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聚会

参加聚会

烈日炎炎,暑气蒸人,酷热的天气让人的心情跟着显得格外的烦躁。

    海城,地处沿海,是东海之滨上一颗美丽的明珠,空气清新,绿树成荫,与一座座现代化的高楼交相辉映,城市的道路宽广而洁净宛如自家打扫得一尘不染的房间……这里,被评为全国最适合居住的城市之一,城市中的一草一木,一街一角无不在彰显着这座海滨之城的。

    “这该死的鬼天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场雨。”陈兴边走边咒骂着这贼老天,从高中就入团的他历来就是一名坚定的无神论者,从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鬼神之说,此刻嘴里念念有词的骂着老天爷,陈兴也自然心安理得,没有半点会遭天谴的觉悟。

    今天下午是大学的同学聚会,地点在海城的锦江酒店,这是一家四星级酒店,在海城也算是大有名气,酒店正好距离陈兴在市区的家不远,所以陈兴干脆使唤着自己的11路车过来,将自己那辆破奥拓扔在家里,不用开出来丢人不说,还能省点汽油费。

    街上偶有行人,但不多,同学会是下午3点,听说是先安排了一些助兴的娱乐节目之类的,然后再一起吃顿晚餐,反正陈兴不是组织者,对具体的安排并不清楚,依他的性子也懒得去了解这些跟他没啥紧要关系的事情,如果不是大学的一位死党兼同城好友给他打电话,叫他一定要过来,陈兴甚至都考虑不过来,那些所谓的同学之情对他来讲完全是狗屁,大学期间他都埋头看书去了,除了一两个死党,基本上都是泛泛之交,碰到面就点个头的交情而已,再深入下去就没法交流了。

    “也不知道组织者是怎么想的,安排在这么一个时间,脑袋不知道是不是被驴踢了。”陈兴眯着眼,抬头望了望天,眼睛几乎被刺得睁不开,透蓝的天空中,悬挂着的那火球似的太阳,仿佛要把整个大地都烤焦,周围的云彩早被烧得无影无踪,一眼望去,万里无云。

    到锦江酒店,中间要经过一条闹市区,步行到那里,行人也逐渐多了起来,陈兴低垂着头,颇有点无精打采的走着,他此刻走路完全靠路面上的人影来辨别眼前有没有人,连头都懒得抬一下。

    ‘啊’的一声,陈兴突然痛叫了起来,双手捂着脚背蹲了下来,心里大呼倒霉,他只是小小的走神了一下,怎么就惨遭横祸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没事吧?”随着陈兴的痛呼,面前的女子也意识到了自己脚上那双高跟鞋闯祸了,连声道着歉。

    耳边的声音清脆悦耳,陈兴纵然升起的火气立马消失了一大半,再怎么着也不能对一个女孩子发火,再说他自己没看路在先,也不好意思冲人发火,何况他一直以一名高素质的良好市民标榜着自己,更是不能口吐脏话,倒是耳边回荡着的悦耳声音,让他忍不住想抬头看看面前的女孩子是否人如其声,双手仍兀自捂着脚,头部微抬,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陈兴微微错愕了,眼皮子忍不住就跳动了几下。

    为了不想让人当成色狼,陈兴也不好意思盯着别人的双腿看,炎热的夏季,女孩子几乎都是穿着短裙短裤之类的,若是对方穿的是短裙,这样蹲着往上看,可是该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陈兴可不想在大街上被女人的尖叫声给刺破双耳。

    “啊?原来是你。”陈兴普一抬头,就听到对方惊喜的声音,定眼看了对方一下,陈兴也才发现对方原来是他认识的人,只不过仅仅见过几面而已,两人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那还是他今年3月份跟随调研室的几位同事一起到海城市建行去调研,跟对方认识的,当时银行里来接待他们的人就是她,被称为海城银行系统第一美女的张宁宁。

    看来今天这脚是被彻底的白踩了,陈兴摇头晃脑的站了起来,朝对方礼貌的笑道,“是你呀,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是啊,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不过第二次见面就把你给踩了,实在是过意不去。”张宁宁歉意的笑了笑。

    “你这是?”张宁宁指了指头上的太阳,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陈兴,大意是问他这么热的天怎么连伞都没撑就走在路上。

    “去参加个同学聚会。”陈兴实话答道。

    “哦,那你的脚?要不要我开车送你过去?”听到陈兴这样一说,张宁宁更加不好意思起来,有点担心的望着陈兴的脚,她可是直到被高跟鞋的根底踩到会有多痛。

    “哈,不用不用,肯定没事的,就在前面的锦江酒店而已,走个路没有问题。”陈兴说着还很英雄般的蹦跳了几下,脚却钻心的疼痛,牙齿都忍不住想打颤。

    “哦,真的不用啊?那你自己小心,我下午是偷偷翘班出来逛街的,嘻嘻,我要去准备去商场扫荡了。”张宁宁说着朝陈兴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

    陈兴有点愕然的愣在原地,他本就是一句客套的推辞而已,以为张宁宁会再诚意的说要开车送他过去,没想到对方的行事作风却是完全的另类,让其追悔莫及,陈兴却是不知张宁宁是北方人,而且因为成长环境等原因,说话做事都十分直接,也不喜跟人虚伪客套,觉得那样活着多累,陈兴一说不用,她也就直接当成对方是真的不用她送了,是以不再坚持,这并不是她不懂礼貌,而是她一贯喜欢直来直往。

    “哦,对了。”已经走到前面的张宁宁突然回头。

    “什么事?”陈兴内心欣喜,心说对方不会是良心发现了吧?

    “今天踩了你的脚怪不好意思的,下次我请你吃饭。”

    “没事,没事,不用那么麻烦的。”陈兴大方的摆了摆手,心里却是失望不已,心说这女孩子怎么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也不知道别人一开始拒绝多半是客套而已,就不知道多邀请几下,看了看还有近千米的锦江酒店,看来只有拖着自己的‘残腿’走过去了。

    迈着受伤的脚好不容易走到了锦江酒店,陈兴心里终于松了口气,若是换成以往健步如飞的他,这千米的路程真是算不得上什么,相当于读大学时,在学校操场的400米跑道上跑个两三圈就够了,对于他这种经常跑步的人来说,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今天这脚背被人用那尖细的高跟鞋底踩了一下,真是欲哭无泪,让这短短的千米路程也堪比漫漫长征路,实在是遭了一份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