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萧府千金

第2章 萧府千金

四平二十七年七月初三。

    麓湖城萧山镇内,萧家宅院重新修葺连续几个月以来,萧沥沥除了用膳几乎不曾出过房门,她每日都只能待在自己的房里,坐在窗边看匆匆路过的丫鬟下人,只偶尔可以瞥见一两个露着膀子,大汗淋漓的工匠。

    每当有生人路过,萧沥沥都会不自觉将头缩回房内,然后再小心翼翼地从窗户缝儿里打量他们。

    时值炎热的夏季,平日里很少接触他人的萧沥沥,对可以自由行动的所有人,都充满了羡慕与憧憬。

    她也想就那样露着膀子,随意摘两片树叶在自己耳旁扇风,甚至去抬一抬那些满是灰尘的石头,甚至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无拘无束,潇洒自在。

    想像着他们吃饭时愉悦的模样,她甚至有些垂涎欲滴。

    但她是萧府的千金,必须得知书识礼,端庄贤淑。

    平日里基本都只能待在自己的房里,看书识字,或做些女工刺绣,虽然偶尔也可以在府中的后花园走动,但最多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便会被萧炎枭差人来叫回房去。

    萧炎枭是萧沥沥的父亲,系翰林待诏,当朝为官,虽无实权,但学识过人,丝毫不亚于那些翰林学士。年近半百的他,对于萧沥沥管教甚严,颇费了许多心思。

    在萧沥沥五岁的时候,萧炎枭便亲自教她识字读书,七八岁时,她已经能识得四书五经乃至孙子兵法这类书籍,虽然尚不能理解透彻,但年岁愈长下来,她已颇为精通运筹帷幄之术,成为了萧炎枭最富期望的孩子。

    此外,萧沥沥还有两个哥哥,分别年长她五岁有余,大哥萧进年前娶了太傅堂兄之女骆冰为妻,如今骆冰已然怀孕,但萧进因要去私塾为孩子们授业解惑,所以白日里总见不到他的身影,骆冰即常与萧张氏处在一块儿。

    她们婆媳两个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对于那个尚未出生的孩子,都满怀期望。

    但萧沥沥素来不喜这类家长里短的闲谈,所以跟她们较少待在一起。

    二哥萧远是个性情中人。

    这是萧沥沥个人的看法,她十分欣赏自己二哥不拘小节自由不羁的个性,虽然总是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他的身影,但她无时无刻不觉得,萧远才是真正的男子汉,不仅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且敢于克服重重困难去实践它们,哪怕只身一人也要闯荡天涯,这种魄力,萧沥沥真真羡慕不来。

    最重要的是,萧远每出门一次,总能带回来许多新奇的东西,让萧沥沥大开眼界。

    但萧炎枭不愿意看到萧沥沥经常跟萧远混在一处。

    ——————

    萧远,并非萧张氏的亲生骨肉,实则已故的小妾刘苏婉的孩子。

    刘苏婉在生萧远的时候难产,年岁轻轻就辞了人世,那之后二十几年来,萧远都没有感受过真正的母爱,而萧炎枭也没有太多精力顾及他,所以怨不得萧远总想出去外面漂泊,只偶尔才回来探望一下自己的小妹。

    这也是为什么萧炎枭虽然恨铁不成钢却不多加干预萧远行动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