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便车

搭便车

3点整一到,费仁这个同学会的组织者就站到了台上开始一番气势昂扬的演讲,什么几年过去了,今天大家难得又都聚在了一起,要珍惜这难得的时光之类的话,讲的是唾沫横飞。

    “今天的人好像来的很全呀。”陈兴转头扫了整个大厅一圈。

    “我们的费大科长提前包好了酒店客房为那些外省的同学准备着,这么热情款款的,你说同学们能不来嘛,就是家在外省的也提前一天就过来了。”何丽看了陈兴一眼,笑靥如花。

    看着何丽的笑脸,陈兴的感觉就越发的强烈,忙不迭的转头不与其对视,心里却是越发的奇怪,怎么觉得这何丽今天看他的眼光有点不对劲啊。

    “瞧费仁的演讲,倒是挺像个领导做派的嘛。”黄明笑着暗讽了一句,相对于他与陈兴的关系来说,这里还有一个外人何丽,他说话也就有所顾忌。

    “人家本来就是地税局的科长,怎么说也算是一个官,说是领导也没什么错。”何丽笑着瞅了黄明一眼,眼神扫了扫陈兴,知道陈兴现在好像混的不太如意,也没多说什么,免得刺激了同学的神经。

    费仁一番激情四溢的演讲过后,博得了下面的阵阵掌声,不管这掌声有几分真诚,但不能否认的是,这掌声是热烈的,本地的同学知道费仁是地税局的科长,对于多半只是平头老百姓的大家来说,费仁是地位显赫的,其权势是彪炳的,何况大家都知道费仁还有个好父亲,每个人都排除不了将来是不是有求到其的一天,谁都希望能尽量跟费仁打好关系,至于外地的同学,昨天提前过来就被费仁安排住在了这四星级的酒店,接受了费仁如此热情周到的款待,掌声不热烈点就仿佛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似地。

    费仁满足了自己一番作秀的心态后,便热情的招呼大家一起去唱歌。

    其实所谓的同学聚会,无非就是大家聚在一起聊聊天,回忆一下大学的美好时光,再感慨几声踏出学校后的不易与艰辛,然后大家一起忆苦思甜,又或者伤春悲秋,至于玩不玩,又或者玩什么都已经成了其次,关键是要有人组织,大家又都能抽出空来,再加上有这么一个场合让大家聚在一起就够了。

    经过了一个下午声嘶力竭的唱歌后,大家的肚子早已经饿得咕咕乱叫,有唱歌唱累的,有聊天聊累的……晚上吃饭的时候,每个人的食欲都能让人大吃一惊,虽说没人风卷残云般的吃着食物,却是和风细雨的将桌上的食物慢慢的吃的一干二净,到最后,众人看到各自的桌上都被吃的一干二净时,互相都笑了起来。

    费仁不时的以主人翁的姿态到各桌去敬着酒,才毕业五年,他就成了地税局的实权科长,在这一帮子同学当中,他混的算是出类拔萃的,尽避他大学期间表现实在是不怎么好。

    对于他的敬酒,以前在大学一些看不起他的同学如今却是要以一种仰望甚至是谦恭的态度去回敬,让人唏嘘不已。

    陈兴宛若一名旁观者一般观察着每个人的神态表情,对于同学间的这种变化,他内心亦是百感交集,踏入了社会,接受了社会这所大学的再教育,每个人都变得不再单纯起来,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锋芒早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被磨去棱角的世故圆滑。

    晚宴过后,按照原先定好的计划是要出去夜游海城的,但有些人下午唱歌唱累了,晚上酒又喝的不少,就建议取消计划,让众人各自休息算了,明早那些从省外过来的同学可都还是要赶回去的。

    费仁自己酒也喝的不少,头都有点眩晕,象征性的征求了下众人的意见,见大家都同意休息,也就答应了下来,一场难得聚在一起的同学聚会就这样徐徐步入了尾声。

    陈兴自己一人慢悠悠的从酒店出来,刚才黄明酒喝高了,今晚想要直接留在酒店休息,陈兴将其扶进了客房就自己出来了,比起四星级酒店那舒适的客房来说,他还是觉得自己的狗窝好像会更舒服一点。

    走了小一百米,陈兴才发觉自己的脚仍在隐隐作疼,心知是下午被踩那一脚的缘故,看了看前面的路程,犹豫着要不要花点钱,打车回去算了。

    “陈兴,上来。”正在陈兴犹豫间,后面一道刺眼的灯光直射过来,紧接着一辆崭新的白色宝马停在了陈兴跟前。

    定了定神往里看,陈兴才发现是何丽,略显昏暗的车厢,将对方漂亮的脸部轮廓更加清晰的勾勒出来,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还愣着干什么,送你回家啊。”何丽轻启红唇,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陈兴一时有点迟疑,跟何丽平常并没有什么往来,对方的突然热情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怎么,怕我吃了你不成?”看到陈兴的迟疑,何丽咯咯笑道,一双本就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更是发出莫名的光辉,刚才也喝了点酒的陈兴却是注意不到。

    “算了,人家一个女的这么热情款款的要送自己回家,自己一个大男人还婆婆妈妈的干嘛。”陈兴在心里对自己说了一句,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里弥漫着淡淡的女子特有的香味,陈兴刚一坐进去,就感觉到一股清香扑鼻而入,直入心肺,眼神瞥到何丽那双白皙圆润的美腿,心脏更是不争气跳动了几下,赶紧深吸了一口气,眼睛直视着前方,让自己静下心来。

    车子缓缓的开上了车道,空旷的车厢内除了优雅的轻音乐,显得格外的宁静,陈兴此刻才发觉跟这位四年的大学同窗实在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你刚才喝了不少酒,现在开车没问题吧?”不想让气氛太过于寂静,陈兴主动寻找着话题。

    “你这是小瞧我的酒量了,平常比这喝的再多,我还是照样自己开车回去。”

    “哦,就不怕遇到交警?”

    “遇到了又能怎么样,找点关系罚点钱不就万事大吉了。”何丽轻笑着看了陈兴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