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我很下饭?

第三章我很下饭?

听到季梦鸾的话,慕锦南的嘴角微微上扬:“我叫慕锦南,谢谢你昨夜的救治,对了,昨夜我没有伤害到你吧?”

    听着男人这么问,季梦鸾立马就想到了昨晚被他夺取初吻的一幕,脸色蓦地就黑了。

    慕锦南看着季梦鸾那副模样,心底一紧,难道他昨晚做了什么?

    他轻声道:“难道我伤害了你?”

    季梦鸾看着慕锦南那担心的眼神,只能冷声道:“没有,只是把我的手捉着。”

    “就这样?还有别的吗?”看她的样子好像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啊?

    季梦鸾一口回绝:“没有!”

    慕锦南:“……”

    慕锦南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他有些搞不懂眼前这个女人的想法。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季梦鸾和慕锦南对视一眼,走了出来,将沙发上剪破的衣服塞到慕锦南的怀里:“躲到房间里去,我去开门。”

    看着慕锦南那高大的身影消失,季梦鸾才走到房门前,轻轻的将门开了一道缝。

    可是还未等她反应过来,门缝就被突然拉大,一束绽放的鲜艳的鲜花就出现在她的面前:“梦鸾,送你的花。”

    看着那开的鲜艳的玫瑰花,季梦鸾冷眼看了一眼举着花的马潮。

    这个男人她是知道,在她搬来这里没多久他就搬了过来,隔三差五的就来和她套近乎,她只知道他是生意人,而且还是做不正经生意的生意人,所以她对他一般都是不怎么想要接触。

    “谢谢马先生的鲜花,不过我们俩又不熟,不需要这么客气,将鲜花推回去,季梦鸾就准备关门。

    可是房门却被马潮拉住:“等等,梦鸾,好歹我们也是好几年的邻居了,你居然还说我们不熟。”

    说着他透过门缝往房间里面瞄去。

    他问:“最近没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人吧?”

    季梦鸾心里一顿,可是面上却没有什么表情:“没有,我昨天上的晚班,马上要睡觉了,还请马先生不要打扰了。”

    “好好好。”马潮说着将手中的鲜花强硬的塞到了季梦鸾的怀中:“记得,如果要是看到可疑的人要和我说,这就当是谢礼了。”

    说完他不给季梦鸾拒绝的机会,转身就走。

    可是在转身的那一刹那他的脸色就变了,给脸不要脸的女人,要不是看在她是季亘女儿的份上,他会这么低声下气的讨好?

    季梦鸾看着那道身影离去,这才关上门,走了进去。

    屋里,慕锦南已经从厨房里将早餐端了出来摆在了餐桌上,看到季梦鸾进来,手中还抱着一束玫瑰,他眼神微暗问道:“你男朋友?”

    季梦鸾将玫瑰花放下:“怎么会?我没有男朋友,不过他好像是来找你的。”

    听着季梦鸾的话,找他?如果是来找他的只可能是那群毒枭,这次他带队捣毁了一个窝点,可是在撤退的时候却被狙击,不得已才逃到了这里。

    他看向季梦鸾的眼神带上了几分探究,如果是找他的话怎么会带花?

    “谁让你乱动的?”季梦鸾快步走了过去,看着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绷带,一脸严肃的瞪着男人。

    慕锦南这才发现了自己的伤口好像又裂开了,这种伤痛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他轻声道:“没事,只是点小伤。”

    季梦鸾被他的言论气到,她将他推着坐在沙发上:“小伤?你再来一个这样的小伤就会没命!你知不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想活着,却没有健康的身体,而你有这么好的身体却不珍惜!”

    从来就只有他训诫别人的份,没想到他今天却被一个小姑娘给训了。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感觉到一点异样,他沉声道:“对不起。”

    看着那一脸认真地小女人,慕锦南将脑海中那个不靠谱的想法抛出脑海,这么珍惜他人生命的女人怎么会和毒枭扯上关系?

    听着男人那干脆利落的道歉,季梦鸾有些别扭的道:“你可别想多了,我才不是关心你,我只是不想我救下的命,被一个人不爱惜!”

    说着她轻轻的解开绷带:“我帮你换药,你别动!”

    季梦鸾的手指柔若无骨,有一下没一下的碰触着他的腰腹,带起淡淡的酥麻。

    慕锦南低下头,只能看到季梦鸾那抵着头认真的上药的小脸,她虽然长的不似那么倾国倾城,但是却有一种娴淡的美丽,就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不会忘记的类型。

    她那带着清香的鼻息喷洒在他的腹部,让他的喉结忍不住耸动,一双眼睛变得暗沉起来。

    季梦鸾正在处理伤口,感觉到男人的不配合,她怒道:“别动!”

    抬起头瞪向男人,却不想对上了一双躲闪的墨眸,她看着那坚毅的脸庞,又低下头。

    可是这下才把他吓一跳,连带着手上的动作都重了一分。

    “嘶。”一声痛呼传来。

    季梦鸾一愣,赶紧移开视线。

    作为医生的季梦鸾,当然知道男人这反应应该是正常的,可是她是在处理伤口,这样他都能发情?变态,流氓!

    季梦鸾目不斜视。帮男人快速的处理好伤口,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找出几件宽大的睡衣丢到男人的身上:“你快点穿好!”

    慕锦南也有些羞赧,这是第一次,他在一个女人面前失去了控制,而且还是女人不是主动勾引的情况下。

    他对着季梦鸾道:“对不起。”

    已经快要将刚刚发生过的事丢出脑海的季梦鸾身子一僵,转身狠狠的瞪了一眼慕锦南。

    他一定是故意的,她都特意的不去想了,他居然还要提醒她这一茬!

    她气呼呼的坐在餐桌上,没一会儿,那个穿好衣服的男人就磨蹭了过来。

    虽然这睡衣对她来说比较宽大,但是对于这个腿长身长的男人来说还是小了一些,男人穿在深航紧绷绷的居然有一种诱惑的感觉。

    季梦鸾被自己脑子里冒出来的想法吓到,赶紧移开在男人身上的视线:“愣着干嘛?还不快点过来吃饭。”

    在她说过话之后,慕锦南才慢吞吞的走了过来。

    季梦鸾无语的看着男人,刚刚明明吃亏的是她,被调戏的是她,怎么现在看起来倒像是她欺负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