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赶鸭子上架

第2章 赶鸭子上架

“还有谁!!”

    骄傲而张扬的声音响彻全场。

    高台上,一个面貌俊朗的青年负手而立,随意披散的金发无风自动,气势非凡。星眸之中,是毫不掩饰的张狂。

    偌大的竞技场,座无虚席,此刻,却是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场中央的高台上。

    先前排山倒海般的助威声势已经完全消失,一种难以言喻的消极情绪在观众席中蔓延……

    “竟然……又输了!”

    每个人的目光,都充满了难以置信。

    除了坐在高台东面主席台上的那一小撮人。

    他们,是天武学院派到星尘学院进行交流的师生团队。此时每个天武学院的师生,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他们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他们这些人,即将要完成自从这个交流活动设立以来,就从来没有学院能做到的三连胜——连续三年,在两院交流中压倒星尘学院!

    吐气扬眉!

    这是每个天武学院师生心里的想法。

    到了这个时候,交流会已经接近尾声。

    整个交流会,先是学生交流,然后是教师之间的交流。都是由两所学院分别出题,挑选科目进行交流。共设五轮,每轮都实行七场四胜制。

    前两天进行的两院学生之间的交流战况相当激烈,双方战成了平局。

    而今天的教师交流,前面进行的武斗、阵法、炼丹和制符四个科目的交流中,双方各有胜负,还是打成平手。远道而来的天武学院拥有最后一轮题目的选择权,谁都没想到,他们挑的,竟是最为冷门,几乎没有什么学院会重视的炼体课!

    这是明摆着要坑爹啊!

    星尘学院仓促应战,而天武学院则是有备而来,高下立判。

    于是天武学院只上了一个人,便气势如虹地拿下了三连胜!

    反观星尘学院这边,连败三场,让他们的士气已经降到了冰点。犹其是刚结束的第三场,竟是被人一招秒杀,让看台上助威的学生们,瞬间集体失声,面如死灰。

    三连败了,只要再输一场,输得就不仅是这一轮,这次交流都将再次宣告完败!

    三年了啊,难道真得要被天武学院压得抬不起头来?

    ——

    此时,竞技场东面,主席台上。

    “张院长,看来贵院的炼体课程,还有待加强啊!”

    一个身着黑衣的中年人,毫不掩饰脸上的笑意,得意地说道。

    他口中的张院长本来就已经脸色难看,此时听闻这赤裸裸的讽刺之言,整张脸都拉了下来。

    天武学院是与星光城相邻的星武城中唯一的高级学院,在星武城中地位与星尘学院在星光城中的地位相仿,作为比邻的两座高级学院,两院之间的竞争由来以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座学院每年都会进行一次这样的交流,双方轮流举办,向对手展示自己的实力,胜出的学院还可以狠狠地打击对方。

    “这不是还有一场吗?你们就知道赢定了?”张院长冷声应道。

    输什么也不能输气势不是?

    “呵呵呵。”中年人笑了,不再接话,但那神色中我们就是赢定了的意思,展露无遗。

    “呵,呵你妹啊!”张院长黑着脸,心里大骂。

    他想了一下,起身走到坐在后排的一位壮硕的大汉跟前,问道:“武科长,还有一场,有把握吗?”

    大汉连忙站了起来,他一站,身后七八个教师也齐刷刷站起来,都是学院中负责炼体课的老师。

    这一回合炼体科的表现实在是太渣了,作为负责人的武科长脸上涌现出一缕尴尬。一直以来学院都不太重视炼体方面的教学,投入的资源并不多,所以聘用的几位炼体教师实力都只能说是一般,要说有把握打赢场下金发青年的,大概就只有他自己了。

    可是,他能上场吗?

    每年一次的交流,大家都默契地只派年轻老师上阵,眼前的金发青年今年二十三岁,自己快四十了,要是上场,未免有坏了规矩的嫌疑。

    再说了,自己堂堂一个科目的负责人,去对阵天武学院一个刚入职的新老师,即便是赢了,不就是在告诉别人,星尘学院没人才了吗?

    张院长看着武科长嗫嚅的样子,脸色更黑了。

    “还有谁?!”

    这个时候,高台上天武学院的金发青年又一次张狂地吼了起来。

    张院长脸上火辣辣的,扫了一眼低着头站在武科长身后的几个炼体老师,眼里闪过一丝失望,陷入了沉默,良久,才幽幽地叹了口气。

    “你随便选个人上去,我们放弃吧,天武的人有备而来,今年又是争不过了……学院的炼体老师都在这了么?”张院长的脸色,很难看。

    只能如此了。

    武科长有些不甘心,却只能无奈地点头,转过头,此时站在他身后的七八个炼体老师见他视线扫来,都不自觉地缩了一下,生怕他点到自己的名字。

    谁都不想上。

    明知道打不过还上去丢脸挨揍,傻啊!而且还是最后一场,没准上场还要背上输掉整个交流会的黑锅。

    “都到齐……嗯?怎么少了一个?”武科长突然发现自己身后的队伍中,似乎少了一个人。

    “头儿,是孟南没来。”一个声音小声地说。

    “孟南?”

    武科长皱起了眉头,他看过孟南的资料,知道这是被教师学府退回来的学生,在原来的学府中得到的评价并不好,似乎是学院高层亲自打了招呼才招进学院来的。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的他一直对孟南没有什么好感,认为后者只是通过关系进入学院来混日子,平时就不怎么关注,此时见这人竟然连这么重要的场合都缺席,简直是无组织无纪律,心里的恶感不由得更盛了。

    他重重地“哼”了一声,很不高兴。

    正思忖着,突然,身旁一位高大的炼体老师指着竞技场的入口处,叫了起来:

    “那不是孟南吗?头儿,孟南来了!”

    武科长抬眼看去,便见到一个身着淡蓝色教师制服的青年,身材修长,并不像一般炼体武者的魁梧,面容清秀,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正一步一晃地从入口处走进来。

    看着他那慢吞吞的样子,武科长不知怎的,心底莫名地涌起一股怒火,本来还犹豫不决的他心里暗自做了个决定。

    他沉声道:“叫他过来!”

    发现孟南的高大炼体教师点头,高声喊道:“孟南,这边!”

    再说抱着凑热闹的想法来到竞技场的孟南,甫一进门,便发觉现场的气氛有些不对。

    太压抑了!

    看台上坐满了学生,但每个人都是沉着脸,都是一副好像被人借走了几十万元灵石不还的表情,他还没来得及走上看台打听发生了什么事,便听到一个声音在喊自己。

    抬头,便看到主席台上喊自己的高大炼体老师向斌,同科的几个同事也都在,只好压下心里的疑惑,踱着步子走了过去。

    看着孟南不急不缓的样子,孟科长心里怒意更盛。孟南刚走到主席台前,他便沉声道:“孟南老师是吧,你来得正好,接下来的比试,就由你上!”

    “吓?什么比试?”孟南愣往了,这是什么情况?

    他抬头看着主席台这边学院的同事们的脸比黑锅都还要黑,忽然觉得有些不妙。

    果然,便听到武科长说道:“这是最后一轮了,交流的是炼体术,我们这边已经连输三场,接下来这一场将会关系到今天整个交流活动的胜负。小孟,你是学府出来的高材生,现在是你为学院作贡献的时候了!”

    此语一出,其余的几位炼体教师顿时松了口气,看向孟南的目光顿时变得柔和起来,仿佛在说:“好人呐!谢谢你的及时出现,帮我们挡了一枪!”

    “靠,这是要赶鸭子上架啊!”孟南暗叹道,“早知道就不来凑热闹了。”

    见孟南沉默不语,武科长问道:“怎么,有问题吗?”

    “有!”

    孟南应得很干脆。

    “说说。”

    “科长,这个……能不能不去?”

    “……”

    武科长顿时拉长了脸:“不能,这是任务!”

    站在旁边一直沉默着的张院长,自孟南出现便露出思索之色,猛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眸子里闪过一丝希望。他插口道:“小孟老师,你尽管放手去打,不要有压力,输了也不要紧,就当作一次锻炼。”

    一句话,堵死了孟南的退路。

    “我就知道,”孟南耸了耸肩,叹了口气,腹诽道:“怪不得一个两个脸都那么黑,原来是要找人背黑锅。”

    “既然如此,那就打吧!”

    孟南抬眼看向高台,只见那挺拔的金发青年,此时像一根标枪,负手而立,正等待着对手的挑战。青年气宇轩昂,阳光下,金色的头发熠熠生辉,更为他添了几分英武。

    骚包,肤浅!

    孟老师心里骂道,同时又涌起一阵羡慕妒忌恨。

    其实,他多么希望自己也能拥有这么肤浅的外表啊!

    “叉叉,竟然长得比我还帅。好,这一架,我打了!”

    看着那张帅气的脸,孟老师忽然之间有种想把他揍成猪头的冲动。