偏瘦,皮肤黝黑,川普说的让人真想揍他,让赵出息意外的是他们都带着老婆,男人是匠人,女人是小工,女人干活那劲头让其余工地上的男人都汗颜,果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最让赵出息意外的是,这些女人是和他们睡在一个猪窝里的,一对夫妻两个床铺,用床单围成一个小世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就算了,可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些夫妻们总喜欢干一些最原始的活动好发泄白天用不完的劲,那放荡的呻吟声和木板床颇有节奏的吱吱声让整个猪窝里其他男人欲火焚身,于是你便能看见,第二天晚上不少男人便会去工地后面那条巷子的发廊里解决生理问题,至于还是个处男的赵出息来说,他不会也不可能花这个钱,这对他来说真特么奢侈,赵出息怎么办?实在无可奈何的他只得和大多数民工一样卷着铺盖随便在工地建成的楼层里打了个地铺,还好是夏天,外面更凉爽。

    除过这群奇葩的四川人,最让赵出息好奇和感兴趣的则是工地上另一个小工,整个工地干活最卖力的除过赵出息,便是这个小工,可惜是个傻子。

    工地上的人都叫他傻子,二十左右的年龄,却只有八九岁孩子的智商,近一米九的身高,体型很壮,脸蛋圆乎乎,总是喜欢龇牙咧嘴的笑,那一口大白牙比赵出息的牙都白,眼睛清澈的让人不得不信他是个傻子。

    工地上的人都以为他是傻子,可赵出息不以为然,他从看工地的老头那里得知这孩子的名字叫林三无,来工地已经整整一年,工地上很多人都喜欢欺负他找乐子,可谁都从来没见过他生气过,每次他都是龇牙咧嘴的笑着,笑的人畜无害更让人心疼,慢慢的,大家都叫他傻子,就连包工头都欺负他,赵出息也是最近才知道,一般的小工干的好都给近四千的工资,连他这个刚来的也都两千三,可工地上下苦最重最卖力的林三无却一直只拿九百块钱的工资,赵出息对此憋着一股火。

    林三无在工地上很少和人说话,大多数时候都在拼命干活,大家拿他打趣欺负他,他不过一笑而过。唯有吃饭的时候,赵出息才有机会和林三无搭讪,林三无的饭量很大,每顿都要吃至少六七个大馒头,不过工地对每个工人的饭量都有标准,顶多给你四个,去的晚了可能一个都没了。所以林三无总是吃不饱,于是赵出息每次都将自己的馒头分给林三无一半,外加他经常帮做饭的大婶干些零活,大婶偷偷给他多留两个馒头,赵出息也都一并给了林三无。赵出息记得特别清楚的是,第一次将自己的馒头递给林三无的时候,林三无的眼神很复杂,警惕疑惑意外激动,这也是赵出息确定林三无不是傻子的原因,试想一个傻子怎么会有如此复杂的眼神,可赵出息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装傻?

    林三无这个名字很特别,有时候工地上的人叫他三无产品,一开始赵出息不知道什么意思,经人提醒才知道是次货的意思,赵出息捉摸了半天给林三无起了个绰号,二胖。每次叫林三无二胖的时候,赵出息便会想到凤凰村里那个他最喜欢的孩子,那孩子聪明伶俐,和林三无一样爱笑,比林三无的笑还纯洁,那孩子叫平安,赵出息叫他二蛋,就连李青衣都说二蛋能考上大学,赵出息经常意淫二蛋要是考上大学会是什么样子,可惜狗娘养的老天爷太嫉妒这孩子了,提前把他收了,赵出息这辈子再也看不到这孩子走出大山的那一刻。

    赵出息清楚的记得,小平安死的那天晚上,外面下着瓢泼大雨,他背着小平安的尸体走了整整一夜才回到凤凰村,亲手将小平安埋在半山腰上的小学旁,那里每年冬天一过,便会开满漫山遍野的野花。

    每次想到小平安,赵出息都会唏嘘感慨不已,再看到二胖被人欺负,他多次差点暴走。

    这天上午工地设备出问题,赵出息那边工地开不了工,闲着没事他便跑到二胖的工地上,期间正好碰见那两辆奥迪A8L开进工地,赵出息这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碰见四五次,不出意外那个美女也来了,听其他民工说这女人便是国际公馆的开发商,赵出息听后不禁咋舌,这特么得多有钱啊。

    女人叫苏西洛,工头们叫她苏总,虽然穿着很成熟,不过也才二十六岁,那天晚上赵出息没看清楚苏西洛的样子。上次赵出息出去给工头王哥买烟,回来正好在大门口碰见,那一刻赵出息差点失魂落魄,还好想到李青衣的叮嘱要淡定,再次微微一笑擦肩而过,心里却早就把苏西洛意淫了不知多少遍,再怎么说,赵出息也是个有欲望和欲火的带把爷们。

    二胖将自己的活已经干的差不多,正坐在窗台口发呆,赵出息对着二胖负责的几个匠人打过招呼便溜到二胖身边,这几个匠人对二胖不错,至少不会像其他人那样欺负二胖,赵出息为了能让二胖轻松点,私下里给几个大工买过几盒烟。

    好笑的是,二胖正盯着苏西洛看,赵出息嘿嘿道“二胖,咱们努力攒钱,以后也娶个这么漂亮的娘们养着”

    二胖转过头,盯着赵出息嘿嘿笑着点头,那样子像个小孩,他早已默认赵出息这么叫他,赵出息真不知道二胖要是娶了这么漂亮的女人会不会用,如果是那帮四川人,肯定是每天晚上狠狠的日。

    赵出息的眼神略显淫荡,这个时候正在视察工地进展的苏西洛似乎感觉到了赵出息和二胖的眼神,猛的转过头,皱眉表情不悦的瞪着赵出息和二胖,二胖傻不啦矶的笑了起来,赵出息也不躲避,学着二胖同样傻笑,眼神充满放肆和挑衅,最终苏西洛落败,转身离开。

    “二胖,看,她也不过是个普通娘们,下次我们就看胸和屁股”赵出息舔着嘴角继续意淫道。

    谁知道,二胖笑的更欢乐了。

    赵出息没好气的骂道“你个傻子”

    没过多久,便到了午饭时候,今天那帮四川人开小灶弄了一锅红烧肉,早上就喊赵出息午饭过去蹭吃蹭喝,赵出息对二胖说道“一会你把我的馍都吃了,我去小四川那边吃红烧肉,吃完给你带点过来”

    二胖一听今天可以吃十个馍,还有红烧肉吃,顿时嘴角流起了口水,像个十足的吃货。

    赵出息屁颠屁颠的拿着自己的碗跑到小四川那里吃红烧肉,工头张大山看见赵出息过来,招呼道“出息,今天红烧肉管饱,随便吃”

    赵出息笑着回道“要得要得”

    张大山的媳妇叫王翠花,是他四川老家邻村的,连忙给赵出息盛了大半碗,又给赵出息弄了一小盆子米饭,赵出息和一帮四川人边吃边聊。

    张大山提醒道“出息,你来工地一个半月了,干活怎么样,大家心里都有谱,这两千三的工资有点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