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血月

第一章 血月

长青山不长青!

    时值九月,微凉的秋风,已将绵延千里的长青山,渲染成了一片金黄的世界。

    秋高气爽,草木枝头纷纷挂上累累硕果,将无数飞禽走兽,养得脂肥肉厚。

    这正是最好的狩猎季节!

    ......

    在莽莽长青山深处,有一个群山环抱的山谷。潺潺的清澈溪水,从寂静的山谷中缓缓流淌而过,在山谷地势最低处,形成了一个方圆十数丈的幽静水潭。

    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穿着半旧的青色粗布衣裤、身形矫健、皮肤略显黝黑的半大小子,独自蹲在水潭边一个梅花状的脚印旁,伸手略微量了一下脚印的大小,又仔细观察了片刻。

    “这脚印应该是一头成年金钱豹,在两天前留下来的!”周昊失望地摇着头道。

    直起身子,打量着遍布猎物脚印的潭边空地,周昊眉头一皱,继续道:“究竟咋回事?这些猎物都跑到哪里去了?”

    刚满十六岁的周昊,这还是第一次独自进山狩猎,可惜运气却是相当背!这都进山大半天了,别说打到什么猎物,就连新鲜的猎物踪迹,也没有发现一星半点。

    按理说,这水潭边正是野兽最常出没的地方。可周昊在这里忙活了几刻钟,却发现所有的猎物足迹,不仅全都凌乱无章,而且都是两天以前留下的!就仿佛所有的猎物,突然凭空蒸发了一般,

    “小爷还不信了,这么大的一座长青山,难道所有猎物都长翅膀飞了不成!”

    周昊想到这里,又抬头看看晚霞满天的夕阳景色,发现不知不觉中居然就已经到了傍晚,赶紧继续埋头查看起猎物的足迹来。

    周昊刚埋下头,心中突然一动,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急忙又抬起头来,盯着漫天的晚霞道:“古怪!今天的天色怎么这么怪异?实在是......太他娘的鲜红了些!”

    盯着天边太过鲜红的晚霞,周昊微微出神片刻,这才疑惑不解地摇摇头,继续埋头查看起猎物的足迹来。

    片刻之后,周昊来到一串相对比较清晰的脚印旁,突然眉头一扬、脸上露出一丝喜色道:“这是大角鹿的脚印,应该就是今天早上留下的!”

    眼前的这串大角鹿的脚印,摸样很是怪异,有三只蹄子踩出的脚印很深,唯独左后腿踩出的脚印却很浅。

    周昊打量着怪异的蹄印,低声道:“三只蹄印深、一只蹄印浅,这肯定是一只左后腿受伤的大角鹿。他奶奶的,小爷忙活了半天,却只找到这么一只受伤的猎物!”

    一只受了伤的大角鹿,远不是周昊心目中合适的猎物。因为这不仅是周昊第一次单独狩猎,而且更是他的诚仁礼!

    按照长青山猎户们的规矩,满了十六岁的小子,如果想要获得正式猎人的身份,想要有资格分享一份狩猎果实,就必须举行一次诚仁礼。

    猎户子弟的诚仁礼,就是独自进山狩猎一次。在诚仁礼上独自猎到的猎物,就是伴随这个猎人一生的名号,同时也决定了将来在猎户中的地位!

    如果说诚仁礼上独自猎到一头鹿,那这个猎人的名号就是“猎鹿人”;如果猎到的是一头狼,那就会顶着一辈子“猎狼人”的名头。

    猎到的猎物越是凶猛、越是珍稀,那这个猎人的地位也就越高,名头也就越响,将来能够分得的猎物,自然也就越多。

    周昊年纪虽小,却有一身极为不俗的狩猎本领。尤其是在箭技上,更是十里八村中,数一数二的神箭手,早已经名声在外。

    如果只是猎到一头受伤的大角鹿,换做别人也许还算是不错的成绩。但对于周昊来说,那简直就是丢人丢到家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头大角鹿虽然不是诚仁礼上的最佳猎物,但起码也能填饱肚子吧!转悠了大半天,仍然一无所获的周昊,中午只啃了几个酸涩的野果子,肚子早已经饿得“咕咕”乱叫了。

    “先猎到这头鹿,把肚子填饱了再说。”周昊扶正背上的牛角复合弓,又紧了紧腰间的短刀,就准备朝大角鹿离开的方向追去。

    刚没走出几步,异变突生!

    北方的天空上,突然升起一团团黑压压的乌云,朝着周昊的方向,飞快的飘了过来。

    待到那一团团乌云稍微飘近一点,周昊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乌云!这分明是无数飞鸟,密密麻麻的拥挤成团,以遮天蔽曰的气势,朝这边扑了过来。

    望见这副场景,周昊心中一惊,心想难道林子里发生了大火,将这些鸟赶了过来?

    还没等周昊想明白,旁边的水潭里,突然就像开了锅一般,从水底不断涌起大股大股的气泡。

    紧接着,数百只绿皮青蛙、黄皮癞蛤蟆,纷纷从水潭中爬了出来,一个紧挨着一个,蹦蹦跳跳的、拼命往旁边的山坡上逃去。

    更有无数蛇虫鼠蚁,纷纷从藏身的地洞里、岩石缝里钻了出来,不要命的往山坡高处逃窜而去。

    看见周围的骇人场景,周昊心中突然明了了几分,赶紧迈开步子,想要跑到山谷中的空旷处。

    只是还没等周昊迈出第一步,惊天灾难就骤然降临!

    就在周昊北方二十来里的地方,一向平静的长青山,突然像是被无形的巨手撕裂开来!

    伴随着一连串炸雷般的惊天巨响,地面骤然裂出一道数尺宽、数十里长,深不见底的巨大裂隙。

    而裂隙北面的巨大地层,更突然整个断裂开来,一下塌陷下去一丈有余。

    以塌陷下去的地层为中心,偌大一座长青山,骤然卷起一连串巨大震波,以闪电般的速度,朝四下传播开去。

    巨大震波所到之处,顿时如同末曰降临!大地忽上忽下、跳起极度疯狂的舞蹈;漫山遍野的树木,仿佛全都发了羊癫疯,剧烈地左摇右摆;而一座座山头上,更有大块大块的巨石,在“轰隆隆”的巨响中,顺着山坡飞滚直下。

    震波瞬间就传递到了脚下,周昊顿时如同置身惊涛骇浪之中,脚下踉踉跄跄根本站不稳。

    一脸骇然的周昊,感觉自己随时可能栽倒在地,赶紧足底一发力,将自己牢牢钉在了地面上。

    刚刚稳住身形,还来不及松一口气,就突然感觉身后一股狂风袭来。

    周昊赶紧回头一瞧,瞟见一块八仙桌大小的巨石,正顺着陡峭的山坡,飞快地翻滚而下,挟带着万钧巨力,呼啸着直奔后背砸来!

    巨石离后背已经不到两丈,眼见周昊就要被巨石砸成肉泥。

    千钧一发之际,周昊瞳孔猛然一缩,来不及思索,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双足和腰腹突然发力,一个干净利落的后空翻,身形顿时腾空跃起一丈有余!

    周昊的身形刚刚升到顶点,那巨石瞬间就已翻滚到了身下两三尺处。

    上升势头已尽的周昊,立刻大头冲下,朝极速翻滚的巨石狠狠撞去,眼看就要碰个脑浆迸裂!

    只见半空中的周昊,突然伸出双手,在急速翻滚的巨石上狠命一拍!

    命悬一线的周昊,双手全力一拍,足有数百斤的力道!整个人顿时如同一只点水的蜻蜓一般,周昊再次上升了数尺,半空中腰腹再次发力,翻转过身来。

    翻滚中的巨石,擦着周昊足底,“轰隆隆!”的呼啸而过。

    躲过这要命的巨石,周昊这才心有余悸的落到了地面上,揉着被巨石反震得生痛的胳膊,周昊嘴角一咧道:“奶奶的,居然碰上了地震!”

    长这么大,周昊还从未听说过,这长青山中啥时曾经发生过地震。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就算周昊心智坚毅,也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这地震来得突然,去的也极快!不过十几息的功夫,大地就渐渐平静下来。

    可这短短十几息的功夫,已经极大地改变了长青山的面貌!

    周围的山头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裂隙。大片大片的岩石和泥土,被直接震塌下来,露出了里面深棕色的土地,如同一块块丑陋的巨大疤痕。

    山坡上的树木,被地震直接震倒了无数,更有不少树木被翻滚下来的巨石,拦腰撞断。

    而在山谷中,到处堆满了滚落下来的大小碎石、泥土和断木,那条穿谷而过的小溪,已经被彻底堵死掉。

    看着面目全非的周围环境,周昊脑海中微微一转,立刻联想到那些消失无踪的大型猎物。

    那些大型猎物的感官,远比飞鸟和蛇虫鼠蚁敏锐,大概它们早早感知到了大地震发生的前兆,早在两天前就远远地逃了,周围这一大片山林,恐怕已经没有了合适的猎物。

    想要在自己的诚仁礼上,猎到足够凶猛、足够珍稀的猎物,只有进到更远的深山里面去。

    如此一来,猎到那头受伤的大角鹿来当口粮,更是当务之急了。

    “不管怎么说,小爷一定要猎到一头足够凶猛的珍稀猎物,成为最好的猎人!”

    想到这里,周昊神采奕奕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决绝,转身就冲进了大角鹿消失的密林当中。

    此时已近黄昏,密林当中的光线十分暗淡。

    但这丝毫没有造成障碍。只见周昊如同一头迅猛的猎豹,极速穿行在密林当中。那轻盈的脚步,踩在厚厚的枯枝败叶上,居然毫无声息!更不时跃上挡路的树枝,借着树枝的反弹力,双腿一弹就是两丈开外!

    为了追踪到受伤的大角鹿,极速奔行的周昊,也需要不时停下来,或查看足迹的方向,或查看被大角鹿那对巨大鹿角,挂断的树枝,以此判断大角鹿经过的时间和路线。

    但要追踪一只离开了大半天的猎物,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不,周昊在密林中追踪了足足半个时辰,直到翻过了一座山头、穿过了整片树林,仍然没有追上那头大角鹿。现在出现在周昊眼前的,是一大片望不到边的草甸,草甸上遍地都是半人多高的野草。根据足迹的方向和时间判断,那头大角鹿,多半正是藏身在茂密的草丛之间。

    望着无垠的大草甸,周昊嘴角一咧,跟着转身走到一棵参天巨树下,在地面上短短冲刺几步,紧跟着高高跃起,单臂抓住了位置最低的一根树枝!单臂用力一荡,整个人就腾空飞起,稳稳地站在了更高的树枝上。

    此时的周昊,如同在枝杈间跳跃的精灵,不过顷刻间,就站到了高达二十几丈的巨树树梢上,整个人伴随着柔嫩的枝叶,在微风中轻轻左右摇曳,开始极目远眺,搜寻起那头大角鹿的身影来。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而月亮才刚刚冒出个头,光线极差。就算周昊目力惊人,但想要发现躲藏在长草丛中的猎物,也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半刻钟之后,周昊仍然没有找到那头大角鹿的身影。

    而这个时候,一轮满月完全升了起来。

    可诡异的是,今晚的月亮,居然是如同鲜血一般猩红的血月!

    “这他娘是啥情况?”猛然看见血红满月的周昊,眼神中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惊讶。

    在这轮血月的映照下,刚刚经历了大地震的山川大地,在周昊眼中如同披上了一层猩红的血纱,说不出的诡异渗人!

    “月显异象,必有妖魔凶兽现世!”周昊想起了寨子里,老人们偶尔提起的这句话,接着又喃喃道:“这血月应该算是异象吧?那现世的是妖魔还是凶兽?这些妖魔凶兽莫非是被地震震出来的?嘿嘿,小爷第一次单独出来狩猎,就碰上这许多怪事,有点意思!”

    周昊想了想,突然撮起嘴唇,仰头发出“吁!”的一声长啸。

    这声长啸在丛山之间反复回荡,远远地传了开去。

    待长啸一完,周昊翻身下树,在草甸上找了块巨石,仰面朝天躺了下来,望着天上的血月,静静等待起来。

    ......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附近的长草从中,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

    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从长草从中一跃而起,朝着周昊猛扑了上来!

    这道白色身影扑到周昊身上,居然伸出了舌头,在周昊脸上,极热烈地添了几添。

    而周昊也一把搂着这白影的脖子,使劲揉上几揉,咧嘴笑道:“山虎,你这家伙怎么这么久才到?地震没把你怎么样吧?”

    “汪汪,汪汪!”这白影摇着毛茸茸的大尾巴,一副极兴奋的样子。

    “你这家伙这么兴奋,莫非抓到猎物了?”

    白影没有回应周昊的问题,反而一口咬住周昊的裤脚,拽着周昊就走。

    被拽下巨石的周昊,诧异地问道:“山虎,你这家伙急吼吼的想干啥?”

    那白影却毫不理会,埋头拽着周昊就往林子里钻,片刻间就消失在密林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