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千叶青莲

第2章 千叶青莲

当青光完全消失之后,燕云天还是愣了一会,确定自己不是做梦,这才开始扒拉起来,很快就在井底的碎石地下,刨出来一些树的根茎。

    “看样子是槐树的根茎,居然长到井底了!”

    燕云天毕竟是植物学专业的,一眼就认出来这些盘根错节,缠绕在一起的粗大根茎,是属于枯井附近的大槐树的。

    原本这颗大槐树,就违背了自然原理,在燕云天眼里,根本就是异类。

    然而此时,看到大槐树的树根,他越发觉得,大槐树太可怕了。

    “难怪可以长这么巨大,比普通槐树,大出两三倍!”

    燕云天一边深挖,小心避开槐树根茎,一边努力找寻青光的源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一小时,又或者两个小时,燕云天挖出来大约三米深的大洞,青光再次出现在他眼前。

    整个大槐树的树根末端,完全呈现球型,无数的树根努力的围在一起,保护着那一团青光,而那一团青光的源头,只是一颗直接大小的种子。

    一颗青绿色,完全看不出来植物种类的种子。

    “你好慢哦,等了这么久,你才找到我!”种子奶声奶气的说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燕云天问道。

    “我是沐沐呀!”

    种子直接飞了起来,但并不能脱离槐树树根的范围,只听她咯咯的笑,“你带我离开这里好吗?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好久了,我好无聊呀!”

    “怎么带你走?”

    “嘻嘻,你先砍断树根,放我出来再说!”

    燕云天没有多想,上手直接用尖利的碎石,隔断树根,但是在隔断树根的一刹那,他完全无法想象的事情发生了。

    槐树的粗大树根,瞬间喷涌出来海量的液体,一眨眼的时间,就灌注满了整口枯井,然而燕云天被吞没的一刹那,就看到那颗种子跳动起来。

    紧接着种子一吸,只一口,那海量的液体,完全被吸收,原本微弱的青光,登时变得强大起来。

    整个过程,短促而惊人,而那槐树就好像被吸干了一样,逐渐枯萎下去。

    “嘻嘻,我出来啦,啦啦啦!”种子活泼而好动,围着燕云天疯狂的转圈。

    “你可以带我走咯!”

    “啊?”

    种子虽然没有得到燕云天的允许,但却突然撞了过来,那股强大的冲击力,极为恐怖。

    然而燕云天身体虽然强壮,却连一颗种子的撞击力,都抵抗不住,瞬间被撞倒在地,浑身疼痛,下意识只感觉到种子,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和自己合为一体。

    “咯咯咯,我出来咯,以后就住在你的身体里咯。”

    种子进入身体之后,燕云天才感觉到,她在自己的丹田处,直接安家了。

    而这时,燕云天脑子里,竟然可以看到种子在丹田处的所有动态。

    在种子的中央,寄托着一颗小葫芦,小葫芦里,隐隐藏着一个端坐的人形,种子不会说话,说话的是那个人形。

    “你……你到底是什么?”

    “嘻嘻,我是沐沐呀,我好可怜呀,只有一点点元神了,但是,我粑粑以无上神力,将我注入三大天地灵根之一的千叶青莲里,等到千叶青莲,长出一半的叶子,就能开花结果,那样我就能重获肉身,再次恢复自由了!”

    燕云天无法理解沐沐所说的,犹如神话一般的事情,但他大概听明白了,这个叫沐沐的小女孩,只剩元神,被温养在千叶青莲之中,等待重获新生。

    “现在千叶青莲,和你合二为一,等到千叶青莲完全长大,你将成为千叶青莲神体的拥有者了,不过你不要谢我,这是你救我出来,应得的报酬!”

    沐沐继续说道,“作为代价,你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千叶青莲长出一千片叶子,否则一旦千叶青莲枯死,你和我,都会跟着死去哟!”

    “不是吧!”燕云天惊诧道,“你在坑我吗?”

    “嘻嘻,骗你的啦!”沐沐笑道,“我要睡觉觉了,明天见!”

    说睡就睡,沐沐根本就给燕云天继续询问的机会,整个种子立刻暗淡下来,只有一点点微弱的青光在闪耀。

    燕云天在脑海里,用意念呼唤了半天,但沐沐压根就不理他,还直接用小葫芦上,刚长出来的两片小叶子,遮住小葫芦,看都不让看。

    没办法,燕云天只能从枯井里爬出来,浑身潮湿,又带着脏兮兮的污泥,恨不得立刻洗个痛快澡。

    回头就往家里赶,燕云天也不打算将这段经历,告诉任何人,显然,没人会相信这么离奇的事情。

    但在回家的路上,燕云天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首先是体质的变化,厚重而有力,总感觉精力无限一样,其次就是燕云天,总觉得自己已经和那颗千叶青莲的种子,有了同呼吸共命运的微妙联系,就好像真的是一体的存在。

    然而最大的变化,就是燕云天的身体,一旦呼吸,就好像有光合作用在进行一样,甚至可以像植物一样,渗透出水份。

    “难不成,我变成了植物?”燕云天无法理解这样的感觉,但沐沐已经叫不醒了,只能等到明天再问了。

    回到家中,燕云天没有和任何人多说半句,而是直接洗澡睡觉,家里人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然而这一夜,燕云天睡得特别的沉,好像精疲力竭了一样,等到第二天醒来,已经到了中午。

    “沐沐,沐沐?”燕云天睁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沟通种子里,安稳睡觉的沐沐,但是并没有得到回应。

    “天哥,你起来了吗?吃午饭了!”

    房外响起方月如的声音,燕云天立刻翻身起床,换好衣服走出房间,看到清丽秀美,娇俏可人的方月如,正在准备饭菜。

    现在是暑假时间,方月如也不用刻意穿着,在家显得非常随意,一身松垮垮的T恤,慵懒的罩在青春无限的身体上。

    而从燕云天的身高高度,只要方月如一俯身,他就能够看到方月如宽大的领口,至于领口里毫无遮掩的一切,都完完全全显露在他的眼里。

    “都快成年了,还像个小丫头似得,在家也不知道穿件内衣!”

    燕云天皱眉暗忖,立刻挪开视线,想要避开方月如,以免被她看到,会非常尴尬。

    “我爸和梅姨呢?”燕云天问道。

    “哦,我妈下地去打理打理,叔叔腿不好,就去村委会领什么树苗去了。”

    看到燕云天,方月如总是笑靥如花,显得特别开心。

    “先吃饭吧!”

    两人刚打算吃饭,梅姨和燕云天,已经走进小院里了。

    “你说你,能干好什么事?去领个补助,拿点树苗,也办不好?”梅姨埋怨道。

    “怎么了,妈?又怎么了嘛,来来来,叔叔,您也坐下来说话,都别生气!”

    方月如上前,扶着父亲坐下,父亲习惯性的开始抽烟,而梅姨又开始数落。

    “你说说,看你腿不好,才没让你下地,结果你去晚,别人家全部领的经济性树苗,你倒好,给拿回来一把种子?你打算种多久?怎么种?”

    一听梅姨的话,燕云天就知道了,家里的地全部要退耕还林,种上林木,本来直接种植树苗,肯定是最合算的,成活率也高。

    但种子种出来的,对于不太懂行的人,极有可能会是畸形,甚至种不活,即便种活了一些,天知道卖不卖的出去。

    这样一来,家里的地,很可能就没了收成,原本拮据的日子,会更加难过。

    “梅姨,别生气了,村委会也远,我爸这腿脚不好,走得慢,也不怨他。其实这事该我去的,怪我没及时起来!”

    燕云天知道梅姨的脾气,心眼其实很好,就是这个年纪的女人,喜欢唠叨罢了。

    “你们放心吧,我想过了,我学的植物学专业,我们家种植林木,其实是有优势的,我可以发挥我的专业特长,好好帮家里渡过难关!”

    看到梅姨和父亲脸上的憔悴,燕云天觉得一个男人的责任,应该开始了,毕竟两老年纪也不小了,自己不能再消极度日。

    至少,要让两老,看到希望,这是燕云天心里的真实想法。

    “真的吗?你……这种子?你真有办法种好?”梅姨惊喜的看着燕云天,问道。

    燕云天刚要点头,院门外响起敲门声,同时一个丰满的女子,拿着树苗,就挤了进来。

    “云天,嫂子来请你帮忙了!”

    人没到,声音就传到屋里了,来人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俏寡妇,朱小慧。

    其实朱小慧才二十六岁,只是老公死得早。

    而她人美声甜,长相妩媚,身段丰腴,走起路来摇曳多情,看上去风流娇俏,极为可人,一双杏眼柳眉,勾人心神,简直要人老命。

    燕云天看向朱小慧,和年轻时没有两样,反而更加的妖媚动人,要知道,在青春期的懵懂时,每个少年,都渴望过,有一个大姐姐,可以随时来安抚自己的身心。

    而燕云天那时,埋在心底深处的大姐姐,自然就是眼前这个越走越近,让人心神难安的朱小慧。

    “哎呀,梅姨,燕叔,都在呢,你们吃,你们吃,我找云天问点事!”

    朱小慧也不客气,拉着燕云天就往门口拽,村里的嫂子,可不比没结婚的年轻姑娘,根本没有什么忌讳。

    这一拉,燕云天下意识的就缩,他一缩,朱小慧以为是不好意思,当然就更用力拉了,这一来二去,自然就像是拉拉扯扯起来。

    这一拉一推之间,燕云天的手臂,就有意无意的撞到了朱小慧,然而朱小慧不但不躲闪,反而是非常受用,生怕燕云天感觉不到自己的雄伟,错误估计了自己的傲人资本,所以拉扯起来,自然就更加欢快了。

    从房门到院门外,差不多五六米的距离,燕云天忽然觉得,太短了。

    “村里就你一个大学生在家,我听说你是学什么,植物学,对吗?我家也没男人,别人我又信不过,所以请你帮帮忙,你给我说说,这玩意是啥,该怎么种?”

    朱小慧举着手里的树苗,媚眼如丝,用肩头轻轻顶了燕云天一下,道,“你可别像那些坏男人,净知道骗我!要是解释的清楚,嫂子是绝不会亏待你的!”

    燕云天瞧着朱小慧,那含笑的眉眼,像会说话似得,不断挑逗着自己,顺着目光,那鹅蛋小脸,配上丰满厚实的嘴唇,实在是性感动人,还有那不时从手臂处,传来的弹性触感,一时之间,他有些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