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恩将仇报的男人

第二章恩将仇报的男人

季亘的怒气消了一些,他阴鸷道:“小心点,别给梦鸾发现了,只要保护好她就行。”

    马潮点头:“好的,干爹。”

    热。

    季梦鸾感觉到自己的脸蛋好像贴上了一块灼热的铁块,热的她很不舒服。

    可是她在家里,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猛的她睁开眼睛,家里还有一个病人,难道他伤口发炎引起发热?

    季梦鸾几乎是瞬间就惊醒了,她一双眼睛看向躺在沙发上不怎么舒坦的男人,只见他的脸颊已经被烧的通红,光是看着就能感觉到那上面可能散发的灼热温度。

    季梦鸾立马起身,这才发现男人的手已经软绵绵的提不起一点力气,她只是轻轻的就挣开了他的束缚。

    找来了退烧的药,喂着他服下去。

    可是药效发挥作用还需要许久,要是再这么烧下去,他可能会被烧成傻瓜。

    季梦鸾找来一瓶医用酒精,用毛巾沾湿,把手伸向他已经烧红的脸。

    依然是没有靠近,男人的眼睛就已经睁开,一双深邃的墨眸找不到焦距,可是却异常摄人。

    就算是见过好几次,季梦鸾还是被吓了一跳,这么警觉的男人,在受伤生病成这样居然还能有这样的反应。

    他这钢铁般的意志到底是在哪练成的?

    季梦鸾的心中隐隐的有些猜测,但是却不能确定。

    她认真地盯着那双墨眸:“你要是想烧成傻子你就继续阻拦我,我只是想帮你降降温,没有恶意。”

    说完,男人并没有回话,只是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她,季梦鸾见状继续道:“你要是不回答我就继续了。”

    说着她小心的伸手,用毛巾帮他在额上沾湿酒精,给他降温。

    这次男人真的没有阻止她,只是一双墨眸一直落在她的脸上,那样直接的视线让季梦鸾都有些受不住。

    受了这么重的伤,他不应该是昏迷不醒吗?怎么还有力气睁开眼睛?

    她心中好奇,不过却还是认真的执着于手头的工作。

    随着手上毛巾的擦拭,他脸上的污痕渐渐被擦去,露出了他原来的面貌。

    饶是在电视上见过各种小鲜肉的季梦鸾都忍不住为这张脸微微惊讶。

    他面容俊朗,带着时下花美男所没有的男子汉的刚硬,棱角分明的脸庞显得有层次感,只一眼就能让人移不开眼的那种类型。

    不过季梦鸾也只是惊讶了一下,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帮他把脸上擦完,看着体温还没有一点下降的趋势,她只能重新沾湿毛巾,继续帮他擦拭身体。

    之前包扎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可是现在隔着毛巾抚摸,那种感觉特别的明显,他身上的肌肉有种爆发的感觉,不过也有不少的伤痕,这样的男人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季梦鸾打定主意只要他好了,立马和他撇清关系。

    在男人的体温趋于正常的时候,天差不多亮了,季梦鸾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六点了。

    她昨晚竟然忙活了一夜。

    瞪了一眼那个男人,他竟然睡的安稳异常。她转身收拾准备出去买点食物回来做点早餐,不过看来她今天是上不了班了。

    打完电话请好假,季梦鸾就出门了。

    然而,就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

    原本躺在沙发上的男人,惊觉的睁大了眼睛。

    在环视一周,发现没有危险之后他才缓缓的松懈了下来。

    这时候他才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身上的衣服不翼而飞不说,浑身还有淡淡的酒味。

    不过腹部的伤口却被处理的很好,他环视四周观察着环境。

    这是一件充满温馨的客厅,从摆设就能看出这里住的是一个女人。

    不过一个简单的女人,会去救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慕锦南眼眸深沉,他还能微微记得一些,昨晚那抚摸在她身上轻柔的动作,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昨晚好像这里也有异样。

    他眼眸深沉,似乎忘了一件什么重要的事情。

    就在他起身的时候,房门处突然传来了一道轻响。

    他大步的上前,顺手摸起一个东西,躲在了门口。

    “啊!”季梦鸾买回来的蔬菜撒了一地,她浑身僵硬,感觉到自己背后抵着的东西,心底抑制不住的蔓延出一种名为害怕的情绪。

    “别出声!”一道低沉还带着些许虚弱的低沉的声音在他的头顶响起,像是大提琴般的暗哑。

    季梦鸾点点头,鼻尖可以闻到那夹杂着男人霸道气息的酒精味,她小声的开口:“我没有恶意,只是出去买菜准备做点早餐,如果我有恶意,昨天根本就不会救你。”

    她已经确定了把她挟持的男人就是昨晚她救的,这个可恶的男人,真的是把恩将仇报表现到了极致。

    而且男人没穿衣服的身体贴着她那单薄的衣服,淡淡的提问顺势传递到了她的背脊,一阵奇怪的感觉在心底滋生开来。

    “你可以放开了吗?我真的没有恶意。”季梦鸾再次重申。

    这次慕锦南才反应过来,女人身上带着好闻的清香,刚刚竟然让他有了一瞬的失神。

    听到她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抱着她的肩膀,手指下就是那柔嫩的肌肤,柔软的好似果冻般滑嫩。

    他身子一僵,立马松开手:“对不起,我以为是抓我的人来了。”

    季梦鸾转过身,想瞪男人一眼,可是却发现男人身上只剩下一件子弹头内裤,而且还有壮大的趋势。

    她赶紧移开眼睛,脸蛋忍不住染上微红,暗骂一声流氓,她把地上的蔬菜捡起来:“我看你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等你吃了早餐就走吧。”

    说着她就拿着蔬菜进了厨房,准备做点粥。

    他受伤了,只能吃点清淡的。

    将一切弄好,她转身。

    就看见那个男人宽肩窄腰的站在厨房门口,有点踌蹴的模样。

    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做出这种表情还真有一点萌感,更别说他那一张严肃的脸庞,反差萌简直要突破天际。

    季梦鸾脱掉围巾,没好气的说道:“放心,我没有那么小气,知道你也是小心谨慎而已,我不会生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